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孙韵谈伯恩斯和中美关系未来走向

作者:匡添扬   来源:直新闻  已有 224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0年10月初,时任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离任,美国驻华大使职位空缺至今。时隔10个月,新的人选终于浮出水面。拜登8月20日宣布,提名资深外交官、美国前副国务卿尼古拉斯·伯恩斯出任美国驻华大使。白宫介绍,65岁的伯恩斯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退休职业外交官”,目前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担任教授。

伯恩斯是一名职业外交官,在美国外交部门服务长达27年之久,横跨里根到小布什四任政府,一路官至国务院第三号人物国务次卿。

对于拜登提名伯恩斯为新任美国驻华大使一事,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8月2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希望新任美国驻华大使致力于促进中美两国的友好合作,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

这位现年65岁,即将成为第13任驻华大使的伯恩斯,究竟有何来头?拜登为何挑中并非“中国问题专家”的“外交老将”出任驻华大使?他的提名,又将对中美关系产生何种影响?为此深圳卫视直新闻专访了美国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


美国驻华大使人选出炉 孙韵:拜登并非故意拖延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匡添扬:这位现年65岁,即将成为第13任驻华大使的伯恩斯,究竟有何来头?您如何看待拜登任命美国驻华大使的时机?

美国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 孙韵:伯恩斯的名字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在流传,就是说拜登非常有可能要任命伯恩斯做美国驻华大使,所以我倒不认为拜登政府一直是在拖延。中国现在已经派出驻美国大使,那必然对拜登政府会有所触动和压力,为什么我说拜登政府不是在故意拖延,因为我们看看美国现在在东亚地区的大使的情况就可以发现,有很多大使的职位实际上都是空缺的,包括美国驻新加坡的大使、美国驻泰国的大使、还有美国驻韩国的大使,美国驻日本大使之前也是空缺的,这次跟伯恩斯一起宣布的也有新任美国驻日本大使的名字。

为什么会选择伯恩斯,我觉得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因为伯恩斯是职业外交官,他在国务院任职的时期,最高的官阶是做到国务院的第三号,也就是次卿的位置。他在国务院一共有30多年的经历,2008年的时候退休,在肯尼迪学院担任教授,所以伯恩斯对美国国内外交系统的运作是非常了解的。而且他也曾经担任过国务院发言人的位置,从这个角度上面来讲他应该能够更加清晰地向中国阐述美国的政策。

第二点是因为伯恩斯还有前美国驻北约大使资历,还曾担任美国驻希腊的大使,我觉得驻北约大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因为现在如果看到美国对中国政策的一个重点,就是要巩固自己的同盟关系,加强与友邦的关系,然后要建立一个非常广泛的联盟应对中国的挑战。伯恩斯作为前美国驻北约大使,在这个方向上应该是非常有经验而且是非常有发言权的。

第三点,我们知道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美国政府就不太愿意再恢复到过去同中国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模式,因为认为这个模式已经固定化、格式化了,每次对话的时候都是老调重弹,结果貌似非常丰满,但是内容并不显著。从这个角度上面来考虑的话,美国驻华大使有可能承担更为重要的责任,或者说是作为这种消息渠道的职责。

孙韵:伯恩斯不是中国问题专家 却是熟知美对华战略“老炮儿”

今年5月,有外媒报道指出,伯恩斯没有任何在中国工作的经验,在谈到中国时经常使用“对抗”一词,立场偏向“鹰派”。不过,他此前在接受德媒访问时也曾表示,中美关系正来到一个关键时刻,“经济脱钩”不是现实选项,美欧日应联手“制衡”中国,同时在特定领域与中国合作。

伯恩斯在担任国务院次卿时,曾直接参与涉及国务院东亚局以及其他与中国有关的事务。一位曾与伯恩斯共事的美国外交人员说,伯恩斯对中国事务非常了解。对于这一任命,伯恩斯本人则表示,如果关于他的提名得到参议院批准,他十分期待重返公职岗位,并致力于“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以及在两国关系这一关键时刻所面临的其他困难和复杂挑战”。

不少分析认为,拜登派其信任的资深外交老将驻华,显示其政府有意愿改善中美接触与沟通。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匡添扬:您曾在2016年和伯恩斯共同参与过兖州协会组织的一场论坛,请您从跟他之前交流接触的角度,谈一谈伯恩斯的“重新出山”以及他到底了不了解中国?

