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美国中期选举、政治演变及其政策趋势的思考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35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2年美国内政治的最大盛事——中期选举大局已定:

民主党以副总统、参议院议长哈里斯的一票优势保住参议院的掌控权,而共和党人在众议院将赢得微弱多数议席。

现任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卸任,而共和党人、现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不出意外,将接替议长之职,按照计划,他可能会领导共和党在众议院进行大刀阔斧的人事改组,以保证共和党能够有效驾驭众议院。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成功击败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里克·斯科特的“挑战”,维持住其职位。

它是特朗普在新一轮美国选举中处境的缩影:一向以支持特朗普著称的福克斯新闻在一篇评论中将其描述为本轮选举的“最大输家”,并把共和党的“黑马”、佛罗里达州的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称为“最大赢家”。

共和党人中的不少人斥其为选票“毒药”,认为特朗普的恶名败坏了本党选情。

这场选举极可能成为特朗普政坛真正的“滑铁卢”,他所支持的亲信候选人大幅落选的选情,预示着其再圆总统梦被终结的开始。尽管他在目前的党内民调中仍然领先。

这位前总统迫不及待地宣布将参与竞选下届总统,以期获得“先声夺人”之效。然而这正暴露了他在新一轮选情的背景下对政治未来不自信和焦虑的加剧。

特朗普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前景黯淡,突出体现在其长女、其总统任期风头很健的伊万卡对其新的竞选活动的态度上。

在第一次赢得的总统选举中,伊万卡及其夫君库什纳给予了重要支持,并在随后的执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在特朗普宣布新的总统竞选计划后,伊万卡明确表示,“不打算参与政治”,选择优先考虑年幼的孩子和私人家庭生活。

她的声明无异于是对特朗普2024年总统竞选的“投票”,和父亲一起经历了政治的风风雨雨后的伊万卡很清楚,特朗普结束了。

相比较而言,本次中期选举成为现总统拜登的“高光时刻”。中期选举又被视为民主党人总统拜登的一次民意“公投”。就其结果来说,拜登本人近期称,他对其感到“满意”。

反观共和党,它们没有延续历史“惯例”,在中期选举中掀起“红色浪潮”,仅以微弱优势赢得众议院的控制权。

这反映出美国民众一方面对民主党人全面控制行政部门和国会的不安、希望给予民主党人更多的牵制,另一方面又对拜登政府的执政表现总体满意,并且凸显出共和党人的政治纲领和所作所为未能说服民众给予更大的支持。

民主党人在中期选举中的良好表现巩固了其政治基础,为其进入新一届总统选举创造了有利条件。凭借着这股势头,再加上现任总统的“在位”优势,民主党候选人将得到更大的胜率。

另一方面,相对于共和党新一届总统候选人充满不确定性,民主党人更加一心一意地支持现总统,拜登只要继续维持其业已展开的施政局面,在内政外交政策方面继续取得成绩,不出差错,那么他将几乎“无懈可击”——他的负面新闻经由2020年的总统选举基本“消化”掉了,进一步增强了胜选的可能性。

至关重要的是,拜登政府有可能在剩余任期取得更大的政治成就,比如在俄乌战争方中采取适当战略策略维护和增强美国利益,以及他在美国关切的重要地区政策的制定和生效,都将可能为其新的总统选举加分。

相比较而言,在中期选举中表现不佳的共和党已经“先天”地失去了支撑其竞选新一届总统所需要的优势条件,而且由于不断面临失败的特朗普坚持强势参选、内部分裂的态势已经凸显,尽管党内支持德桑蒂斯的力量正在壮大、而且在可见的未来很可能形成声势,但经过内耗后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面对强大的现总统时,将进一步丧失问鼎白宫的能力。

假如特朗普在党内获胜、参选总统,那么在两位老人之间对决,现总统比“伤痕累累”的特朗普占优势。

对拜登更大的挑战是共和党新生代领导人——德桑蒂斯,共和党的民意可能逐渐集聚到这匹“黑马”身上,而且美国政治中长期靠年轻一代掌舵,更换年迈的领导人,将是大势所趋,但很可能不会在两年后实现,而是在拜登卸任之后——更年轻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和更年轻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对决2028年的总统竞选。

当然最重要的前提是,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拜登当局继续稳健执政、不出重大差错,甚至取得更好成绩。

依托这一切,假如民主党最后推出拜登参选下届总统,那么他是有很大可能获得连任的。

对于美国内新的中期选举,一些舆论聚焦于现任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即将卸任,但却忽视了美国内政局变化和政治大气候在对华政策方面的短期和长远影响。

从短期来看,中期选举后的美国政治格局的重要特点是,共和党人在国会获得了对民主党人比选前更大的牵制权力,但它是很微弱、而且在一些重大议程上受到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反牵制”的。

同时,共和党人要想贯彻本党意志,必须争取几乎每个党员的支持票,无形中又增添了难度。相反,民主党人要想推动法案或议题,只要在巩固本党支持的基础上,略施政治手腕,撬动共和党的少数党员即可。

共和党人今后将在预算审批方面掌握更大权力,主要是在国内议题方面给予拜登当局更多的牵制,但在外交政策方面,它将很难对掌握行政权力并控制参议院的拜登当局施加实质性影响。

而且更重要的可能是,对华政策已是“两党共识”,尽管共和党和民主党表现出不同的倾向和方式方法选择——如果说共和党人在推行政策方面更“激进”的话,那么民主党人更注重“持久”,最具威胁性的结果可能是,它们之间不是彼此削弱,在国会产生分裂,而是恰恰相反,形成“互补”、相互加强,激进的共和党人促使民主党人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打破某些稳健和建设性局面,增添冲突和对抗因素。

取得众议院控制权的共和党人已经明确表明了其“激进”倾向,他们说将利用其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重点关注印太方向,同时更密切监督对乌克兰的援助——但他们不会停止对基辅的支持。即将出任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的共和党众议员麦考尔则称,他的首要任务是大国竞争,包括监控高科技出口。他更直白地表示,民主党和共和党能够在这个问题上合作,并说“我们两边都有鹰派”。

从长期来看,拜登在最近的一场高规格对话前后通过公开发声,清晰地勾勒了美国战略蓝图:坚持“激烈竞争”政策,但同时致力于更好地“管理”竞争,使其不转向冲突和对抗。这是打“持久战”的思路,冲突和对抗对双方都有破坏性,冷静并持续地竞争有利于华盛顿的利益最大化、损害最小化。

如果说特朗普开启了大国竞争战略,但在其任期还比较粗糙、稚嫩、过于横冲直撞、时常造成混乱并对美国自身利益也带来伤害的话,那么拜登当政后已经将其全面“制度化”,在推行政策方面走向成熟、更具章法,而且他更极力避免竞争政策对美国自身的伤害,将竞争战略推向持久化格局。

中期选举的结果可能会加强拜登当局的政策态势,同时由于共和党在国会众议院取得控制权,相互之间增加了监督和激励,因此它在不得不兼顾共和党的意见情况下,可能使其走向更具“鹰派”色彩并更加完善,在某些方面产生冲突因素。

美国中期选举及其在对华政策方面所产生的一些新趋势,值得我们更多思考并予以更大关注。

发布时间:2022年11月19日 来源时间:2022年11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