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客观全面认识布林肯

作者:BJ王明远   来源:阜成门六号院  已有 130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布林肯以往的政治生涯中,总体上对华比较积极友好。犹太族裔、职业官僚、自由主义者是理解布林肯的关键词。

1、阿拉斯加会谈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中国暴得大名,被十四亿人民口诛笔伐,人人愿食其肉寝其皮。不过如果认真阅读会谈全部记录,通过其中一些细节,就可以发现布林肯并不是那么可恶,他的谈话还是留有很多余地,他跟蓬佩奥、纳瓦罗之流还是不一样的。

第一个细节,当杨主任发表对美国长达十六分钟的批评后,有这样一个插曲:

杨主任问翻译:你要翻吗?翻吧你。It's a test for the interpreter.(这对翻译是个考验。)

布林肯:We are going to give the translator a raise.(我们应该给翻译加薪,然后是笑声)

布林肯在这里主动插话分明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第二个细节,当中方对美国人权和民主制度污点提出批评后,布林肯并没有继续批评中国,也没有在双方争议的问题上纠结下去,而是很认真地承认美国的不足:

(我们会)承认我们的不完美,我们会犯错,我们会逆转,我们会后退。但纵观历史,我们所做的就是公开、公开、透明地面对这些挑战,而不是试图忽视它们。

这两个细节说明布林肯这个人还是有廉耻、是非之心和一些人性,换做特朗普或蓬佩奥的风格,只会再倒打一耙,变本加厉指责对方。

第三个细节,布林肯在会谈中一共有两段发言,不只有指责和批评,总的框架是在阐述道理和原则。布林肯毕竟是个书生出身(哈佛本科、哥大博士),从克林顿和奥巴马两届政府秀才班底里熬出来的,秀才再坏还是有点底线,不像特朗普内阁里的那些奸商政客。

这次会谈虽然不愉快,其实比起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中方代表团时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以及蓬佩奥与中国外交人员握手时两眼朝天的傲慢,要文明很多。2019年中美贸易磋商谈判失败后,中方说出“中华民族经历了五千年的风风雨雨,什么样的阵势”,“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这种充满悲情义愤的话,可以想象中国在谈判桌上受到何等的侮辱,可能远甚于这次电视直播中的唇枪舌剑。

2、美国政坛裙带关系传统不是太强,但是拜登和布林肯的关系是个例外。布林肯从2002年起就在参议院担任拜登的办公室主任,后来拜登担任奥巴马内阁的副总统,布林肯随之升任他的安全顾问,布林肯的政治生涯多数时间中一直有拜登提携。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讲,布林肯是拜登的“人”。

总体看,从拜登竞选总统时,布林肯就担任他的外交政策顾问,拜登上任后释放了很多诚意跟中国改善关系,可能其中不乏布林肯的建议。再者,拜登既然想这么做,就不会任用一个在中美关系上挑事的人当国务卿,拜登对布林肯应该说是再了解不过的。拜登和布林肯的思路应该是:一方面要逼迫中国在某些问题上就范,另一方面要跟中国在很多领域合作,跟特朗普向让两国脱钩的思路很不相同。

3、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布林肯的犹太人背景。布林肯生长在比较传统的犹太人家庭,父母都是犹太人,父亲是乌克兰裔犹太人;8岁以后父母离异,继父Samuel Pisar是波兰裔犹太人。美国犹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的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情绪没有那么强,对中国还是比较友好的。新中国成立前,来华支持中国革命的美欧人群体以犹太族裔为最,来自美国或受美国机构派遣的有爱泼斯坦、沙博理和李敦白等。美国最知名的几个亲华派或知华派,也都是犹太裔,比如基辛格、傅高义。在西方,分析一个人的政治立场,其族群背景很重要,尤其是犹太人的宗教、世界观和行为方式更特殊。

1970年,布林肯跟随母亲和继父去巴黎生活,因此,继父Samuel Pisar成为影响他很深的人物,布林肯也跟其他美国政治家不太一样,他是在欧洲长大的 。Samuel Pisar是一个传奇人物,他幼年曾经被纳粹德国投入达豪集中营,1945年被美军解救出来,成为集中营里极少数幸存者之一。继父因为在二战中吃尽苦头,经常告诉他美国和其他世界大国都要有“防止残暴的责任”,这个观念也深深影响他,他后经常提起。

4、犹太人政治家基本特点是激烈反俄、反伊斯兰,对中国总体比较友善(就像以色列一直对中国比较友好),布林肯的表现也基本符合这个特征。

布林肯在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终于可以独当一面、走向前台,他先后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副国务卿和常务副国务卿。在此期间,他积极主导了对俄制裁和对“伊斯兰国”的打击,但是在对华关系中表现的比较积极正面。

第一,中国发起设立亚投行的时候,遭到日本和西方很多国家抵制,但是布林肯表示不反对,并且认为中国对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越多越好,对地区经济发展有利,美方只关注董事会治理规则、项目环保和劳工权益等问题。

第二,那个时候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而美国也提出“新丝绸之路计划”(New Silk Road Initiative),不过,布林肯表示二者不是零和关系,而是互补关系。反而他对俄罗斯强化在中亚影响力比较抵触,这跟美国利益有关,布林肯内心也一点都不喜欢俄罗斯。布林肯的祖父本是1904年基辅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继父是波兰犹太人,他的家族对俄罗斯印象都很不好,所以布林肯上台后,俄罗斯很恐慌,拼命丑化他,中国应该避免被俄罗斯误导。

第三,布林肯和中国高层领导人曾经一道主持了第五次、第六次中美战略安全对话和第六轮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布林肯在对话中积极支持建立中美战略互信,还跟中方在人道主义救援、军舰互访、维和等方面达成共识,这也是中美友好互动的最后余晖,特朗普时代就停止了。

第四,对于中美关系的趋势,他那个时候就预测到,如果中国挑战美国的利益,会加速美国的保守化,坚守自己的利益,因此应该尽量将合作领域扩大化,避免两国关系退化(Remarks at Centre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2015.9.18),所以他是抱着以扩大合作、消解分歧的思路,而非特朗普政府那种以战略打击维护利益的思路。

5、所以综合看,布林肯并不算是二战结束后二十三任国务卿中的鹰派,比他更咄咄逼人的,如马歇尔、艾奇逊、杜勒斯、希拉里等比比皆是。犹太人、职业官僚、自由主义者是理解他的关键词。

国内左右两派普遍评价他比蓬佩奥还坏,虽然各有各的不满情绪可以理解,但是事实上是站不住脚的。蓬佩奥是个赤裸裸反华的政治流氓,他对中国的仇恨不仅是基于国家利益,而是根源于深入骨髓的对东方文化和种族的鄙视。今天美国对亚裔的暴力剧增,跟特朗普、蓬佩奥之流明或暗的种族主义言行不无关系。布林肯的外交主张虽然对中国也讲遏制和竞争,但是二人的仇华程度和手段差别还是有天壤之别的。

所以,对布林肯的理解判断要更全面一些,短时间内要有耐心一些。现在看,双方正处于战略试探期,并且都是在抱着不信任的态度试探,如果今年年底还没有建立一个有信任基础的对话机制,中美恐怕要彻底撕下去了。中国还是要抓住拜登和布林肯新上任的这个历史窗口期,争取中美关系有所改善,这对中国赢得发展机遇期非常关键。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