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的国内政治危机,到底有多严重?

作者:周德武   来源:公评世界  已有 56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前两天,民主党前总统克林顿因尿道感染引发败血症入住重症监护室,现任总统拜登送去了问候。想当年,克林顿风流倜傥、意气奋发、口若悬河,也是许多美国人崇拜的偶像,但终究经不起岁月的蹂躏,75岁虽算不上高龄,但从克林顿憔悴的脸颊上,依稀可见这位总统离任后过得并不开心。自2004年以来,克林顿因心脏问题已两次入院并做了搭桥和支架等手术。

现任总统拜登(1942年生)比克林顿(1946年生)还大四岁,岁月催人老,而且一桩接一桩的烦心事更是让拜登不胜其扰,面对记者的沙哑声音早已为拜登的苍老作了最清晰的旁注。

壮志未酬的拜登有意成为第二个小罗斯福,但上任10个月之后,他变成第二个卡特的可能性急速上升,这不仅意味着拜登只能成为一任总统,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拜登今天所面临的处境与当年的卡特如出一辙。一是两者在任期间都面临高通涨的严峻形势。上周美国公布了9月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高达5.4%,让对价格指数格外敏感的普通百姓苦不堪言。

 

过去几十年,美国一直享受全球化分工和资源配置的好处,通货膨胀被忽略不计,以致许多美国年轻人根本没有通胀的概念,即使上了年纪的人也对上个世纪70年代末的通胀记忆变得十分模糊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再向市场解释,这个指数只是暂时的,主要受疫情等因素影响。随着疫情的逐步受控,通货膨胀指数还会下降,市场对此不必多虑。但残酷的现实一再表明,这次通货膨胀的降临将是民主党挥之不去的幽灵。

二是两人都在海外遭遇滑铁卢。当年,卡特面临美驻伊朗大使馆人质事件,而拜登则刚刚经历美军从阿富汗“大逃亡”事件,将美国人的狼狈及对盟友的不忠诚彻底暴露于世人面前。

三是两者都面临能源危机。与去年11月美国大选月相比,美国的天然气价格上涨150%,石油价格从每桶40美元窜升至80多美元,也翻了一番,这不仅意味着开车的成本上升,而即将到来的冬天,美国百姓将要为取暖支出额外的成本。

美国一些专家抱怨,如果拜登的“绿色新政”意味着百姓要为化石能源多掏腰包,他们宁可放弃,这让拜登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雄心多少有些受挫。无论是竞选期间,还是上任之初,拜登对化石能源表现出“本能的厌恶”。去年竞选期间,他明确表示不鼓励用“水压裂技术”开采页岩油气,差点在宾夕法尼亚州上演大选滑铁卢。上任后他即宣布关掉美加之间的“拱心石”(Keystone XL)石油管道项目。

华尔街闻风而动,纷纷减少对化石能源的投资,油井数量大幅度缩减。如今拜登不得不呼吁石油输出国组织增加产量,这与卡特1979年遭遇的能源危机有着惊人的相似。一些对环境议题不屑一顾的人士质疑,既然在别国生产石油有着等量的碳排放,为什么把这样的机会让给中东等国?所以,美国必须重新夺回石油生产大国的地位和主导权。

令美国雪上加霜的是,由于生产大国印度、越南等国疫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导致大量制造订单无法按时完成,中国对新冠病毒“零容忍”,也导致货物的通关速度明显放慢。而美国等国因运输行业的高强度及高感染几率,卡车司机的招聘遇到严重困难,洛杉矶、长滩、纽约、以及佐治亚州等巨无霸港口的集装箱积压严重,导致美国供应链大乱。

尽管拜登总统下令要求这些港口进行24小时全天候作业,但一些专家估计,真正解决港口的拥堵危机起码要等到明年开春,这意味着今年美国圣诞节,一些家庭只能在虚拟世界里“欣赏”礼物了。

最让拜登难以释怀的是,在国会混迹几十年的他,一直声称自己是党派矛盾调解高手,最知道如何搞定国会。但现在不仅搞不定共和党,甚至连自家阵营也说服不了。

民主党本打算让2022年的预算法案连同“大基建法案”及3.5万亿美元的“社会改革方案”,一并打包通过,但民主党的内讧让拜登遭遇重大立法挫折。在参院内,来自西弗吉尼亚州、亚利桑那州的联邦参议员曼钦和希尼玛声称,这项社会改革法案的支出过于庞大,特别是在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如此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和措施有点鲁莽和不负责任,所以坚决要求压缩投资规模。

但党内激进派如桑德斯、柯蒂斯等人则扬言,现在是美国进行大规模社会改革的关键时刻,3.5万亿美元的支出是底线,如果执意削减,他们将不惜对2022年的预算案投下反对票。

僵局一时难解,民主党不得不将这些法案分拆,在共和党不再反对的情况下,总算提高了4800亿美元的债务上限,让联邦政府的运作可以维持到12月初。华盛顿关门的危机虽得到暂时缓解,但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在就债务上限临时提高4800亿美元这一法案进行表决时,两党界限泾渭分明,共和党无一人投下支持票。共和党大佬麦康奈尔明确表示,不要指望共和党12月份会支持“提高债务上限最终法案”,这意味着一场国会恶斗还在后头。

美国联邦债务上限在两年前只有22万亿美元,而疫情期间,共和与民主党两党均慷国家之慨,开闸放水,大肆印发钞票,向居民发放大量补助,联邦债务上限迅速升至28.4万亿美元。如此毫无节制的支出是美国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

 

2022年的中期选举即将来临,共和党不希望背上这样的骂名,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想立个“牌坊”,让民主党当起恶人。佩洛西眼看法案通过不成,当然不希望在国会反受其辱,于是紧急叫停表决,最后只好分拆法案,并承诺在党内就缩微版方案进行进一步磋商,算是暂时渡过了危机。

根据盖洛普的最新民调,拜登的支持率已经掉到了43%,可以说是美国历任总统中较低的支持率。被国内与国际问题搞得焦头烂额的拜登正面临着老对手特朗普的正面攻击。一方面,特朗普在全国巡回演讲,对拜登的政策大加抨击,另一方面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助选,共和党对重新夺回参众两院的控制权信心满满。如果一切成真,特朗普出山参加2024年大选也就水到渠成,这对民主党而言无疑是一场噩梦。

拜登的选项已经不多,最后只剩下一条路,即要通过国会成立的国会山106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把特朗普定罪,这样就彻底断了特朗普的后路。这个重任交给80岁的佩洛西了。她能完成任务吗?我们下回再表。

作者是香港大公报副总编辑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9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