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天津会谈释放何种信号?能否成为中美关系分水岭?朱锋解读

作者:宋东泽   来源:凤凰网风向  已有 60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经中美双方商定,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Sherman)将于7月25日至26日访问天津。届时,中国外交部主管中美关系的谢锋副部长将与舍曼会谈。之后,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将会见舍曼。近期,美国对中国的施压加剧,此次会谈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是否会成为中美关系的“分水岭”?中美关系会进入新冷战时期吗?凤凰网《风向》专访南京大学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朱锋。

核心提要

1.舍曼访华行程并不滞后,而是通知较晚,主要是由于双方在防疫规定、访华地点、会晤人选等技术细节上的一些沟通,而不是政治原因。

2.拜登政府对此次舍曼访华非常重视。舍曼在正式讲话中强调,中美关系要有“护栏”,不能出现擦枪走火、冲突升级到不可控的情况。

3.中美合作的机会之窗变窄,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对中美合作的基本评估发生了180度的转弯,另一方面是因为从特朗普到拜登政府,保持中美合作的政治信心、安全上的相互尊重等基本要素已经被挥霍殆尽。

4.中美双方的大使人选基本确定,此次会谈确定互派时间是一个可以期待的成果。剩下半年中美高层首脑会晤的可能性也很大。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不仅考验两国高层,也依赖两国政界和社会的认识和期待。

5.现阶段的中美关系还没有进入新冷战,但是确实离新冷战只有一步之遥。脱钩是新冷战的一个重要标志,目前美国还做不到产业上跟中国脱钩,新冷战也完全不符合中美两国的基本利益。

1、中美会谈讨论设立“护栏机制”以防擦枪走火等冲突

凤凰网《风向》: 7月15日,美国国务院宣布舍曼将出访日本、韩国、蒙古,21日才正式宣布访华。为什么此前美国在舍曼是否访华问题上迟迟不回应?

朱锋: 我觉得这次舍曼访华问题一波三折,最重要的还是双方在技术细节上的一些沟通。 比如说到底访华来什么地方,而且因为现在美国的疫情还依然严峻,所以舍曼不可能是一个人,她带着团队。那么按现在中国的法律规定,美国是个高风险区,美国人到了中国境内是否需要隔离,是否需要有核酸检测报告,还是美国和欧洲现在流行的,比如说疫苗的这个所谓健康证明。这些技术问题,我相信确实是有一些延滞。

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还是在于到中国来,来什么地方,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北京也是我们防疫的重点,作为首都,我们也不希望因为我们自身的防疫规定,和这次的舍曼和她的随从来中国的这个访问,会有一些实质性的抗疫规则上的冲突。所以最后定的不是北京,而是天津。

一方面是天津离北京很近,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知道,这个是出于双方的防疫考虑,尤其是现在在全球疫情依然严峻背景下,对我们的政治中心首都,我们一定要起到足够的防疫的保障作用。

当然还有第三个,其实一些技术性的细节,比如说舍曼此次来到底见谁,谁去和她会晤,这一点美国现在特别强调所谓对等,这个对等我们都知道现在双方的体制不同,人事方面相关的这种制度性的安排不同,所以这个对等到底怎么去实现、怎么去理解。这些技术性的问题,我相信是造成这次温迪舍曼来中国访问的行程,最终通知比较晚的很重要的原因。

但是我并不觉得目前舍曼这次的行程宣布滞后是政治原因 ,因为其实双方从3月18、19号在安克雷奇的2+2对话,到现在为止,已经将近4个月过去了。现在中美之间,面对着现在关系的这种严峻和复杂,保持正常的沟通交往,特别是能够面对面坐下来,就彼此关注的问题,来进行直接的、坦率的沟通,是这两个大国在外交问题上,应该秉持的基本责任。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这次舍曼的访华是继3月18号、19号,这个安克雷奇对话之后,中美又一次重要的直接的面对面的接触和交流。

凤凰网《风向》:将访华安排在日韩后有何深层含义?

