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还能帮助阿富汗吗?八位美国前官员谈论下一步行动

作者:   来源:学术plus  已有 43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1年8月17日《政治杂志》(POLITICO)发表了题为《美国还能帮助阿富汗吗?八 位前官员谈论下一步行动》(Can America Still Help Afghanistan? 8 Former Officials on What’s Next)的文章。杂志联系了曾在阿富汗任职的八位官员,讨论了阿富汗的近期局势发展、美国在阿富汗方面还能做些什么,以及官员们的一些切身体会。

编译:学术plus评论员 林启明,谭惠文

本文主要内容

阿富汗的下一步发展会怎样?

美国应怎样影响局势?或将损害降到最低?

如果能重来,美国应该怎么做?

1、未来如何

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里,阿富汗将会是什么样?

Vali Nasr

美国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别代表高级顾问,2009-2011

塔利班将逐渐巩固权力,在短期内与当地人结盟。但当其权力逐渐巩固,对政府的影响会更加明显,随后他们将开始颁布法律、令状等。

Lisa Curtis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南亚与中亚高级主管,2017-2021

国际社会最担心的应该是塔利班将展开报复性杀戮活动。要避免这种情况需要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在内的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阿富汗社会,尤其是在已经习惯了现代和自由的生活方式的喀布尔城区将会发生最为显著的变化。

Jim Clapper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2010-2017

混乱升级。塔利班还没有准备好管理这个国家,预计将出现派系主义,部分地区遵守严格的伊斯兰教法,部分则不然,从而导致国家的混乱升级与社会分化。

Barry Pavel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政策与战略高级主管,2008-2010

不会改变。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塔利班会改变其一贯做法,因此,2021年塔利班领导的阿富汗很可能与90年代一样保持中世纪治国方法,甚至为基地组织和其他恐怖分子提供避风港。同时,如今的基地组织也将利用网络连接增强其各个方面的行动能力。

Laurel Miller

美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2013-2017

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塔利班从未提出过详细的愿景或政治计划,虽然看起来对塔利班的反对都已经完全消失,但预计很可能会出现针对塔利班的武装抵抗。

Annie Pforzheimer

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副馆长,2017-2018

阿富汗事务副助理国务卿,2018-2019

政治层面上也许会有谈判结果,但在人道主义层面上,就是从一场危机走向另一场危机。在社会层面,已经出现对妇女及其生活、行动自由的限制,在某些情况下,妇女会被迫交给塔利班战士。最令人担忧的是,据称塔利班正在编制敌人名单,一份报告称坎大哈(阿富汗城市)的人们已被带回并被杀害。

Sarah Chayes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特别顾问,2010-2011

应考虑巴基斯坦军方的战略利益。为了保证以人道主义和发展援助为名的巨大资金流涌入,巴基斯坦军方目前不会轻举妄动。过程中,普通人民或将遭受巨大的苦难,但诸如种族灭绝、杀害女性或大规模伤亡并不会发生。

Rina Amiri

美国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的高级顾问,2009-2012

近期将会非常的不稳定,有两种发展可能:其一,形成联合政府,但实质是塔利班的军事接管。第二种情况可能性更大,即:联合政府在短时间内崩溃,阿富汗陷入内战和屠杀。

2、美国能做什么

美国能做些什么来影响局势或将损害降到最低?

Vali Nasr

美国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别代表高级顾问,2009-2011

美国现在在阿富汗不再有军事影响力。但在外交方面,美国应该继续使用在多哈建立的渠道与塔利班领导层沟通,还必须与同阿富汗有关系的国家密切合作,尝试建立一个统一的平台,以便共同向塔利班发出信息并施加压力,例如巴基斯坦、中国、俄罗斯甚至伊朗,或通过联合国的支持来完成。

此外,我不认为美国真的希望继续参与阿富汗事务。与合作者的短期利益、帮助阿富汗人民的愿景都不是美国在阿富汗问题的长期战略利益,目前来看并没有动机继续维持与阿富汗的关系。

Lisa Curtis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南亚与中亚高级主管,2017-2021

美国应首先保证美国公民,以及曾协助美国、可能被塔利班报复的阿富汗人的安全撤离。其次是防止人道主义灾难。第三,美国未来承认塔利班的条件应是:不进行报复性杀戮;保护人权——尤其是女性权利,包括允许女性上学和外出工作;防止该国再次变成恐怖分子的温床。

Jim Clapper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2010-2017

当前最重要的挑战是组织撤离,之后应与国际社会积极接触,尝试稳定局势;此外还要特别关注巴基斯坦。

Barry Pavel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政策与战略高级主管,2008-2010

