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美关系能否实现低开高走?

作者: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78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拜登上台百日,虽然中美关系已经较特朗普时期有了不少变化,但整体关系的水平仍然处于相对较低的位置上。基于此,不少专家认为拜登时期中美关系前景黯淡,双方在经贸、科技、政治和外交等领域仍将激烈交锋,无法摆脱特朗普时期关系螺旋下跌的基本模式。此类看法有一定道理,尤其是在最近美方仍然在人权、盟友和科技竞争等领域向中国频频施压的背景下,这种论调更显得十分有说服力。即便如此,中美关系在拜登任期内仍然有缓和的余地,甚至在中后期实现 “高走”。这是由中美关系的宏观发展和微观互动两个方面所决定的。

“低开”是意料之内

中美关系在拜登政府时期的开局呈现低迷状态,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中美关系陷入低谷,特朗普政府实施的反华和对抗性政策自然是难脱其咎,但是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则是美国近几年来逐渐形成的对华两党共识。拜登上台既被动地承袭了这一美国对华观念的根本性转变,又主动利用两党对华共识来推动他的国内外议程。

可以说,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持续下行的强大惯性,使上任初期的拜登在中美关系上的回旋空间并不大。2020大选期间,两党候选人将中国作为攻击对象,都宣称自己上台后能够遏制中国的“修正主义”行径,拜登更是屡次直言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是软弱且无效的。既然批评中国已经成为了美国党派政治中的政治正确,拜登自然不会甫一上任就改变对华政策导向,以免造成民主党内部的分歧和共和党更为激烈的攻击。对于美国普通民众而言,对中国的好感也降至冰点。据盖洛普的调查结果,仅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美国人对中国有好感,这个数字创下了四十年来的新低。拜登需要稳住民众支持率,以便为民主党明年的中期选举创造有利条件,这意味他不得不展现对华强硬的姿态以巩固选民基础。

美国普通人的对华好感度

图源:皮尤研究中心

再者,拜登其实也希望通过渲染“中国威胁”,以重新获得盟友的信任。这是在主观上寻求拉开与中国的距离,以便重拾美国在其传统盟友体系,乃至西方民主世界当中的领导地位。国务卿布林肯就在近期出访日本和韩国的时候,提到关于来自中国的“胁迫和侵略”活动(coercion and aggression),实际上是树立共同敌人,构建共享的对华威胁认知。在国内层面,面临党派分裂日渐加剧的现实,对华强硬几乎是两党唯一能达成共识的议题。拜登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罕见的凝聚两党力量的机会,甚至以中国议题为筹码,寻求共和党在其他议题上的支持。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其实也不急于与美国迅速谋求和解,整体持一种观望的态度。就像杨洁篪主任在阿拉斯加会议上面对美国代表时掷地有声的发言:“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这表明中国基本已经是“平视”美国,不可能再主动寻求让步。

“高走”是情理之中

虽然中美关系在短期内仍将会处于历史低位,但是仍然有理由相信中美关系将会在今后一两年内实现“高走”,至少是有所改善。

首先,在宏观层面,中美双方没有加剧对抗的意愿。拜登虽然屡次强调他的对华政策底色是将是“极端对抗”(extreme competition),但他也同样表示中美之间无需以冲突收场。拜登与特朗普在外交上最显著的不同就是他是一位稳健的外交决策者,因此不会像特朗普一样采取反复无常的对华政策,中美关系也有望回归理性。此外,美国目前面临的各类政治和经济问题也不允许拜登继续加剧与中国的对抗。疫情管控、经济恢复和推行国内重磅政策都将长期是拜登政府的核心事项,在外交方面投入的精力自然就会相对减少。拜登上台的“蜜月期”也会在近期结束,边境非法移民、阻挠议事和中期选举等问题都是拜登和民主党马上要面临的棘手问题。最后,在国际层面,美国的盟友几乎都不认可特朗普政府所秉持的更为极端的对抗策略。拜登如果继续保持甚至是抬高与中国对抗的“调门”,恐怕也很难获得盟国的支持。

其次,在微观层面,中美有一定的合作前景。经历了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的剧烈波动,很多人似乎忘记了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是广泛而又深远的。一般意义上的相互依赖论点仍然在很大程度上适用于目前的中美关系。去年疫情并未抹杀中美经济关系中仍然存在的积极因素,我们看到美国对中国进口不降反升,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再创新高,这些现象都证明中美经贸关系仍具活力,并没有严重受到双边紧张氛围的影响。今年中美经贸合作仍然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特别是在新冠疫情远没有过去的情况下,美国急需稳定国内金融市场、抗击疫情、并推动疫情后的经济恢复,而中美两国在这些问题上都有广泛且深入的利益交集。除了经贸关系外,中美还在气候、伊朗和朝鲜核问题等重要问题上存在合作的空间,双方在这些领域合作前景同样值得期待。

图源:Wolfstreet.com


图源:The Balance

最后,中美关系的恢复也需要时间。特朗普政府给中美关系带来的破坏是巨大的,双边关系的反弹并非一日之功,中美需要时间来反思双方关系中合作和竞争的部分。美国目前推出一些对华法案和行政令都是以“全面细致的评估”为主要目的,没有提出一个整体性对华战略,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目前拜登政府的中国政策还在逐渐形成当中,还未下沉到各领域的具体政策。另外一些似乎能成为对华外交纲领的战略,如“中产阶级的外交”等,也都存在着定义模糊不清、操作难度大等问题。再结合拜登之前总体还是认同中美双方存在广泛的利益重合,我们也因此有理由相信美国之后的对华政策将会建立在“有条件的接触”这一原则之上。

中美关系曾经在某几任美国总统的任期内也经历过“低开高走”,可以说“低开”其实是一种常态。比如克林顿和小布什时期,中美关系都曾在新总统上任时触底,但是随着任期的深入,双方关系逐渐恢复到了正常状态。虽然 “低开”和“高走”的原因与契机都有所不同,不过中美最终都开创了在特定历史时期共存共赢的合作模式。当然,这不意味着中美关系就必然能够回暖,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期待中美关系将会日趋平稳,在竞争中管控风险,在分歧中寻求合作。

本文作者

葛健豪 海国图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陈定定 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1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5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