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有制衡的民主制度难以对抗中国的挑战

作者:Greg Ip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已有 48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在观察中美两国之间地缘政治竞争方面有独到见解。他在今年4月所说的话应该会让美国人驻足思考一下。

李显龙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编辑部表示,美国“可能不再是超级大国,但仍将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富有活力的经济体和社会之一;能够吸引人才,能够产生新的创业精神、获得新增长、涌现新想法并实现自我重塑”。

“但这并不是普遍看法,”他说,“在世界的一些地方,坦率地讲包括中国,有一种强烈的看法……认为你们没有光明的未来,因为美国实行有制衡机制的民主制度,对美国这种体制来说,世界变化太快了。”

换句话说,虽然美国的经济体系已准备好迎接这场地缘政治竞赛,但政治体系是否做好了准备还不好说。过去一周发生的重大事件引起了很多疑问。

首先,参议院共和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人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表示,他将阻止一项旨在增强美国与中国抗衡之能力的两党法案,除非民主党人放弃一项单独的处方药、气候和税收法案。

其次,美国最高法院表示,国家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不能颁布涵盖温室气体排放的全面规定,这一决定可能会限制联邦政府在一系列领域的权力。

第三,有消息称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可能会取消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时期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

让我们一条条来看。上述面临夭折风险的对华竞争法案凸显出,随着美国人及其领导人在文化、经济和意识形态方面两极分化,美国国会的立法工作变得多么困难。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数据,目前美国国会通过的公共法案数量只有20世纪80年代通过数量的一半左右。

在紧急情况下国会仍能凝聚两党意志,如2020年的新冠救济法案、今年俄罗斯入侵后对乌克兰的援助,以及在基础设施和心理健康等方面获得广泛支持的支出法案。但是,越来越多的情况是,重大立法即使获得通过,也只能依靠一党之力,而另外一党则誓言将推翻相关立法,如奥巴马医改(Obamacare)和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布鲁金斯学会的数据显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冗长辩论”(filibuster)程序的使用增加了两倍。“冗长辩论”是少数党用来拖慢或阻止立法的一个工具,在参议院,法案要跨过这个程序阻挠需获得60票支持。

起初,对华竞争似乎是那个罕见的、肯定能获得两党支持的议题。中国追求技术主导地位以及军事上的强硬令两党议员感到警觉。去年,参议院19名共和党议员联合48名民主党人以及一名独立派参议员通过了《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该法案授权拨款520亿美元用于国内半导体制造和研发,并授权另外拨款1,200亿美元助力技术研发。

半导体公司称《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对于推动在美新投资至关重要。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主席Rob Atkinson说,这是1988年国会通过一项针对日本的立法以来最具影响力的竞争力法案。当时的那项立法制定了新的制造业发展计划和贸易执法工具以应对来自日本的挑战。

然而,拜登和众议院民主党人几乎没有采取什么行动,直到今年早些时候,众议院民主党人通过了自己版本的法案,增加了关于高技能人才移民、产业援助和审查美国在华投资的条款。几个月来,来自参众两院的两党议员一直试图找到折中方案。

图片来源:SHAWN THEW/SHUTTERSTOCK后来,麦康奈尔在上周发出了最后通牒:除非民主党人放弃另一项预算法案,否则,共和党人将不再支持对华竞争法案,不让其获得打破冗长辩论程序所需的60票支持。他说的另一项法案旨在提高税收、降低药价、并利用一项无法被冗长辩论所阻挠的立法程序来应对气候变化。

与其党团中的许多人一样,麦康奈尔个人支持该对华法案,但由于他反对民主党的另一项法案,他似乎准备让该对华法案流产。麦康奈尔的前助手、现任政策分析公司Eurasia Group董事总经理的Jon Lieber表示,民主党的另一项法案包括一系列增税、反化石燃料的内容、以及可能永久性扩大应享权益,麦康奈尔认为这些都不是好事。Lieber称,麦康奈尔把对华竞争法案视为自己的筹码。

如果民主党人决定优先考虑上述处方药、气候和税务法案,对华竞争法案或许会与移民、气候和权益计划等问题一样,成为两党难以达成一致的议题。

这就引到最高法院的问题了。在遇到国会僵局的情况下,美国总统已通过不断扩大行政权力的使用范围加以应对。但保守派大法官占据多数地位的美国最高法院正限制总统的这种权力,这些保守派大法官已阻止拜登政府实施针对大型企业的强制疫苗令或者暂时禁止房东驱逐房客的禁令,并且还在上周裁定,如果没有国会的明确授权,美国国家环保局不得进行全国性温室气体排放监管。实际上,法院已表示,如果总统想获得广泛的行动权限,则需要来自国会的明确指示,而国会越来越无法提供这种指示。

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外交政策和贸易方面仍有采取行动的广泛权力,特朗普利用这些权力对盟国和中国加征了关税,并在美墨边境修建了边境墙。拜登已援引《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来加速太阳能电池板、婴儿配方奶粉和疫苗的生产。

但此类决定缺乏持久力:下一任总统只需大笔一挥就可推翻。

这就要说到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了。特朗普当初加征这些关税是为了迫使中国改变其歧视性做法。然而,在没有迹象显示中国作出此类让步的情况下,拜登计划取消部分对华关税,以示他对通胀的关切,因为高通胀正在打击他的民望。以报道中国消息为主的时事通讯Sinocism的作者Bill Bishop写道,这将进一步证实中方一些人持有的观点,即美国缺乏与中国打持久战的决心。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