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不是冷战胜似冷战:美中冲突与斗争加剧

作者:JANE PERLEZ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21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十多年前,时任副总统的乔·拜登在访问中国期间发表演讲,颂扬美国是有史以来最富裕的国家。他说,美国的富裕程度是东道主的2.5倍。

当天下午,拜登与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会面,两人进行非正式的散步时,讨论的主要是国家安全问题。习近平对华盛顿派侦察机监视中国表示不满,拜登回答说,这些飞行会继续下去,他后来这样告诉美国记者。

那时候,这类分歧看起来相对可控,尤其是因为两国官员当时定期举行会晤。现在,两国的富裕差距已经缩小,但安全挑战却更加艰险,而且双方几乎不存在沟通。

外交官和分析人士说,作为各自国家的领导人,拜登和习近平正越来越多地走上可能相撞的方向,存在引发新冷战的风险。军事、经济和意识形态上的紧张状况不受控制地影响着这两个大国。随着中国扩大自己的核武库,在半导体领域展开竞争,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担心被挤在了美中之间。

中国正在寻求建立一个专制国家联盟,它与俄罗斯找到越来越多的共同目的,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已定于本周晚些时候举行面对面会晤。尽管在过去一周,俄罗斯在与乌克兰的战争中受挫,但北京方面不太可能因此而回避与俄罗斯的关系。中国为击退其眼中的美国霸权,需要在莫斯科找到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

与此同时,北京与华盛顿的分歧越来越大。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向这个民主自治但被中国宣称为领土的岛屿表示支持后,中国政府取消了三轮中美军事会谈,并推迟了另外五轮有关气候变化和国际犯罪问题的会谈。两国之间的军事讨论虽然只是偶尔为之,而且往往是固定的套话,但在目前风险越来越大的环境里,在美中船只经常在中国附近的海域靠得过近的情况下,这些讨论仍被认为很重要。

“一场风暴正在我们的周围聚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上个月的一次讲话中说。“美中关系正在恶化,问题棘手,猜疑很深,双方的接触有限。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很快改善。”

李显龙说,他担心“误判或事故很容易使事情变得更糟糕”。

在还不算很久之前,美国与中国的关系至少还不算坏。

习近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后没多久,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在加州的一个庄园里款待他。2015年,这位中国领导人访问了四个美国城市,奥巴马也访问了中国。他们的副手们定期在两国首都举行会晤,由高层官员组成的大型代表团每年举行论坛。

那时甚至有人认为,谈得太多而付诸行动太少。2015年的年度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举行期间,时任国务卿的约翰·克里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参观了一个关于非洲野生动物贩运的展览。中国那时正在南中国海修建人工岛屿,但这个问题几乎没有在对话上讨论。

自2021年初以来,拜登和习近平只通了五次电话。缺乏接触使摩擦更危险,外交人士和分析人士说。

“缺乏持续的私下对话,有助于加剧紧张关系,”曾在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的查尔斯·库普坎说,他现在是乔治城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分歧恶化,不信任增多。”

在最近的一次通话中,两位领导人同意择日举行面对面会晤,这似乎有可能发生在今年11月印度尼西亚举行的20国集团首脑峰会上。拜登和习近平都已确认出席,普京也已确认出席。

如果实现的话,这将是拜登入主白宫以来两国领导人的首次面对面会晤。习近平曾在今年早些时候在北京与普京会晤,并将于本周在乌兹别克斯坦再次与普京坐下来谈谈,这是自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中国领导人首次出国访问行程的一部分。

北京和华盛顿都试图淡化新冷战的说法。但双方都在为占据上风而采取行动,他们的行为常常会给人以相反的印象。

康奈尔大学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本月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双方“已经处于一场全球斗争之中”。

白洁曦在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考虑到双方之间的高度不信任,有必要进行新的讨论,尽管不一定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那种全面接触。“鉴于双方的高度不信任,这类讨论的目的不应该是制造一个让双方都会将其视为特洛伊木马的新框架或新口号,”她说。

冷战期间的权力均衡与现在不同。苏联从来都不是美国的经济竞争对手,而且美国还能利用苏中不和。

尼克松总统利用了毛泽东对苏联老大哥的不满,把他争取到了美国这边。尼克松和他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用新的美中结盟做砝码,说服了苏联人加入到军控谈判中来,这些谈判一直持续到后来的几届政府。

这些谈判与首脑会议交织举行,让国家领导人在会晤时有实质性的议程,并相互作出保证。

“今天,我们的军备控制议程已不复存在,实际上,军控议程已出现了逆转,”曾先后担任美国驻中国和驻俄罗斯大使的洪博培(Jon Huntsman)说。

美苏之间的交流从未少到两国目前的程度,洪博培说。“中国人简直就不想发生往来,”他说。“把灯一关。音讯全无。”

美国对中国似乎在迅速扩大核武库感到担忧。去年7月,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核专家说,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中国正在西部沙漠地区建造100多个核弹发射井。

拜登在去年11月与习近平通电话时,曾向习近平建议,两国就“战略稳定”展开会谈。“战略稳定”的说法涵盖了核战略和危机管理,华盛顿研究机构“国防优先事项”的亚洲事务主管金莱尔(Lyle Goldstein)说。

记者在今年8月中旬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就拜登的建议向中国驻美大使秦刚提问时,秦刚答道,这类对话在美国解决了“双边关系的政治基础”问题之前不可能发生,他指的是台湾的未来。

美中之间不再进行军事对话可能是最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

这些对话通常很呆板,中国军官都是照着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念,金莱尔说。但对话有时是有益的,能推动双方之间的进一步了解,尽管不能形成具体的解决方案。

“我认为我们的讨论是相互尊重和友好的,”太平洋舰队前指挥官斯科特·斯威夫特海军上将说。他曾在2016年和2017年与中国同行会晤,那时候的两国关系较为缓和。“讨论的结果是,我们能够超越言辞上的挑战,把注意力集中在减少海上意外事件升级为我们各自的领导人认为适得其反的挑战的可能性上。”

斯威夫特说,他强调了被称为《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指导方针,这些规则为中美船只在靠近对方航行时制定了可遵守的礼仪。

在目前的气氛下,两国之间剩下的一点互动在最好的时候也充满了紧张。

上个月就上演过一个冷战剧场的经典戏。就在佩洛西抵达台湾的那一刻,中国外交部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

伯恩斯先等佩洛西已经着陆的消息得到了确认,然后才开车前往外交部,结果迟到了几分钟。

“我们进行了一次艰巨且充满争议的会晤,”伯恩斯说。“我捍卫了佩洛西议长访问台湾的权利,并说北京在这个问题上反应过度,制造了一场不必要的危机。”

Peter Baker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Jane Perlez曾任《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并在肯尼亚、波兰、奥地利、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分社担任过社长。她曾参与的报道团队凭借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报道获得2009年普利策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JanePerlez。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14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