朱锋: 将访华安排在日韩之后,当然是美国人的做法,因为现在拜登政府特别强调跟他的盟友要建立所谓抗中联盟 ,特别是要重新来推动在对华政策问题上,美国和盟友、和安全伙伴之间的这种特殊关系和特殊协调。将中国访问放在日韩之后,我觉得这是拜登政府今天这种强硬的对华外交的必然反应。

但是对这一点,我们也不用看得特别重,就是今天的中美关系确实已经发生了质变,对于这种到底应该舍曼到东亚来,是先来中国还是先来日韩,对这种争议,过多的关注放到五年以前、六年以前,就是特朗普时代开始以前,我觉得还有意义,因为最重要的是中美两国的合作,交流事实上是保持东亚和平稳定繁荣的最重要的基础。

但是我们都知道,从特朗普到拜登, 美国的中国政策已经发生质变。 现在选择日韩作为首先的访问点,确实我们说也是现在拜登政府的所谓中国政策的一个重要内容。 对这些问题上,我觉得我们肯定还是会有我们自己的主张和意见,但是问题是,对于我们所说的美国现在所谓中国政策布局,今天中美交流不应该简单地受到这些的实质性影响。 因为中美两国既要斗,但是很重要的还要谈。

凤凰网《风向》:美国内部如何看待此次会面?

朱锋: 那从美国媒体的各种信息来看,拜登政府其实对这次的访问还是很重视的,因为最重要的是舍曼在前两天已经发表正式的讲话,提出第一,所谓的美国这次访问中国还是要基于实力的原则来对话,还是要强调现在拜登政府强硬的对华政策,这样一个基本的基调不会变。但是舍曼也特别强调中美关系还是要有护栏,就是不能使它出现比如擦枪走火或者冲突,实质性的升级到不可控的情况。当然第三个,我们也知道这次舍曼访华之前,拜登政府刚刚宣布,所谓把中国列为网络黑客攻击的主要威胁来源,指责中国利用微软的互联网平台,对美国进行所谓网络攻击,这是一波新的对华打压行动。

同时也包括因为新疆问题、香港问题,进一步制裁我们的中国大陆驻香港中联办的四位副主任。所以中美之间的这种,我们说紧张关系还在进一步的延续,甚至不排除有进一步升级的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相信舍曼这次来就这两点所谈的,也是拜登政府所希望的,就是能够实现中美关系不管怎么斗,也还是要有一些基本的管控的措施。我们也可以期待,这次温迪舍曼到天津来,到底在中美建立护栏问题上,应该有什么样的基本信息。

2、保持中美合作的基本要素已经被拜登政府挥霍殆尽

凤凰网《风向》:您在近期采访中提到,“中美合作之窗在前所未有地变窄”。您的这个判断是基于什么?如何定义“合作之窗”?

朱锋: 我们 说合作之窗最重要的是双方共同利益的理解,以及对于实现彼此的共同利益,对各自的方法、手段和政策目标应有的这种判断和尊重。可以看到,事实上不要说远了,就拜登政府上任以前,我们说10年、15年,中美在一系列的问题上有过合作,比如说朝核问题,中国推动建立从四方会谈到六方会谈,曾经也对朝鲜半岛的稳定,包括无核化的进程发挥了非常重要的建设性的作用。与此同时我们都知道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在后冷战的时代,中美都作为有核武器的大国,如何来推动无核化进程?包括相关的大国之间在核问题上提升透明度,来建立战略稳定。

其实中美之间也有很多的对话,尤其是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双方启动包括一轨二轨的国际战略稳定的对话。同时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事实上包括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美对于稳定全球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的伤害性的冲击波,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合作性的作用。尤其是中国也帮助美国,对稳定金融危机以后的整个美国的经济和金融局势,起过非常建设性的作用。后金融危机时代,奥巴马政府曾经给予中美关系非常重要的评价,奥巴马曾经公开表示,中美应该共同承担责任,甚至可以分享在国际世界事务中的领导地位。

合作这个层面,在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前,中美其实对于促进不仅是地区,而且全球的这个繁荣和平稳定,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为什么说现在中美合作的机会之窗变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现在对来自于中国合作的基本的评估,和我们说这样的目标和意义的设定,已经发生了180度的转弯。特朗普上台以后,光跟朝鲜领导人想要进行首脑会晤,三次首脑会晤,自己信心满满的认为,完全可以说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促使朝鲜全面弃核,但是事实上三次首脑会晤一无所获。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南海问题上,原来中美的军方也曾经有交流对话,但是美国现在在南海问题上,完全否定中国在南海的岛礁主权和海洋权益主张,一味地强化美国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是美国自己单方面、片面地理解国际法和相关的国际海洋规则,而且想把这一套东西强加给中国。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次疫情确实对世界的公共健康和人类的稳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性质的、重大的冲击和影响。但是在疫情问题上,中美几乎没有合作。美国在疫苗生产开发援助上,完全采取的是疫苗民族主义。

