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潘光:中国会参与重大防卫行动,但绝非外界猜测的“联合出兵阿富汗”

作者:潘光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48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采访/观察者网 朱敏洁】

观察者网:从塔利班公开对中国表态,到王毅出访中亚时会见塔利班,再到此次塔利班9人团到访天津会谈,而且此前中国也明确表示欢迎塔利班回归政治主流等等,这次会面是不是塔利班方面首次在中国的公开官方会谈?最近这一系列互动,意味着什么?

潘光: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回顾历史。中国和塔利班之间的关系早在“911”之前就开始了。当时,中国派人去阿富汗会见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去的几个人我都认识,但现在还不能公开。这次会面行程也很困难,背后是巴基斯坦一路安排,最后进入阿富汗;去见奥马尔的时候就坐在地上,吃住都非常辛苦,回国后每个人都掉了十几斤体重。

塔利班建立政权以后,双方的往来也没有中断;不过中国也没有正式承认塔利班政权。实际上,当时只有巴基斯坦是承认的,所以塔利班有驻巴基斯坦大使。不过,中国跟塔利班政权虽然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是中国驻喀布尔大使馆还是在的,有专人负责处理一些具体事务,同时巴基斯坦也可以从中发挥一些作用。

此后的重要转折点就是“9·11”,相关情况我在过去的采访中也多次提过。美国在出兵前是和中国、巴基斯坦沟通的,巴基斯坦最后决定加入美国的“反恐战争”,中国的态度是支持反恐。之前的采访中提到这一点后,可能有读者认为我是为美国人辩护,这是有所误解了;因为当时联合国确实有相关决议,中国没有反对,我们当然不会出兵,但至少也没有反对。我们的主要诉求是,团结各方力量打击“东突”,一旦抓到“东突”分子就引渡到中国。美国则要求中国封锁中阿边界,这一点过去也讲过很多次了,在此不多赘述。总之,这些年来,中国基本就是这个态度。

中国支持美国的反恐战争,但也从来没有将阿富汗塔利班认定为恐怖组织。这一点,中美在“1.5轨对话”或“二轨对话”中,立场是一致的。中国和塔利班过去一直有来往,“9·11”之后一度中断,等到最近几年又开始增加,通过巴基斯坦牵线搭桥,塔利班代表团曾到过乌鲁木齐、北京,只是都没有像这次这么公开——这次王毅在天津接见塔利班代表,中国国内是公开报道的。所以,中国和塔利班之间不是首次会谈,但是首次公开报道会谈。

事实上,除了塔利班代表到北京、乌鲁木齐等,双方还有其他接触渠道,比如塔利班在多哈有办事处,和中国驻卡塔尔大使馆之间保持接触。其中一个插曲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派代表团到多哈跟塔利班会谈,结果由于塔利班在多哈办事处挂的牌子上写的是“阿富汗酋长国驻多哈办事处”,这一称呼是不能承认的,导致那次会谈夭折,后来通过卡塔尔方面与塔利班方面联系,最后塔利班不得不将这块牌子改成“塔利班办事处”,因为原则上阿富汗并没有成立一个酋长国。

现在美国撤军阿富汗,中国与塔利班方面公开来往,也为中国在阿富汗战后发挥建设性作用创造条件。

观察者网:不过这次公开报道让外界猜测是否意味着中国对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的不同态度?

潘光:总的来说,中国的态度比较明确,继续跟阿富汗政府保持政府之间的正式官方关系,有事相互沟通联系;但同时,我们也承认塔利班是阿富汗国内发挥举足轻重作用的一支力量,希望塔利班能够在阿富汗的战后和平重建过程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观察者网:确实,中国一方面与阿富汗国内各势力积极保持接触,另一方面近期再次发布紧急通知,呼吁中国公民尽快撤离,否则后果自负。

潘光:其实中方已经跟塔利班有所沟通,希望他们能发挥和平的作用,但目前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调解也没有用,只能要求他们首先保证中国公民的安全而已。

