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时期中美经贸关系前瞻(上篇)—— 回望: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性错误和失败

作者:何伟文   来源:中国日报网  已有 87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1年将是中美关系包括经贸关系中非常关键的一年。1月20日,拜登入主白宫。拜登政府的对华方针如何?能否改变特朗普政府四年来对中国无底线的敌视和打压,造成中美关系恶化到濒临悬崖的局面?在经贸关系方面,能否改变特朗普政府错误发动的贸易战和科技战,使之重回合作轨道?

分析和预估拜登政府对华经贸政策,固然要非常重视拜登总统及其主要团队的表态,但更重要的是现实。即特朗普政府完全错误地对华挑起贸易战科技战有什么用?中国失败还是美国自己失败?如果是美国失败,为什么?在这个基础上,拜登政府即便继续对华强硬政策,还有多少选项?

事实证明,特朗普政府在经贸、科技方面对华政策固然使中国遭受暂时困难,但遭受失败的恰好是美方。如不改正错误,将会继续遭受失败。因为它违反历史潮流,违反客观规律,违反多边规则。

在特朗普对中国极端敌视和无底线全面打压下,中美关系断崖式下跌。在政治、外交上对中国极端仇视,造成了仇华、抗华的强大舆论场和社会基础。在经贸方面,单边主义、霸凌主义取代多边主义,WTO停摆,新总干事人选产生受阻;对华发动前所未有的贸易战,对3700亿美元中国产品施加额外关税。推动中美经济脱钩,将约600家中国企业被列入实体清单,对华为、5G、芯片完全封锁,航空航天技术部分封锁,对Til Tok, 腾讯等强行清除;中美人文交流严重萎缩,中国对美直接投资接近零;纠集五眼联盟“安全网络联盟”,直至企图切断中美海底电缆,并强迫欧洲盟友选边站,纠集五国“制裁联盟”。这一切,固然给中国带来重大困难,但四年来,特别是2020年的事实证明,这一切不仅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中一部分已经失败,一部分正在失败,一部分将会失败。

一. 美国正在输掉

(一) 贸易战已经失败

据中国海关统计,尽管美国对中国3700亿美元产品实施额外关税,2019年底中国产品输美平均关税水平达到21.0%,但经历2018年四季度到2019年下降后,2020年二季度起中国对美出口强劲反弹(一季度下降主要受疫情影响),从三季度起月均水平不仅恢复到2018年上半年即关税生效前水平,而且大大超过历史最高的2018年月均水平。2020年全年对美出口比上年增长8.4%,大大超过对全球出口增幅(3.6%);仅比2018年水平低5.6%。但下半年比2018年同期超出5.1%。按照这一势头,无论美方是否取消额外关税,2021年大概率也将是中国对美出口创造历史新高。见下表。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统计,www.customs.gov.cn, 及据此计算

从美国挑起贸易战的2018年到2020年,中国对美贸易受到暂时影响,2020年双边进出口额为5867.21亿美元,比2018年的6335.19亿美元低7.4%。占中国全球贸易比重从14.2%降至12.6%,下降1.6个百分点。但这个缺口被对欧盟和东盟贸易的增长绰绰有余地抵消了。同期,东盟比重上升2.2个百分点,欧盟也上升了1.0个百分点。在中国对全球出口分布中,美国比重也下降1.6个百分点,欧盟(2020年为欧盟27国加英国)则上升1.5个百分点,正好抵消;东盟更上升2.5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在中国进口市场的比重减少了1.8个百分点,东盟则增加1.8个百分点,也恰好抵消;欧盟也微增0.3个百分点。因此,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不过是把自己部分地逐出中国市场。见下表。

 

资料来源:海关总署,www.customs.gov.cn, 及据此计算。

相反,由于对华加征的高关税是由美国进口商支付,并因此带来进口消费品和中间产品涨价,美国企业和消费者蒙受了沉重打击。据美中贸委会2021年1月份发布的题为《美中经济关系:关键时刻的关键伙伴关系》报告显示,对华贸易战使得美国2018-2019 GDP 减损0.5个百分点(1080亿美元),损失24.5万个就业机会,家庭实际收入减少880亿美元,美国公司市场资本化减少1.7万亿美元。因此,美国3500多家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起诉美国政府对华加征关税为非法,要求政府赔偿其损失。美国大企业联合会160名跨国公司CEO联名呼吁拜登政府取消对华额外关税。

