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对美国民主灯塔形象的一记重击

作者:罗杰·科恩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46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巴黎——这个编排不同寻常: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站在星条旗前,用英语宣布“我们相信我们民主制度的力量。我们相信美国民主制度的力量”。

就这样,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总统任期即将结束时,一位法国领导人被迫宣布,他相信美国民主的韧性,这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事态进展。马克龙更广义的观点足够清晰:那些试图在华盛顿破坏美国权力和平过渡、忠于特朗普的暴民,也对所有民主国家构成威胁。

虽然美国的声誉可能受损,但它对美国是民主的全球捍卫者的认同仍然显著。所以,当人们看到,在议员们聚集国会,对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的胜选进行确认,一大群愤怒人士在特朗普本人的煽动下冲进国会大厦,大摇大摆地对立法者表示蔑视,玷污神圣的参众两院时,从巴黎到全世界都感受到了自由的脆弱。

“‘一人一票’的普世观念受到破坏,”马克龙然后在以法语开始、以英语结束的演讲中说。“美国民主制度的圣殿”遭到了袭击。

虽然民主制度在次日凌晨占了上风,但华盛顿暴民统治的画面尤其触动了分裂的西方社会的痛处。西方社会已面临着匈牙利和波兰出现的限制自由的威权主义政府,以及从意大利到德国的右翼政治力量的崛起,还面临着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领导人的寻衅姿态,普京已宣称自由主义“过时了”,而习近平则在镇压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同时,把中国的国家监控模式提供给世界。

“对欧洲社会来说,这些画面令人惊愕不已,”政治学家雅克·鲁普尼克(Jacques Rupnik)说。“即使美国不再是山上的灯塔,它仍是维持欧洲民主制度的支柱,并在冷战后将其东延。”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说,她感到“愤怒和悲伤”。她把导致一名女性死亡的袭击国会大厦事件毫不含糊地归咎于特朗普。“对选举结果的怀疑被煽动起来,制造了一种让昨晚的事件成为可能的气氛,”她说。

对德国人来说,美国是“二战”后的救助者、保护者和自由民主制度的榜样,看到特朗普多次试图颠覆民主程序和法治,尤其令德国人诧异。

德国人的焦虑近年来已在加剧,因为两极分化、暴力、社会破裂以及经济困难对民主制度的瓦解不仅限于美国。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加剧了人们的焦虑和对政府的不信任。在这种背景下,蜂拥在国会大厦里的暴民似乎反映了隐藏在西方世界许多地方的破坏性力量。

如果这种事情能在民主的中心发生,就有可能在任何地方发生。

去年,当围绕着种族正义的暴力冲突在美国几个城市迅速蔓延时,德国的《明镜》(Der Spiegel)周刊封面描绘了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拿着一根点燃的火柴,并把他称为“Der Feuerteufel”,意思是“火恶魔”。

封面传达的信息很清楚:美国总统正在玩火。这只会让德国人想起1933年的国会纵火案,那场大火让希特勒和纳粹分子废除了让他们获得权力的魏玛共和国脆弱的民主制度。

痛苦的记忆并不仅限于德国。极权统治对欧洲来说并不是一个遥远的幽灵,而是现在仍活着的人曾经历的生活,在欧洲的大部分地区,特朗普对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民主选举神圣性的攻击一直被视为一个不祥之兆。

默克尔本人的生活就始于共产党统治的东德。她眼看着人们对一个自由民主世界在1989年后必然出现的兴奋心情,随着威权主义政府的崛起破灭了。经常攻击自由民主世界基石——如北约(NATO)或欧盟(European Union)——的特朗普,似乎也想让世界向同样的限制自由方向倾斜。

特朗普已经失败。美国的制度经受住了这场混乱。恢复秩序后,拜登的胜利恰当地得到了国会的正式认可。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确认了拜登的胜选,特朗普曾试图谋取彭斯的支持,推翻去年11月的大选结果。特朗普也发了声明,首次表示将在“1月20日有一个有序的过渡”。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决选的胜利,确保了民主党将对参议院的控制,这是对特朗普的最后一个猛烈抨击,也为新总统推动自己的议程铺平了道路。

所以,一切终归都好了吗?并非如此。美国的信念和价值观——民主、法治、捍卫人权——在特朗普的总统任期里遭到了持续的攻击。鲁普尼克暗示,拜登“很难”再将美国投射为“民主共同体的召集人”,下届政府已发出信号,要回归美国的核心原则,其中包括“民主共同体的召集人”。

在一段时间里,世界其他国家会在美国寻求推动民主价值观时,以怀疑的眼光看美国。国会大厦被侵占的图片将存留下来,让那些想利用图片的人得以指出,美国最好不要在如何行使自由上教别人怎么做。硬独裁者和软独裁者都有了新的有力武器。

法国《费加罗报》在美国国会大厦遭围困的图片上发的大字标题是“民主分崩离析”。一篇社论暗示,特朗普也许可以带着“存在争议但并非微不足道的业绩”卸任。然而,“他的自恋超越了任何尊严,他粗暴地对待制度,践踏了民主,分裂了自己的阵营,让他的总统任期以栽进臭水沟而告终。”

有迹象表明,特朗普的吸引力已在减弱。特朗普的支持者、捷克总理安德烈·巴比什(Andrej Babis)很快换掉了自己的Twitter头像。在原来的头像里,他戴着一顶写有“Silne Česko”(强大捷克共和国)的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恢复伟大荣光”)风格红色棒球帽,在新头像中,他戴上了印有捷克国旗的口罩。

华盛顿的骚乱最终表明的是,美国大于任何一个人,这似乎是马克龙有意表明的一点。他间接提到了自18世纪以来,美国和法国对自由和民主的共同支持。他提到了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对美国民主的赞扬。他讲述了美国曾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保卫法国的自由。

马克龙传达的信息似乎很清楚。“我们合众国人民”的美国,建国时就认为“人人生而平等”是不言而喻的美国,仍是“我们确保我们各国的民主制度,在我们都经历了这个时刻后,以更强大的姿态出现的共同奋斗”所需要的,而且是迫切需要的。

Roger Cohen是时报巴黎分社社长。他在2009年至2020年间担任专栏作者,已为时报工作30余年,曾担任驻外记者及外闻编辑。他在南非和英国长大,是一名归化美国人。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NYTimesCohen。

翻译:Cindy Hao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1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