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子皮:写在美国大选之后

作者:子皮   来源:被遗忘的王国  已有 323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0大选结束了。

英国的电视台第四台新闻 (Channel 4 News),在上星期六上午全美各主要电视台几乎同时认定拜登胜选之后,直播了美国各地的反应:纽约街头一位中年白人妇女热泪滚滚地和朋友拥抱;洛杉矶路边人们载歌载舞;亚特兰大街上的过往车辆同时鸣笛;为这次大选定音的宾州大城市费城,无数人走上街头庆祝 …… 在首都华盛顿,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到白宫前广场上。

 

第四台新闻的资深主持人马特 · 弗莱(Matt Frei)说:“我报道过美国7届总统大选。即使在奥巴马在2008年当选后,我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 这感觉更像是一个人民欢庆一个暴政的倒台而不是民选政府的结束。”

 

是的,川普终于倒台了。感到庆幸吗?是。可以庆祝胜利了吗?不。因为这个胜利,只是暂时又暂时的缓冲。

这个叫做“美国”的列车脱了轨,但在悬崖边刹住了车。这个叫做“美国”的新冠病人症状严重,但呼吸机暂时让她脱离了生命危险。

今天,在大选结束十多天、大选结果确定一个星期后,我写关于美国大选。此刻,我的心情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带着这种心情,让我对大选及选后最重要的几个问题做一些评论。

拜登会顺利上任吗?

会的。这一点没有疑问。

川普是美国历史上唯一在大选后不承认选举结果和撒泼撒赖的总统。听起来很让人吃惊,但发生在川普身上毫不奇怪。

这里不评论川普的撒赖是怎样的毫无根据和怎样的丢人现眼。这里只说说这个问题:拜登是否会顺利按时上任总统?

首先川普没有任何可能合法地挑战他选举输掉的事实。拜登这次赢的铁板钉钉:306张选举人票对川普的232票。另外拜登比川普多出6百万张选票。目前川普团队拿不出一丝选举作弊的证据。退一万步说,即使抓到了作弊证据,也最多能够质疑一个两个州的选举结果,而一个两个州,扳不回川普的败局。

 

美国总统选举不是法院判的,不需要法院认定。唯一决定结果的是选票。类似于以前中国高考,决定因素是分数。美国投票过程中可能有个别作弊发生,如同中国高考也可能有人作弊。如果有证据当然可以上访。但不是每个考不上的学生都上法院告状。如果我本来是个学渣,高考差好几十分没考上大学,却无端怀疑是别人作弊把我顶替了于是到处告状,那么我靠这种途径最后进大学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川普无法靠合法手段改变大选结果。那么他是否可能不承认大选的结果硬行不下台?

到了2021年1月20日,根据美国宪法川普就不是美国总统了。如果他这时坚持不放弃总统权力,那么就是政变。

川普有可能政变吗?没有。

世界上不乏政变的例子。但几乎所有靠政变上位的强人,都需要武装力量做后盾。而美国军队不可能支持川普政变。

前两天,美国军队最高将领 ——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 马克 · 米利 (Mark Milley)在公开讲话中说:“我们的军队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不对国王或女王效忠,我们不对君主或独裁者效忠。我们不对个人效忠。”

军队不参与政治是美国历来的恪守的原则。美国军方几乎从不在大选后做任何表态。这次军方最高将领破例公开强调不效忠个人,也是为了给焦虑的美国人吃一颗定心丸。

美国军队不会支持川普政变,美国其他主要政治力量也不可能支持川普政变。今天的美国没有一个人或一股势力敢于完全无视美国一半以上人民的意志。

而且,调查显示,美国80%的人认为拜登赢得了总统,这80%的人中,有不少是投票川普的。可以看出在美国这个当今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民主之中,多数人依然尊重民主选举的结果。

不管美国今天怎样地问题重重,今天的美国远远不是拉美香蕉国或中东利比亚;美国的民主依然继续运行。

所以,在2021年1月20日,美国第46届总统约瑟夫 · 拜登会宣誓就任。

川普为什么闹?

首先正常人不会这么闹。

今天世界上很多自由选举国家,一个人选上选下是常事,没有见过一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败选后闹,更没有闹得这么离谱。

在半民主的国家,选举作弊可能发生,但都是在暗中进行。没有一个最高权力者、在点票公布、白纸黑字地输了之后,坐地大哭:“我没输!我赢了!我就不走!”

