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人对开打一场新冷战不感兴趣

作者:卡特里娜·梵登·赫维尔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25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拜登政府将很快发布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俄乌战争爆发后,该战略已进行了修订。这份文件无疑将引发一场新的辩论,即美国应该如何为美中俄“新冷战”做好准备。但在全面投入大国竞争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拜登总统的承诺,即他所说的要制定一项“中产阶级的外交政策”,并审视一下美国人现在最关心什么。

国会即将增加数百亿美元的军费预算。顽固的鹰派人士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这仍然不够。他们敦促军费预算增加50%,即每年增加4000亿美元甚至更多。今年,美国对乌援助总额已超过400亿美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现在,太平洋沿岸国家都在增加军费。拜登号召美国人参与民主对抗独裁的全球战争,暗示美国的安全取决于美国能否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民主(和更迭政权)。

正如昆尼皮亚克大学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所揭示的,美国人现在肯定有各种(更现实的)烦恼。当被问到这个国家目前最需要解决什么问题时,27%的受访者(最高比例)将通货膨胀列为第一位,而只有2%的受访者将乌克兰问题列为第一位。《经济学人》杂志在过去一个月进行了一系列YouGov民意调查,调查显示移民和气候变化是民众最关心的外交政策议题。

美国外交决策集团可能正在为打一场国际冷战做准备,但普通美国人却更关注国内安全问题。根据无党派组织“欧亚集团基金会”的一项调查,近一半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减少卷入其他国家内部事务,只有21.6%的人同意加大介入力度。近45%的人认为美国应该减少海外驻军,只有32.2%的人认为应该增加。

当然,民意调查只是民意的大致反映,战争狂热可以改变民众的观点。然而,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2021年的一份报告也给出了相似的结果。更多的美国人(81%)表示他们担心来自国内的威胁,而不是来自国外的威胁(19%)。在回答美国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外交政策目标时,超过75%的受访者认为保护美国工人的就业岗位和防止核武器扩散非常重要。民众最不重视的政策目标是“帮助其他国家引入民主政治”(18%)和“保护较弱小的国家免受外国侵略”(32%)。

对美国中产阶级来说,明智的美国战略应该是什么样的?昆西治国方略研究所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有序竞争:美国应对多极世界的大战略》——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引子。该文作者是乔治•毕比,他曾是中情局俄罗斯分析处的负责人,目前是该研究所的大战略研究主任。

毕比认为,在过去三十年里,不仅是“美国的世界野心和实现这些目标的能力”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差距”,而且“华盛顿外交决策精英过于关注促进美国的主导地位”,他们和“渴望国内更加稳定繁荣的普通美国人”之间也出现了“巨大的差距”。

他附和了大多数美国人的核心关切,认为“华盛顿今天面临的主要战略挑战不是赢得自由对抗暴政的决定性胜利,而是要在国际问题上获得喘息之机,使美国能够休养生息。”

然后,他概述了自己战略的核心观点:与俄罗斯和中国展开“有序竞争”。在认识到美中经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及美国需要谨慎看待俄罗斯核武威胁后,他建议(美国)“避免推动政权更迭”或以其他方式“破坏俄罗斯和中国的政经稳定”。

他的建议是,在有序竞争中,我们的对手不仅要受制于美国及其盟友,还要受制于重建的“已商定游戏规则”。两方最先开始的互动可能是恢复核武器协定和签订互联网协议以管控日益严重的网络安全问题。

他还指出,要实现这一点,各方必须达成协议终止乌克兰战争。毕比承认,美国要带头强力反制普京的攻击行为。但是,就像萨达姆•侯赛因当年入侵科威特一样,毕比将“击退普京,促进莫斯科政权更迭,将乌克兰纳入西方轨道”这三件事区别开来。

当人们仍沉浸在俄罗斯战场失利的情绪中时,大概无人会在意这一提醒。但“为中产阶级制定的外交政策”必须找到遏制美国海外冒险的方法,这样我们才能在国内重建民主体制和积蓄力量。为对抗中俄而开打一场新冷战可能会使外交决策精英权力大增,使军工-政客集团一夜暴富,使我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兴奋异常,但却会使美国人民的共同心愿落空。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华盛顿邮报》)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4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