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谈可:弗吉尼亚州选出共和党州长

作者:谈可   来源: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已有 70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东时间11月3日,弗吉尼亚州共和党候选人格伦·扬金(Glenn Youngkin)宣布胜出该州的州长竞选。毫无疑问,对于共和党而言,在一个10余年来一直由民主党“统治”的州取得胜利,具有某种里程碑的意义。但是,对于民主党而言,或者也并不觉得非常惊诧。

一、扬金能胜出的几个原因

1、民众对拜登政府的失望。虽然在弗吉尼亚州竞选结果出来的第二天,拜登在白宫新闻发布会拒绝将白宫政绩与州长选举挂钩。他说,如果在弗吉尼亚州长选举日前能通过他的“重建更好美国”的法案当然会有帮助,但不一定会影响结果。但是,连他自己都说,美国民众对很多事情都不满,疫情、学校、就业、油价等,但是显然这些事情并不是简单一个州长就能解决的问题。拜登自上任以来,民众支持率持续走低,特别是8月份阿富汗撤军以来,舆论纷纷以拜登支持率降至“新低”、“史上最低”等做标题。从盖勒普的调查图标可以看出,拜登支持率从2月份的57%直降至10月份的42%;其中可以看到,9月份从49%直接跌至43%,降了6个百分点。巧合的是,弗吉尼亚两个州长候选人的民调支持率也是从9月份开始缩小。沃森中心的统计(8月26-10月26)显示,民主党候选人麦考利夫的支持率其实变化不大,从最初的50%跌至49%;但是扬金的支持率持续攀升,从41%直升至48%。

2、学校教育比较意外地成为共和党的一个突破点。在过去几个月,“评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Race Theory)成为美国的一个舆论热点。该理论从种族的角度看待美国的法律与制度,认为建构于种族主义基础之上的制度,在白人和非白人,尤其是与非裔美国人之间造成并维持了社会、经济和政治不平等。双方争论的焦点是该理论应不应该出现在公立学校的课程表里。从舆论来看,反对者占了优势。愤怒的母亲们怒骂校方,称他们在教育孩子们学会仇恨,更有人表示,这样的教育让他们的孩子(白人)觉得自己是魔鬼。这场争论引发的结果,便是愤怒的白人母亲对民主党的拒绝。而劳顿郡的跨性别者女厕强奸事件更是引爆家长的愤怒。事实上,早在5月份,实行根据性别自身认同政策的劳顿郡,便发生了“跨性别者(穿裙子的男生)”在女厕强奸女生的事件。但家长求告无门,反被抹黑为支持特朗普的“红脖子”。愤怒的父亲在家长会上被制伏的视频流传网上之后,更是饱受网络霸凌。10月中旬,同一个“跨性别者”再次在女厕强奸女生,终于引爆舆论。扬金迅速抓住时机,呼吁调查劳顿郡教育董事会,并要求董事会成员辞职。民主党候选人麦考利夫则继续抨击这是“愤怒的特朗普阴谋论”。结果证明,如评论所说的,“不要惹了孩子妈。”根据出口民调统计,扬金确实又赢回了不少白人女性选民。可以想象,弗吉尼亚的胜利让共和党意识到,除了经济牌之外,“家庭牌”、“教育牌”对他们也是有利的。因为毕竟无论哪个文化,孩子是父母的底线,更不要说保守主义依然盛行的美国社会。

3、政治素人扬金的“接地气”战略。没有任何从政背景的扬金在竞选首页的介绍中,重点突出“家庭”,“教堂”,“生意”。他的竞选战略聚焦“生活成本、教育与安全”,而这些都是选民关心的切身问题。相比之下,作为资深政客的民主党候选人麦考利夫则老调重谈,将共和党候选人与特朗普捆绑,唤醒选民对特朗普的厌恶;抨击共和党的堕胎政策;以及时而强调“绿色”政治。可以看出,麦考利夫的重点有点“飘”,且都是民主党反复咀嚼的话题,对“特朗普牌”使用过度,也令选民反感。如很多评论指出,扬金可能最成功的战略便是很谨慎地处理了他与特朗普的关系,既没有表明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但是也没有将自己和特朗普置于同一条战线。面对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念念不忘,扬金并没有落入圈套去辩护;相反则是突出自身的特质和主张,以诚恳、温和的姿态以及接地气的议题打动选民。政界籍籍无名的扬金,一夜之间成为共和党新星。《纽约时报》称他是“天生的竞选者”:他在向右翼选民传递出“红色(保守)”信息的同时,也向中间选民传递出温和的信息。他的这种竞选策略可能会成为共和党中期选举的“蓝图”。年仅54岁的扬金,他的未来前途“不会仅限于里士满奶油色的行政大楼”。弗吉尼亚州长竞选,为两党重新塑造竞选策略打响了前奏。

