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和最高法院,谁在颠覆美国的民主?

作者:太平天客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33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根据一项最新的民调,美国民众对堕胎权的支持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反对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更重要的是,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将堕胎问题视为当下最应该关注的问题。民主党正在将这件事情政治化,以便于提升在中期选举中的支持率。

不过,民意调查还发现,虽然美国老百姓正在关注堕胎权,但是他们也非常关心通货膨胀和经济问题。目前民众对拜登总统的支持率已经低于40%,高达75%的美国人认为,这个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有60%的美国人支持堕胎权。其中,37%的人认为堕胎应该永远合法,23%的人认为堕胎应该在大部分时间合法。剩下的40%的人认为堕胎是非法的。其中,32%的人认为堕胎非法可以有例外,5%的人认为堕胎非法且不应该有例外。

如果按政党划分,84%的民主党人和63%的摇摆人士认为堕胎合法,而共和党人只有33%的人认为堕胎合法。63%的受访者反对最高法院推翻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该裁决确立了妇女在怀孕的前三个月有权选择堕胎的宪法权利。30%的人表示支持法院推翻该决定。

拜登意外看到了机会

今年年底的国会中期选举,将会决定国会两院的格局,而且决定拜登总统是否会有一个可以合作的国会来帮助落实他的议程。根据各种民调显示,拜登和民主党将会输掉选举。共和党将会同时掌控众议院和参议院。

拜登政府上台后提出了很多响亮的口号,试图重建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和凝聚力,团结盟友以重建美国领导力。但是这些口号得不到民众的支持,民众关心的是经济问题。目前美国国内通货膨胀日益加剧,税收痛苦指数上升。只有33%的人赞成拜登的经济政策,41%的人赞成他对俄乌战争的政策,59%的人赞成他对大流行的政策。65%的成年人表示他们的家庭收入低于生活成本,不堪重负。

有人指出,拜登本人领导力很差,而且身体羸弱。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拜登是凭借偶然机会才上台的。直到这次大选之前的半年,特朗普依然占据绝对优势,民主党里面没有人敢出来和特朗普竞争。此外,拜登在2020年之所以获胜,只不过是因为很多人太痛恨特朗普了。拜登领导的其实是一个非常松散的政治联盟,拜登不得不讨好左翼力量,以获得更高的支持率,但是这样做将会伤害华尔街的利益,而这才是拜登的政治基础。拜登遭遇左右夹击,政策至今一事无成。

不过,最高法院关于堕胎权的风波给了拜登新的机会。拜登公然呼吁选民在中期选举中投票给支持堕胎权的议员。拜登对媒体说:“让我非常担心的是,50年后,我们将决定女性没有选择的权利……如果最高法院决定推翻堕胎权,这将为其他隐私权被推翻开创先例,包括使用避孕药和同性恋婚姻的权利。”

不少舆论认为,美国最高法院有意推翻宪法堕胎权的意见草案外泄,可能标志着全美政治版图的剧变。这次事件有可能会转移民众对经济议题的关注,有利于拜登团结那些反对自己经济政策的人。目前,已经有很多人聚集在最高法院外的阶梯表达抗议,6月底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示威事件。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选举委员会在声明中表示,“共和党人对堕胎、节育和女性保健的攻击,已大幅升高2022年选举的重要性。”

拜登对美国民主的破坏,要甚于最高法院

亲民主党的《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批评美国最高法院从来都是政治性的。不错,美国最高法院的确具有政治性,从大法官的提名,到参议院的批准,都会受到政治的影响。每一个大法官都有鲜明的党派背景。一般而言,大法官要么选择本党执政期间退休,以保证本党大法官继续获得提名和任命;要么尽量选择活过政治对手执政期间,以免最高法院的政治版图变得不利于本党利益。2020年,大法官金斯伯格没有活过特朗普执政的最后半年,导致自由派在最高法院的席位被保守派大法官取代。最高法院保守派对自由派的比例达到了6:3。

