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失掉民心的“美国民主”

作者: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56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语:

1月6日,美国国会暴乱一周年,拜登就此发表演讲,称美国必须要确保这样的袭击永远、永远不再发生。就在一年前,美国国会遭暴力冲击,数千名美国民众聚集在国会山并强行闯入国会大厦,以阻止美国国会联席会议确认美国新当选总统。骚乱事件导致包括一名国会警察在内的5人死亡、约140名执法人员受伤。

在一向自诩为“民主灯塔”的自由美利坚发生如此“民主之耻”,彻底击碎了“美式民主”的迷梦,彻底暴露出美国国内政治的极化分裂。并且在事后这一年,美国仍然在党派之争、极化政治的泥潭越陷越深。就在1月6日的纪念日,拜登和特朗普仍然在相互指责抨击,加剧着党派倾轧,社会分裂。

正如王毅外长所说:民主不是可口可乐,美国生产原浆,全世界一个味道。如今看来,即便是美国的原浆也已经变质,在其他国家兜售无疑是毒害世界。

本文就针对当前美国民主政治中的党派之争及其核心问题——投票权之争进行了分析,深刻折射出当前美国民主的困境。

文章来自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网站,作者布鲁斯·斯托克斯,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跨大西洋工作组执行主任,曾任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全球经济态度调研主任,外交关系委员会前高级会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公众号立场无关,仅供读者思考。

美国民主面临着自19世纪50年代美国内战前夕以来从未见过的挑战。

美国政治中,党派之争长期困扰着政策问题,如今又在原则问题上使公众分裂:投票是一种权利还是一种特权?投票应该是容易还是困难?谁最终决定了选举的结果,是选民还是当选官员?这场斗争的结果将决定谁在2022年中期选举后控制国会,谁在2024年选举后入主白宫。

当今世界,美国的盟友比如日本,对美国民主的未来有着重要的影响。长期以来,美国作为民主治理的神化者的形象一直是其全球软实力的一个重要组成。

二十年前,皮尤研究中心在对七个发达经济体的调查中发现,喜欢美式民主的占比中位数为47%,不喜欢的为40%。然而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破坏了这一形象。皮尤最近对同一国家的调查发现,56%的中位数,其中包括三分之二的日本调查对象认为,虽然美国的民主曾经是很好的榜样,但近年来已经不复从前了。

美国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恢复其国际形象。但更重要的是,首先恢复本国公众对美国民主制度运作的信心,进而恢复人们对政府解决问题能力的信任。

然而目前改革的努力面对的是漠不关心的公众:在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只有三分之二的合格选民投票。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最高的投票率;然而,这一数字落后于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国的投票率(但值得注意的是日本,2017年的投票率仅为登记选民的54%)。

目前美国民主改革的争论实际上是一场被哲学合理化掩盖的党派之争。民主党人主张将扩大选民参与作为一项基本权利,部分原因是当投票率高时他们往往能赢得选举。共和党人认为,投票是一种特权,赞成限制参与,因为当投票率低时他们往往会受益。

其结果是全国性的分歧不断加深,以至于在美国投票权的承诺越来越取决于美国人恰好生活在哪里:是由民主党控制的蓝州还是由共和党统治的红州。

面对新冠病毒大流行、气候变化、持续经济不平等的广泛挑战,大多数美国人(55%)表示政府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解决问题,满足人们的需求。

但与此同时,只有24%的美国人对政府表示信任,而这几乎是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各代人对政府的不信任情绪几乎没什么区别,当前也没有任何转变的迹象:只有28%的婴儿潮一代(57岁至75岁)对政府表示信任,千禧一代(25岁至40岁)也旗鼓相当,只有25%表示信任。而且,正如艾森豪威尔政府以来的情况一样,公众对政府的支持是党派性的。

