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乔桥:稳定中美关系不仅要管控危机,还要管控认知

作者:乔桥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56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最近几天连续看到几篇视角比较独特的谈中美关系的文章。

第一篇是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as)的文章,文章题目是“关于中国未来不同的看法对台湾意味着什么”(Implications for Taiwan of the divergence in narratives on China’s future)。何瑞恩说,关于中国的现状和未来,中国国内的说法与海外的观察已经大相径庭。在北京看来,中国正在克服美国的敌视走向自己应有的大国地位:全球实力的平衡正在向中国倾斜,中美之间的经济差距正在缩小,军事实力也在飙升。通过病毒外交和经济输出,中国已经是发展中国的头羊。在国内,中国消灭了贫困,改善了水与空气的质量,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与此同时,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因为政治瘫痪和种族冲突而无所适从。

而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看法因为新冠造成的限制和各种信息的汗牛充栋而显得不尽一致,但基调是新冠的动态清零并没有任何科学基础,中国经济发展的宠儿还是国企,对不少领域民营企业的打击司空见惯,国家债务居高不下,人口老龄化是脱缰的野马。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更为险恶。北京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态度暧昧使得它与欧盟的关系出现巨大裂痕,与其他依旧主导世界体系的发达国家的关系也千疮百孔。因此,美国一些学者认为,中国目前面临的社会、经济和地缘政治的挑战是1989年以来最为严峻的。

在这种对一个国家的认知有天壤之别的情况下,对这个国家言行的解读也就可能南辕北辙。比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谴责所谓敌对势力,中国国内的人认为这是捍卫国家的主权,名正言顺,而西方的观察家会把这样的谴责当作狂妄和欺人太甚。如果其他国家对台湾有所支持,中国会认为那是分裂和消弱中国的阴谋,而西方则认为这不过是要反击中国对台北的打压。

何瑞恩写到,因为认知不同,对中国政府的言论或决策的解读也不同,而不同的解读可能引起误判。在民族主义在中国和西方都极度泛滥的情况下,决策者为了捍卫国家主权和尊严,常常做出过激的决定。其次,一个国家如何评估自己的未来常常会影响它现时的决策。对未来持乐观态度的国家在决策是会从长计议,期盼其他国家能认同他们的愿景。对未来持悲观态度的国家更容易使用武力实现自己的目标。这些国家认为时间不在自己一边,因此更容易仓促决策,草率上阵。

何瑞恩在这篇文章里没有讲清楚的是,中国媒体营造的国内莺歌燕舞、国外全是朋友的叙事是不是也是它的领导人和精英的真实想法。如果是,台海不会马上有战事;如果不是,只争朝夕的决策会很快把台海变成火海。

第二篇文章是前《环球时报》评论版主编、现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为什么美国不再是许多中国人心中的灯塔。王文在文章里非常详细地描述了自己对美国的认知是如何从“美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转变为美国如果不悬崖勒马就会穷途末路的过程,其中的标志性事件为1999年轰炸中国驻贝尔格拉德使馆,2001年撞机,2003年对伊拉克的入侵,2008年的次贷危机,奥巴马的“亚洲再平衡”、特朗普的贸易战和没完没了的对台军售。虽然他不再迷信美国,但并没有把美国看扁,但他的同胞要比他走的更远。他在时评里写到,“美国是世界上的一股危险力量的感觉,也已经渗透到中国公众的态度中。2020年,我在一个中国电视节目上说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向美国学习,随后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遭到攻击。我坚持我的观点,但如今我在正面谈论美国时会更加谨慎。”他最后说,“一个强大、稳定和负责任的美国对世界有利。中国还有很多东西要向美国学习,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开中国制造的福特和特斯拉,用宝洁洗发水洗头,在星巴克喝咖啡。解决地球上一些最大的问题需要我们共同努力。但这并不意味着跟随美国一起跳下悬崖。”

王文这篇文章的主题很鲜明,中国不仅可以平视这个世界,它已经把美国甩在身后了。中国在更上一层楼,美国是身临绝境,时与势在中国一边。

第三篇是《纽约时报》专栏记者袁莉讨论中国的“自信”为何会成为自己的“弱点”的文章。她在文章里开宗明义地说,“在美中竞争的背景下,过度自信的倾向对北京来说也可能会成为一个弱点,使其对自身面临的挑战视而不见。如果美国能集中精力的话,这对它来说可能是好事。”

在袁莉看来,因为官方掌握着话语权,大多数中国人,尤其是年轻的中国人认为“东升西降”已是一个公认的事实。连以强烈民族主义倾向著称的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阎学通都认为中国的大学生需要更多地了解世界,不要“认为只有中国是正义的和无辜的,其他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是‘邪恶’的“。严教授说,常以居高临下的心态看待其他国家是危险的。

袁莉在文章里还提到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王缉思对央视的抱怨:“我们能不能说说非洲的事情、说说拉丁美洲的事情,不每天说美国那些坏事情呢?”

她提到王缉思今年接受一家学术期刊采访时:虽然美国的国际地位在1995年至2011年间出现了相对下降,但美国在全球产出中占的份额在2011年后的10年中有所上升。他表示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美国经济正处于不可逆转的衰退中,尽管他承认美国的软实力已经减弱。“当美国领事馆前等待签证的队伍不再人头攒动时,才是美国真正衰落之日。”

这三篇文章在观察和分析中国与中美关系时的视角不同,但都提出了一个共同的问题:即中国精英和普通人对美国正在走下坡路的共识和对自己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胸有成竹可能会影响他们对地缘政治竞争的认知,并导致对内和对外的误判。中国对美国偏离客观实际的认知与美国对中国病态的恐惧和极度的担心结合起来可能会变成引爆中美关系的导火索。因此,要稳定中美关系,为双边盲目和忙乱的碰撞加上护栏,两国的领导人和媒体必须放下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负责任地管控认知,客观评价对方的国情、国力和国势,以免让误解滑向误判,再因误判做出莽撞和自以为是的错误决策,致使两国关系彻底失控并走向冲突。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8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