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从大法官提名看美国最高法院的政治化

作者:江振春 王澜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21期  已有 186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9月18日,美国自由派阵营最伟大的旗手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在美国总统大选决战时刻,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去世加速了美国进入“终极政治压力测试”阶段。金斯伯格去世前,预料到她的辞世将给多事之秋的美国带来政治的惊涛骇浪,留下了遗愿:“热切希望,我(的职位)不会在新总统上任前被取代。”然而,对于共和党以及保守派来说,在大选前提名大法官人选正逢“天时、地利、人和”。彻底让最高法院保守化的时机已经到来!

司法神殿政治神话的破灭

在很多人眼中,庄严的联邦最高法院宛如一座神圣的殿堂,端坐其中的大法官就是公正的化身。然而,近年来的大法官提名和任命过程却更像一幕幕政治大剧,揭开了最高法院的神秘面纱。联邦法官任命,特别是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充满了政治算计与斗争。

2016年是总统大选年。当年1月24日,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辞世,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名加兰德为大法官候选人。尽管加兰德被外界认为是位温和派法官,但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拒绝就这一提名进行听证与投票。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义正辞严”地称:“美国人民对于选择下一个最高法院大法官,应该有发声的权利。因此,这一空缺应该等我们选出新总统后再填补。”由于参议院抵制,最高法院在只有八名大法官的情形下运转了10个月之久,一直等到了特朗普上台。特朗普上台后,旋即提名具有“小斯卡利亚”之称的戈萨奇为大法官候选人,民主党议员虽以“阻挠议事”的方式予以拖延,但共和党凭借在参议院的多数优势,成功修改“阻挠议事”规则,强行推动戈萨奇的提名进入投票程序,戈萨奇最终当选。共和党虽赢得了暂时的胜利,却冒着改变参议院议事规则的风险,启用国会议程的“核选项”,这给以后的国会议事带来隐患。

转眼四年过去,同样面临大法官提名与任命,由于特朗普与参议院的多数党同属共和党,于是他们联袂上演了共和党“双标”政治大戏。金斯伯格大法官尸骨未寒,9月26日,特朗普就匆匆提名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天主教保守派女性巴雷特为大法官候选人。特朗普赶在大选前提名巴雷特为大法官,不仅意在凝聚保守派选民的力量、最大化获得保守派选民支持,同时也是在影响美国最高法院未来的走向。美国司法研究专家奥布莱恩曾一语道破天机:“现实中每一次大法官的任命都是政治性的!”虽然巴雷特的提名仪式疑似酿成一起新冠病毒“超级传播事件”,包括特朗普在内共有七人确诊患病,但这丝毫不能阻止共和党推举大法官的进程。麦康奈尔甚至信誓旦旦:参议院有足够的时间在年底或者选举日之前完成大法官人选的确定。而事实上,美国历史上确认新大法官的最快时间为47天,而平均时间则需要近70天!以奥巴马为代表的民主党人对共和党前后不一的表现提出批评,称对规则的应用要保持一致性,而不是以此刻的方便和有利为基础。

最高法院成为政治角斗场

美国最高法院追求公正、标榜无私、追求政治中立、强调不偏不倚,然而,在政治极化的年代,强烈的党派色彩深深影响到了大法官的提名与任命。大法官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人,政治思潮的变迁,社会舆论的转向,都会对大法官的政治倾向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近年来,大法官在某些案件的判决中很难超越意识形态的藩篱,保守与自由的分野非常明显,这也使得最高法院成为政治角斗场的一部分。长期以来,美国两党在堕胎、持枪权、同性婚姻、移民、医保以及气候变化等诸多领域政治纷争不断,形同水火,战火也蔓延到最高法院。在一些判决中,9名大法官甚至出现了5比4的判决,保守与自由两派胜负之间往往是“一票定乾坤”!

2020大选之年恰逢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因此,特朗普对于大法官的提名也使得最高法院成为美国政治的风暴眼。不出意外,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会在总统大选投票日前通过特朗普提名的人选,毕竟美国宪法没有规定总统大选年不能提名、任命大法官。而对于民主党来说,如果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获得参议院通过,这将使得自由派法官只占大法官总数的1/3,意味着今后几十年最高法院会彻底转向保守主义,自由派将会彻底失去话语权。如果11月3日大选之后,民主党把持了参议院,拜登入主白宫,届时由民主党提名大法官人选,那么最高法院的未来政治走向将会有所不同。因此,民主党发出威胁:如果特朗普提名人选在参议院强行“闯关”,那么民主党将不惜采取“一切措施”进行反制,手段之一就是推动哥伦比亚特区和波多黎各两个地区成州。哥伦比亚特区人口中46%是非裔,波多黎各超过70%的人口是西裔,而这两个族裔都是民主党的铁票仓。如果这两个地区变成州,参议院将会增加四名民主党参议员,显然这在大法官提名表决等重大事项上有利于民主党。当然,为了防止美国最高法院的天平严重滑向保守派一边,民主党以及自由派还有一招,即简化相关程序,增加大法官的数量,稀释最高法院保守派力量。在上个世纪30年代,民主党人罗斯福任总统的时候就曾计划“填塞最高法院”,试图将大法官人数从九人扩充至十五人,以削弱保守派势力,为继续推行新政扫清障碍。

最高法院将彻底保守化?

桀骜不驯的特朗普让总统大选充满了政治危机。特朗普曾坦承:如果他在11月大选中失败,他拒绝承诺将实现权力的和平过渡。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预计选民会大规模转向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进行投票。有调查预估,今年大选将有超过半数的选民选择邮寄投票(大约8000万张选票),而2016年邮寄投票的比例仅为1/4。《华盛顿邮报》预测,特朗普在大选当天可能会在计票中保持领先,但“随着缺席和邮寄选票的计入,其领先优势将会缩小或消失”,这或许是他真正担心的地方。如果特朗普拒绝权力和平过渡,最高法院介入将不可避免。这又让人们想起了2000年“布什诉戈尔案”。那年总统大选,小布什和戈尔在佛罗里达州发生计票纠纷,正是最高法院以5比4的票数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判”为总统。

针对特朗普的表态,民主党众议员拜尔直接把话挑明,“这是特朗普公开承认希望利用最高法院窃取选举胜利”,如此言论是赤裸裸地“利用联邦法院舞弊,否认民众依法邮寄选票的权利”。最高法院或许是特朗普连任的最后保障,因此他不会放弃这次大法官提名机会。如果巴雷特的提名获得参议院任命,这将为特朗普连任“保驾护航”;即使特朗普不能连任,他也为保守派留下了宝贵的“政治遗产”——为最高法院输送了三名保守派大法官,让最高法院彻底保守化!

(作者分别为南京审计大学法学院教授、研究助理。本文于10月8日截稿)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