因为最近有中企员工在巴基斯坦遭遇恐袭,所以希望在阿富汗境内尽量不要出事。其实2004年的时候,有11名中国工人在阿富汗北部遇难,那次是因为塔利班袭击。相对而言,巴基斯坦塔利班可能对中国更具有威胁,而阿富汗塔利班处于战争中,也会伤及在地的中国工人,所以中国政府呼吁尽快撤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旦出事,政府也是很难管的,阿塔也不可能主动出来承认,我们只能暂时先避开战争,确保中国公民的安全。

观察者网:您提到了巴基斯坦恐袭案,因为目前阿富汗境内及其周边局势动乱,中国边疆反恐压力骤增。最近有消息称,俄罗斯在中亚有不少相关的安全行动,尤其是以集安组织为核心。这一点难免也会令人联想到中国和上合,一是中俄在阿富汗问题上是否已经取得共识,中俄合作是否会有所突破?最近中俄防长在中亚会面,释放了一些什么信息?二是集安组织与上合的定位、关系该怎么理解?

潘光:首先谈一下巴基斯坦的恐袭案件,目前巴塔已经承认,巴基斯坦政府也已对此确认。现在是抓了两个人,自称是从俾路支省过来的,这件事基本上已经有了定论。后续的问题是,是否还涉及到其他人,要怎么处理?

其次,关于集安组织跟上海合作组织的定位和关系,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俄罗斯一直想把集安组织跟上合组织更紧密地结合起来,比如曾提议集安和上合可以搞联合演习,中方没有同意,我们的态度是集安组织搞演习,我们可以派人参加,而且每年也要很多军事类比赛。这次,在宁夏的军事演习,既没有说是集安组织的也没有说是上合的,就是中俄联合军演。这次演习俄罗斯过来上万人,这是比较敏感的,以前俄罗斯军队进入中国的人数是有严格限制的。这说明中俄军事合作确实在升级,但集安和上合的关系还是明确分开的。

集安组织更侧重于军事,而上合组织是综合性,包括安全、经济、反恐等,但很清晰的一点是,上合不是军事联盟,而集安组织就是军事联盟,比如亚美尼亚现在希望俄罗斯派兵驻扎,集安成员国塔吉克斯坦目前是有俄罗斯驻军的,苏联解体以后一直保留下来的军事基地,在吉尔吉斯斯坦也有肯特空军基地,集安组织是一个类似于北约的军事集团。

但双方合作肯定是有的,即便是上合和北约也有对话关系,集安组织跟上合组织的对话就更多了。其实,有时候是外界分不清,以为有些合作是集安和上合携手,这是以为两边的成员国有不少是重合的。不过,像乌兹别克斯坦已经退出集安组织,土库曼斯坦两边都不加入,但有些活动它都参加。所以,只能说上合和集安的关系密切,但仍有着严格的界限。

另外7月初举行的上合会议上,提出将埃及、沙特列为对话伙伴国,这是很好的一步;而且吸收这两个国家,相对没什么大的争议。

早在上合组织成立时,宪章中有一条就是上合组织是一个开放性的组织,会不断扩大,这是大方向。要成为上合成员国,基本的步骤是,从对话伙伴国,到观察员国,最后正式加入成为上合组织成员。

过去俄罗斯对中国有意见,觉得中国不接受印度加入,作为一个2001年成立的区域组织,十几年了一直不扩大怎么行?到2018年上合青岛峰会,印度、巴基斯坦才正式加入上合组织。

现在像以色列、叙利亚、伊朗这些国家也希望加入,但他们各自都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伊朗仍受联合国制裁,这跟上合规章有抵触,叙利亚则仍处于分裂中,反而像阿联酋这些海合会国家,矛盾比较少。当然,我过去也讲过,上合组织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方式很多,像上合+这类都是参与方式。

观察者网:现在给外界的整体感受是,阿富汗局势对周边地区的影响,反恐、军事等安全压力很大,比如塔利班已基本控制阿塔边境,但像塔吉克这些中亚国家,通过集安组织,似乎多了一种地区联动性的防护;但中国由于外交政策的关系,不加入军事组织,但边境压力又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深入地区性的安全联合,换句话说现在和中亚、俄罗斯等国有什么共识?