不过,上述过程本身并没有违法美国的宪法和民主,只能说规则有缺陷。相反,拜登对最高法院的攻击,其实更加破坏和颠覆美国的民主制度,损害最高法院的权威,这种行为可以说是饮鸩止渴。美国参议院民主党人试图在最高法院裁决停止或大幅限制全国堕胎宪法权利之前将妇女堕胎权利法律化。几乎所有民主党议员们都支持这个保证全国堕胎权利的法案,但是所有共和党人均投票反对,法案最后以51票对49票未能通过。一般这样的法律要三分之二才可以通过,而现在连简单多数都没有达到。

目前,最高法院尚未发布这个裁决,预计6月底发布这个裁决。届时,这个裁决的公布可能爆发街头暴力,高院因此在法院前面的广场四周竖起了围栏。随着美国两党斗争加剧,很多案子最终都要交给法院来判决,这事实上导致了司法权正在扩张。但司法权的扩张,也不免会导致司法专制。不能排除这起事件将会撕裂整个美国,而且由于它关系到每个年轻人的切身权利,甚至有可能酿成比2021年1月更严重的政治事件。

最高法院推翻裁决的合理性

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不仅带有政治性,其实也带有一定的合理性。今天的美国已经不同于20世纪70年代那个时候。当时美国的社会并不如今天这样道德败坏。在那个时候,通过堕胎法案,并不会导致民众对这个权利的滥用,且不会被认为与美国的基督教精神相违背。而今天则不同,随着移民的无限制涌入,美国社会已经变得更加多元化。美国的社会道德不断滑坡,滥交现象普遍。在今天这个状态下,堕胎权已经成了社会道德滑坡的表现,并且助推道德滑坡。因此,客观地说,最高法院修改判决,其实是出于维护美国社会传统价值的考虑,法官们对今天的道德现状感到担忧,他们修改判决的目的是维护美国的团结和建国时的初心。

今天美国社会的多元化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因为移民正在疯狂被引入美国,改变了美国的人口结构和社会生态。美国的白人、基督教信仰者感到了危机,但是他们无力通过正常的政治手段、法律程序来阻止这些现象,美国的自由主义左派通过“政治正确”牢牢把握住了话语权。根据NBC的民调,堕胎风波发生之后,民主党的支持者对中期大选的兴趣明显上升。换句话说,有一部分民主党的支持者希望通过中期选举来影响政策。今年年底选举中,这些人可能会努力投票而不是保持沉默。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一改以往的低调,忍不住哽咽“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替一个女性决定她的自由,她的未来?”民主党参院领袖舒默和众院议长佩洛西也纷纷在推特上抨击,称堕胎权遭推翻将是最高法院最糟糕、最具破坏性的决定之一。

共和党则反戈一击,揪住高院泄密法院草案一事不放,认为这一行为在美国历史上绝无仅有,高院被泄密是对美国法治精神的质疑。这等于公然告诉全世界,最高法院内部出现了内讧,泄密者的目的就是要动员民众尽快站出来反击最高法院的判决。堕胎风波也提升了其他议题的热度。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国人比例在调查中跃升至历史新高,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为65%(高于2017年的60%)。当然,同性恋问题远远不会比堕胎问题更加受到关注,因为同性恋议题仅仅涉及到极少数人的权益。但无论如何,美国民众对美国最高法院态度的评价,处于1992年以来的最低点。

民主党这种违反民主程序的策略,并不能挽救拜登的支持率。因为共和党的领袖特朗普的支持率依然比较高。55%的共和党选民认为,共和党应继续由特朗普领导;33%的人说他是一位好总统,但希望选择其他的领导人;10%的人认为他是一位糟糕的总统。无论如何,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成功的,即使是民主党选民,也没有人会认为拜登的经济政策比特朗普更加优秀。

拜登对美国民主的破坏将会是持久的。这种用政治手段迫使选民规避对总统政绩关注的做法,不仅损害美国最高法院的权威,而且将会促使美国极端保守派力量的增长,进而加剧美国的对立。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 来源时间:2022年05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