美国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 孙韵:我和伯恩斯在2016年的时候,曾经在亚洲协会组织的一场讨论会上同台,当时那场讨论会正好是在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结束的那一天,所以当时讨论的主要的方向是特朗普政府对亚洲政策的前瞻。讨论会的前后我们都有聊天,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他的温和与稳健,以及他对美国外交政策尺度的拿捏,对于美国战略重点的把握。所以我认为他并不一定是一个国别问题专家,但是他的战略眼光、包括对国务院运作的深刻了解,都是非常令人钦佩的。

我认为他本人并不是中国问题专家,这一点从他的资历上面可以看得很清楚,他基本上没有在中国方向任职的履历,但是我想强调的是,过去数任美国驻华大使,包括特朗普任命的布兰斯塔德、包括之前奥巴马任命的博卡斯和骆家辉、还有包括之前的洪博培,这四个前美国驻华大使中间没有一位是中国专家。他们都是政治任命,是总统信得过的人物。我认为伯恩斯在外交政策上面的丰富经验,作为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院第三号人物,他对美国的对华战略的重点问题、战略性问题一定是非常清晰的。

孙韵:伯恩斯的标签是拜登对华战略的执行者

据报道,伯恩斯和现任总统拜登关系密切,曾担任他的竞选活动顾问,多年来也一直与拜登最信任的顾问有密切合作,比如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前参议员马克斯·鲍克斯指出,拜登政府需要任命一位让人们能“赞叹”的人选,“向世界展示中美关系的重要性”,而且这个人要能够代表总统进行谈判,而不是“只传话的人”。伯恩斯与拜登关系密切,这也让外界对他能在中美关系中起到怎样的作用,充满期待。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匡添扬:伯恩斯身上有很多标签,有人说是“鹰派”,有人说专业性至少会令其不至于太极端。作为一个“忠实的执行者”,伯恩斯不会是一个“破局者”,那我们还应对他抱有期待吗?

美国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 孙韵:我认为如果要给伯恩斯贴一个标签的话,我觉得更多应该是他的专业性,是他作为职业外交官的老练和老道。至于说极端与否,我认为这一点并不取决于大使个人的性格,或者大使个人的好恶。因为我们知道驻他国的大使,归根结底仍然是政策的执行者,他们可能会对政策制定具有重大影响,但是他们本身并不是政策制定者,所以伯恩斯会是“鹰派”还是“鸽派”,他会对中国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我认为更多的是取决于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因为他是战略的一份子,是战略的执行人。

因为拜登政府不愿意恢复到过去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这种固定模式,所以从这个角度上面来讲,美国驻华大使有可能会承担更为重要的地位和职责,在美国的对华政策制定中间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我们如果看伯恩斯他本人和拜登之间的关系来讲,他本人在拜登的总统竞选期间,就为拜登的总统竞选出力,所以他同拜登的关系也很密切,这一点我们知道说作为大使来说,同国家领导人的关系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从这两点上面来讲,我认为对他应该还是有所期待。

孙韵:中美在阿富汗实行具体反恐合作难度不小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匡添扬:阿富汗撤军之后,您对接下来中美关系的走向有哪些预判,会不会有一些合作的窗口开启,还是说就如拜登所言,接下来集中精力专注于与中国的竞争?

