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李海东:警惕美国在亚太制造大危机

作者:李海东   来源:环球时报  已有 38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当下,作为拜登任内首个访美的外国领导人,日本首相菅义伟正与拜登就同中国战略竞争等众多议题进行对表。与此同时,拜登政府高调派遣前官员访台并于近日反复派遣美军舰闯南海,还不断怂恿欧洲盟友将军事行动移往亚太,不间断地在该地区搞联合军演。种种迹象表明,美方并不愿意看到一个持久稳定的亚太局势,相反,制造或煽动危机使该地区始终处于紧张、危机乃至适度冲突状态,合乎美国推进“印太战略”的需求。

美国有着“求变不求稳”的政策传统

首先,美国是在制造和应对危机或战争过程中逐渐发展起来的,这塑造着其国家性格和外交传统。不论是19世纪在北美领土扩张和对印第安人的屠杀,还是在20世纪全球范围以“热战”“冷战”确立和维持霸权,美国这种痴迷危机或战争体现出的“求变不求稳”的政策传统牢固扎根,不仅成为美国对外行为的固有基因,更是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不同时期化解国内国家与民族认同危机,并确保美国政治完整与稳定的关键前提。

冷战结束后的头十年,美国并未利用其“单极”时刻推动国际秩序的平和演变,打造大国间战略稳定关系,相反它不断激化巴尔干半岛冲突和战争、推动北约东扩等。进入21世纪,美国发起或主导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等一系列战争,同时酿成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4年至今的乌克兰内战以及全球各关键区域众多的“颜色革命”。在去年初至今的新冠疫情全球大肆虐中,美国的甩锅抗疫与政治抗疫更是带来全球疫情危机的持续扩散。在当下全球合作抗疫的迫切需求下,美国又搞起所谓联盟抗疫的战略,分化疫情国际应对进程,并以此带动与中俄等国的地缘政治竞争。

过去30余年,美国成为地道的全球混乱播种机,它卷入的地区不仅往往以混乱和危机收场,美国的内部大分裂也在恶化并难以愈合。美国政治精英异常焦虑,他们迫切需要更大的危机。美国不是个善于反思的国家,当前它试图在亚太地区挑起更大的纷争或危机,在更深层次上操作一个内部矛盾的外部转化过程。

为持续重振在亚太的联盟体系服务

其次,为持续重振当前美国政策精英认定的最具价值战略资源的联盟体系,美国客观上迫切需要亚太区域或欧洲出现大危机。历史经验和规律证明,没有国家集团间的分裂与对抗,联盟就会衰退甚而瓦解。苏联解体后,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在冷战期间打造的联盟体系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事实恰恰相反,它始终处于稳步强化态势。此现象出现的根本缘由是,美国通过充分利用甚或制造诸如巴尔干危机、扩大化了的反恐战争及大国战略竞争等诸多深远对抗或冲突,来制造新对手或敌人,从而达成以自己为首的北约及亚太诸多双边联盟持续存在并不断巩固的目的。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固执启动冷战后的北约东扩进程,直接再次制造欧洲的持久分裂格局,俄罗斯别无退路,只能选择与美国在欧洲展开对抗。自2014年至今持续7年的乌克兰内战,既是美国制造他国内部危机以抬升北约现实功能之举,更是美国拒绝俄罗斯回归欧洲主导性安全架构这一结构性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这一大危机打击了俄罗斯,强化了北约在欧洲的安全主导地位,因此乌克兰内战将不会缓解,只会升级。

拜登政府继承并推进“印太战略”,背后逻辑与美在欧洲以制造危机来加强联盟的做法如出一辙。为重振美在亚太区域联盟功能,拜登政府正在大力炒作“中俄等国是威胁”的国际舆论,并不断掀起区域纷争。美国在涉疆、涉港、涉台、涉藏等议题上反复以民主人权为由干涉我内政,并在南海、东海、疫情处理等议题上制造纷争,还高频度与盟国搞联合军演,无一不是它以制造大危机重振联盟需求的体现。对美国而言,亚太区域稳定不合乎它界定的所谓战略利益。制造亚太区域深刻分裂和危机,搞大国战略竞争乃或对抗,以拉抬美国亚太区域联盟功能,是美国“印太战略”的本质所在。

推进“亚太北约化”与“北约亚太化”双进程

第三,“亚太北约化”与“北约亚太化”双进程是美国“印太战略”两个最关键的核心支柱,也是它衡量该战略成功与否的关键指标。与北约牢固锁定对欧洲安全格局的主导不同,美国在亚太区域既有的诸多双边联盟功能与规模都无法确保其主导亚太安全格局。它正以掀起更多危机来快速推动“四方安全对话”机制运作,并寻求以之为基础将亚太区域已存在的、以美国为轴心的诸多双边联盟对接起来,最终形成美国主导多边联盟“亚太北约化”的安全格局。这种将塑造欧洲安全格局的逻辑应用于亚太区域如此清晰,以至于美国相关政策节奏与趋向的可预测性极强。

美国坚定推动在北约的欧洲国家盟友破除所谓狭隘欧洲视角,尽快到欧洲以外地区发挥作用。此目标是在诸多大危机中推进的。在聚焦与中俄搞战略大角逐的当下,美国迫切需要北约制度与功能加快实现“亚太化”。渲染或制造大危机是它实现这一意图的最关键途径。近日拜登政府与北约宣布尽快彻底撤出阿富汗的决定,并非是北约要在亚洲搞收缩,实则是筹划将行动重心向东亚区域转移。它们并不关心阿富汗的混乱最终如何解决,而是试图在东亚区域制造更大危机,加速“北约亚太化”进程。

利用或制造大危机是美国推进战略利益的惯有行为特征,珍视自身繁荣与稳定的亚太国家对此应当有清楚的认识,并保持足够警醒。(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