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张逸伦:警惕华府哗众取宠的兵棋推演

作者:张逸伦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62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近日,随着佩洛西访台,中美间在台湾问题上的摩擦不断加剧。作为对佩洛西访台的反制措施,中方取消了和美方间的军事对话,两国在台湾问题上刀兵相见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大。在这样的背景下,部分美国智库纷纷以中美就台湾问题开战进行了看似专业性十足的兵棋推演,其中尤以拜登政府高级官员沙利文、坎贝尔早年供职的美国新安全中心(CNAS)同有线电视台CNBC合作的兵棋推演以及老牌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同前军方人士合作的推演最为引人注目。虽然在呈现形式及专家人员组成方面,两类兵棋推演各自略有不同,但结论却意外地非常相似:中美若在台海开战,战局将会变成一场代价高昂的拉锯战,虽然美方将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仍将与日台联军一道阻止中方完全夺取台湾岛、实现全国统一的作战目标。这些充满戏剧性的推演结果不约而同地占据了美国各大媒体的报道头条。但有趣的是,这两次推演的结果同近年来美国国防部对于中国在第一岛链内同美国开战有关的实战模拟推演结果却大相径庭。哪怕排除军方试图通过“卖惨”索要军费的动机,军方的作战推演都应当有着更高的专业性和可信度。反观CNAS及CSIS最近的两次推演,它们明显暴露出组织机构和参加人员在军事安全研究方面的可笑的思维定势、作战理论的严重滞后以及对军事装备发展的常识性的缺失。

这样的推演结果可能会进一步加深美国在台海问题上对中国的误判。在两国间缺乏军事沟通的当前,极易鼓动美方做更大的战略冒险,进一步激化台海问题,进而造成不可逆的后果。因此,切实指出这类推演不切实际的各类设定以及其对军事安全基础理论以及战术战法的认知的偏差,对于抑制对华鹰派煽动美国民众好战情绪、启迪美国大众、规避美方悍然对华开战风险,有着重要的意义。

CNAS和CSIS的兵棋推演有着以下三点不切实际的预设条件和对战术战法认知的偏差。首先是都不约而同地预定美国和日本,尤其是日本,一定会在台海发生战事时选择干预甚至出兵。这是一种危险的思维定式,有可能会对于台海战事的各方战力造成巨大的误判。日本肯定干预台海战事的立场大体上要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著名的“台湾有事即等于日本有事”的话说起。安倍 的话的深层逻辑在于,一旦中美就台湾问题开战,中方必然优先打击美方部署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设施,其中包括普天间、嘉手纳、横须贺等美军军事设施和部队驻扎所在地。对于这些设施的打击也客观上形成了对日本领土的打击,因而属《和平宪法》范畴,自卫队因此可以合法介入台海战事。这样的观点至少从日本的角度出发是站得住脚的,但其深层次的思维定式是,假定中美在台海开战,中方必然会用火力打击日本境内的美军设施。但若中方并不使用火力打击,而是通过其他方式使美军设施瘫痪,并不能构成对日本国土的侵犯或打击,因此也就不存在日本必须出兵的条件。从近年来中方军事装备发展的角度来看,中方不断增强的电子对抗能力及信息化水平很有可能可以实现这样的战术目标。假设能将这点通过各种方式清楚传递至日本,美日同盟是否适用于台海战事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会不会为了台湾而同中国刀兵相见,是日方领导人的一个必答题。

预定中美台海开战时中方会以精准火力打击美在亚太军事设施开始的战法和思路是这两次兵棋推演的第二个“硬伤”。以弹道导弹、巡航导弹、高精度火箭弹等远程打击力量摧毁敌方基地,通过短时间内瘫痪敌方前沿组织能力,为夺岛、登岛创造“机会窗口”,是2010年前后在西方研究中国军事问题的专家中出现的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但随着科技发展以及军事理论作战学说的进步,这一类以破袭为指导方针的作战思路并不能匹配在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解放军装备水平及相应的作战体系和部署。正如以上所说,在“全面建设信息化军队”指导方针下不断推进军事理论及装备现代化的解放军大可不必依靠大量的陆基火力对美在亚太的军事设施进行物理“拔点”,而是可以灵活运动包括运-8和 运-9 电子对抗机、歼-16D电子战飞机,电抗无人机等空中平台,配合其他陆基、海基高信息化电子作战装备对第一岛链美军设施进行区域性的封锁和压制,并在压制区域前沿,利用电磁干扰、反辐射雷达照射等方式迫使在日美军或日本自卫队各类雷达及侦察设备停工或关机,以此达到“兵不血刃”突破第一岛链的目的。令人不解的时,CNAS及CSIS在兵棋推演中完全没有提及任何有关电磁干扰及复杂环境下信息化作战的内容,将可能发生在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跨领域信息化作战强行退化成了一场追求火力强度及物理封锁的海上“一战”。此外,由于中方没有直接攻击美方在亚太的军事设施,而只是采用电磁压制等手段使其瘫痪,这一行为是否构成“开第一枪”,亦有待辩论。美方也无法如同推演的那样,借着中方先开第一枪的借口,以正义之师自居,介入台海战事。面对中方建立起的电磁压制封锁区域,在“看不见、打不着”的情况下,美方是否仍然要悍然靠近中方封锁区域,打响战争第一枪,是美方领导人的一个必答题。