4、选民的“平衡”投票规则。美国的政治版图经常会出现一个民主党为大本营的选区,会有一个共和党州长;反之,一个共和党的大本营可能会出现一个民主党州长。一些选民,尤其是中间选民,往往当他们在总统投票时选了民主党候选人,在州选举时,往往会选择投给对手共和党。对他们而言,“平衡”、“互相牵制”才能确保政策不至于太偏颇。所以,对于一届参、众两院都由民主党控制的民主党政府,选民对政策的一边倒有焦虑也是可想而知的。

二、出口民调统计

1、两党选民偏好比较。从出口民调统计可以看出,两党选民关注议题的比重不同。扬金支持者的优先项按比重从高到低为税收(68%)、堕胎政策(58%)、经济/工作(55%)、教育(53%),疫情被列在最后,认为重要的仅16%。麦考利夫(McAuliffe)的支持者则把疫情的应对排在首位,比例高达84%,其他几项均在40%-50%之间,认为税收重要的比例最低,为32%。他们对教育、应对疫情、以及拜登表现等几项的态度也截然不同。对于“家长在学校课程议题上应该有多大发言权”,高达77%的扬金支持者认为家长应该有“很大”发言权;86%的麦考利夫支持者则认为家长不应该有太多发言权。在雇主是否应该强制员工打疫苗的问题上,80%的麦考利夫支持者表示支持强制打疫苗;88%扬金支持者反对强制打疫苗。对拜登的表现,93%的麦考利夫支持者表示认可;90%的扬金支持者表示不认可。如一贯的,两党选民泾渭分明。

2、出现的趋势/变化:

——曾经抛弃特朗普的白人女性选民回归共和党。女性向来对共和党候选人支持率不高,但可以看到,与特朗普的女性支持率相比,扬金获得更多女性支持。从种族来看,57%的白人女性选民将票投给了扬金。可以说,共和党把特朗普当年失去的女性选民再次争取了过来。

——年轻选民选择共和党的比例上升。年轻选民历来是民主党的基本盘,此次也不例外。18-29岁年轻选民中53%支持麦考利夫,为所有年龄段支持率最高;扬金的支持者则在65岁以上选民中占比最高,为55%。但是,相比年轻人(18-29)仅33%支持特朗普的比例,这个年龄段的选民支持扬金的比例上升至45%,高出12个百分点。同样的趋势也出现在30-44岁选民群体。这个群体选民对两党占比实现持平,而此前,仅39%支持特朗普。

——更多的中间选民选择了共和党。中间选民45%支持麦考利夫,54%支持扬金。相较之下,这个群体在总统大选时对拜登和特朗普的支持比例分别为57%和38%。可以看出,扬金此次与特朗普谨慎保持距离的竞选战略为他赢得了中间选民。

——不变的是,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白人选民依然是共和党候选人的主要支持者,不管是受过大学教育的还是未受大学教育的非白人选民依然是民主党候选人的主要支持者。

三、选民开始“翻红”,民主党退潮?

扬金胜出之后,共和党观察人士激动大呼“美国回来了”。很多舆论表示,弗吉尼亚翻红,是对民主党的一记警告,而且这才是红色浪潮来临的开始。新泽西州焦灼的选情也证明了这一点。那么民主党能阻止这个趋势吗?如何阻止?以下是几点思考。

1、民主党继续捆绑“特朗普”牌,会奏效吗?民主党的本意,自然是为了赢得讨厌特朗普的中间选民的支持,但是这张牌,应该是有有效期的。选民最后还是希望听到实实在在的承诺,而不是无休止地听那些为了分散注意力的批评。

2、拜登本人无法给予选民信心?拜登民众支持率的持续下跌,表明民众除了认可他在疫情控制方面的表现之外,其他领域比如经济/就业、移民等问题的处理,都乏善可陈。令人更加担忧的是,拜登本人似乎并不在意民众的评价,也没有表现出“斗志”,基本处于“随意”的状态。经典的理论总是强调领袖本人的魅力对成功的决定因素,如果领袖本人呈现出的是无精打采,如何凝聚民众不得不说是个问题。

3、背后的金主?11月5日的《纽约时报》几乎用了一个整版报道“支持拜登2020年竞选的金主,现在他们深感沮丧”。在筹集竞选资金时,拜登称“不会让他们失望”。在拜登政府入主白宫10个月之际,媒体对30多个民主党捐款人进行采访,被采访的捐款人很多表示对未来政治前景的希望越来越渺茫,而且拜登政府至今一事无成让他们已经失去耐心。报道称,一个重要的民主党捐款人,由于对选举立法的失望,他现在已经发出计划扣留全部捐赠款项的信号。有很多捐款人还表示,拜登政府入主白宫之后,似乎忘了他们的存在。在入主白宫之后,拜登根本没有与这些捐赠人联络,为他们提供参与政府的机会。“如此冷淡的招待,让一些捐款人开始觉得拜登无意进行2024年连任竞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他对核心选区的忽视。”由于与白宫的“失联”,有捐赠人称民主党代表大会DNC,应该解读为“DoNot Contribute”(不要捐赠)。可想而知,如果没有了金主,几乎相当于竞选之战失去弹药。不过,拜登可能也不急。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0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