那另外一方面,拜登政府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对新冠病毒的起因,进行所谓90天的特别调查,还在依然宣泄,所谓新冠病毒的起源是来自于武汉病毒所的泄露,这样一种阴谋论的做法。所以今天保持中美合作的,基本的政治信心,以及安全上的相互尊重,和这种合作可以促成的国家战略目标的、进一步的这种相互的补充和相互的支持,使得原有的合作可以延续的这些基本要素,从特朗普到拜登已经挥霍殆尽。在目前的情况下,中美的合作领域已经非常狭窄的剩下了所谓气变问题。当然疫情美国说也可以合作,但是现在除了气变问题,双方到底在哪些问题上可以合作,这个问号是前所未有的、空前的巨大,现在中美合作的窗口真的已经被大大的压缩了。

凤凰网《风向》:美国国务院在一份声明中称,舍曼将“讨论我们对中国行为严重关切的领域,以及我们利益一致的领域”。您如何理解这两个领域?

朱锋: 中美利益一致的领域太多了,作为世界第一、第二大的经济体,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合作,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最重要的是符合国际社会追求和平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这样一种最基本的国际愿望。但是问题是国家间的合作一定记住,不是简单的做蛋糕。国家间合作的本质,是国家从自己的战略目标和战略利益角度出发,对合作行为有可能产生的,这种所谓权利和利益的再分配,做了一种非常精确的估算。现在不是说中美缺乏合作领域,而是美国政府越发强硬,尤其是显示所谓的中美战略竞争,这样的一种基本定义的框架下,对中国因素的这种所谓的再选择、再判断。

事实上已经把中国从中美两国完全可以互利合作,变成了把中国视为要跟美国抢夺所谓全球的霸主地位,甚至对中国国内治理的中国方案、中国道路,非常苛刻地、甚至用心险恶地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否定和刁难、指责,包括香港问题,包括新疆问题,我们都知道我们新疆就是打击三种势力的活动。当年的布什政府还把新疆的东突势力,宣布为是国际恐怖组织。但是现在美国的媒体、美国的政界,都把新疆的东突势力,看成是所谓受中国政府长期迫害、所谓少数民族的自由民主的人权组织。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一定记住,合作不是简单的有利益,合作最重要的是在特定的,基本的战略目标和战略选择下,一个国家的利益的判断和追求的方式。今天不是说中美之间缺乏合作领域,而是因为美国的中国政策,美国的中国战略变了。

3、此次会谈需要给美国划定底线,敞开谈争议性问题

凤凰网《风向》:舍曼在台湾问题上态度一向强硬,且在与日韩副外长的会晤中,她就东海、南海等问题指名道姓批评中方,并对新疆、香港局势表达严重关切。这会对会谈产生什么影响?

朱锋:对,我相信这些问题当然会成为中国外交部的,我们说高级官员和舍曼会晤的议题。现在外交部已经非常明确提出是谢锋副部长,包括王毅国务委员都会见舍曼。那现在的中美关系很简单,我们也需要给美国划定底线,这些底线包括,就是你不能毫无原则地随意干涉中国内政,你更不能忽视和否定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中国人民的支持和拥戴情况下,在中国的合法的执政地位。

同时第三个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也需要美国合理的、客观地看待中国的发展道路选择和中国的治理机制。 第四个,我们说你美国不能在台湾问题上,完全违背一中政策的基本承诺,来试图分裂中国。 第五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也会跟美国说得非常清楚,你现在搞团团伙伙,所谓对抗中国,这不仅是对世界开放、合作等基本的这种国际规则体系的基本的破坏和挑战,最重要的是它会进一步带来国际社会的分裂和冲突的上升。

我觉得现在来看,对于今天的舍曼来访,中国政府,中国的外交部的高层和她的对话。第一,我们肯定会继续的强化,以及对美国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希望在中美关系的基本处理上,一些应该符合国际法规则、国际秩序规则的这样一些基本的做法。你美国必须尊重这些国际规则和国际持续稳定的基础性的原则。当然第二个很重要的是,对于美国有可能提出的涉华关注问题,就是刚才你说到的,舍曼也提到,比如说想要对中国的一些做法保持干涉,但你美国的关注我们也会听进去,而且会跟你解释中国的立场、中国的观点、中国的主张。

