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陈淑英:拜登应发挥政治领导力理性处理与亚洲的关系

作者:陈淑英   来源:海外看世界  已有 18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01俄乌冲突重塑世界格局

俄乌冲突自2月24日爆发以来,已经快2个月了,战争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世界舆论也是两极分化:如果根据美西方的报道,俄罗斯已经陷入战争的泥潭,注定要失败,有些人对俄罗斯没有采用美式无差别轰炸战术,且迟迟未能占领基辅,对俄军的战力和普京的领导力产生质疑;但是,也有一些人相信俄罗斯必胜。事实上,普京从一开始就强调这是一场“特别军事行动”,目标是乌克兰中立、去军事化、去纳粹化,普京的目的并非占领乌克兰全境,因此俄罗斯没有用战争去定义这次行动。5月9日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红场阅兵仪式上,普京的讲话再次向西方彰显行动的决心:捍卫正确的二战史观,捍卫俄罗斯的尊严和不容忍纳粹分子在顿巴斯地区存在。

从目前的形势看,俄军在完成大规模集结和调动后已经控制了顿巴斯和有粮仓之称的赫尔松地区,离拿下敖德萨彻底封锁乌克兰的黑海出口也为时不远了。乌克兰的未来有可能被肢解成三块:一块是被俄罗斯占领并连成一片的乌东、乌南和出海口地区,这些地区或者独立或者主动要求加入俄罗斯联邦;乌西有一块会被波兰拿去;剩下中部地区仍属于乌克兰。对于这样的结局,不仅是乌克兰不想看到的结果,当然也是美国不希望看到的。美国虽然进行了大规模援助,但却根本不可能改变战局。

然而,美国并不会因为乌克兰被肢解而放弃乌克兰,哪怕乌克兰只有一平米存在,仍然可以被美国打造成欧洲的“溃疡”,永远愈合不了。这一点在冲突发生后,美国的各种表态就能窥见一斑,冲突发生前美国向俄罗斯施加了严厉的经济制裁,但未能阻止俄罗斯,于是美国将其目标从结束冲突转变为延长冲突。3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访问波兰时在一次演讲中说:“这场战争不会在几天或几个月内取得胜利。我们需要为未来的长期斗争而坚强起来。”在中国看来,拜登这番话是在承认白宫的目标不再是结束战争,而是延长战争,意欲以此削弱和击败俄罗斯。俄乌冲突会加速美国单极霸权的衰落,促使中美两超和多强并存的世界政治格局的形成,加速中美经贸和科技的脱钩,加速二战后以美国为核心的经济全球化的倒退,加速“一个世界,两个市场”的形成。

中俄两国山水相连,过去百年有着爱恨交加的恩怨情仇,但是,两国边界线长达4300多公里,中国与俄罗斯对立将是危险的也是没有意义的,作为中国最大、军事能力最强的邻国,俄罗斯不是中国希望对抗的大国。清华大学阎学通教授5月2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文称:“中国政府认为,即使中国与俄罗斯保持距离,美国也不会以其他方式改变印太战略。在中国看来,公开谴责俄罗斯或支持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只会为美国打开对中国实施二级制裁的大门”。这意味着美国以乌制俄罗,以俄困欧的长期战略目标不会改变;不管中国如何回应俄罗斯发动的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美国都不太可能放松遏制中国的整体战略。

美国施压只会迫使中俄趋近,毕竟双方的中短期利益是一致的,中俄未来边境不仅要更加开放,也不排除会效仿美加边境的做法,实行签证互免。近期俄罗斯宣布已经弃用美国的GPS系统,改用中国的北斗卫星;美国把俄罗斯踢出SWIFT系统,逼迫一些国家不得不采用中国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这意味着在科技和金融等领域中,中美两个标准正在形成各自的市场。

02让东盟变成“下一个欧盟”?

原定3月份召开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由于疫情等因素被推迟,拜登对代表东盟前来华盛顿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尽管美国正关注着乌克兰,美国同时也能“强有力地支持并迅速实施印度-太平洋战略”。 美国在欧洲把俄罗斯塑造成一个“令人恐惧的俄罗斯”“一心想复活苏联的普京”,怂恿乌克兰这个棋子加入北约触发了俄罗斯的安全底线,激活了俄乌冲突。如今,俄乌冲突已经进行到近2个月,该制裁的都制裁了,该援助的也都援助了,美国在坐山观虎斗之际,又再次招呼东盟10国来美国“训话”,名义上是纪念美国与东盟发展关系45周年,实际上是讨论中国崛起等话题。