潘光:这种合作肯定是有的,不久前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访问塔吉克斯坦,参加了上合组织国防部长会议,与俄罗斯等国的国防部长都有会谈,因为现在集安组织、塔吉克斯坦都有比较实质性的动作。

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是,据说集安组织可能会建立一个缓冲区,就在塔吉克斯坦阿富汗边界一带。这个设想是合理的,如果军队不进阿富汗,那就在阿塔边界地区采取行动。

而且集安组织本身就是军事联盟,俄罗斯在塔吉克斯坦有驻军,其他几个国家加入也很正常。再者,这对中国也有一定好处,因为中国之前参与了中、塔、巴、阿四国边境协防反恐,把原来前苏联的边防哨所改做反恐行动所用。

如果上述消息是真的,那就很有意思了,集安组织建缓冲区,中国正好参与塔吉克斯坦的边境反恐,相当于无形中有了相互支持,虽然中国没有参加集安组织的活动,但客观上有了呼应。

现在能确定的是,中国往这个反恐前哨派了人过去,但有多少人、是军人还是反恐特警,目前不是很清楚。当然,这个反恐基地与集安组织无关,但如果集安组织有大行动,包括假如未来建立缓冲地带,那就又会有协作关系,所以很难定论说有关还是无关。可以肯定的是,之后对阿富汗局势会采取重大防卫性行动,但不会出现像外界所猜测的所谓“出兵阿富汗”。

其实近期有些俄罗斯媒体发表不少评论,主张中俄应联合出兵阿富汗等,但问题是怎么个组织法,中俄联合出兵阿富汗,中国不可能同意的,俄罗斯也不会,他们最清楚苏联的教训了。这类文章只能说代表了俄罗斯国内的某种声音,确实有部分俄罗斯人主张中俄结盟。反之亦然,中国也有持这类观点的人,但每次一提出来,就会遭到反对。

很简单,这种军事结盟关系对中俄两国都是负担,一旦背上这个包袱,万一一方发生外部冲突,另一方就必须派兵参加。事实上,我们也不是没有,中朝之间就有条约,但这个条约对中国的限制很大,一方面朝鲜如果有战况我们要帮忙,另一方我们也不能违反联合国制裁决议。

观察者网:回到阿富汗国内局势发展,除了目前政府军与塔利班的内战仍在延烧之外,大家也对其境内复杂的恐怖组织及其背后的势力非常担忧,再加上阿富汗特殊的地理位置,目前除了中、俄及中亚国家之外,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什么态度,尤其是近期巴基斯坦恐袭案发生后?

潘光:确实中企员工在巴基斯坦遇袭后,有一种分析是印度在巴塔内部有一定影响力。这种说法过去一直有,认为印度支持俾路支分裂主义,但就目前这起恐袭案来看,还没有披露明显的证据。不过,印度对自己情报机构的掌控能力有多大,确实也不好说,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

但是,巴塔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是坚决反对印度的,因为巴塔是比较极端的伊斯兰,印度在克什米尔是镇压穆斯林,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巴塔和印度的矛盾是很尖锐的。当然,两者之间有一些勾连也不是不可能,巴塔本身也很复杂,底下有各种小组织,很难说。

观察者网:最近中国与塔利班接触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无论是美、中、印、巴、伊朗、俄罗斯还是中亚国家,没人愿意看到阿富汗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没人对塔利班武装接管阿富汗、复辟伊斯兰酋长国感兴趣。这里涉及到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您怎么看布林肯的表态,美国作为战争的发起者,除了撤军外,对当下阿富汗局势究竟抱什么态度,应发挥什么作用?因为这涉及到第二个问题,阿富汗国内和谈,双方对未来政体持不同态度,怎么才能妥协让步,空间有多大?

