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聚焦20大:李成和弗里德曼谈20大和中美关系

作者:斯韧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2003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美国知名华裔学者李成和《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10月4日有一次关于中共20大的对话,他们谈到的一些话题与中国眼下的政治和中美关系的走向息息相关,特小结如下。

李成说,截至目前为止,可以用三个“没有”形容20大,即关于人事安排没有走漏任何风声,已知20大代表没有任何出人意外,中共内部对目前的方针和政策没有出现任何有意义的挑战。

李成还说,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在国内享有极高的威望,这是因为:一、在他任内,中国消灭了绝对贫困;二、中国的发展更加坚定地走向了生态文明;三、他主导的军改深得人心,官兵士气如虹;四、他通过反腐挽救了中共。他说,10年前,中国的青年人对入党没有太大的兴趣,而今天,在中国最好的大学如北大和清华,要求入党的学生的比例极高。

在谈到政治局及其常委的人选时,李成说,目前不是很清楚常委人数是7还是9,可以确定的是习近平不走,栗战书要走,其他5位谁走谁不走他无法预测,但他估计可能有4位新人进入政治局,其中3人年龄相对年轻,因为目前还不想给外界留下已经有2人是钦定的接班人的印象。由25人组成的政治局估计有半数以上会离任,习近平看中的人的数量会大大增加,政治局可能还是只有一位女性。李成还说,过去10年,中国最高领导人主要是依靠政治盟友(political allies)治国,今后,他可能会更加依赖自己“门徒”(proteges)。李成说,他估计目前的领导人的计划是再执政10年,当然能否做到这一点要看今后5年中国政经局势的发展,现在还能不能说第4任是水到渠成的事。

李成还说,他也不知道谁会是下一任国务院总理,但他表示,人事即政策。在目前的4个候选人里,如果韩正出任总理,它代表连续性;如果刘鹤当总理,中南海要传递的信息是要努力与西方和美国改善关系;如果是汪洋,那意味着20大之后中共会高举改革的大旗;如果是胡春华,那就是说派系平衡还是中国官场的一个主要特征,这届代表大会是一个派系团结的大会。

李成还提到中国政坛后有一个新近崛起的派系,即“航天派”(Cosmos Club),以目前新疆自治区区委书记马兴瑞为主要代表。
  对于中美关系的现状,李成说,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的对华政策并没有太大变化。美国许多人指责中国过去十年变得更加强势,认为这是美中关系恶化的原因,但实际上美国早在十年之前就已经提出了“亚洲再平衡”,启动遏制中国的政策。尽管领导人个人在两国关系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美中关系持续恶化主要是结构性问题所致。 首先,美国之前从来没有面对在经济上、军事上、技术上、甚至政治上相匹敌的另外一个大国。其次,双方的国内政治问题的发酵导致了两国关系更加紧张。如果美国国内的状况很好,它就不会太在意中国的崛起,但如果美国国内状况不好,对于不同发展模式和意识形态的中国,美国就会变得更敏感,且有很多不满。 
  弗里德曼在谈到中美关系哪里出了问题时说,过去四十年,美国卖了很多“深层商品”给中国,比如软件、芯片等,中国不得不买,因为自己不能制造。而中国在前三十年只能卖廉价的“浅层商品”,即日常生活用品给美国。美国那个时候不关心中国是什么体制,买卖公平就好。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国两制”。

直到突然有一天,华为敲美国的门,说:我要卖5G产品给你。这时美国人才惊觉:你居然要卖“深层产品”到我这里里来?不行,不行。美国不允许中国“犯上作乱”的主要原因时两国之间缺乏信任(trust)。他说,就算中国拥有台积电,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如果不买你的芯片,你还是一无所有。 
  弗里德曼建议,要加强美中之间的互信,美中两国领导人应当每周五上午都通电话,而不是每三个月、半年才通一次;每周五通话谈各自的关切,以增进互信。他称这也算是一种“一国两制”,双方为了各自利益互通有无。中美完全脱钩只是一种幻想。 
  李成不赞成美中关系当前处于“自由落体”的状态,如果那样中美就只能走向战争。他相信两国关系还处于“负面螺旋”(downward spiral)的状态,还有可调整的余地。比如几周前中方暂停了中美之间多个领域的对话合作,但最近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纽约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面,表明中方还是愿意与美方对话的。 
  弗里德曼问:在美俄关系高度紧张的今天,拜登是否应该去北京访问? 
  李成不认为拜登现在去北京在政治上是不可行的,因为美国国内的政治氛围不允许这么做。 
  李成指出,台湾问题和俄乌战争是当前中国外交面临的两大挑战。中国精英对中国的对俄政策存有高度分歧,这是过去四十年中国与西方接触带来的长久影响所致。 
  李成表示,中国与俄罗斯如此不同,中国是崛起国家,受益于冷战后时代;俄罗斯是衰落国家,被冷战后时代所削弱。即便中俄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但中国也不愿付出失去欧盟的代价。欧盟今年将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在谈到为何北京不愿意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原因时,李成说,中国人知道,如果俄罗斯被北约和美国击败,他们下一个攻击目标就是中国。如果美国和北约在台湾问题上继续步步紧逼,中国就只好与俄罗斯加强和加深合作。 
  李成指出,敦促莫斯科停止核威胁,回归谈判桌是符合中国利益的。他说,如果美国将中国当作最可怕的敌人,在台湾问题上不断试探中方,就将北京置于尴尬境地,因为没有哪个中国领导人支付得起失去台湾和受北约攻击的代价。这种互相强化的恐惧和仇恨是当前危险所在。 
  弗里德曼问:如果你是美中两国领导人的国安顾问,会分别向他们提出什么样的建议? 
  李成表示,他的建议是一样的:两个大国拥有同样强大的实力,一方不可能绝对战胜另一方,唯有合作应对共同的挑战。不要让恐惧和仇恨将双方引向疯狂的境地。我们正处于人工智能的时代,战争一旦爆发就难以抑制,且很快升级,不会有赢家。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12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