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米雷详细澄清与中方通话:防止核大国战争

作者:余东晖   来源:中评社  已有 55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雷28日对美国国会详细澄清了最近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的与中方通话事件。他指出,这些通话都是依据美国相关政策指导纲要,按照相关程序,经过部门协调,有多人同时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其目的是增强美中两军关系的可预测性和稳定性,防止两军意外事件升级为危机。他强调,两军最高级别的沟通对核大国之间处理危机、防止战争和美国安全至关重要。

米雷28日上午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麦克肯奇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举行的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听证会。本来是就从阿富汗撤军作证,但米雷特意利用这个机会,对最近美国国会共和党议员和特朗普对他与中国军方高层通话横加指责做出回应。米雷表情严肃、口气强硬地发表了长达6分钟的声明。

9月中旬,《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和科斯塔出版的新书《危险》披露,因为担心特朗普贸然行动,米雷曾在去年10月30日美国大选之前和今年1月8日国会山骚乱之后,两度与中国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通话,向中方保证美国不会对中国发起突然军事攻击。这一曝光在美国引发舆论风暴,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对米雷发动人身攻击,称他“叛国”,要求拜登炒掉米雷。

米雷十天前曾做出简单回应,表示他与中方同行通话“完全属于职责范围内”。此类通话是例行的,“是为了向盟友和对手再保证,以确保战略稳定性”。他还表示,将在28日的国会听证会上做出详细回应。

米雷28日的回应全文如下:

我为这个国家服务了42年。我在战斗中度过了数年,埋葬了许多为保卫国家而牺牲的士兵。我对这个国家、它的人民和宪法的忠诚没有改变,也永远不会改变,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的忠诚是绝对的。

从去年10月到今年1月,我接到并打了数百个电话,向世界各地的盟友和合作伙伴以及对手作出保证。我还接到了很多来自你们的电话,国会议员们,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

在与参谋长、作战指挥官频繁会谈和我自己员工的日常会谈中,我的信息是一致的:我们是稳定的,美国军队在政治上不扮演角色,我们将遵守来自上级任命文官的合法命令,我们仍将忠于宪法。

关于与中方的通话,在文官的知情和监督协调下,我定期与我的同行李将军沟通。我是在国防部指针、对话体系的特别指示下与中方进行沟通的。这些最高级别的两军沟通对于在核武器武装的大国之间的军事行动去冲突化,处理危机和防止战争,对于美国的安全至关重要。

2019和2020年美国国防部与中国联系和交往的指导纲要指示国防部将与解放军的接触和交流常规化和优先化,以增强可预测性、稳定性,并防止美国和中国作战部队之间的事件无意中升级为危机。

10月30日和1月8日的通话前后,我们都与埃斯珀部长和代理部长米勒的工作人员以及各部门进行了协调。10月和1月的通话的具体目的是由相关情报产生的,让我们相信,中方担心美国即将发动攻击。

我知道,我敢肯定,特朗普总统并不想攻击中国人,传达总统的命令和意图是我的直接责任。我当时的工作是缓和局势。我传达的信息还是一致的:冷静、稳定、缓和。我们不会攻击你们。

在国防部长埃斯珀的指示下,我于10月30日给李将军打了电话。8个人在我打电话当时和我一起,我在电话结束后30分钟内宣布了通话内容。

12月31日,中方要求与我通话。负责亚太政策的国防部副助理部长帮助协调了我定于1月8日的电话会议,有11人和我一起参加了会议。通话记录当天就分发给了各部门。

在我与李将军的通话结束后不久,我向蓬佩奥国务卿和白宫幕僚长梅多斯通报了这次通话以及其他事项。在那之后不久,我参加了代理国防部长米勒的一个会议,向他通报了电话情况。

1月8日同一天晚些时候,佩洛西议长打电话给我,询问总统发射核武器的能力。我试图向她保证,核发射是由一个非常具体和深思熟虑的过程控制的。

她很担心总统,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个人对于总统的定性。我解释说总统是唯一的有权发射核武器的人,但他不是独自一人发射的。

我们有相应的过程、规程和程序到位,我多次向她保证不会有非法的、未经授权的,或意外发射的可能性。

这些程序概述在行政命令,总统政策指令,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国防部指令,国防部核计划,姿态指导,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紧急程序I-X卷,所有这些都是机密。

根据总统和国防部长的指示,参联会主席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以确保总统在决定使用世界上最致命的武器时完全知情。根据法律,我不是命令链中一员。然而,根据总统和国防部的指示,我在通信链中履行我作为总统主要军事顾问的法定职责。

议长佩洛西电话后,我在我的办公室里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副主席、国家军事指挥中心(NMCC)监察官、参联会情报主任(J-2)、参联会作战主任(J-3)和其他联合参谋部主任等人重温了这些程序,这些程序日常是在行动官级别进行。此外,我立即告知了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关于佩洛西的电话。

在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试图改变或影响过程,篡夺权力,或将自己插入命令链,但我被期待给出我的建议,并确保总统完全知情。

我要提交一份记录,关于我围绕这些事件更详细的非机密备忘录。

我欢迎大家对所有这些事件进行彻底的回顾,我也很乐意在一个机密会议上详细讨论激发这些行动的情报和具体的时间线。我也很高兴提供所有的电子邮件、电话记录、备忘录、证人或任何其他你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这些事件的东西。

我的誓言是不惜自我代价,支持美国宪法,反对国内外的一切敌人,我永远不会背弃誓言。我坚信文官对军队的控制是这个国家必不可少的基本原则,我致力于确保军队不受国内政治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30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