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避免过度扩张,美国才可以应对中国崛起

作者:哈尔·布兰兹   来源:国政学人  已有 89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来源: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期刊

作者:哈尔·布兰兹(Hal Brands),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亨利·基辛格全球事务特聘教授、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被认为是继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之后又一个系统提出如何应对北京崛起的现实主义大战略学家。

导读

拜登担任总统一周年,美国面临着多方面的危机。2021 年春天,由于台湾海峡出现的危机和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的军事集结,东欧和西太平洋同时出现了战争恐慌。2022 年初,世界并没有变得平静。中国大陆继续在台湾海峡进行军事演习。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乌克兰附近动员了更大的军事力量,威胁要发动几十年来欧洲最大规模的战争。与此同时,德黑兰和华盛顿正在因为伊朗核计划发生新的危机。美国要想成为全球超级大国,就不应该只专注于一件事。

这对拜登来说,这是深刻的教训,他上任时希望缓和次要领域的紧张局势,以便美国可以直接关注最重要的问题——中国。这也表明,华盛顿的全球战略存在更大的弱点。

美国是一个过度扩张的霸主,其防御战略与其外交政策失衡。拜登的第一年已经表明,当华盛顿承担的责任更多,面临的敌人也更多。管理一个不守规矩的世界是多么困难。从长远来看,一个未能按照自身能力履行承诺的超级大国可能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01 亚洲第一

拜登最初的外交政策理论很简单:不要让较小挑战分散较大挑战的注意力。拜登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认为,在华盛顿面临的所有威胁中,中国“是唯一的竞争对手”,能够“对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构成持续挑战”。随着中国力量的急剧上升,亚洲各国权力面临更大失衡,这一挑战变得更大。拜登上任时,美国军方领导人公开警告称,2027 年之前台湾海峡将会爆发战争。拜登还没有天真到认为其他问题会简单地消失。然而,由于在中央战线上面临着麻烦,他确实试图让其他人保持冷静。

拜登没有再次与俄罗斯“重启”关系,但他与普京举行了峰会,以建立“稳定和可预测”的关系。他还试图找到一条回到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的道路,从而降低中东地区日益增长的对抗风险。最后,拜登结束了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他认为是时候将注意力和资源重新集中在印太地区了。拜登与美国盟友的关系遵循同样的模式:他不再反对建设连接俄罗斯和西欧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结束与德国的争议,这样更容易拉拢柏林一起对抗北京。

拜登的防御战略也有类似的推动力。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的国防计划进行了重大改变,认为五角大楼必须坚持不懈地为应对大国挑战——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冲突做好准备,即使这意味着在其他地区接受更大的风险。拜登领导的五角大楼也在 2021 年专注于如何阻止或击败中国,并且从中东撤出导弹防御设备,并进行长期预算投资,以“将中国及其军事现代化作为我们的应对挑战优先考虑”。

02 麻烦无处不在

拜登无疑是正确的,中国的挑战使所有其他挑战变得不重要,尽管华盛顿尚未就这一挑战何时变得最严峻的问题进行辩论。他的政府在中美竞争的第一年就采取了重大举措——扩大在西太平洋的多边军事计划和演习,将北约和七国集团等机构的重点放在应对北京,并启动与英国和澳大利亚的AUKUS合作伙伴关系。然而,拜登在其他方面并没有获得喘息的机会,而是麻烦不断。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导致原来的政府的垮台,引发了一场短期危机,引起了华盛顿的注意,并留下了长期问题——战略和人道主义。与此同时,埃塞俄比亚残酷的内部冲突动摇了非洲的这个最重要的国家。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与伊朗和俄罗斯的关系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伊朗在重启核协议的谈判中采取强硬立场,同时稳步减少生产潜在核武器所需的时间。德黑兰的代理人还定期袭击中东的美国人员和合作伙伴,以迫使美国从中东撤出。

就普京而言,他已授权或至少允许对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进行重大网络攻击。他在春天威胁要对乌克兰开战,美国官员担心,他可能要对乌克兰进行大规模入侵,并且进行长期占领。为了维护和平,莫斯科要求北约承认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和在东欧的军事存在。我们目前依然不能确切知道普京究竟想对乌克兰做什么,但“稳定和可预测”显然不是他对与美国关系的设想。

这些都是 2022 年的不祥迹象。除了太平洋地区持续和加剧的紧张局势之外,美国可能会发现自己在欧洲和中东面临严重的安全危机。这些可能性暗示了美国治国之道的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这个问题多年来一直在积累——美国的战略过度扩张。

03 事倍功半

对于一个全球大国来说,美国在许多方面面临麻烦,这是正常的事情。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及它的国防战略——长期以来一直考虑到这个问题。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国防规划上采取了同时应对“两大地区突发事件”的方式。从本质上讲,它致力于维持一支规模庞大、有足够能力在不同地区同时打两场较大战争的军队。美国的规划者并不幻想美国真的有能力同时在两个地区打两场战争。他们的目标是:通过确保一个战区的敌人无法在五角大楼忙于另一个战区的危机时发动一场成功的侵略战争,从而限制全球外交政策中固有的风险。历史上英国就是采取“双强”标准。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战标准变得无法维持。与 2011 年《预算控制法案》相关的国防开支削减(后来2013 年再次削减)迫使五角大楼采用了一种更为吝啬的“一加”战争标准,旨在击败一个有能力的侵略者的同时防止另一个侵略者对美国“施加不可接受的成本” 。与此同时,威胁的数量也在增加。在后冷战时代,五角大楼主要担心波斯湾和朝鲜半岛的潜在冲突。但是2014年和2015年的事件——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崛起、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进攻、中国在南海的行为,以及美国在阿富汗的持续麻烦——表明美国的盟友和利益现在同时在多个地区受到威胁。

