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格雷厄姆·艾利森:拜登上任百天展现的治国方略让美国重回正轨

作者:昀舒/译   来源:钝角网  已有 67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如果我们把拜登总统上任百天展现出的治国才能与约翰•F•肯尼迪 1961年上任以来的九位总统的能力进行比较,观察人士应该会同意,拜登能得到很高的评价。拜登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他的战略清晰。拜登所做的,正如伟大的德国战略家奥托•冯•俾斯麦所提出的那样,俾斯麦将治国之道定义为倾听上帝的脚步,循着踪迹紧紧跟随。在仔细聆听了脚步声之后,拜登和他的团队意识到当前有两股强大的力量,他们紧紧抓住了这两股力量。他们正指望从这些力量中获得动力,将手中的弱牌转变为一张新的更有力的新牌,以应对国内外的挑战。

首先,通过推动美国人的疫苗接种来战胜致命的冠状病毒,拜登正在带领美国重新回到光明之中。去年,冠状病毒让美国陷入了长期的黑暗局面。随着学生秋季返校,办公室重新开放,公司争相招聘员工,好转的局面会让拜登可能会忍不住重复罗纳德·里根“美国的早晨”(Morning in America)宣言。其次,通过加大力度实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在之前两次注资的基础上再注资1.9万亿美元,总共超过5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四分之一),他不仅确保了美国经济的复苏,而且还确保了美国经济的强劲反弹。2021年将是大多数美国工人所经历过的经济增长率最高的一年。

拜登明白水涨船高之理。他押注,在他执政的第一年里,竞选的胜利将给以下这些方面带来变革性的影响:美国人的心理,美国人的信心,以及美国人认为华盛顿的行动比言语更有说服力。在国外,当其他人看到美国发明、美国制造、美国政府认证的标准疫苗所取得的成就时,他们对美国的看法将会改变。由于冠状病毒对每一个人都构成了生命威胁,世界各个领域的领导人都对冠状病毒有深刻的认识。他们每个人都想过什么时候接种疫苗,以及接种哪国的疫苗。每个人都在思考他的国家、公司或非政府组织什么时候才能像冠状病毒出现之前那样开放。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疫苗的不确定性,以及欧洲公司在这一疫苗竞赛中屡屡失败,美国在这方面的成功可能会像肯尼迪将人类送上月球那样深刻地影响人们的看法。随着美国今年超过中国再次成为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关于美国这一传统强国正在不可逆转地衰落的说法将变得令人怀疑。

往回看一看,试着回想一下四个月前拜登上台时接过的“烂摊子”。与那些现在把特朗普时代当做一场噩梦的人相反,拜登知道,特朗普既是病因,也是症状。他把自己的工作比作船长,他登上了一艘正在倾斜、进水、有沉没危险的船。以后的历史学家会认为2020年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美国在应对冠状病毒方面的无能导致数十万美国人不必要地死亡,导致了美国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更多的感染和死亡。美国经济萎缩了3%以上,年底的经济总量比年初还要小。1月6日发生了一场真正的宪法危机,在这场危机中,权力的有序转移在一个半世纪以来首次受到扰乱。美国国会大厦自1812年被英国人烧毁以来第一次遭到袭击,但这次是被美国人自己袭击的。这一切对美国人的自我意识,以及其他国家对美国的看法,其负面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除了2020这一年份令美国受到特别的打击之外,拜登意识到,在真正意义上,他当选为领导人的国家正处于危险之中:其政治分歧如此严重,已成为自身的主要威胁,它的国家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功能失调,它的经济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一直辜负着大多数公民的期望,以至于他们已经对自己的孩子拥有比他们更好的生活的美国梦失去了信心。拜登从内心里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在最根本的问题上——公民认为国家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还是错误的方向前进——大多数美国人的回答是:错误的方向。

许多外交政策专家倾向于依赖国内政策制定者来解决这些问题,仿佛这是一个单独的问题。对他们来说,国内政策本质上是提供资源来应对真正重要的外交政策挑战。但尽管拜登是一位外交政策迷,他在近半个世纪前当选参议员时,其委员会的第一选择是外交关系委员会,但他的头脑显然更加清楚。正如他在就职演说中明确指出的那样:美国在2021年及以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国内。他经常引用林肯的警告:“自相分裂之家不能持久。”作为一个比内战以来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的国家的领导人,拜登知道美国人在国内所做的或未做的将比我们在国外的任何行动对世界产生更大的影响。除非这个国家能找到让两党及各自的支持民众重新团结起来的办法,恢复人们对民主制度的信心,回归到为所有美国公民提供平等机会的伟大进程,否则,这个国家将失去在世界上发挥任何重要的、可持续的作用的基础。

在外交政策方面,拜登本质上是在隐藏实力吗?不完全是,但这一说辞也点出了一个要点。当然,在现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上任之前,中国外交几十年来在“韬光养晦”的旗帜积极发展。邓小平“韬光养晦、善于守拙、有所作为”的外交指导思想受到了美国政策制定者的广泛称赞。很少有人追问一下:中国隐藏的什么,为什么要隐藏?韬光养晦到什么时候,然后呢?

对拜登来说,答案是明确的。拜登正在等待时机,让他所抓住的两大历史性力量将美国带到新的优势地位。如果他对现实的全面分析是正确的,那么显而易见,战胜冠状病毒并振兴美国经济将会给他一张更有力的新牌。他将如何利用这一点在国内重新升起马丁·路德·金描绘的美国人团结一致的大旗,并在世界上凭借更强大的力量与敌人和竞争对手打交道,这仍是一项有待完成的工作。

作者系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著有《注定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一书;本文译自《国家利益》网站,原文链接: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strategic-clarity-statecraft-biden%E2%80%99s-first-100-days-183918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