如上所说,川普并没有什么可能的取胜途径。他的闹会伤害美国:伤害美国民众对民主的信任,阻挡抗疫加剧新冠灾难,导致小规模暴力,促使美国进一步分裂 …… 但是川普不可能把美国带入内战。他也没有可能重新掌握美国最高权力。

很大程度上,川普只是为闹而闹。因为川普奇特的心理特征,使他无法承认失败。

川普的侄女玛丽 · 川普在今年出版的《永不满足:我的家族如何制造出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一书中,身为心理学家的玛丽,剖析了唐纳德 · 川普的心理及成因。

书中指出川普心理的几个特征,其中最重要的是:不安全感。

唐纳德 · 川普不是来自于一个正常家庭。母亲因病经常缺席而且和孩子们相当疏远。而他的父亲老弗雷德· 川普是一个一个工作狂和极端冷酷的人。老弗雷德不允许孩子们泄露自己的软弱和不安全感。

弗雷德的长子 —— 唐纳德 · 川普的哥哥 —— 小弗雷德 · 川普,小时候如果做错了什么事而向父亲道歉,老弗雷德会加倍嘲笑和惩罚他,因为老弗雷德认为认错是软弱的行为。

在心理折磨下长大的小弗雷德长大后酗酒,42岁时因酗酒引起的疾病丧生。

唐纳德 · 川普比哥哥小九岁。唐纳德和小弗雷德一样极度缺乏安全感。“川普是我见过的最软弱的人,”玛丽在书中写道。但和小弗雷德不同的是,唐纳德学会了用霸凌掩盖自己的软弱,用撒谎掩盖自己的恐惧。唐纳德还学会了:永不认错。永不认输。

川普的大选后撒泼耍赖主要是为闹而闹,但不能完全说川普从中一点好处也捞不到。川普可能从中捞到两个好处:

(1)钱。败选后川普以打官司的名义四处募捐。在他给粉丝们求捐信上,大字写着:“川普总统需要您马上行动,共同捍卫我们选举的完整性!请立即向‘保卫选举基金’捐款,您的影响力将提高1000%!“

如果您被感动了。决定捐出 … 例如100美元。于是您给出您的信用卡或Paypal,轻轻一点:100美元从您的账户飞向了川普账户。

但这不是故事的结束。因为您没有留意到网页上的小字:您的捐款自动变为每星期—— 就是每个星期将有100美元从您的账户飞向川普账户。

川普先生将用您每星期捐出的100美元做什么呢?全部用于打官司赢回选举?不是。因为您又没有注意网页上的另一处小字:50%的捐助用于为川普的竞选还债。

我们都知道,川普2017上任后马上开始为2020选举募捐,他的选举基金不少。但不知为什么川普把几十亿选举基金都花掉了,而且负债累累,我们只能说谁也不知道这些钱哪里去了。

(2)吸粉。川普曾表示过他退下来后可能创办一个极右媒体。所以他要用在总统职位上这段最后的时光来巩固老粉丝,吸取新粉丝。为了吸引邪教徒式的粉丝,川普必须保持一个百战百胜的大神形象,这也是川普不能认输的原因之一。

川普这两天每天花大量时间和几年来他最心爱的、几年来帮了他大忙的狐狸电视台掐架,可能也是因为他准备和狐狸台抢粉。

川普是不是真能建起一个媒体?不好说。在美国,仅仅靠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和阴谋论,吸引的观众其实并不那么多,而且应该越来越少,因为多数年轻一代不属于这个人群,狐狸台观众的中值年龄是65岁。

川普破产六次,败绩累累。目前在资金上更是负债无数。川普要建立一个新媒体和默多克王国的狐狸台竞争?难以想象。

川普吸粉另外一种可能是为了川普参加2024总统竞选。川普可能这么做。川普2024的赢面有多大?其中未知数很多。可能要到2022中选后才有比较清晰的答案。

不管川普今后是做生意还是继续从政,他面临的障碍都是巨大。其中最大的障碍是他自己。川普下台后将面临若干案情严重的诉讼案,他有可能在牢狱中度过自己的余生。他正面临几亿美元很快到期的债务,而他的地产酒店生意可能已经破产。另外四年来他的身体和智力迅速下滑,心理症状也愈来愈明显。

说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这样一个川普,为什么现在在美国还有近一半的人选他?