华盛顿的敌人也变得越来越强大。“同时应对两战”的标准主要指的是应对两个二流国家。现在,美国不得不与两个近乎同等地位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抗衡,这两个竞争对手拥有世界一流的常规军事能力以及在自己的家门口作战所带来的优势。到奥巴马总统任期结束时,如果北京进攻台湾,美国不一定能打败中国;如果莫斯科进攻波罗的海地区,美国不一定能打败俄国。显而易见的是,任何这样的战争都需要五角大楼投入大量战斗力,甚至动员几乎所有的空运和海运能力。

这一认识促使美国国防计划发生重大变化。特朗普政府的国防战略宣称,“两战”标准已成为历史。今后,美国军队的规模和形态将能够赢得一场重大战争即可。美国仍然有能力“威慑”其他战区的侵略。但是,正如几位拜登政府官员所指出的那样,即使遭到一个国家的入侵,五角大楼也不一定真的有能力击败这种侵略。

转向单场战争标准是一种明智的做法,可以激励五角大楼昏昏欲睡的官僚机构找到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以应对与近乎同等的竞争对手的紧迫、艰巨的战争挑战。它包含一个清醒的认识,即输掉一场大国战争可能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造成致命打击。然而,2018 年的国防战略也是对过度扩张的承认:美国只能通过降低对其他对手的关注,以将主要精力放在应对其面临的主要挑战。这种限制是拜登问题的根源,它具有一些危险的含义。

04 可信度差距

东欧和东亚同时发生的危机,意味着美国面临这样一种危险——美国可能不得不同时与中国和俄罗斯开战。由于美国已经放弃了“两战”标准,这确实是一场噩梦。但是,我们需要揭示华盛顿为何面临这种困境。

首先,过度扩张限制了美国在危机中的选择。美国应该在什么条件下才可以回应俄罗斯在东欧的侵略,美国应该对德黑兰的挑衅采取多大力度的反击,美国是否应该动用武力阻止伊朗成为核门槛国,这些都是理智的人可以做的事情。但美国越来越多地将中国视为防御战略的中心,这一事实在其他战区产生了制约作用。如果一位美国总统知道五角大楼将尽一切所能与中国开战,那么他或她将不太愿意对伊朗或俄罗斯使用武力,以免在太平洋爆发战争时华盛顿没有能力应对。

这个问题导致了第二个问题:美国可能会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失去外交影响力。自 2021 年初的台湾和乌克兰危机以来,一些观察人士猜测,俄罗斯和中国正在筹划针对华盛顿的两线战争。现实情况是,这两个国家从美国的过度扩张中获利,它们几乎不需要进行明确的协调。

莫斯科和德黑兰的领导人可以看到,美国在军事上捉襟见肘,渴望更多地关注中国。这让这两个国家看到了获利的机会。正如俄罗斯专家迈克尔·科夫曼所写,普京利用军事胁迫修改欧洲冷战后秩序的战略,其前提是他相信“来自中国的更大威胁”最终将“迫使华盛顿妥协并与俄罗斯重新谈判”。对中国的关注越强烈,美国可能越愿意在其他地方采取克制政策。

然而,过度扩张的危险并不仅限于上述麻烦。外围的弱点最终会导致中心的弱点。十年前,美国从伊拉克撤军,目的是节约在中东的开支,将战略重心转向太平洋。这导致伊拉克随后面临巨大麻烦,迫使华盛顿重新回到那里,与伊斯兰国的斗争消耗了不少资源和注意力。

同样,如果美国与伊朗摊牌,或者如果俄罗斯试图改变东欧的现状,那么华盛顿可能会再次将战略资源从太平洋转向那些对美国安全仍然重要的资源不足的地区。美国的国防战略越来越侧重于印太地区,但其外交政策仍然顽固地分散于全世界。这导致了美国到处面临麻烦。

05 艰难的选择

需要明确的是,军事力量并不是全球事务中唯一重要的东西。但它是有效外交政策的必要组成部分,因为武力仍然是国际争端的最终仲裁因素。中国、俄罗斯等国家不太可能被拜登的“无情外交”所左右,除非它们对美国的军事力量感到敬畏。

从历史上看,过度扩张的超级大国最终面临着如何解决承诺与能力之间不匹配的艰难选择。当英国在 19 世纪末20世纪初发现自己的竞争对手数量超过了它的能力时,它开始安抚那些不那么危险和不那么邻近的国家——包括美国——以集中精力遏制德国。当朝鲜战争表明华盛顿的遏制政策超过了其军事能力时,美国被迫进行重大的国防建设以缩小差距。

拜登政府可能会通过管理与伊朗、俄罗斯和其他挑战者的紧张关系,同时鼓励欧洲盟友和中东合作伙伴为自己的防御承担更大的责任,来试图解决上述困境。这是可以理解的本能。短期内,无论是地缘政治成本,还是重整军备的财务成本,似乎都超过了美国的承受能力。然而,拜登的第一年已经表明,过度扩张会对美国的财务造成损害。最终,世界将惩罚这样一个背负严重战略赤字的超级大国。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22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