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张蕴岭: 百年大变局, 中国是最有影响的因素之一

作者:张蕴岭   来源:国观智库  已有 172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十秒看全文
  世界正处在百年大变局之中。中国不仅身处变局之中,且是变局中最有影响的因素。上个百年世界巨变,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出现了冷战,也出现了战后的大发展,国际体系。
  如今,新的百年变局已经开始,基于大国主导的国际关系与秩序正在发生变化。影响大变局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发展范式转变;二是新科技革命。从地区角度来看,现存的世界秩序渐变,区域治理的重要性凸显,在一些地区成为主框架。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未来世界格局的最大变化是发展中国家崛起,改变西方发达国家占据主导地位的格局。
  这个百年,最重要的是防止发生大战,扭转气候变化趋势,推动可持续发展,构建基于和平合作共赢的命运共同体。

  作者:张蕴岭,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主任、首席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研究员,山东大学一级教授,东北亚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著名国际问题专家。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百年大变局的思考
  “百年大变局”这个提法是2018年6月中央召开的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来的。“百年大变局”是一个大的命题,涉及的问题很宏大,需要认真研究与思考。
  01  为什么现在提百年大变局?
  冷战结束以后,我们提出世界处在大调整的时期,现在提出是百年大变局,这个提法不仅有新意,而且有深刻的含义。
  说到变局,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变什么?怎么变?变到哪儿去?还有需要认识变局的范围,如全球之变、地区之变、中国之变。把中国放在变局中来思考和认识很重要,因为中国不仅处在变局之中,而且是变局中最有影响的因素之一。我曾经写文指出,东北亚处在百年大转折的时期,是指中日力量的翻转,即由日本超越中国到中国再超越日本的变局,这种转变的影响更多的是在地区层面。面对全球之变、地区之变、中国之变,我们需要有全局观,有大视野,有中国视角,如此才可以进行战略性和全面性的研究,在“百年变局”这样一个大框架下提出创新理论和战略对策。
  变什么呢?百年变局,我们先设定时间区间。这个百年是2000—2100年,那么,上个百年就是1900—2000年。我们再来看变局的基本内容,主要涉及秩序、发展与社会结构。秩序,主要包括国家间力量对比、关系结构、地区与国际机制;发展,主要是指经济增长、技术进步以及推动增长与进步的机制;社会,主要是指人口、社会制度、社会结构、社会思想的变迁等。所谓大变局,就是这些方面发生重大的变化。
  02  上个百年回顾
  上个百年是世界发生巨变的百年,在人类历史上,是最具惊心动魄的百年。就世界秩序而言,最大的变局是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美国掌握霸权,西方集团确立。再一个大变局就是发生了十月革命,共产主义运动兴起,苏联成为领衔大国,东方集团出现,二战后,两个集团发生对立,形成冷战。冷战对峙了几十年,以苏联解体、东方集团崩塌、美国成为一家独大的霸权为告终。还有一个大变局影响很大,就是民族独立运动兴起,西方主导的殖民主义制度消亡,发展中国家实现民族独立。
  就世界发展而言,是一个大发展时期,经济总量以乘数效应增加。从有统计的经济总量来看,上个百年的增长超过以前所有的时间增量的总和。推动增长的主动力是组织管理制度改善与新科学技术的发展,其主要的特征是生产管理更为科学,生产的自动化程度不断提高,因此,生产的效率大大提高。还有全球化得到大发展,绝大多数国家实行开放发展战略,加入到世界发展的进程——多边贸易机制与国际治理体系(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货币体系等),这是过去没有的。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推动国际生产网络的发展,生产、交换、资本的跨国化成为常态。不过,到上个百年后期,原来的国际关系、发展方式、治理体系都显露出老化,有的问题已经是“积重难返”,出现了“危机综合征”,到了非改不可的关头了。
