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江湖雀语:怎样才能理顺美中关系?

作者:道宁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154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当前美中关系的实况众所周知,毋庸赘言,因此,笔者不铺陈现象,只议关系。

说关系,必有不同个体的相对。

美中两国,实际上是代表了当今世界上两种具有根本性质对立的价值观之个体。

也就是说,过去以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大阵营来看待,世界上国家关系的时代已经过去。资本主义阵营中行社会主义具有平均主义经济手段的国家不少,其为首的美国,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左派也已经成长为实际权力的掌握者。

反过来,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资本主义化也是屡见不鲜。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已经被认为是走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

可见,再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议论美中关系是无法说明白的。

事实上,人与人的关系,从根本上说是价值观的不同,所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所以,由人建立的国家,从根本上说也是其大多数成员的价值观,决定了国家的价值观。而不同价值观之间的异同,形成了相互的关系。

美国,是一个以欧洲移民,新教徒为基础,形成的国家。欧洲人,由于食肉为主的原因,生物基因中个体主义倾向明显,所以,多数美国人先天就是个体主义的,也就是认为集体,甚至国家,只有能对自己的幸福有利,才有存在的必要。

而中国人,甚至整个亚洲人,由于取食植物为主,基因中就有集体主义倾向。也就是,认为个体微不足道,只有被集体接纳、承认才有价值。

这在现存的动物生态中,可以得到印证,大多数的食肉动物是不合群的,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而大多数的食草动物是群居的,所谓:长膘靠头羊。甚至包括了个体强大,几乎无天敌的大象。

但是,在人类早期的物质技术条件下,无论个体的基因倾向如何,人类是必须群居的。最典型的人类活动打猎就靠集体力量,更不用说战争了。直到美国建国之初还是如此。所以,多数的美国人在个体主义的基础上,由新教树立了博爱、互助和有条件服从权威的集体意识。当然,任何宗教都是持集体主义价值观的,这和宗教先天需要神权的集中有关。新教,已经是集体主义色彩最淡薄的了。

而中国,由于集体主义价值观的推动,从秦始皇开始就已经形成权力高度集中的皇权独裁。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待宗教辅助,就已经能促使现实社会的发展进入辉煌。所谓:汉唐盛世,此之谓也。

此后,由于物质世界的发展,技术的先进,持集体主义价值观的必要性在衰减中,而持个体主义价值观的优越性与日俱增。日本的“脱亚入欧”就产生了。他们表面上只是改变了当初向中国的学习,转而学习西欧,实际上,无论其是否意识到,本质上他们是在摆脱集体主义价值观,接受个体主义的价值观。这一过程当然是漫长的,不是二战失败,让日本人觉醒,靠集体主义的价值观的极致“武士道精神”一定失败,他们不会痛快地接受民主制度,这一个体主义价值观的社会管理体系。

从此,集体主义价值观因为有悖于世界物质技术的发展,而日薄西山,已经显露;个体主义价值观的欣欣向荣,由美国得以称雄世界而彰显。

今天,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的个体性进一步发达,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逐渐可以只由信息维系,个体主义价值观中关键的个性,在集体主义行动中,已经有可能大大减轻其危害性。而这一趋势的进一步发展,使得有人预言:

未来是一个人一个国家,世界大同,消灭国家就是从此开始。

可知,个体主义价值观是符合人类世界发展规律的,至少从当前来看,是比较符合的。

反之,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就是有悖于当今社会的发展规律的了。

至此,可以看出,美国代表的个体主义价值观,并在此基础上由宗教树立的,集体意识之有机体,是优于相对落后的,以中国为代表的集体主义价值观的。

所以,美中关系,要想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必须是中国向美国靠拢,而非相向而行,更不是美国靠拢中国。

但是,社会实践并非纸上谈兵,实际上,当前的美国,由于多数人从未尝到过集体主义价值观成为主流价值观的滋味,不知道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会是怎样一个状态。加之集体主义对统治层来讲,有管理方便的可能和某些实际利益。所以,集体主义价值观在高度民主的美国社会中,有着渗透的空间,从而使美国走向中国,或者相向而行成为可能。

反过来,为了使中国在实际上能够走向美国,也要承认、允许有一定的过渡期,因此,在非本质的方面,所谓“相向而行”,也应该得到允许,甚至积极实行。

无论如何,人类社会的分野虽然是由集体主义价值观和个体主义价值观为界,但是其发展,必然是相互渗透,融合和渐进的。

以日本为例,脱亚入欧,改换价值观是本质,但是,日本从中国学去的许多生活的形式却保留了下来。讲求民主、自由的个体主义价值观,并未同脱鞋进屋,睡榻榻米、男女同沐等饱含集体主义价值观色彩的生活方式相矛盾。

因此,作为过渡,美中的互动,完全是可能的,不必你死我活。

应该有本质认识的是:集体主义价值观一定要求权力的高度集中,使用的工具一定是理想主义加实用主义,外带机会主义的。

而理想主义又必然是听任人发挥欲望,违背客观规律的。正因为不合规律,所以必得实用加投机,才能生存。

可悲的是:人类的大多数,遵循客观规律的理性能力不足,只有依靠理想为生命的支持,因此,在民主社会中,为理想而疯狂者辈出,所谓:前仆后继,死而后已。这也是苏联和中国“革命成功”的原因。

今天美国的左翼运动,包括黑命贵、亚命贵,就走在这条路上。

对此有清醒的认识,是美国政府和国民的必要。

对中国来说,必须明白,中国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已经落后了。以英国“大宪章”为标准,足足落后了八百年。无论出于维系政权的什么需要,闭起眼睛说什么,这个事实是客观地摆在那里,不会消失的。明里暗里,必须抛弃集体主义价值观,接受个体主义价值观,并在此基础上树立集体意识。否则,失败就在眼前。

而走向美国,摆脱困境,去旧迎新,是目前一个良好的机会。

总之,无论怎样,今日之世界不再需要战争,价值观之争是完全可以和平解决的。

美中关系,在美国,决定在国民;在中国,决定在统治层。国际社会的作用,在形成可能的氛围。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2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