这次对话不仅是要我们捍卫我们的底线,最重要的是双方一些争议性的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敞开来谈。 而且我相信中方现在对于管控中美关系的诚意,美方应该看在眼。对于今天拜登政府的中国政策,甚至比特朗普政府还要恶劣,还要具有对抗性这样一种做法,着急的其实并不仅仅是中国政府、中国人民,还有国际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美国有关注,完全可以向中国提,但问题是你表达中国关注的方式,首先必须符合你美国人在嘴里一直说的,这么多年的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

当然第三个很重要的是,双方在这些争议性的问题上,在我们涉及到中国政策底线的问题上,究竟如何互动?中国所提的一系列的关注,你美国人能不能听在耳里。这些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个不断去推动、不断去敦促,甚至不断地去强烈的要求,你美国人做出回答的基本的行动。我们常常讲国家之间的关系就是一种,我们说互动关系,如果你对中国的关注不理不睬,单方面地让中国对你的所谓关注要做出回应,这完全是不平等、不公正的。

舍曼这次来,我相信双方可谈的东西很多,但核心的问题是中美关系如果要进一步的扩大合作和稳定的层面,彼此应该显示基本的尊重,和对各自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选择的起码的认可,和我们说理性的回应。而现在美国的很多的做法确实不仅是不理性的,而且完全是基于美国的霸权利益,对中国一味地施压。这对于今天的国际社会在疫情期间,依然面临着各种我们说打击和沉重的抗疫任务来说,这完全是一种不讲道义、不讲原则、不讲国际社会应该具有的基本的责任,而美国所采取的这种强硬的霸权作为,我们当然要全面回击。

凤凰网《风向》:当地时间7月21日,美国国务院声称,舍曼将“从实力的地位出发”与中方官员会谈。在中美阿拉斯加会谈中,美方也有同样表述。美国在释放什么信号?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朱锋: 我觉得对美国这种强硬的信号,首先它确实反映了今天中美关系复杂和严峻的一面。美国和中国作为今天这个世界前两位的两强,确实彼此都不可能说,因为你表达了关注和立场,我就会轻易改变。舍曼这句话可以看作是对阿拉斯加对话的一种回应,同时也是要进一步巩固和所谓增强拜登政府的这种,现在的强硬的对华打压政策。但问题是国家间的关系说到底不仅是增强,最重要的还要捍理,捍卫理念、捍卫理想,捍卫基本的我们说这种原则。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美国基于今天依然强大,强于中国的所谓实力地位,希望继续从美国的实力优势出发,居高临下,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来给中国提出所谓各种过分的不合理的要求。中国不会接受任何国家自诩高人一等。当然我们一定会坚定地反击,所以舍曼这次来,我也相信双方虽然会坐下来谈,但是其气氛一定会继续紧张,而又激烈。

4、中美双方确定互派大使的时间是可以期待的成果

凤凰网《风向》:相比于中美阿拉斯加会谈,您认为舍曼此次访华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会有何不同?是否象征意义更大?

朱锋: 首先我觉得3月份的阿拉斯加会谈,还是有一些实质性的内容。 拜登政府上台以后,我们杨洁篪中央外办主任和王毅国务委员,事实上也非常明确的对拜登政府的所谓中国新政,表达了我们的基本的立场、看法,和要处理中美关系的基本原则。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阿拉斯加会晤,其实虽然一开始唇枪舌剑,但是后面的会晤还是有一些务实的、积极的进展。

这次的舍曼来华访问,来华这个对话,我相信对于即将举行的中美新一轮的这样一种外交高层的对话,一方面我们可以想象还会继续有唇枪舌剑。但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务实对话,以寻求中美之间可以进一步的建立稳定可控关系的这样一种进展,我们也不能完全的过于低估。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舍曼此次访华能否起到为两国最高领导人会面铺路、缓解两国紧张关系的作用?

