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美国务卿布林肯:美法就中国崛起风险达成共识

作者:罗杰·科恩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102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巴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在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会晤后接受采访时说,美国与法国“目标一致”,两国都决心抵制出现一个由中国主导的“完全不容自由的”世界秩序的可能性。

这是布林肯以国务卿的身份首次访问法国,他小时候曾在那里住过九年,并上过高中。布林肯说,“我们的目标不是遏制中国”或“试图妨碍中国发展”。但在涉及捍卫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国际秩序上,“我们将站出来”。

他暗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要么是出现一个没有秩序、“不可避免地导致冲突,并几乎不可避免地需要我们参与的”混乱世界,要么是由中国人来支配世界。民主国家面临的挑战是,在加强一种近年来已受到民主制度内部分裂和独裁政权兴起挑战的政治模式方面,“不负本国人民所望,也希望不负全世界人民所望”。

“我发现马克龙总统的想法完全一样,他也关注带来实际结果的需要,”布林肯说。

布林肯很高兴重返法国,这显而易见。在当天早些时候的一次会议上,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与国务卿打招呼时用了“我亲爱的托尼”,还说“欢迎回家”。

当被问及上述情景时,布林肯说,“哦,是的,法国对我来说是个神圣的家园。我从九岁到18岁一直住在这里,这里给了我改变人生的经历。”

周四曾在柏林说了美国“在世界上没有比德国更好的朋友”之言的布林肯说,他也会对法国说同样的话。在谈起美国最古老联盟的基础时,布林肯的情感显而易见。

“这可归纳为一些相当基本的东西,”他说。“你知道,我们随口说出很多词,有点儿只是因为我们把这些词背下来了。但在我们最好的时候,我们两国都为赋予自由、平等和博爱以实际意义奋斗过。法国人曾试图让言论自由有意义。他们试图让人权有意义。他们试图让民主有意义。”

他接下来说:“显然,两国在文化、历史和许多事情上存在差异,但在涉及一套共同的基本价值观这个最终问题上,没有几个国家比美国与法国更接近了。”

这相当于一个对法美重建联结纽带的带有个人深切情感的呼吁,在充满挑战的时候两国需要站在一起,包括从新冠疫情到中国崛起的挑战,用布林肯的话来说,这提出了“合作、协调和共同努力的重要性”。

尽管如此,美国与法国在观点上趋于一致仍有点令人惊讶,因为马克龙曾在最近的几次讲话中坚持欧洲在战略上保持自治的重要性。

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曾轻视传统的联盟,发动了贸易战,拒绝对抗俄罗斯的挑衅。虽然拜登总统已让美国的外交政策回到了人们更熟悉的方向,但与特朗普打交道的经历让美国的盟友对追随华盛顿的领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谨慎。

马克龙似乎已对中国表现了比美国更温和的态度,他还坚持让欧洲参与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军备控制谈判。

在本月早些时候举行七国集团和北约会议前夕,马克龙曾说,“除非我的地图有问题,不然中国不在大西洋地理区域里”,这显然是在批评北约对抗中国。

这种坚持自主战略的戴高乐主义主张在法国往往能赢得人心,马克龙打算明年竞选连任。但法国最后还是与七国集团的其他大的富裕民主国家一起明确表示,他们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专制的、好斗的意识形态对手,并与其他北约成员国一起表示,中国对“军事安全相关领域”构成“系统性挑战”。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已在非洲各国和其他地方修建了公路、港口、铁路和通信网络,扩大了北京对参与国的经济和安全影响力,让这些国家感激中国,而且常常欠下巨额贷款。

话题转向拜登政府试图通过“为世界重建更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 for the World,简称B3W)计划来对抗中国的战略时,布林肯在采访中明确表示了他认为哪个才是中低收入国家的更好选择。

“我们提供的是积极的和肯定的东西,”他说。“恰好是,中国提供的东西并不那么积极和肯定。噢,我认为这种对比显而易见。”

他说,中国的东西“总带有附加条件”,包括“将疫苗用作胁迫其他国家的工具”。相比之下,西方国家为结束大流行捐赠10亿剂疫苗的承诺“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

与德黑兰进行了六轮核谈判,但未能就重启被特朗普放弃的2015年伊朗核协议达成协议,布林肯说,伊朗核项目的进展可能会成为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如果他们继续用更高级的离心机来提纯越来越高丰度的铀的话,我们将会达到一个从实际角度来看”让恢复最初核协议的参数“变得非常之难的时刻”,他说。

“我不能给出具体日期,”布林肯在谈到拜登政府可能退出核谈判的那天时说,但“这个时刻已越来越近”。

在当天早些时候与勒德里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布林肯警告,美国与伊朗在该国核项目问题上仍存在“严重分歧”,但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能力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谈到下周计划在意大利与以色列新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Yair Lapid)见面时,布林肯说,一个目标是“在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之间试图重建一点更多的信任和信心,使得在某个时刻有可能出现某种条件,令双方能实际上就长期和平再次进行谈判”。

布林肯说,拜登政府坚定地支持特朗普政府期间达成的《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该协议让以色列与四个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

布林肯在提到以色列最近在加沙与哈马斯的战争,以及以色列国内与约旦河西岸的冲突时补充说,“但我们也知道,而且我认为我们刚看到了有关证据,这些不是处理巴以问题的替代。”

Michael Crowley自巴黎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Roger Cohen是时报巴黎分社社长。他在2009年至2020年间担任专栏作者,已为时报工作30余年,曾担任驻外记者及外闻编辑。他在南非和英国长大,是一名归化美国人。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NYTimesCohen。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2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6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