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对共和党初选影响几何?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20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6月,“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特别委员会系列听证会拉开帷幕。在第一场听证会上,特别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丽兹·切尼(Liz Cheney)称,委员会将试图表明,前总统特朗普“督导和协调了七个部分的复杂计划,以推翻总统选举并阻止总统权力移交”。委员会的七场听证会也将围绕这七部分计划逐一进行。这些主题将确认:特朗普知道自己输掉了选举,但是却发起了大规模的虚假信息运动,声称他的选举果实被窃取了;他试图强迫司法部参与他的计划;他及其助手协调行动,试图推翻选举结果,包括“腐败地”向其他官员施加压力;最后,他“召集了一伙暴民,指示他们非法向美国国会大厦行进”,而且拒绝采取行动制止攻击。截止目前,委员会已举行了五场听证会。由于委员会此后收到了“堆积如山”的新信息,因而决定将接下来的两场听证会推迟到7月举行。

听证会受到大量自由派媒体的关注,而共和党保守派则对“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调查以及特别委员会的听证会嗤之以鼻。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表示:“特别委员会是美国历史上最政治化、最不合法的委员会。”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指责民主党人“争先恐后地改变头条新闻,祈祷国家将重点放在他们的党派政治迫害上,而不是我们的钱包上。”共和党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也撰文抨击“1·6委员会的真正目标是诽谤和羞辱公共领域外的保守派。”

事实上,特朗普对“选举被盗”的执拗已经深深地渗透入共和党,扎根于右翼选民的沃土中。而共和党人对听证会“冷漠、转移注意力和加倍下注”的反应也折射出所谓选举舞弊的“大谎言”(Big Lie)对共和党人的身份有多么重要。根据《华盛顿邮报》的一项最新分析,截至6月7日,共和党选民已经选出了8名美国参议院候选人、86名众议院候选人、5名州长候选人、4名州总检察长候选人以及1名州务卿候选人,这些候选人支持特朗普的“选举否认主义”。这一图景似乎说明接受特朗普的所谓“虚假声明”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今年共和党竞选获胜公式的一部分。

不过,布鲁金斯学会治理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伊莱恩·卡马克(Elaine Kamarck)持不同观点。从其近日发表的文章内容来看,她并不认为“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对共和党候选人很重要,而且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的大多数胜利都发生在“深红”州和地区。候选人声讨2020年选举结果,远没有达到特朗普在2020年激活那些最热情、最坚定的核心选民的程度。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在针对“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举办的系列听证会上,特朗普的多位顾问作证称,他们曾试图告知总统他在2020年大选中落败。特朗普可能也知道这一事实,但决定通过坚持所谓的“选举被盗的谎言”来追求另一条更愤世嫉俗的掌权之路。到目前为止,围绕这个“谎言”的讨论已经成为全国各地部分共和党初选的一个显著特征,也成为衡量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部实力的另一种方式。

为了更好地了解迄今为止所有共和党候选人针对“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公开态度、在2020年大选结果上的立场以及对选举公正性问题的看法,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团体通过查阅候选人的网站、Facebook页面、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以及相关媒体访谈等,对759名共和党参众两院候选人进行了评估。

一、共和党候选人对“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态度

共和党候选人一般会尽量避免在竞选中公开讨论“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如表1所示,只有38名候选人(占共和党候选人总数的5.01%)发表了明确声明,认为“1月6日是爱国者针对腐败选举进行的合法抗议行动”;63位共和党候选人(占总数的8.3%)发表声明称“1月6日是一次暴力起义/政变企图,必须采取措施保护民主”。绝大多数共和党候选人(约87%)未对该事件发表意见。表1中还显示了每个类别中实际赢得竞选的候选人百分比。就目前来看,公开反对起义的候选人比支持起义的候选人表现更好,但仍有数场选举尚在进行当中。


Image


二、共和党候选人对“2020年总统选举”的看法

候选人似乎更愿意在此问题上发表意见。如表2所示,65名候选人(占所有候选人的8.56%)的竞选口号是,“拜登的胜利是一个神话,如果没有选民的欺诈行为,特朗普本可以获胜。”值得注意的是,更多的候选人(113名,占总数的14.89%)认为,“应该对选举进行进一步调查,但不认为拜登的获胜是非法的”。正如预设的那样,只有极少数共和党候选人(14人)认为拜登公平赢得了选举,567名候选人(74.7%)没有提及2020年选举合法性问题。

具体来看,那些立场较为温和、认为选举应该得到进一步调查的候选人,比接受“大谎言”的候选人表现得更好。承认拜登是赢家的候选人表现也不错。


Image


三、共和党候选人对未来“选举公正性”的看法

若将视野聚焦未来,则应该更关注“选举公正性”的发展问题。如表3所示,323名候选人(42.56%)表示支持选举改革,收紧投票权,认为这将有助于防止作弊。只有17名候选人(2.24%)表示希望为人们提供更简便、更容易的投票方式和渠道。在此问题上,支持收紧投票权的候选人总体表现良好。

表达对“选举公正性”问题的担忧是一种具有前瞻性的立场。在表达出候选人对既往选举的怀疑的同时,不会深陷赞成或反对“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泥潭,也不会陷入有关2020年大选的阴谋论。对于大多数不想公开支持特朗普“大谎言”观点的共和党候选人而言,这或许是个折中方案。但即便如此,仍有419名候选人(占总候选人的55.2%)选择了回避。


Image


四、该如何理解上述发现?

首先,对于2022年的共和党候选人而言,“1·6冲击国会大厦事件”和2020年大选结果在他们心目中并不像在特朗普心中那般重要。

其次,令许多共和党人感到失望的是,特朗普2022年中期选举的战略完全是围绕他自己及声讨2020年选举展开。这是一种“向回看”的策略,导致全国各地对特朗普的评价褒贬不一。

最后,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的大多数胜利发生在深红色的州和地区。特朗普如今对人心和思想带来的影响和改变,远没有达到他在2020年激活那些最热情、最坚定的核心选民的程度。

本文摘译自Brookings网站文章What impact are the events of January 6 having on the Republican primaries?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8日 来源时间:2022年06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