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黄靖:慕尼黑安全会议是美欧“价值联盟”的开端吗?

作者:黄靖   来源:《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简报》2021年2月 总第二十期  已有 73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第57届慕尼黑安全(视频)会议于2月19日召开。美国总统拜登、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等多国“西方”政要与会并发言。值得关注的是,与往年历届慕安会不同,本届会议并未安排中国代表发言。从上一届以“西方的缺失 (westlessness)”为主题的慕安会,到本届“全是西方”(all west)的安排,似乎不但呼应了拜登总统在会议发言中“美国回来了、联盟回来了”的宣言,而且显示西方国家想要重回国际主导地位的心态。而拜登政府对外政策的重点,就是要恢复美欧联盟,进而构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的“价值联盟”。于是,一些境外媒体不无用心地说,本届慕安会是遏制中国的“价值联盟的开端”。

然而,客观事实并非如此。首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慕安会上的演讲中强调要维护欧洲的“战略自主”,明确表示“欧洲不会过度依赖美国”。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发言中尽管对拜登暂停从德国撤军的决定表示欢迎,但也直言德美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如在北溪2号输油管道项目以及伊核、欧美经济关系、北约责任和权利等事务上和美国有着明显的矛盾;在对抗中国方面德国也不甚积极。

而且,打造“价值联盟”面临着更为实质性的挑战。虽然本届慕安会上美欧都做出“回来了”的姿态,但美国的“回来了”在本质上是向后看——想要回归特朗普以前由美国“领导”的联盟。但欧洲却要向前看:不仅要凸显欧洲在“后特朗普时期”的独立性,更要争取欧盟(至少在欧洲事务中)的主导性以及与美国在“对等”基础上的合作。美欧联盟的首要目的是要保护欧洲的利益,而不是盲目地“选边站”,跟随美国进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战略竞争”。从大的战略格局看,英国的“脱欧”标志着工业革命以来海权国家主导欧洲事务的终结。德法两大陆权国家重新主导下的欧洲,显然不愿意再回到唯美国马首是瞻的过去。尽管中欧之间依然存在、而且会继续存在相当程度的利益冲突,但这并不等于欧洲会自动加入美国压制中国的“价值联盟”。因为在欧洲、尤其是德法等主要欧洲国家看来,中欧之间的利益冲突与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有着实质性的差异。而且,保持外交上的独立和主动,对欧盟今后的发展至关重要。从欧洲的利益出发,中美之间有序的“战略竞争”并非坏事:一个保持战略独立的欧洲可以在中美之间“对冲”牟利。正因如此,欧洲——确切说是欧盟——正在世界战略格局中争取扮演一个“不可或缺的平衡者”的角色,因为这符合欧洲的根本利益。

于是,尽管美欧在本届慕安会上都做出“回来了”的高姿态,但在如何应对中国的“挑战”、以及俄罗斯的“威胁”方面,美欧的“西方”并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策略和路径;甚至在如何应对依然肆虐的疫情、恢复经济等重大议题上,各方也没有提出任何可行性方案。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尽管一些西方媒体揶揄中国在慕安会“不见踪影”(invisible),但中国却是会议上的“房间里的大象”(the elephant in the room),成为与会各方“无时不在”的关注点。从这个意义上看,这头被时刻关注的“大象”如何作为,才是美欧最终能否组成对华“价值联盟”的关键所在。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9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