美国有线新闻网2020年10月25日刊载署名文章称:“特朗普承诺打赢与中国的贸易战,但是他失败了。” 这是最精炼的总结。

(二)对华科技禁令正在失败

美国国际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协会(SEMI) 不久前致信美国商务部,称对华为和其他中国一些企业的半导体芯片禁令使美国该行业蒙受巨大损失。2020年四季度美国芯片产业已损失1700亿美元,利润暴跌15%。其中高通2020年全年至少损失80亿美元,对华出货量比上年减少48.1%,在华市场份额从37.9%减少到25.4%。该协会呼吁美国政府重新审视这一禁令。实际上,由于高通、英特尔等半导体巨头密集游说,美国商务部对美国公司做了许多豁免或临时许可,但没有给欧洲公司同等照顾,引起欧洲强烈不满。本月初欧盟17国发表《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科技计划联合声明》,计划斥资1459亿欧元,发展欧洲自己的半导体产业。2020年5月,三星宣布投资80亿美元,建设世界最大芯片代工厂,并扩建西安存储芯片厂。9月底,日本东芝宣布投资1950亿日元建设世界最大半导体生产线,完全排除美国技术。

据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发表的研究报告,对华禁止或限制半导体供应,将导致两三年内美股半导体芯片占世界市场比重从48%降至30%,韩国或中国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供应国。并估计,三年内美国半导体产业全球营收收入将下降16%%,研发投入下降12-25%,从而无法保持世界领先地位。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更预言,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带来半导体产业全部撤离美国。与中国脱钩的结果,很可能是美国自己被脱钩。

(三)对华投资和资本市场禁令无碍美国资本涌入中国

据中国央行统计,截至2020年底,共有905家境外机构主体入市,境外机构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3.25万亿元。又据有关统计,2020年,美国涌入中国债券市场的资金超过2100亿美元。贝莱德、摩根大通等不断增持中国资产。据汇丰前海证券一项调查显示,2021年,全球900多家机构投资者和大公司中,将近三分之二计划把在华投资平均增加25%。埃克森美孚、特斯拉等纷纷追加在华投资。2020年仅三季度,星巴克就在中国新开了259家门店,而在北美关闭了600余家门店。《华尔街日报》称,中国成了美国资本投资的“避风港”。据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世界跨境直接投资比上年大幅下降42%,而为8590亿美元,系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低水平,其中流入美国的直接投资额减少49%,而为1340亿美元。中国则逆势而上,比上年增加3.3%,达到1630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跨境直接投资目的国。

位于华盛顿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1月26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美之间总体投资规模比官方数字大得多。这突显了拜登外交团队面临的挑战。报告估计,截至2020年底,美国投资者持有中国实体发行的股本和债券共计1.2万亿美元,中国持有美债则一度高达2.1万亿美元。荣鼎咨询集团副总监利申科(Adam Lysenko)认为,如果领导人继续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割裂开来,“全人类都将蒙受巨大损失。”

(四)纠集反华联盟白忙一场

特朗普政府花大力气纠集的反华联盟,至今没有结果。相反,中国和东盟10国及日韩澳新四国2020年11月15日签署了世界最大的自贸区RCEP,美国则被排除在外。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1月27日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发表题为《为什么构筑新反华联盟会失败》的文章认为,美国力图构筑的美澳印日四方对话机制(QUAD)不会改变亚洲历史进程。他认为,亚洲的未来是RCEP,不是QUAD。因为亚洲战略大博弈不是军事,而是经济。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庞大经济生态系统正在该地区演变。因此,没有一个亚洲国家急于加入四方会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更直白地说,没有多少国家会加入没有中国的联盟。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则认为“所谓的QUAD无从谈起“。

RCEP14个成员国合计,人口、GDP和出口额都占世界30%左右。而中国毫无例外地是东盟十国、日韩澳新的最大贸易伙伴。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与东盟十国贸易额双倍于美国与之贸易额(2.14:1.0),与日韩澳新四国贸易额分别超过美国与其贸易额72.6%、122.9%、327.7%和139.9%。澳大利亚疯狂追随美国反华的后果是大麦、煤炭对华出口剧降。不得不重求对华合作。

在欧盟,20210年12月30日中国欧盟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双边投资协定CAI,尽管当时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杰和候任的拜登政府团队一致要求欧洲等等,要美欧先协商。但欧盟显然没有理会。欧盟对外贸易总司长魏安德称,“我们别无选择“;并称美国选择人与中国硬扛,但也没有获得好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则称中欧CAI为”重要里程碑“。

二.美国什么么输掉?