他们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大选之前,很多人期待这次大选成为蓝色浪潮 —— 即民主党大胜。在总统、参议院、众议院三项选举中重重击败共和党。

“蓝色浪潮”的期待并不是没有道理。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总统、一届政府、一个政党,如此无视美国的民生。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国八个月,23万美国人悲惨地死去之后,川普当局和共和党仍然淡化疫情,没有任何抗疫计划,甚至连戴口罩这点有效易行的抗疫措施也要嘲弄。同时,在美国经济衰退,下层几千万美国人落入失去工作、失去医保、交不起房租、还不起房贷的灾难中,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竭尽全力阻止政府发放纾困金。

即使在一些不那么开放、不那么民主的国家,一个领袖和政府如果如此胡作非为,也将引起民众的不满, 虽然他们的不满可能不被允许表达。

所以在民主、自由、言论开放的美国,在政府被认为应该是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国,人们期待绝大多数美国人会义无反顾地在大选中抛弃川普和共和党。人们期待蓝色浪潮的降临。

但是没有。没有蓝色浪潮,没有。

民主党没有在参议院取得多数。虽然如果明年一月在佐治亚州的参议员二次选举中,两位民主党候选人同时取胜,民主党可以在参议院获得和共和党一样多的席位。

在众议院,民主党将仍然占多数,但两党席位的差距有所缩小。

当然,拜登赢了川普而且是稳稳的赢。但是,不要忘记,这次川普获得了七千二百多万张选票,破了史上的在任总统获得选票的纪录, 比2016年多出数百万张选票。

也就是说,在川普淡化疫情拒绝抗疫致使新冠失控美国23万人死亡之后,当川普和共和党把移民孩子关进笼子、六百多个孩子也许此生再也见不到父母之后,当川普把美国牺牲军人称为“失败者“和”傻瓜”之后,当人们发现川普多年不交税而交税只交750美元之后 … 美国有更多的人选择投票川普。

2016年希拉里败于川普后,很多人把希拉里败选归于俄罗斯干涉和FBI局长科米在大选前抛出希拉里邮件事件。现在,2020年,没有了俄罗斯干涉,没有了科米,投给川普的票却更多了。

川普胜选不是因为外国干涉,也不是因为偶然事件。

川普胜选的另一种被更广泛接受的解释是:种族主义。

是的,川普的基本盘中不乏种族主义者、仇外者、伊斯兰恐惧症、恐同症、和性别歧视者、和厌女症患者。所以不管川普的政绩多么恶劣、品行多么低下,他们也会投票给他。如川普自己所说,即使他在纽约五大道上公开杀人,他也不会丢掉一张选票。又如美国六十年代民权运动时期的总统约翰逊所说:“如果你告诉一个最差劲的白人,他比最优秀的有色人更好,他不会注意到你在掏他口袋里的钱。其实,给他找一个让他能看不起的目标,他会帮你掏空他的口袋。”

这个解释与很多统计数字合拍。显然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尤其男性、是川普最大的票仓。

但究竟是什么,使得在美国在全球化、多元化、选出了史上第一个黑人总统之后,种族主义大爆发,选出了一个仅仅靠种族主义上位的、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最为恶劣的总统?另外,另一个更让人绝望的问题是:如果种族主义在美国如此根深蒂固,那么美国是否还有希望?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也许应该换一个角度看看。

如果说种族主义是一种病毒,那么我们最该问的问题是:种族主义病毒最容易侵害哪些人?

美国华裔政治家杨安泽,近年曾到到美国中西部锈带的体验。杨安泽在那里接触的到普通劳动阶层美国人,包括失业的和其他生活艰难的家庭。杨安泽告诉他们,他要从事政治,帮助普通美国人。于是这些人问杨安泽:“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杨安泽说:“我是民主党。”这些人马上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气,说:“你原来是民主党?民主党不会帮我们的。”

美国劳动阶层对民主党的不信任并不是没有原因。几十年来,美国民主党早已不再是罗斯福的民主党。民主党在沿海地区和大企业、大富豪、华尔街、和各种尖端工业越来越紧密纠缠,但渐渐远离和基本放弃了低薪阶层、蓝领工人和农民。

四十年来,美国两党在经济政策上逐渐右移。政治右移加上全球化和自动化等种种因素,使得美国贫富分化愈来愈大。白人蓝领工人并不是美国经济的最底层,但是白人蓝领工人四十年来经济地位的落差通常更大。所以白人蓝领工人通常更感失落。

这时候,共和党带着他们廉价的精神毒品 —— 种族主义、反移民、反堕胎权、反同性恋, 来接近美国低层白人,骗取他们的选票。这是共和党的所谓“南方策略”,也是川普最为擅长的。

所以并不是川普一手造就了支持他的妈嘎大军。事实上在川普从政之前,所有的怨怒仇恨已经聚集在他的支持者们心中,川普不过是星星之火,点燃了人们心中的愤怒、仇恨和种族主义的,让它在2016年烧成燎原烈焰。

如果美国不真正面对她的最大社会危机——贫富分化,那么这个社会的伤口永远不可能愈合。川普支持者不会随着川普的下台而消失。他们也许安静一段时间,仿佛进入冬眠。但等到川普2.0降临,川普2.0的支持者可能像野火或者新冠病毒一样迅速燃遍美国。

美国将向何处?