潘光:对于布林肯的这个表态,我个人基本同意,美、中、印、巴、伊朗、俄罗斯或中亚国家,确实没人愿意看到阿富汗陷入战争。这一点我过去也谈过,其实中美在阿富汗一直有合作,现在美国人撤走了,这些合作也不是马上终止。各国都希望阿富汗尽快恢复和平。

当前关键问题是,各干各的,肯定会产生很多矛盾,美国有美国的考虑,中国有中国的考虑,印度、巴基斯坦、俄罗斯、伊朗等等也各有想法,像伊朗和巴基斯坦的什叶派关系密切。因此,最好要有一个国际协调机制,过去也有组织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国际和平会议在莫斯科、伊斯坦布尔都举办过,最近还要在卡塔尔开会,现在中国也有想法邀请阿富汗各派到中国来谈,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总之,各方要加强协调。

我曾经在跟美国人对话的时候说过,美国撤军之前,中美之间在阿富汗问题上应该很好的协调,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之前的安克雷奇会谈,闭门环节就涉及阿富汗、朝鲜、缅甸等问题,这次谢尔曼到天津,闭门会谈也有阿富汗问题。

至于阿富汗未来的政体问题,也要稍微看开一些,像阿联酋就是酋长国,中国和阿联酋的关系很好。再举个例子柬埔寨,当时各方会谈时,有些国家认为柬埔寨应该成立共和国,不需要国王,后来中国的态度是只要柬埔寨安全稳定,可以接受国王继续存在,政体就是一个形式。现在柬埔寨还是王国,但掌权的是人民党,人民党算半个共产党,现在国内也很稳定。阿联酋也是如此,虽然是酋长国,但各方面还算开放,鲜少有争权夺利的问题,国王一代代传下去,再通过竞选选出总理。所以,关键要看国内能否保持稳定。

当然,现在阿富汗内部的矛盾肯定不可调和,掌权者无疑坚持伊斯兰共和国,塔利班的诉求是建立酋长国,但将来等到各方谈判真正谈到一定程度时,主要就是看实质,只要能使得阿富汗稳定发展,各方应该能达成妥协。不过,现在距离这一步显然还很远。

观察者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美国的态度是不是就很重要了?布林肯说没人对武装接管或复辟酋长国感兴趣,但确实有些国家可能还在等待美国撤军后的下一步决定,美国如果也牵头促成各方谈判的话,可能有些国家就会比较积极加入。可以这样理解吗?

潘光:问题是,美国现在也不愿承担更多的责任,中俄也并不希望美国牵头,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以及中亚国家就更不希望了;可能印度和英国还愿意等美国,但印度和英国在阿富汗没什么太大的相关利益。

总的来说,大家并不乐见美国牵头,但关键是美国自己撤出后不能一走了之,有些事情不能甩手不管,该承担的责任还得承担。

观察者网:不过现在外界有些说法还是值得警惕的,他们认为塔利班对中国喊话,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比较积极,观望中国是否会进入阿富汗,甚至有外媒直接写“中国是否会陷入帝国坟场”等内容。从中国立场来讲,确保周边安全,这是必须的,但其他的一些责任,可能并不会过多承担?

潘光:中国肯定不可能去接阿富汗这个盘,如果非要说中国介入,那么首先是尽量把中国公民撤回来,保护公民安全,其次参与阿富汗的战后建设与和平发展。等到安全有保障以后,再继续推进中企在阿富汗的几个重大项目和“一带一路”,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退一步说,其他国家也不一定希望中国接盘,印度、美国、俄罗斯等国都不一定希望中国过多参与。俄罗斯国内现在有声音想把中国推出来,但话都说得很清楚,俄罗斯出兵、中国掏钱管后勤,他们指的就是所谓的“叙利亚模式”,但“叙利亚模式”在阿富汗能行吗?