(1)与其盟国和伙伴合作制定反恐政策,明确发出反恐信号。(2)探索与俄罗斯、印度、中国等国的共同点,以减少来自阿富汗的安全威胁。同时,美国及其盟国应立即准备应对正在发生的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包括可能出现大规模难民潮。(3)对其如何运用国家手段(包括军事和民事)来帮助稳定脆弱和充满冲突国家进行审查。虽然在阿富汗的行动花费良多但收效甚微,但帮助稳定局势符合美国的直接国家利益。(4)紧急进行政策评估,探索如何加强美国盟友的能力并扩展发展轨迹。

Laurel Miller

美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2013-2017

美国可以采取一种中性的观望姿态。我认为至少在短期内,美国会处于中间地带并观察塔利班的行为,而不是正式对现实采取立场。

Annie Pforzheimer

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副馆长,2017-2018

阿富汗事务副助理国务卿,2018-2019

与三个月前相比,美国目前的行动范围非常小。但是可以尝试利用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影响力让塔利班做出让步;可以与安理会合作,为弱势群体建立保护机制;或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其他人权组织合作。美国还应该继续对虐待和暴行发出有力的声音。最后,应该立即将喀布尔机场开放给民用和军用国际航班。

Sarah Chayes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特别顾问,2010-2011

【沉默】 对于我们应该做什么,我无话可说。我无语了。

Rina Amiri

美国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的高级顾问,2009-2012

(1)建立人道主义走廊是当务之急,建立撤离和安顿机制。(2)确保该地区的国家不会通过支持代理人而增加内战的可能性。(3)利用其剩余的影响力,确保塔利班不会在践踏妇女、少数族裔和人权权团体利方面进行报复和打击。(4)任命一名高级人道主义和难民协调员,以应对美国突然撤军带来的大规模流离失所、难民和人道主义危机。

3、回顾与反思

八名官员均在早期冲突阶段介入处理过相关问题,如果能重来,希望做些什么?

Vali Nasr

美国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别代表高级顾问,2009-2011

我曾努力为谈判创造平台,试图通过谈判从阿富汗撤军,迫使塔利班与阿富汗达成稳固协议,但美国并没有这样做。当白费很大功夫后又重回谈判桌时,美国已经失去优势,塔利班占了上风。

Lisa Curtis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南亚与中亚高级主管,2017-2021

特朗普政府本该在多哈协议中从塔利班那里获得更多让步——至少应该要求塔利班与基地组织断绝关系,同意将基地组织驱逐出阿富汗。多哈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塔利班,削弱了阿富汗政府的合法性。

Jim Clapper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2010-2017

(1)我们总是误以为能够通过金钱购买战斗意志。(2)应该坚持明确反恐任务。(3)虽然注定无法体面撤离,但仍应该做出更好撤离计划。

Barry Pavel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政策与战略高级主管,2008-2010

最重要的是,美国进入阿富汗的目的只有一个:消灭基地组织,并防止阿富汗领土再次成为恐怖袭击的避风港,而这项任务已经完成。在未来的干预中,以美国为首的联盟应专注于可实现的最高优先级目标,并且不要随意扩大这些目标。

Laurel Miller

美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2013-2017

在我看来,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国曾有机会以政治和解的方式离开阿富汗,但并没有抓住机会。Zalmay Khalilzad曾试图通过美国和塔利班的协议为和平进程打开一个创造机会,但结果就是如今这般模样。

Annie Pforzheimer

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副馆长,2017-2018

阿富汗事务副助理国务卿,2018-2019

2009年奥巴马总统就增兵问题进行战略辩论时,我的大使向华盛顿发送密信反对增兵。不幸的是,这并没有得到落实。2017年,我们正在制定一项只涉及少数部队,并强调政治解决的战略,但遗憾的是,美国无法一次维持一项政策超过18个月。如果我知道事情会这样结束,我就会为更多的人登记难民签证。

Sarah Chayes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特别顾问,2010-2011

我希望美国政府,尤其是文职最高领导层,至少能够掌握决定任务进程的两个决定性变量中的一个。首先是阿富汗政府的腐败,由于我们支持并实际执行这一政府体系,使阿富汗人民不得不加入塔利班;另一个变量是巴基斯坦,塔利班发源于阿富汗坎大哈地区,但在政权被推翻后,又在奎达(巴基斯坦城市)重新组织起来。

Rina Amiri

美国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的高级顾问,2009-2012

在过去 20 年的不同阶段,我认为我们更有可能与塔利班达成有意义的谈判解决方案,但最终制定了一个没有条件的协议,本质上是一种伪装成和平进程的退出策略,导致了我们现在的局面。

最后,我认为阿富汗在这场战争中的本质是作为美国反恐行动的前沿国家,但阿富汗人民并不清楚这点,美国也没有明确表述。此外,这场战争总是根据部队人数来定义,人们常说这是20场为期一年的战争,而不是一场长达二十年的战争。结果就是每年都有一小片段的战争,并且不断重复,而没有对这场战争有一个整体连贯的认识。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