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会如何挽救阿富汗战争后的印太战略

作者:   来源:公众号“尚道战略”  已有 70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

Michael J. Green,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乔治城大学教授,曾在小布什政府期间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政策的高级官员;

Gabriel Scheinmann,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协会的执行理事

今年6月,我们认为,迅速从阿富汗撤军,将使拜登政府的重心转向在印太地区对抗中国的战略复杂化,而不是像支持者所声称的那样使之成为可能。这一点现在显而易见。美国正在从太平洋地区撤出资源以支付撤离费用。例如,总部设在日本的“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USS Ronald Reagan)目前正在阿拉伯海持续部署,这使得美国海军及其西太平洋盟友无法替代它。放弃阿富汗证明中国台湾无法指望美国的保护,这促使蔡英文向全国发表讲话,敦促台加强自卫。虽然在公开场合不像华盛顿的欧洲盟友那么重要,东京和堪培拉的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已经悄悄向我们表达了震惊,不仅是因为在阿富汗问题上缺乏磋商,还因为在特朗普政府动荡的几年之后,拜登政府在被误导认为是美国国家安全梦之队时,却执行不力。

然而,尽管阿富汗撤军行动混乱而悲惨,但它不应改变拜登政府对华战略的逻辑。美国国内的支持仍然很高:美国人强烈支持保护亚洲盟友免受攻击,但鉴于美国国会两党对拜登总统放弃阿富汗和其在阿富汗的盟友的反对,这种支持不太可能下降。正如斯坦福大学讲师丹尼尔·施耐德(Daniel Schneider)所写,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阿富汗让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放弃了与华盛顿更紧密结盟、以对抗中国的战略。然而,此次溃败给该地区那些拜登需要合作才能成功的人带来了新的问题。拜登政府现在有责任就其亚洲战略提供迄今为止更令人信服的答案。

首先,拜登必须承认在阿富汗的行动失败。他拒绝承认任何缺点,这只会加剧亲密盟友对基本作战能力的担忧。美国参议员马克·沃纳(Mark Warner)、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等人呼吁仔细评估所吸取的教训,拜登本人也应该响应呼吁,向亚洲盟友保证,美国在下一次重大行动的规划、磋商和执行中不会重复这些错误。拜登必须首先解决能力危机,以免其变成对美国在亚洲前沿存在的信心危机。

第二,拜登政府需要与澳大利亚等盟友重新制定反恐战略,以应对外国武装分子在阿富汗活动的预期增长。据报道,这些武装分子中包括数百名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塔利班上周释放了他们。其他地方的圣战分子也因塔利班的胜利而变得更加大胆。拜登政府认为这种反恐战略可以在没有眼线的情况下在阿富汗实施,这种说法对美国的重要盟友来说是可笑的,他们看到了拜登政府从伊拉克撤军后外国武装分子在亚洲的激增,以及随后伊斯兰国的崛起。我们需要一个更大胆的计划,尤其是在美印关系方面,因为在美国及其盟友在亚洲海域需要新德里帮助的时候,塔利班的胜利可能会增加对印度的威胁。随着美巴关系从根本上重塑,华盛顿不再依赖伊斯兰堡进入阿富汗,现在是拜登政府加强与新德里在反恐努力上的接触的好时机。

第三,拜登政府需要通过比原计划更明显的演习和部署来展示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威慑力量,特别是在罗纳德 · 里根号长期缺席之后。美国和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的重要会议将于今年秋天举行,必须尽快与雄心勃勃的军事演习、武器开发以及网络和太空等新领域的合作议程保持一致。同样,拜登必须确认,下一次四方安全对话峰会——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将如预期的那样,在9月份举行。美国政府应该承诺为国会通过的“太平洋威慑倡议”提供充足的资金,以提高美国军队的印太司令部的能力。

第四,美国政府在应对阿富汗危机时,需要摆脱本能的大西洋主义。喀布尔陷落十天后,拜登还没有与任何一个亚洲盟友通过电话,尽管他已经与西欧北约国家和海湾国家的领导人通过话,感谢他们协助撤离。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没有接到任何电话,尽管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的作战风险与英国一样大,肯定比德国更大。举行阿富汗问题七国集团会议的提议将有助于政府走出这一困境,但只有日本会把印太问题带到谈判桌上来。如果政府想要证明他们对于转向印太是认真的,那么现在正是时候开始在对这样的关键事件的反应中表现出来。

最后,拜登政府需要在该地区大展拳脚,以展示其战略承诺。美国副总统卡马拉 · 哈里斯对越南和新加坡的访问是正确的,但是仅仅表示东南亚很重要,华盛顿仍然保持承诺是不够的。到目前为止,拜登的印太战略中最大的差距就是在2017年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退出 TPP 贸易协定之后缺乏任何经济治国方略。自从拜登当选总统以来,所有试图说服新团队推进印太经济合作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2018年,11个国家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发起了TPP,拜登政府没有加入TPP的后续协议,而是提出了一项更为温和的数字贸易协议提案,该提案将解决一些与中国相对的尖端技术竞争问题。然而,即使是这个想法现在也在缓慢推进。美国政府已暗示该地区的盟友,在2022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不要指望华盛顿有更强大的经济治国能力。

正如我们警告过的那样,从阿富汗仓促而彻底的撤军,正使拜登的亚洲战略复杂化,而不是简单化。拜登政府最初在亚洲采取的有力举措,现在有可能被阿富汗问题的余波压垮。为了恢复元气,拜登政府必须证明,它不仅能够让美国人、美国的盟友和脆弱的阿富汗人撤出喀布尔,而且还必须证明,美国同时正在加倍履行对印太地区的承诺。否则,美国的盟友和对手将把阿富汗的混乱视为新常态,而不是例外。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3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