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美国的新政治:阴谋和不实信息

作者:汉娜•墨菲, 西达尔特•文卡塔拉马克里希南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252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大选前10天,白宫新闻秘书凯莉•麦肯尼(Kayleigh McEnany)在Twitter上发布了乔•拜登(Joe Biden)的一段简短视频,并配上文字:“拜登承认选民欺诈!”

在视频中,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表示,他的竞选团队“组建了美国政治史上最广泛、最具包容性的选民欺诈组织”。

事实上,这是一个无心的口误。拜登实际上说的是他的竞选团队发起的选民保护项目——一项旨在打击选民压制现象的倡议。但这段视频经过精心剪辑以暗示其他的意味,并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

该视频发出后仅数天就在美国Twitter上被浏览约2000万次,很快成为一个持续发酵的阴谋论的一部分。该阴谋论认为,因为存在猖獗的欺诈,所以2020年大选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手中被“偷走”了。

这一指控经常被总统本人和一群忠诚的右翼“网红”放大,并得到自投票日以来在互联网平台和一些右翼媒体上扩散的数十个相关谣言的支持——其中许多谣言是通过篡改或断章取义的视频和图表呈现的。

事实上,拜登赢得了大选——截至上周五的计票结果,他又获得了500万张选票,将赢得选举人团多数票。美国选举安全官员上周四表示,投票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但是研究人员警告说,阴谋论继续扩散,表明政治竞选的基本原则可能已经永久改变。

“从2016年起,政治现状发生了变化——虚假信息叙事成为了选举的玩法,”反虚假信息组织Logically的高级研究员乔•翁德拉克(Joe Ondrak)说,“这将永远是阴谋论的选举。”

美国情报机构称,2016年,大多数试图影响投票的虚假信息来自俄罗斯——这是所谓信息战的一部分,政府机构和社交媒体平台试图在11月3日之前对此做好准备。

但在2020年,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外国势力的重大的影响力活动。相反,传播虚假信息的是美国人自己,而且规模很大。媒体情报平台Zignal Labs的分析发现,在选举日后的一周内,社交媒体上提及选民欺诈的次数约有470万,其中许多集中在“战场州”。

有帖子宣称,民主党人一直在破坏特朗普的选票,使用死者的身份投票,使用婚前姓氏重复投票,或者完全用假选票投票。一些人说投票机和软件被操纵或发生故障。最有阴谋论色彩的说法是,整个选举是一场揭示民主党如何操纵投票而开展的“诱捕”行动。

“2020年,(我们已经看到)国内说法可能非常有效,也非常有害,”监控不实信息网络的VineSight的首席执行官吉迪恩•布洛克(Gideon Blocq)表示。

但是各种阴谋论并不是凭空出现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自今年7月以来,共和党候选人或团体花费了约21万美元在Facebook上投放了近350个使用“操纵”、“欺诈”或“窃取”等措辞的广告,广告展示次数达到多达940万次,这表明共和党为选举僵局做好了准备。

First Draft战略和研究主管克莱尔•沃德尔(Claire Wardle)表示:“我们完全没有做到一点,那就是认真对待总统和他周围的人五个月来传递的讯息,这些讯息创造了这一刻,让受众做好准备,让他们说无论发生什么,肯定存在欺诈。”

特朗普的论点也受到包括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内的一系列知名右翼学者和盟友的推动,帮助放大了这一讯息。在几名右翼Twitter人士引导用户加入一个名为“停止偷窃”(Stop the Steal)的Facebook群组后,该群组开始每10秒钟增加1000名成员,直到Facebook将其关闭。

“有很多关注者……又有能力从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挑选出一些小想法、一条Twitter帖子、一张照片、一段视频,然后编织进这些叙事中……这样的人相对很少,”Facebook前首席信息安全官、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教授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说。

Facebook上周删除了一系列与特朗普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有关的页面,这些页面掩盖了身份,并利用工具来显得比实际情况更受欢迎,这是行动更协调的迹象。

许多人认为,消除误导性内容是主流社交媒体平台的责任——即Facebook、Twitter和谷歌(Google)的YouTube。作为回应,这些平台已经开始给毫无根据的说法打上警示标签,并限制疯传的虚假信息的传播,这促使共和党人指控审查制度,并导致一些人士威胁未来要进行监管。

但替代性“自由言论”社交媒体应用——这些应用几乎不对内容加以审核——和替代性新闻提供商(如One America News Network和Newsmax)有所增加。特别是,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推动了社交网站Parler的发展,本周Parler一跃成为安卓(Android)和iOS系统美国下载榜的榜首,用户群体几乎翻了一番。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2020年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政治人士说谎是不好的,不管他们的意识形态如何。但我对美国制度的实力有更广泛的信心,”自由主义团体Stand Together技术和创新政策副总裁杰西•布卢门撒尔(Jesse Blumenthal)说。他表示,过分强调这些叙事对社会构成的危险代表了“道德信号,而不是真诚的信仰”。该团体与亿万富翁查尔斯•科克(Charles Koch)有关联。

但其他人警告说,破坏对选举过程的信心将对民主产生灾难性的长期影响。

任职于纽约大学坦登工学院(NYU's Tandon School of Engineering)在线政治透明度项目(The Online Political Transparency Project)的劳拉•埃德尔森(Laura Edelson)表示:“共和党建制派这样做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短期利益,但他们正在破坏他们的民对选举的信任。这不符合他们自己的长期利益。”

译者/裴伴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8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0大选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