  就社会变局而言,影响最大的是西方走过发达阶段,进入后发达时期,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完成。在人口的社会结构中,“中产阶级”规模增大,建立起了社会福利保障制度,把全民纳入基本社保体系之中,同时,社会保障制度向更多国家扩散,几乎成为一种被普遍接受(包括发展中国家)的“普世价值”。不过,财富的集中化,或者说两极化加速,企业甚至个人的资产富可敌国,许多个人的财富超过了很多国家的财富总量。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地区层面的大变化。从格局看,欧洲的大变局最为突出,由战乱之地到安定地区,实现区域联合,创建区域治理制度。欧洲经历了长期的战乱,是两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地,最后走向区域稳定,创建区域联合与治理制度,这是具有长远意义的大变局。亚洲的变化也引人注目,日本崛起后奉行侵略扩张,二战战败,战后被纳入美国领导的同盟体系。日本战后实现经济快速发展,成为发达国家。中国结束内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78年实施改革开放,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东南亚逐步实现联合,建立了东盟,探索出一条符合东南亚的区域治理方式(东盟方式),取得显著成效。不过,亚洲的政治与安全还处在分割状态,冷战结束并未完全终结分割,特别是朝鲜半岛,没有结束战争状态。
  从发展角度看,经济区域化凸显,形成三大经济中心,即北美、欧洲、东亚地区。美国经济二战后一家独大,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资本与技术扩散的中心;欧洲经历世界大战的毁坏,二战后经济实现复兴,建成了基于全面开放与区域治理的统一大市场;东亚以日本经济战后复兴和中国实施改革开放为动力,逐步发展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心,形成北美—东亚链接的亚太大区域框架,并且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
  从社会角度,最大巨变是人口规模扩大,中国和印度成为超10亿的人口大国,非洲人口也大幅增长。在人口方面,发达国家人口增长停滞,老龄化凸显,人口分布出现新的不平衡,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当然,在上个百年的巨变中,思想文化的变化不可忽视,其中,影响最大的一是西方主导下的国际关系、国际秩序、国家治理的思想意识形态传播;二是以“十月革命”为动力的共产主义运动推动的思想、国际关系、国际秩序的思想意识形态传播。民族独立后的国家发展与国际关系大都受到这两种思想与意识形态的影响。
  03  新百年变局
  我们正处在新百年变局的前期,变局已经开始,出现了大变化的“前期综合征”,而综合征的最突出特征是乱、不确定性。前不久笔者写了一篇短文《没有答案的世界》,指出世界正处在大变革的时代,几乎涉及各个领域,尽管大变革的大趋势可以预测,但是,对未来变化的具体内容、方式与影响,还很难说清楚。
  比如,就国际关系与秩序而言,变革在发生,值得关注和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以往决定国际关系与秩序的主要因素是国家的力量,形成大国主导,甚至是霸权。如今,我们看到,基于大国主导的国际关系与秩序正在发生变化。未来,随着超国家的国际力量(经济、政治)构成、分布与作用方式的变化,由大国主导的国际关系与秩序模式会发生变化吗?人类是不是在这个百年能走出大国争斗的国际关系范式,走向一种基于“命运共同体”的新秩序呢?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支撑命运共同体的主导力量是什么呢?命运共同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架构呢?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命运共同体”英文翻译是“a community of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命运共同体就是“共享的未来”。“共享的未来”显然不是一种制度,而是一种思想理念,也就是说是一种引导思想,即中国倡议以“共享的未来”为引领思想,来构建一种新的世界秩序。
  百年变局是一个过程,会有反复,可能“百年无定式”,也就是说这个百年也可能还形成不了比较明晰的国际关系范式与秩序框架,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所谓“没有答案的世界”,意味着难以把握的巨大风险,但也提供创造的巨大空间。
  世界发展处在大变局的旋涡中。影响大变局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发展范式转变;二是新科技革命。发展范式的转变意义重大。工业化带来了物质的极大丰富,后来的国家都沿袭了西方工业化走过的道路赶超,结果,“积劳成疾”,出现了能源危机、生态危机、气候变化,导致地球生存危机,这是发展范式出了问题,走不下去了,需要新发展观、新范式。新范式是什么?是可持续的、绿色的,具体内容现在还很难说清楚,是一个创新与积累的进程。新科技革命以智能化为主导,上一次科技革命是以自动化为主导。新科技处在大变革的前沿,影响巨大,将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思维方式等,也可能是解决发展范式的“救命良药”。