中国确实给叙利亚提供大量人道主义援助,但不能说中国给俄罗斯军队提供后勤,这不是一回事。中国给叙利亚难民提供大米、白面、衣物、帐篷等救援物资,但没有军用物资,也许有可能俄罗斯军人也使用了这些物资,但不是中国给俄军后勤保障,所以将此称为“叙利亚模式”,我是不同意的,更不用说将这种“模式”用到阿富汗了,中国不会同意的。

观察者网:现在各方呼吁美国不能不负责任的撤军,那么美方还应继续在哪些问题上发挥作用?

潘光:首先,美国应该继续给阿富汗政府提供支持,确保政府不要立刻被打垮;当然现在也只能是空中支援,这一点美国还是有优势的。现在美国为难的是,想在中亚或巴基斯坦建基地,但被一口回绝。距离最近的空军基地是位于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岛,当年美国打伊拉克的飞机就从那里起飞,大概也就三四个小时,另外在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都有基地,何况还有印度洋上的美军航母,距离都很近。

其次,为美军服务或工作过的人,美国应该负责,目前先带走了一批为美军翻译的阿富汗人。这些人一共有两万多人,起初美国不给他们发签证,后来先带走几百人,连同家人一起,这算是一个开端吧。美国确实应该负责,这些人留在阿富汗将来极有可能会被视为叛徒而杀掉。

第三,在经济援助方面,美国希望中国能承担责任,但问题是美国也不能完全甩手。现在美国把安全责任甩下来以后,还可以继续提供帮助。

另外,最重要的是国际合作,我们提了很多方案,比如联合国的作用。联合国在阿富汗设有反毒办事处,这么多年,成果甚微。在发挥联合国的作用上,美国也应积极合作,不能动辄使用否决,包括反毒,难民,经济援助等等,美国应提供支持。

当然,现在比较受关注的事,联合国维和部队是否会进入阿富汗。我们写内部建议时,曾提过这个方案,如果派联合国维和部队,那么中国是可以派出军人参与的,但中国现在还是很犹豫的,一方面要挑起部分担子,另一方面毕竟是有生命危险的。

当然,派联合国维和部队需要联合国安理会同意,所以在国际合作和联合国发挥作用方面,美国的角色还是很重要的,至少不要起到阻碍作用。我们不希望美国大兵再次回到阿富汗,但美国也应该继续给一些支援,甚至包括未来可能出现的阿富汗难民问题,美国要给予人道主义援助。

观察者网:最后一点观察,其实从今年以来,中国在一些国际事务上的表现还是比较积极的,伊核协议、阿富汗问题自然不必说,甚至在巴以冲突中还呼吁双方可以到中国来谈判,这是不是可以认为中国总体的外交政策或战略会有所调整?

潘光:中国在外交方面一定会有积极的表现,比如现在对阿富汗问题的提法是发挥建设性作用,有阿富汗问题特使,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机制,以前我觉得这个机制不起作用,但最近也召开了一些会议。诸如此类的外交活动都是有作用的。

现在主要的难点就是经济问题和“一带一路”,没法顺利推进。原本设想是把“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阿富汗,但当前形势下无法开展,从长远来看,阿富汗无疑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枢纽。当年美国提出“大中亚计划”,也是东西南北汇集在阿富汗接轨。这个计划跟“一带一路”没什么大矛盾,它比较重视从北到南的路径,我们比较重视从东到西,不过所有的这些设想只有等阿富汗国内局势稳定下来之后才能推进。

安全保障肯定是第一步,阿富汗内战问题的解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之前也提过中国企业要自己组织安保力量,但暂时恐怕也比较难。

过去在中亚到中国的油气管道中尝试过,因为油气管道经过数个国家,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的石油公司就联合成立了安保集团。因为军队很难跨国执行任务,但安保集团算是企业的人,他们就可以在企业油气管道铺设的沿途实施安保任务。但同样的模式放到阿富汗、巴基斯坦就比较麻烦。

当然,安保公司也有管理问题,像美国黑水公司的名声就搞得很臭,里面的安保人员很多是退伍军人,纪律性也不强,外界对此诟病很多。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