接下来的四年,将是美国非常艰险的四年。

美国,其实也是整个人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四大危机:1)新冠疫情, 2) 经济衰退, 3) 气候变化, 4)社会分裂。

新冠疫情正在美国全面失控。而败选的川普政府当然不会为抗疫动一个手指头。在即将来临的冬月,美国的感染率和死亡率都会不断破纪录。目前的模型计算,到明年三月,美国新冠总死亡人数将达五十几万,也就是将超过美国两次大战死亡人数总和。

预测新冠到明春会有所减缓,预计到时人群会开始疫苗注射。然后有望达到新冠基本被控制。

但是新冠给美国带来的伤痕可能是永久的:精神、经济、社会的伤痕。

无论如何,川普出现和美国新冠大失败,标志着美国光荣时代的结束。

至于经济、气候和社会问题,将比新冠问题复杂得多,棘手得多。没有人期待拜登政府能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可能是拜登政府在解决这些问题上朝正向迈出一步。

拜登政府将面临的困难将极其巨大,美国未来的形势将极其严峻。

首先明年一月民主党不一定能在佐治亚州同时取胜两个参议员席位。如果输掉一个,民主党将是参议院少数。从奥巴马时期的经验,我们知道麦康纳领导下的共和党参议院会做什么:他们的唯一目标,就是阻断政府正常工作。从抗疫到拯救经济到改善医保教育到兴修基本建设。简单地说,共和党击败民主党的唯一希望,是阻碍民主党政府下美国的正常运行。混乱、贫困、哀鸿遍野的美国,是共和党唯一可能取胜的土壤。

那么如果民主党获得参院多数呢?情况会好得多。民主党会致力于美国恢复,在两三年内有望回到川普前的正常社会。当然,对于解决深层的贫富分化和阻止气候变暖等重大问题,美国还有很长很艰难的路要走。

有人问,民主党会不会发生内争和裂隙?答案是肯定的。其实民主党内争和裂隙早就存在,主要的矛盾是民主党建制派和进步派之间。

进步派和建制派之间的分歧,主要在于进步派更倾向于低层平民而建制派更倾向于富有阶级。这次美国新冠疫情和大选,逐渐显示出进步派的一些优势。疫情之下,更多的美国人接受了进步派的主张,如全民医保和提高最低工资。在今年民主党输得很惨的佛罗里达州,大选通过了提高最低工资到每小时15美元的法案。

这次大选,进步派的战绩不错。民主党进步派代表,号称“小队”(Squad)的四个年轻女国会议员: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特莱布 (Rashida Tlaib),普莱斯利 (Ayanna Pressley)和奥马尔(Ilhan Omar),全部以比2016年更好的成绩入选。进步派还增加了一些新成员,例如密苏里的护士布什(Cori Bush)和纽约的中学校长鲍曼(Jamaal Bowman)。

 

民主党建制派的一大优势是大金主的支持。但这次大选显示:钱并不能完全决定选举结果。在次大选,纽约亿万富翁在佛罗里达为民主党砸了上亿美元,但民主党在佛罗里达大输。这次选举的大惊喜是佐治亚州的意外翻蓝。佐治亚翻蓝的最大原因是,史泰茜 · 艾布拉姆斯 (Stacey Abrams)领导之下,佐治亚民主党几年来不懈的草根运动,尤其是注册选民的运动。艾布拉姆斯虽然不是进步派,但佐治亚的成就,显然是对以草根运动为本的民主党进步派的巨大鼓励。

 

此外,拜登这次胜选,也离不开伯尼 · 桑德斯为首的进步派的帮助,进步派的助选,调动了大量年轻人和少数民族的投票,是拜登胜选不可缺少的一环。

那么民主党中进步派和建制派的竞争摩擦会不会使民主党分崩离析、而共和党甚至川普坐收渔翁之利呢?应该不会。这次大选整个民主党显示了高度的协调的对拜登的支持。在民主党和美国都处于危难的情况下,民主党仍然会在需要的时候共同对外。

……

无论如何,2020大选,是美国在悬崖边缘的紧急刹车。

美国没有时间庆祝胜利,因为今后的路途上还有荆棘、荒漠、急流和绝壁,甚至更危险的死亡之地。

但美国没有死,希望还在,她将继续前行。

作者简介

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职业金融量化分析。近年开始写字。作品发表于多家电子平台、《青年作家》、《文综》及其它丛书。曾获法拉盛海外华语诗歌节奖。著有《川普时代:美国不再伟大》。正在美国亚马逊上出售。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6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0大选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