(一) 违反客观经济规律。

特朗普政府在经贸、科技、投资领域对中国的一系列打压和脱钩,都不是经济行为,而是上层建筑功能。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即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不容忍中国经济规模感上并超过美国,不容忍中国科技和高端产业发展对美国主导地位构成威胁。这种政治目的是最大限度打败或削弱中国。处于这种政治目的制定的人为关税障碍、脱钩、禁止和以安全为名的直接封禁等等政策,和客观经济规律没有联系。但中美两国在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中已经形成了有机的分工和联系。在飞机制造、汽车及零部件生产与销售、计算机及电子、通信设备、电气设备、普通机械、建筑机械、医疗设备和医药、家具家居产品、日用品、服装、箱包、玩具等几乎所有生产和消费领域,中美都在同一供应链上。基于供应链的分工产生了贸易和跨境投资,继而需要资本市场和金融、科技等一系列服务。这些都不是政治行为决定的。少数政治家的政治手段只能暂时破坏,但不能改变。事实再次证明,上层建筑无法推翻经济基础。

(二)违反联合国宪章基本原则和多边规则。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仇视和打压,根本出发点是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并寻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但这恰好不是美国可以干预的。联合国宪章七项原则的第一项是各国主权平等。即国家不分大小,地位和权利相等。因此,平等主权国家间,一国不得干涉另一国内政。哪个政党领导,实行什么社会制度,以什么意识形态为指导等,都是中国内政,由中国自己决定的,与美国没有关系。2017年底《美国国家安全报告》明确定义中国为“战略对手”,“修正主义国家”,“试图塑造一个与市场价值观和利益相对立的世界观。”但这些都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美国无权干预。2020年11月,美国国务院发布《中国挑战的方方面面》,称中国为“建立于马克思、列宁模式的独裁者”,而美国的任务是“守卫自由”。这是对中国政治体制的无耻歪曲,而且中国的政治体制属于中国内政,美国也无权干预,更谈不上“守卫自由”。美国多年来以人权、自由为名大肆炒作并攻击涉疆、涉港、涉藏、涉台等问题。这些也都属于中国内政,美国无权过问,只能尊重。

以联合国及其宗旨为代表的全球多边治理体制和以WTO及其规则体系为中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是确保世界和平、各国关系、和世界自由贸易的基石。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政治、外交、经贸和科技打压,完全出于荒唐的政治概念,没有任何国际规则。在经贸方面,滥用“国家安全”概念,任意采用单边关税、单边禁令和单边限制,直接违反WTO相关法律,背离了多边主义。因此是系统性错误。

(三)违反客观事实,按照自己政治生态需要来捏造一个敌人,并以此制定完全错误的战略。

杨洁篪主任2月1日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视频会议上对特朗普政府的错误做了全面深刻的总结。他指出,美国前任政府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者甚至对手,犯了历史性、方向性和战略性错误。

中国明明不是美国的敌人,美国却把中国做出了耸人听闻的设定,说“威权主义的“”中国的目标是成为占世界主导地位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强国“。但这个设定是美国国内政治生态的需要,不是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从来没有表示要主导世界,相反尊重并维护现行国际体系,为世界和平和发展贡献力量。美国硬说中国想以一带一路重构世界规则,但如果把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17大类目标和一带一路主要指向和具体措施一一对照,可以发现二者非常契合。因此,把中国定位为美国最大敌手,表现为误判,实质是有意捏造。在捏造前提下制定并执行的方针政策,当然是战略性、方向性错误。

特朗普政府在历史性、方向性和战略性错误方针下,对不是敌人的中国发动了无底线的打压和对抗,在贸易、科技和投资方面达到了空前严重地步。但事与愿违。四年来特别是2020年来的事实表明,特朗普政府已经输掉并继续输掉。这给拜登政府留下了一个超烂摊子,也留下了深刻的教训。拜登政府需要认真总结和吸收前任留下的教训,纠正前任的错误。重回多边主义,恢复与中国合作,才是唯一正确的选项。

(作者系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9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