  从地区角度,现存的世界秩序渐变,区域治理的重要性凸显,在一些地区成为主框架。有些学者提出来未来统一的国际治理、全球治理框架可能在削弱,而且更多地体现在区域治理,这个问题值得研究。区域结构在重组,欧盟出了英国退欧,东亚形成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对话合作机制,现在又出了个美国极力推动的印太。重要的是,区域秩序建立在什么基础上?上个百年形成了西方(美国)主导的安全同盟体系,今后,亚洲、非洲会走出旧体系,构建具有本区特色的安全合作体系吗?有人提出,亚洲必须走出由西方主导的秩序,转向东方思想引领的秩序。“亚信会议”提出,亚洲应该寻求建立符合亚洲特点的安全机制,亚洲很大,也很复杂,中东长期战乱,目前的冲突能否推动建立新的合作性区域秩序?东亚地区以经济为纽带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以东盟为中心开展了多层次的对话合作,这些是否是走向新秩序的预演?还有待观察。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未来世界格局的最大变化是发展中国家崛起,改变上个百年形成的西方发达国家占据主导地位的格局。在这个百年中,预计到2040年左右,三大经济体的排序可能会是中国、美国和印度,这三个大国中,两个是后起的发展中国家。在新科技革命和发展范式的转变中,东亚能否走在潮流的前面?上个百年,西方引领了以自动化为标志的革命,现在,以马云为代表的创新者正在创建一种全新的经济流通方式,对未来的发展能有引领作用吗?新一轮以智能为标志的工业革命给地区赋予了新的含义,对还在发展中路途上的新兴国家有着新的导向作用。不过,新技术的扩散需要诸多条件,对于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短板很多。重要的是,后发达国家的未来方向是什么?在这个百年,能有多少发展中国家摆脱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步入发达的行列。最重要的是,这个百年,世界发展能否转向新发展范式,避免气候变化与其他大危机所带来的灾难。
  04  百年变局中的中国
  对中国来说,百年大变局具有特殊的含义,即在结束百年衰落后,走向民族复兴,实现中华复兴梦。按照设定的目标,到2050年,中国将步入发达国家行列,那么,再用50年,中国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会在世界和地区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重要的是,中国本身就是这百年变局中的重要因素,不仅涉及利用百年变局的问题,也涉及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的问题。
  中国是世界大国,也是变局中的大变量,非同一般。中国领导人提出,中国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要在百年变局中起引领作用。无论从中国自身,还是世界,中国建成发达国家,综合力量将居世界之首,这是最大的变局之一。目前的很多现象都与如何与一个崛起的中国打交道有关。美国最为紧张,担心中国超越、中国排挤、中国替代,等等,因此奥巴马总统制定“重返亚洲”(PivotAsia)政策、特朗普搞贸易战等,试图遏制中国未来领先的势头。欧洲、日本等西方国家也对中国实行的不同制度模式大为担心。
  中国怎么办?首先,中国还是处在迈向发达国家的进程中,还是发展中国家,不能停步,也不会因为贸易战而关闭大门,也不会与西方对抗,因为只有继续改革,坚持开放,才可以保证崛起的进程不中断。中国需要推动现行国际体系、国际秩序的改革,但不是要另起炉灶。就像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遵循的原则是共商、共建、共享,提供的是开放的各方都可以参与的大平台。“一带一路”也是百年工程,需要长时间建设发展。“一带一路”具有地缘重构的大变局含义。我们知道,西方工业化以来,开辟的主要通道是海洋,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可以实现欧亚非的陆地连接,形成陆海双通道,这个变化意义深远。中国要做变局方向的引领者,这个引领本身也是变局的内容,即东方国家在世界中的作用回归。当然,中国要做思想引领者,需要一个开放的思想环境,不仅要自己走出去,也要让人家能进来,让思想、文化进行双向、多向交流,只有这样,才能在交往中提升影响力。显然,百年变局中的中国和中国与百年变局,这两个大课题都值得深度思考,值得深入研究。

  文章来源:《东亚评论》2018年第1辑,世界知识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2日 来源时间:2018年12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