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前助理国务卿:美国应避免与中俄两线作战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38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近日登载美国前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专注于大国竞争研究的智库“马拉松倡议”联合创始人韦斯·米切尔(A. Wess Mitchell)的文章称,避免与中俄两线作战必须成为当代美国大战略的首要目标之一。文章摘要如下:

米切尔认为,21 世纪美国面临的最大风险,除了彻底的核攻击之外,是一场涉及其最强大军事对手中国和俄罗斯的两线战争。这样的冲突有极大风险,将对美国的影响力、联盟和繁荣产生深远的影响,甚至可能危及国家生存。

然而,美国在理解这种危险及其对美国政策将产生何种影响方面行动迟缓。迄今为止,华盛顿应对两线战争难题的努力主要集中在军事方面,而关于如何开展外交来避免两线战争,更广泛地说,减轻战略同步压力的讨论则很少。美国军事和外交力量对象的错位既不可取,也不可持续。事实上,外交可以作为一种在空间和时间上重新安排力量以避免同时与众多敌人作战的工具。

当前,美国外交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对对手进行排序。美国应该设法错开与俄罗斯和中国的竞争,以确保其不会在一场战争中同时面对两者,而不是试图同时遏制两者。随着中国将其日益增长的实力和政治影响力,俄罗斯对“服从”中国的恐惧将不可避免地增加。这为美国外交创造了一个机会之窗,俄罗斯对中国日益加深的依赖将助长俄罗斯的恐惧并增加其对战略替代方案的需求。

为此,美国应当形成一个连贯的——但实际上是分叉的——俄罗斯政策,一个重点放在欧洲,另一个重点放在亚洲。美国在欧洲应对俄罗斯政策的主旨应该是坚决抵制俄罗斯的扩张。相比之下,美国应该对在亚洲应对俄罗斯的政策进行调整,以鼓励俄罗斯将注意力和精力转向东方。这样的政策将包括经济、军事和政治计划。在经济上,美国应该为其亚洲盟友和伙伴提供激励,以防止中国在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和中亚获得“经济垄断”。在军事上,减轻美国对俄罗斯向印太国家出售武器的反对。这不仅可以消除美国与这些地区盟友和伙伴的摩擦,而且可以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引入新的“摩擦点”。在其他任何领域,美国都应当鼓励俄罗斯在亚洲的更多存在。

当然,这样的战略也有风险。要想奏效,必须紧闭俄罗斯向西扩张的大门。否则,两线作战的威胁最终可能会诱使美国试图在西方对俄罗斯进行安抚或进行交易,甚至自相矛盾地使美国在军事上优先考虑西太平洋的能力复杂化。

无论如何,这一战略将标志着美国目前做法的改进。该战略是主动的,它将使美国不再悠闲地等待机会出现以在中俄之间打入“楔子”。相反,它涉及一项积极的政治计划,利用美国国家力量的各种手段(外交、金融、军事和联盟)来实现一个有形的目标。

该战略的最大卖点是它将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的机会之窗,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进行排序。这扇机会之窗不会一直存在。俄罗斯对中国日益加深的依赖在未来的冲突中对美国很不利。美国应该利用有限的时间以最有效的方式使美国的力量发挥作用,以避免两线作战。

本文摘译自《国家利益》杂志网站文章A Strategy for Avoiding Two-Front War。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