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伍国:美国对台湾立场的变与不变

作者:伍国   来源:联合早报  已有 63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美国总统拜登周一(5月23日)在日本东京对台湾问题的最新表态引起了全球的广泛关注。在问到美国是否会军事介入(get involved militarily )以防卫台湾的时候,拜登明确地给与了肯定答复。白宫官员却在之后澄清说,拜登的表态并不反映美国的政策转向。然而,英国路透社却调侃说,“政治家的口误往往是说出了心里话。” (a gaffe is when a politician says what they really mean)

其实,此前美国国务院关于台湾的论述的调整,即5月5日删除其官方网站上“不支持台独”的句子,已经可以视为一个微妙的清晰化姿态。稍后的5月2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更是在个人的推特账号上明确表示:“美国并不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中国原则’—我们仍然致力于我们长久依以来,不分党派,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指引下的一个中国政策。”

笔者认为,双方的分歧点首先在于,“一个中国原则”的内涵,即中国方面明确界定的“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三句教,从未被美方完整接受,而普赖斯此次干脆直接说出了“美国并不同意” 这句话。

国会山(The Hill)网络刊物5月23日下午就拜登表态发出的评论,在笔者看来表达了美国精英最真实的立场和对“一个中国”政策的准确阐释:“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间一直遵循“一个中国”政策,这一政策承认北京为代表中国的政府,但认为台湾地位未定。” (The United States has for decades abided by the “One China” policy, which recognizes Beijing as the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 of China but considers Taiwan’s status unsettled. ) 笔者还认为,对承认(recognize)和认识(acknowledge) 措辞的纠结和争议,根本上源于在美国的深层认知中,如果以中国政府的经典三句论述来看,真正有效的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一句,即承认北京政权的合法性,而对“一个中国”概念以及“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其实都采取暧昧和悬置的态度。

以中文为母语的人很容易看出,不论是从词语使用的频次,还是对政治意义明确的追求来看,中国方面只需要美国在“承认”和“不承认”三句论中做出选择,不可能有兴趣去拆分三句,再分别使用和纠结语义明确的“承认”和语义含混的“认识”,“认知”之间的微妙差别。只有美国人有兴趣在这两个概念上玩游戏和埋设伏笔。

悬置,即“认识”但不真正“认可”的根源,正是上文提到的美国人心目中长期盛行的“台湾地位未定”论。也即是说,美国人心中真正的“一个中国”政策,可以理解为,地球上有一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国家,但此外还有一个二战后地位未定,但现实中的准国家(de facto state)“台湾”,不论台湾的正式名号叫什么。尽管技术上只有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双边正式外交关系,但美国所实际操作的其实也正是中方眼中的“一中一台”。美国人把台湾看成一个准国家的立场,其实在一些精英学者的论述中早就暴露无遗。在著名的美国国际关系学者罗伯特·萨特(Robert Sutter)的一本关于当代中国对外关系的代表性著作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PRC: The Legacies and Constraints of China’s International Politics Since 1949(2013,2019)中,精通中国现代史和两岸关系的萨特教授就一直公开把“台湾”作为“中国”的“亚洲邻国”(neighboring Asian countries)之一来论述。

另一项分歧则是美国对中国统一方式的单方面规定。在已经解密的一份内部电文中,美国前总统里根在1982年八一七公报签署当天发出内部指示,美国同意减少对台军售的意愿以中国持续其和平解决台湾与中共分歧的承诺为绝对的先决条件 (the U.S. willingness to reduce its arms sales to Taiwan is conditioned absolutely upon the continued commitment of China to the peaceful solution of the Taiwan-PRC differences)。拜登也在此次东亚之行中再次重申,武力统一(Taiwan is)to be taken by force是不可接受的。但是,中国政府的“不承诺不使用武力” 原则,等于既不接受美国对统一方式的限定,也不接受美国对停止武器销售的前提设定。双方在这一点上处于一种僵局状态。

在这些背景下,白宫所声称的不反映美方政策转向可以理解为,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以来,美方政策原本就一直默认台湾“地位未定”,而在冷战背景下美国主导制定的1951年《旧金山和约》(Treaty of San Francisco)也刻意不明确日本放弃对台湾的索求(Japan renounced its claim to Taiwan)后台湾的法律归属问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又规定两岸中国人统一的诉求必须以和平和有利于地区稳定的方式实行,事实上,只要美方认定大陆存在对台军事威胁,军售就不能停止。在这一框架内,美国国务院文本中不再明确反对台独不仅不是真正意义的转向,反而是对更久远的“地位未定”论的一种回归和确认,而明言要在中国政府动用武力的情形下以军事介入来回应,只是从过去的持续军售向前迈进一步的“激进化”,也算说出了美国人在外交辞令以外的“心里话”。

当然,俄乌冲突的确是美国近期对台态度激进化的重要催化剂。尽管台海问题和俄乌问题就本身而言并无可比性,但如果从美国人反复强调的地区稳定和美国利益的角度看,武力统一一旦发生,对地区稳定的影响和美国及其亚洲盟友利益的冲击将是毫无疑问的。因此,与其说美国人特别在意台湾的地位,不如说更关心自身利益和自我赋予的维持亚太地区稳定的领导角色。

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就在美国政界流行,而海峡两岸政权均不接受的“台湾地位未定论”近日被公开提及,应该被看作美国的一个值得注意的涉台舆论。当然,拜登所言的“军事介入”的定义仍然有一定的解读和实施空间,因为目前美国与乌克兰进行中的“安全合作”(security cooperation)也可看作以无偿提供先进装备和物资形式进行的军事介入。

【原载新加坡《联合早报》2022年5月26日言论版,作者有修改和增补。】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0日 来源时间:2022年05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