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国申请加入CPTPP,不只是一种政治姿态

作者:邓聿文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61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国商务部日前向新西兰正式递交了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申请。此举引发不同反应和解读,多数看法认为北京方面此时提出加入申请,主要是在表达一种政治姿态,因为北京也清楚,以中国目前的经济制度状况,要达到CPTPP规定的开放水平,还有很大距离,尽管近期不可能被同意加入,但北京要摆出一副争取加入的态势,向世界表明,中国不会因各种干扰——包括外部和内部——而停止对外开放的步伐。

中国是在去年12月区域国家达成《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后才由习近平宣布下一步将谋求参加CPTPP的。此前,中国对CPTPP有两种态度,一种是认为,以CPTPP的高水平要求,中国在现阶段是无望加入的;另一种是认为中国应该早日争取加入CPTPP,这样美国就无法在经济上围堵中国。当然也有民族主义的看法,认为中国无须加入CPTPP,加入只会破坏中国的经济自主和党对经济的控制。这后一点虽不占主流,但在中国是否进一步开放的问题上,事实上对北京的决策会起到牵制作用。

尽管中国领导人表达了要加入CPTPP的愿望,但北京此时提出申请确实出乎一些人的意料,因为这似乎步伐有点快,中国不大可能在不足一年里就满足了CPTPP的大部分或者主要要求。因此,北京用申请加入作为一种政治姿态表达就显得合理。还有一种解释是从地缘政治角度出发,认为北京要组建一个更大的经济联盟,来对冲美国最近和澳大利亚及英国结成的安全和军事联盟(AUKUS)。后者的目的显然是针对中国在太平洋日益增强的雄心,而北京要从经济上削弱和打破华盛顿的这种军事围堵努力。美国的媒体多持此种看法。

不过,AUKUS的组建和中国申请加入CPTPP两件事时间上的接近很可能只是碰巧,中国不可能提前获知美英澳宣布结盟的日期,而文件的准备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这样来看,合理的解释是北京之前为要不要加入CPTPP而在早做研究和准备,宣告要加入表明北京完成了内部的争论,之后就是为正式申请而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并进行相应的文本准备。不过,虽然北京没预见到华盛顿会公开拉伦敦和堪培拉结成军事同盟对付中国,但由于中美的对抗成为常态且会持续很长,随着时间推移,北京会备感这种对抗压力。而消解美国围堵压力的办法,由于北京的长项在经济,因此从经济上扩大中国的朋友圈,将华盛顿的盟友拉入自己的经济轨道,就成为北京的理性选择。换言之,北京确有这种意图。

现实也正好提供了空间。尽管拜登当政,但北京判断拜登政府不可能重返CPTPP,在亚太国家签署RCEP后,若中国赶在美国之前加入CPTPP,由于亚太地区的这两大自贸协议都没有美国的身影,两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将会此消彼长。以中国的经济体量,一旦加入了CPTPP,会在亚太经济一体化中扮演关键的推动力量,因而华盛顿要和盟友联合在经济上阻遏中国将会变得困难,甚至不可能。这就是北京的盘算。中国官媒在解读北京申请加入CPTPP的举动时,就毫不掩饰宣称是打入“敌人的心脏”,因为CPTPP现有的11个成员国,日、加、澳、新都是美国的盟国,前三者还是其核心盟友。

然而,正因CPTPP是由美盟友主导,外界判断北京要加入非易事,甚至不可能,所以才会质疑北京递交加入申请是不是在一本正经地做秀。在和日、加、澳都交恶的情况下,北京当然明白这里面的困难。但决定中国能否加入CPTPP,地缘因素只是其一,中国自身是否符合CPTPP的规则其实更重要。若中国的经济开放和相关制度要件没有达到CPTPP要求,即使这些国家对中国都友好,也难加入。

外界不清楚北京的申请满足了哪些条件。从CPTPP的规则要求看,它限制国有企业获取政府补贴,要求缔约国相互分享各自国企的信息,消除国家对市场的过度干预;也要求缔约国政府采购时,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对外企和本国企业采取同等待遇;同时禁止将设立数据中心作为电子商务企业市场准入条件,禁止要求电商企业转让或获取软件源代码;要求为海外经营者提供更宽泛的知识产权保护,等等。此外,作为全球最高标准的自贸协定,CPTPP在劳工问题、环境保护和争端解决方面也有众多条条框框,如允许独立工会和环境组织的存在。很显然,即使北京能够满足上述消除政府补贴和准入方面的限制,对劳工和环保的要求,北京一时半会恐难接受,因为这已超越经济而涉及政治,而从目前政府的做法看,不大可能为了经济利益而放松政治控制。