这样的思路在CNAS及CSIS的推演中如何呈现所谓中方区域拒止作战时更为明显。兰德公司是在2007年第一次提出区域拒止概念的美国智库,但15年后,CNAS及CSIS对区域拒止的概念呈现竟然退化成了单纯的“古巴导弹危机”式的海上封锁线。对于如此不专业的呈现形式,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为了哗众取宠,CSIS及CNAS都采用了技术含量低但“看起来很美”的桌游样式的兵棋作为模拟材料,并且利用骰子模拟战场的随机性,辅助以电脑演算等增加数据的精确性和可信性,但这也使其无法呈现信息化战争各类军事装备、空中单位及水面舰只的机动性,而只能以回合制的方式呈现一种静态的战争形态。在CNAS及CSIS的兵棋推演当中,中方水面舰只,包括辽宁舰、山东舰、055型大型驱逐舰在内的航母作战群同其他各类水面作战舰只一起,在第一岛链前排成一座“水上长城”。试问,如果区域拒止的概念仅仅停留在海上封锁,中方为何要发展航母,而不去大力发展海上布雷技术?真正的区域拒止战法的核心并不只是在海上画一条封锁线,而是在控制区域内形成绝对优势后进一步突破对方前沿部署,将威慑力投放到对方的大纵深,这样的思路也可以从中方近期在台岛周围组织的包括对海突击、反潜、以及远距离作战等在内的各类演训项目中也可见一斑。

在可能出现的台海战事中,如若中方正如兰德公司早年描述的那样采用区域拒止战法,其正常的作战流程应当是依托两个航母作战群,在第一岛链建立绝对控制,同时利用电磁干扰及反辐射雷达照射等手段,逼迫在第一岛链实施监控的日军关机,并一举突破第一岛链,将中方战略威慑投放至西太平洋,甚至太平洋中段,以此对美形成实质的战略威慑,让美方无法插手台海局势。而CNAS和CSIS不仅对于中方水面舰只的推演形同儿戏,而且完全忽略了水下力量的作用。如果中方潜艇甚至部分水面舰只能突破第一岛链监视网,进入第二岛链,在夏威夷、阿拉斯加甚至美西海岸附近活动,届时美方要承担的不仅仅是对华全面战争乃至核战争的风险,还有本土被中方直接攻击的压力。这样的政治性难题,不是用一场桌游式的兵棋推演就能讲清楚讲明白的。在CNAS及CSIS的兵棋推演的最后,都以美方突破中方区域拒止,轰炸中方港口收场。结合上述提到的两大思维定势及作战理论的分析,试问,在现实情况下,若中方区域拒止作战成功,兵不血刃或以极小的代价突破第一岛链后进入太平洋,对于在战事中将大量兵力布置在第一岛链并试图破解区域拒止的美方,其两条岛链也将变成太平洋上的两道“马奇诺防线”。届时,美国政客及军界人士应该如何处理这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拉斯之剑”?

总而言之, CNAS和CSIS的台海兵棋推演实质上只是设定好了游戏规则、修改了游戏参数和简化了对手思维逻辑的“打简单电脑”而已。如若这些涉及专业性的技术错误是无意使然,那美国当前在军事安全领域研究方面那些的专家的研究和预测就不十分可信,其向美国政府提供的安全政策建议也不应该得到重视。如果他们能在未来参与美国政府国家安全政策制定,那只能让台海局势的紧张进一步升级并导致决策人的误判。如若同美国政府及国会关系极深的CNAS及CSIS的兵棋推演是有意为之,那其中用心可能更加险恶,因为它不仅有煽动美方民众好战情绪、鼓动中美开战的嫌疑,更有可能让自吹自擂、阿Q一般的“战术自信”甚嚣尘上。在决定是否为国家核心利益而战的关头,偏见比无知更加危险。(作者为中美研究中心的助理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8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