朱锋:我觉得上个月拜登政府已经明确提出,中美之间愿意举行首脑会晤,而且拜登上个星期也表示,面对今天中美之间的这种严峻的这个局面,他希望能够和中国设定最高领导人之间的红线。今天的美国的中国政策,可以说也是一个多面体,不仅是有对华的强硬和打压,其实对拜登政府来说,他也希望基于美国的利益,能够来使得中美关系有一些稳定的机制。中美首脑会晤,恰恰是使得中美关系在冲突竞争中,能够进一步扩大合作交流,同时能够实现这种维稳机制建立的最重要的平台。

因此我觉得这次舍曼访问,如果双方都本着不仅仅是斗,而是要谈的基本诚意,不仅仅是要表达各自的基本原则和立场,同时也要务实的去探索中美之间管控,目前这种复杂和尖锐、严峻关系的这种基本机制。那这次的会晤将会有助于为未来的两国首脑会晤,来建立一个积极的政治的这种我们说态势,而且也可以为两国首脑会晤的的举行来探讨和寻求,使得首脑会晤变得更加有效务实的具体的内容。

5、中美关系距离新冷战只有一步之遥

凤凰网《风向》:有学者说,虽然(中美)两国在经济上仍保有密切的往来,但中美的博弈已经和冷战时期美苏间的较量非常相似了。您怎么看?

朱锋: 首先现阶段的中美关系还没有进入新冷战,但是确实离新冷战只有一步之遥 ,为什么说没有进入新新冷战?因为新冷战最重要的是彼此的这种政治上的、战略上的、经济上的敌意,不仅显露无疑,而且最重要的是新冷战需要有个非常重要的标志,那就是脱钩。我们说包括科技、贸易、产业脱钩,这才是定义新冷战的一个重要的标志。但是今天确实拜登政府想要高科技跟中国脱钩,但是产业上要跟中国脱钩,美国其实做不到。我们也可以看到从去年到今年,尽管美国对华贸易战还在粗暴的延续,但是美国从中国的进口上升了40%。

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个新冷战如果说真的能够实现,那就是双方的经贸关系将会急剧的退化、萎缩。但是现在来看,就是我刚才讲,完全不符合中美两国的基本利益。当然新冷战另外还有一个标志,就是双方在政治上完全的否定对方,但是事实上这更不符合今天的中美两国的基本利益。因为今天这个世界,面临着很多全球性议题的挑战,包括气变、包括抗疫,没有中美之间的合作,其实双方事实上在这些问题上,几乎都是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的。今天中美的关系确实是竞争冲突,但是合作,这三个面都存在。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今天中美关系的危险性,就在于今天的拜登政府以所谓霸权地位出发,想要从美国的实力地位来打压中国,全面打压中国,给中国的发展制造各种各样的难题,试图重新拉大中美之间的力量对比,甚至面对今天美国国内政治社会的分裂,要把对华强硬政策作为拜登外交的一大亮点,我们说这些做法,中国是不可能接受,也是不能忍受的。所以现在来看,中美关系的未来到底如何发展?很大程度上考验的不仅仅是两国高层,他们的政治智慧和战略勇气,最重要的我觉得还是两国的政治、政界和社会,同样对于中美关系,要有一个清醒、合理的认识和期待。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中美双方互不派驻大使的情况会持续多久?

朱锋: 我相信这次温迪舍曼来,因为她是美国国务院第一副国务卿,后边大使这个问题也会成为双方对话的一个重点、一个焦点。因为拜登政府在对华的大使人选上,其实已经比较成熟了,中国的驻美大使已经基本揭晓,所以双方的大使人选都已经基本确定,那问题就是什么时候派遣?美国原来撤走所谓的中国大使,是所谓对中国的一种所谓政治的故意的冷淡。但是在今天中美关系这种背景下,不派大使事实上不仅是一种傲慢,更重要的是对今天的中美关系是这种潜在的危险,以及如何扩大合作,应该具有的这种基本的政治热情,都是一种非常无礼的懈怠。我相信如果这次的舍曼访华,如果有什么突出的成果,那大家中美双方能够尽快确定互派大使的时间,将会是一个重要的,我们可以期待的成果。

凤凰网《风向》:您对中美关系接下来的走向有何展望?

朱锋: 我觉得剩下的半年中美高层举行首脑会晤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因为我们说拜登也现在频频跟世界各国领导人通话,线上对话。但是对于今天的中国,不管美国今天的战略的这个设计中,中国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定位,无法有效地推进中美两国首脑会晤,对于今天的中美关系的管控、稳定,其实都是一种巨大的伤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也希望中美两国的首脑会晤能够尽快恢复,中美两国首脑的会晤能够扮演过去30年,中美关系中这种特殊的角色,就是中美的首脑会晤常常能够战略性地引领中美关系的积极和稳定的发展。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0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7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