因此,从这个角度言,可以把北京申请加入CPTPP,看成是在进行一场“认真”的政治公关秀,但这并非没有意义,其意义除了向世人表示中国会继续开放外,也在于,中国不会在亚太地区搞美国式的军事结盟,拉帮结派,而是准备用经济的互惠互利来吸引伙伴。这对那些不愿在中美间选边站的国家乃至部分美国盟友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

但是,如果只认为北京在做政治秀,只看到了事情的一面,另一面是,北京确实想加入而且认为有信心加入CPTPP。既然这是破解美国围堵的一招,且在经济上有利中国,北京当然不会放弃。北京最希望的是以现有条件加入,如果做不到,则尽量满足CPTPP的多数要求,要百分之百完全满足CPTPP的所有条件,短期内确实困难。那么,北京会为加入CPTPP而推动国内改革,以达到进入门槛吗?

将北京的加入申请只看作一种政治姿态的人,认定北京不会去改革,可这种看法很可能是错的。事实上,在同美国打贸易战的几年,为因应外界环境的变化,北京推进改革特别是开放的力度还是很强的,包括金融服务的开放,如允许外资独资进入中国市场。这在过去都是外资望眼欲穿的。最近,中国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前海和横琴两地进行试点,要和港澳合作探索一种新型开发模式。加入CPTPP是这种开放的延续。在中国经济界,主张加入CPTPP占主流,就是着眼于通过这一举动倒逼国内改革。北京在经济上还是相当灵活的。人们所忧虑的北京会闭关锁国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可能出现。当然,北京为进入CPTPP是否允许企业成立独立工会,还是在这个问题上采取某种变通方式,有待观察,但很可能它认为这不是障碍。

假如北京达到了CPTPP的门槛,其成员国特别是日、加、澳三国是否会出于地缘政治目的为难北京?多数人认同它们会这样做。由于CPTPP采取的是每个成员国都同意才能进入的方式,只要一个国家不同意,北京便加入不了,这使得那些同中国有芥蒂的国家很容易借之杯葛或勒索。这也是外界不看好北京短期能够加入CPTPP的原因,即便中国符合它的条件。不过,既然北京提出了申请,按照素来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传统,想必北京对自己的加入准备是有些信心的。

在日、加、澳是否会阻止北京加入的问题上,确实不妨相对乐观一些。首先,中国的加入,对CPTPP现有成员国来说也是得益的。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报告,若中国加入CPTPP,到2030年时,中国国民收入有望增加2980亿美元,CPTPP其他成员则有望增收6320亿美元,是中国的两倍多,很难想象这些成员国愿意放弃这样一个大市场,尤其对它们中和中国有密切贸易关系的国家来说,因此这是一个双赢且赢得比中国多的事情。其次,CPTPP现在由日本主导,因为日本在11国中经济体量最大。中国只要搞定日本,加、澳两国就问题不大。日本会同意中国加入吗?以日本亦步亦趋跟随美国抗中来说,似乎可能性不大。但不要忘了,日本在经济上其实相当理性,从它批准RECP就知道这点。北京对日本也有一个诱饵,就是两国的自贸协定。东京非常希望同北京有一个自贸协定,但北京不太愿意,作为交换条件,北京可能以同日本签署自贸协定换得东京同意。假如日本同意,只有一两国不同意,会受到其他成员国的压力。何况对澳大利亚,北京还有一个杀手锏,即减少采购它的铁矿砂,中国是澳大利亚铁矿砂的最大买家,如果堪培拉阻扰的话。

现在预测北京能否最终顺利加入CPTPP有些早,同11个成员国谈判,至少需要一两年。但它向CPTPP提出申请,表明中国进一步开放和拥抱全球化的态度,这是北京最想表达的。作为一个世界规模的、成体系的产能提供者,中国同时也在成为一个世界规模的需求者,在这个意义上,北京在开放上的选择,关乎人类福祉。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