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美情报界就新冠病毒溯源未达成一致意见

作者:   来源:VOA等  已有 262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根据星期五(8月27日)公布的由拜登总统下令进行的情报审议结果,美国情报机构在新冠病毒来源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但是他们相信中国领导人在这场全球大流行病开始之前并不知道这一病毒。

根据一份解密总结,美国情报界中的四家机构以低度信心表示,病毒最初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类的。第五家机构以中度信心相信,首起人类感染与一家实验室有关。分析人士不认为该病毒是作为生物武器研发的,而且多数机构相信病毒没有被基因改造。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星期五在一项声明中说,中国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责怪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该办公室说,就病毒起源达成结论可能必须要有中国的合作。

新冠病毒的起源仍然是全球的紧迫公共卫生问题和安全关注。在美国,很多保守派人士指责中国科学家在实验室研发了新冠病毒,并致使病毒泄露。前总统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国务院官员曾公布一份事实清单,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了冠状病毒研究。该研究所位于已知最早爆发重大COVID-19疫情的中国城市武汉。

拜登总统在一项声明中说,“从一开始”中国就阻碍了对病毒的调查。

“世界理应知道答案,在我们得到答案之前,我不会罢休,”他说。“负责任的国家不能推卸对世界其他地区应负的这类责任。”

中国外交部在美国公布这份报告之前就攻击了美国的调查。外交部司长傅聪在一次外国媒体吹风会上说:“抹黑中国洗白不了美国。”

他说,如果美方想毫无根据地攻击中国,那最好做好接受中国反击的准备。

拜登在今年5月下令对情报界的初步发现进行90天的审议。拜登当时发表的声明说,“今年3月,在我就任总统后不久,我让我的国家安全顾问责成情报界准备一份关于COVID-19起源的最新分析报告,包括它是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还是来自实验室事故。我在本月早些时候收到了那份报告,并提出了进一步跟进的要求。截至今天,情报界已经‘围绕两种可能的情景形成共识’,但尚未就这个问题得出明确的结论。”

他当时说:“我现在已要求情报界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可以使我们更加接近一个明确结论的信息,并在90天后向我报告。”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星期五没有说明支持任何一种假说的具体情报机构,但是提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科学家面临的一些同样障碍:缺乏COVID-19最早病例的临床样本和数据。

情报机构在进行审议时与盟国和政府之外的专家进行了磋商。一名流行病学专家被延揽入国家情报委员会,这是一组为情报界首脑提供咨询的高级专家。


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公布的病毒起源非机密报告总括(Summary)全文
点击这里查看英文原文

情报机构的评估认为,导致新冠的病毒SARS-CoV-2可能最早是通过小规模接触、感染给人类的,最早的接触不晚于2019年11月。

2019年12月,中国武汉出现第一个已知的新冠病例群。

情报机构在其它几个关键问题上达成了广泛的共识。我们判断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大多数机构判定,SARS-CoV-2可能也不是基因工程,给出较低的信任度;但是,有两个机构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做出任何一种评估。最后,情报机构判定,中方官员在新冠最初的疫情爆发出现之前并没有预知病毒存在。

不过,在审查了所有可用的情报报告和其它信息后,情报机构对新冠病毒最可能的来源仍然存在分歧。所有机构都认为,两种假说都是合理的:自然接触受感染的动物和与实验室有关的事件。

四个情报机构和国家情报委员会的评估认为,对最早的SARS-CoV-2病毒感染很可能是由于自然暴露、接触感染病毒的动物或近似的原生病毒造成的理论,他们具有低信心。近似的原生病毒是指一种可能与SARS相似度超过99%的病毒。分析师给出的理由是,中共官员缺乏预知能力,自然暴露的载体很多以及其它原因。

一位情报机构认为,人类首例感染SARS-CoV-2很可能是实验室相关事件的结果——可能涉及到实验、动物处理或采样——并给出中等程度信心的判断。分析师强调了冠状病毒研究工作的固有风险。

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有三个情报机构的分析师仍然无法对任何一种假说达成一致。有的分析师倾向于自然来源,有的则倾向于实验室来源,还有一些认为,这两种假设的可能性相当。

分析观点差异主要源于各机构如何权衡情报报告和科学出版物,以及情报和科学之间的差异。

情报机构判断,除非有新的信息能够使他们确定与动物最初自然接触的具体途径,或者确定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武汉实验室正在处理SARS-CoV-2或一个接近的原病毒,否则,他们将无法对新冠病毒起源提供更明确的解释。

情报机构和全球科学界都缺乏临床样本或完整的最早期新冠病患的流行病学数据。如果我们获得了最早期的病例信息,可以确定地点或暴露点,这些信息可能会改变我们对假说的评估。

要想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极其可能需要中共的合作。然而,北京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国家。这些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共政府对调查可能导致的结果的不自信,以及对国际社会就这一问题对中共施加政治压力的担忧。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2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