美国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 孙韵:美国此次从阿富汗撤军是非常屈辱的一次经历,之所以美国愿意在它的国际声望上面承担这么大的损失,主要是因为美国决定放弃长达近二十年的阿富汗战略,这个政策从此不再是民主化或者国家建设。从此,阿富汗作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间的地位主要是对反恐问题的关注。我们可以说这一点和中国的战略关注是有契合的。中国也非常关注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还有中亚地区的反恐问题。

联系到从今年春天以来,在巴基斯坦已经发生过的4次针对中国项目,或者说中国公民的恐怖袭击,我们认为说在这一点上面,美国应该和中国是有共同利益的。但是我们同时也知道,由于新疆问题,中美之间的分期很大。

而且考虑到美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问题,我认为中国跟美国在反恐方向的具体合作现在看起来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在大国竞争的大前提下,因为在大国竞争的条件下,合作的议题很容易被人从竞争的角度来理解。合作自然会对双方都有利,但是由于大国竞争的这种影响,大家可能更加会考虑的是谁从合作中间获利更多,而不是双方都能够从合作中获利的一个焦点。

从合作的这个方向上面来讲,现在我认为美国更多的是希望中国直接或者是通过巴基斯坦间接向阿富汗塔利班施压,迫使阿富汗塔利班在阿富汗国内实行更为世俗和温和的政策,比如说在妇女权益问题,或者说是儿童教育问题方面。还有一点,他们希望中国,或者是中国通过巴基斯坦向阿塔施压,能够同各个政治派别谈判,最终达成妥协,实现和平的权利国读。这个是美国所希望的合作方向,中国不一定会接受美国的这种合作的要求。

我们知道撤军的目的很明显而且又很清晰,就是为了美国转移战略重点服务,让美国能够把有限的资源,跟有限的政策注意力集中到东亚方向,或者是中国方向上面来。但是我认为这一点也不一定就是板上钉钉,因为目前我们看到塔利班攻占或者说进入喀布尔,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不论是国际上还是美国国内,对于这次撤军的经历都有非常大的批判,所以如果阿富汗接下来的情况不断恶化,美国是不是能够彻底撤出,还是从阿富汗撤军有所反复,这一点我认为还仍然未可知。

美国下一轮贸易谈判要谈了?孙韵:一定会谈!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匡添扬:美国目前通货膨胀失控,这是否意味着中美重启贸易谈判时机逐渐成熟?美方有没有可能对中方提出的条件让步?

美国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 孙韵:我觉得首先要了解说美国目前为什么会产生这么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这次美国的通胀主要是因为美国国内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它的根本原因不是贸易战。贸易战是从2018年的时候特朗普时期开始的。从2018年开始,也就是从贸易战之后,美国的通胀实际上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保持在一个低点,真正通胀飙升是在2020年6月份以后。

通货膨胀在不断增长与美国政府开始发放疫情救助资金有关,也就是说与政府向家庭派发现金是有直接相关的。目前现金已经派发三次,直接导致的就是美国国内货币供给的增加,所以通货膨胀才会因此恶化。我们在美国这边有非常明显的感觉,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从去年到现在,增长了大概10%~20%这样一个高度,所以我们说通货膨胀目前情况是比较恶劣的。

贸易战肯定跟通货膨胀也有关系。由于关税的这种转移效应,那么美国从中国进口产品由于有关税,它价格必定会增加,所以导致消费者要付出的价格也要不断上升,消费水平的上升,最后也会导致通货膨胀不断恶化。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面讲,贸易战同通胀是有关系的,但是贸易战不是产生通货膨胀的根本原因,或者说根本因素,至于说美国的贸易战对华的关税,是不是还要执行,我们现在能够知道的,就是拜登政府的官方口径是现在仍然在审查之中,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但是从今年春天开始,我们也看到美国的各大公司和各大行业,都在不断游说美国的政府跟国会,要同中国展开贸易谈判,所以我们知道说中美接下来的贸易谈判,一定是会发生的。但是它什么时候发生,在什么条件下发生,以及美国最后的要价是怎么样,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清晰的确定性。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2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