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储建国:说说“战狼外交”

作者:储建国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86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战狼”外交在国内外引起较多的争议,尤其是批评的声音比较大。国外的批评姑且不去理它,国内的批评值得重视,但大多数批评并没有说到点子上。一国外交的最高目的是维护该国的国家利益,尤其是核心利益,无论软硬,只要有利于这个目的的实现,就是好的外交。因此,如果“战狼”外交能够实现这个目的,又何错之有?

上次中美对话,中方发了火,中国最高外交官员也“战狼”了,国人和友邦兴奋的居多,有大快人心之感。笔者的感觉不太一样,更多的是某种心酸。其实,外交官员无论多高级别,发个火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是有目的地发火。发给国人看看,发给友邦看看,其效果也大体达到了。然而,从心理学上说,这个火不完全是有目的的,在很大程度上是长时间情绪积累的结果。从对话过程回放看,美方的确是失礼在先,然而,相比以前的美国霸道外交,尤其是特朗普时期的外交风格,这次的失礼也是小巫见大巫了。可以说,杨主任的火一半是因蓬皮奥而发,这个家伙在中国口诛笔伐下,肆无忌惮地损害中国核心利益,弄得中国外交有点手忙脚乱,回应乏力。

更重要的是,美国尽管两党恶斗,但在遏中共识的大背景下,蓬皮奥式外交风格尽管会被改变,但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外交实质会有延续性。因此,在对华问题上,两党在比狠。拜登是个更老练的政客,在表面上遵守一些外交规则的情况下,会以更有效的方式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他竞选获胜后,在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的情况下,同样老练的中国外交官反而可能更加焦虑。与其同对手拼老练,不如更加直截了当地摆出自己的态度,讲明自己的立场,给对方划出几条线,这可能是发火的另一种考虑。

无论怎么说,发火背后总是有些难以言说的无奈,日常生活中如此,外交场合中也是如此。美国居高临下地对中国说话,如今的中国的确可以不吃这一套,可以平视过去。然而,至少从目前来说,中美的实力还是有差距的。特朗普时期的美国政府(立法部门和行政部门)对中国的所作所为,中国做了不同程度上的回应,有的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有的则没多大效果。外交回应的轻重缓急也没有把握得十分到位,需要更“战狼”的地方不够“战狼”,不需要那么“战狼”的地方又过于“战狼”。

疫情期间,外交系统与美国打了很多的口水仗,很多人因此批评中国。单就这些口水仗的内容来看,中方的回应是无可厚非的。尤其是对于蓬皮奥这只恶狼——没有底线的流氓外交官,怎么“战狼”式地骂都是不过分的。然而,一国的外交资源是有限的,大国更是如此。外交官的时间和精力就是重要的外交资源,应该集中运用于国家核心利益的维护。在疫情防控问题上,美国政府官员无论怎么骂中国,撒谎、诬蔑等,只是对中国的形象有暂时的损害,只要中国坚持正确的做法,各种谎言和无端指责最终都会不攻自破。在这一点上,中国应该对国际社会有一点信心,外国的民众在暂时的恐慌中对中国有些偏执的看法,中国需要有耐心等待疫后的转变。哪怕国外的民众偏听偏信,我们只需以四两拨千斤之力,稍作说明即可,不宜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个上面。一些口水仗应该交给媒体或民间去打。当然,中国媒体和民间在国际上没有多少话语权,但要先有话语,然后才有话语权。中国在这方面是需要反思一下媒体(尤其互联网)的开放程度了。我们讲了那么多的自信,为什么就不相信自己的人民在开放的言论环境中维护国家利益的能力?今天的中国人民不再像以前那样没见过世面,对待外面的世界既不会盲拒,也不会盲从了。只要进一步开放互联网,相信广大的中国网民能够在话语上更有力地回击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恶意攻击,也能够以不亢不卑的态度应对外部世界的各种信息。这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外交系统从各种口水仗中脱身出来,集中精力去做更重要的事。

譬如说台海问题,就是外交系统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处理的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疫情期间,外交系统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是有失误的。

美国现在指责中国在台海问题上试图改变现状,这明显是倒打一耙。台海现状是改变了,但它是被美国和“台独”势力改变的,只是中国外交系统在阻止这种改变上没有尽力而已。美国国会通过《台北法案》,赤裸裸地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中国外交系统在这个法案通过之前、之中和之后,都没有采取足够有力的行动去阻止,去补救。相对于这种公然分裂中国,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行为而言,美国政府官员在疫情问题上指责一下中国又算得了什么?如果谈什么外交惯例的话,对于美国通过《台北法案》这种行为,中国不仅要在言语上不断地予以谴责,而且要召回驻美大使——这是最起码的应对了。中国外交系统的隐忍出于什么目的,又换回了什么?结果不是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越走越远吗?

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更高深的外交逻辑。无论是从和统的角度,还是从武统的角度,都要坚决地进行斗争。从武统的角度说,我们为什么不抓住机会,在国际上争取对我们更有利的舆论呢?强调美国明目张胆地改变台海现状,难道不是为中国采取更强硬的行动增加话语上的力量吗?

从和统的角度说,我们更加需要在外交上进行强烈的斗争。中美建交后,美国近四十年没有在台海问题上有大的逾越行为,当“台独”势力有些胆大妄为的动作时,美国还有意识地进行了阻止,这难道与邓小平时期在《与台湾关系法》上进行坚决斗争没有关系吗?有效的外交斗争是和统的重要环节。外交斗争不力,军事斗争就几乎成了唯一选择了。

公开的外交斗争与私下的外交交涉都是必不可少的,是互不替代的。在台海问题上,中国本来可以在国际舆论上获得更加有利的地位,现在成了恶人先告状,美国把改变现状的“罪名”强加到中国头上,竟然在国际上赢得了那么多的认同。我们连“美国改变台海现状”这句话都不敢说一声,不知道究竟出于什么考虑。现在国内绝大部分民众都不知道《台北法案》承认台湾为独立国家这件事,外交系统如此克制是为了防民之口,抑或为自己找台阶?如果真是如此,终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民意不宜迎合,但也不可欺戏。

很多人喜欢拿“中美关系大局”来说事。中国官方讲两个大局,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国内大局,一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国际大局。国内大局是内因,国际大局是外因,前者是起主要作用的。中美关系只是外因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外交官员说的对,美国代表不了国际社会,加上一些西方国家也代表不了。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则是国内大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所谓中美关系大局要服从和服务于国内大局。怎么能为了所谓中美关系大局而牺牲国内大局呢?

即使从中美关系的角度来看,在台海问题上搞所谓外交克制,其结果恰恰是对中美关系的损害。不对美国越红线的行为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只能鼓励美国政客进一步铤而走险,把中美推向更严重冲突的深渊。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就真的成了自我实现的预言了。

因此,所谓“战狼”外交本身无所谓对错,它只是手段而已,如果用对了地方,能够有效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那就是对的;相反,如果用错了地方,不能够有效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那就是错的。

现在的问题是,“战狼”外交的着力点的确出了问题。在台海问题上,外交系统不仅不够“战狼”,而且表现得逻辑不清,畏首畏尾,错失良机。

当然,并不能因此而否定中国外交的其他成绩,为了打破美国对中国的围堵,中国广交朋友,尤其是加强中国与东盟、欧洲、非洲、中东、拉美等关系上,有很精彩的表现,这说明中国比较稳妥地把握住了有利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外交大局。但台海问题是牵一发可动全身的事,无论和统还是武统,外交系统需要拿出更有力和有效的办法进行坚决的斗争。即使不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也要为中国的统一大业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代价。(作者为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比较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5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