今天,36%的民主党人以及仅有的9%共和党人对其政府有信心。2020年,当特朗普还是总统的时候,这组数据则基本上是相反的。

如今美国公众尽管渴望看到政府的切实行动,但对政府仍持怀疑态度,究其根源则在于对美国民主状况的不满意。一半的美国公众对美国的民主运作方式不满意,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加不满。

2017年,在特朗普执政之初,这种党派关系则发生了逆转,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更不满意。这表明美国人对民主的判断与公平无关,而仅关乎党派。

对政府作用和美国民主状况的看法推动了公众对改革美国政治制度的需求。不信任政府的人中有四分之三,对民主不满意的人中也有相当的比例支持某种政治改革。

美国上次大选的结果和2021年1月6日对美国国会大厦的袭击,只是加深了美国民主的这种危机。

任何民主制度的一个基本原则是,选举的失败者接受结果。大多数美国人接受总统竞选的结果,并谴责叛乱。但三分之二的共和党选民表示,拜登不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合法赢家,前总统特朗普也继续提出这一指控。相似比例的共和党人认为选举的胜利是从特朗普手中偷走的。

半数美国人认为,国会大厦袭击事件使他们对美国的民主稳定性信心不足。然而,有近四分之一的特朗普选民却支持那些闯入国会大厦以破坏总统选举认证的人。

但是,表达这些反民主情绪的美国人是谁?他们主要但不完全是特朗普的基础选民。从福克斯电视台获取新闻的共和党人中有超过八成,白人福音派新教徒中有六成认为选举结果被窃取。在1月6日的暴动中,最坚定的支持者便是福克斯新闻的观众和保守派。

正是这种情绪导致近十分之七的美国人对共和党内日益增长的极端主义表示担忧。这种狂热情绪的最隐蔽的实例是被称为QAnon(Q Anonymous /Q匿名者)的极右阴谋运动。

大约七分之一(15%)的美国人,包括超过四分之一的共和党人(28%),认为事情已经偏离了轨道,真正的美国爱国者可能不得不诉诸暴力,拯救国家。值得注意的是,13%的独立派人士和7%的民主党人也同意可能要诉诸暴力。

这鲜明地反映出了对政府和美国民主的不满不仅在右派,而且在较小程度上来自中间派和左派,而这些人更有可能助长未来的动乱而不是和平的民主改革。

美国民主振兴的前景目前正受到党派的阻挠。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民主党人绝大多数(78%)认为,投票是一项基本权利,不应受到限制。三分之二的共和党人认为,投票是一种特权,可以受到限制。

认为投票是一项基本权利的人在少数民族、年轻人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最为普遍,他们都是民主党的核心支持者。支持限制投票的人更多为白人、老年人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而这些正是典型的共和党选民。

这种关于投票权的根本分歧是目前华盛顿和各州首府关于美国民主改革众多争论的核心问题。超过一半(55%)的民主党人,但只有14%的共和党人强烈支持自动登记所有符合条件的公民投票。

三分之二的民主党人,但只有四分之一的共和党人强烈支持在选举日之前让人们更容易亲自去投票。而白人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其中主要是特朗普的选民,最有可能反对让投票变得更容易。

这些分歧在国会和州一级都有体现。进步人士在国会提出的改革法案毫无进展,因为几个温和的民主党人和几乎所有的共和党人都一致反对。在州一级,至少有25个州颁布了法律,以扩大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的机会,并使选民登记更加容易。

但与此同时,至少有18个州通过了法律,使邮寄投票和提前投票更加困难;并且针对选民身份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还使州立法机构能够推翻选举结果。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赢得的州在增加投票难度,而拜登拿下的州在降低投票难度。

目前,围绕着关于美国民主状况和拟议改革的辩论中存在着大量的夸张和恐吓行为,结果还不明朗。但这场关于美国政治制度灵魂的斗争似乎注定要进一步加深美国的党派分歧。而这将导致美国国内更加人心惶惶,致使华盛顿更难发挥全球领导力,同时也将进一步损害美国在全世界作为“山巅之城”的光辉形象。

译者:李曾玉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5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