美国希望东盟是下一个欧盟,但是,面对中国这个经济能力比俄罗斯强千倍,拥有核武能力且能确保摧毁美国的亚洲大国,美国首先需要把中国妖魔化成一个“咄咄逼人的威权国家”,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急于让韩国在5月5日作为正式会员加入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CCDCOE),韩国由此成为首个加入该机构的亚洲国家,这个决定当然是出于多种考虑,原因之一就是中美在南海一天都没有停止过的军事对抗中美军失去明显优势,美国海军司令近日承认,中国海军反潜能力全面压制美军,直20舰载直升机超越美军同类机型。

在这个组织内,韩国往下的首要任务是和台湾的1450们打配合,在网络空间对中国进行消极导向的舆论攻击和加强有对抗性的网络安全文化,这不但会导致东北亚地区局势愈加复杂化,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激化非传统安全对抗。美国和北约在欧洲耕耘30年打造了乌克兰,妖魔化了俄罗斯。现在,美国一面与中国进行军事对抗,一面利用网络攻击和舆论战抹黑中国,利用网络的放大作用,也许不需要30年,美国就能通过韩国和台湾水军把中国塑造成“一个令人恐惧的亚洲版俄罗斯”,这会促使东北亚地区安全对抗进一步加剧甚至演变成安全困境,不利于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但这就是美国想要达到的目的。

03寻找亚洲的“乌克兰”

在乌克兰问题上,中国选择了一条中间道路,没有向莫斯科提供军事援助,但与俄罗斯保持着正常的商业关系。但是对美国而言,没有表态就是一种表态,由于一些政客对中国元首和拜登的第二次视频通话的结果不满意,以致于激怒了佩洛西要去访问台湾地区,虽然她由于新冠阳性而推迟了行程,但是,这也证明了美国已经等不及了。这次拜登亚洲首秀先去韩国后去日本,就充分说明了美国迫不及待地希望这个新出炉的总统尹锡悦扛起冲撞亚洲安全的大旗。

尹锡悦确实也没有让美国失望,他当选后立刻与拜登通了10分钟的电话,这让美国很是欣慰。由于尹锡悦仅以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的优势赢得总统宝座,必定将是一个弱势总统。在这一点上,尹锡悦和乌克兰的泽连斯基有很大的相似性。韩国的这位政治素人当选后引发了亚洲的普遍担忧,尹锡悦的就职典礼,中国派出了王岐山副主席出席,在疫情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中国这个级别的领导人过去三年都没有出过国,由此可见中国对韩国关系的重视,当然,这就是一种敲打。

尹锡悦在韩国现有的国情下,很难在国内政治议题上获得突破:韩国国内的经济被财阀垄断,乌克兰国内的政治经济也被寡头掌控,作为局外人的尹锡悦与泽连斯基很大程度上都靠着民众对国家现状的不满,走到了前台。尹锡悦会不会重蹈泽伦斯基的覆辙?只能希望尹锡悦在国内改革遇挫时不会转而在外交上寻求政治资本。

鉴于尹锡悦上台的背景和综合因素,其任内和中国的关系肯定是疙疙瘩瘩的。中国除了要关注尹锡悦会不会实现竞选承诺追加萨德系统,更要提醒整个亚洲需警惕北约在北欧化后正积极拉拢韩国和日本入伙意图全球化。一旦韩国加入北约,那就意味着朝鲜作为中美的缓冲区将不复存在,朝鲜半岛就会成为火药桶,可能随时再次爆发朝韩战争。美国一旦卷入,中国势必无法袖手旁观,那么后果将无法想象。中国有责任和亚洲国家以及世界上其他爱好和平的国家一起,共同努力维护亚洲的安全,尤其是要防止北约把战火引向亚洲,把韩国变成下一个乌克兰。

04美国在欧亚的破口

尽管美国在俄乌冲突中获利满满,但是美国过去几任领导人都使用霸权蛮力,导致大国权力正在逐步失去正当性和可持续性,这表现在美国对外关系中在欧洲和亚洲都出现了破口。

中法传统:俄乌冲突爆发后,中方对欧洲大陆重燃战火深感痛惜。中国元首3月8日同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举行视频峰会,中方支持法德两国从欧洲自身利益出发,为欧洲持久安全着想,坚持战略自主,推动构建均衡、有效、可持续的欧洲安全框架。

法国有着优秀的革命传统,1789年的法国革命是迄今为止伟大、激烈的革命,历史上对欧洲影响深远。法国也曾经涌现过戴高乐这样的政治家,主张奉行“扩大法国影响、努力减少美国和英国的影响、促使法国退出北约、奉行与盟友不同的外交政策”等。中国老一辈国家领导人中周恩来,邓小平等都曾去法国勤工俭学,新中国成立后,法国于1964年1月27日成为第一个与中国正式建交的欧洲国家,中法建交打开了中西方国家之间相互认识的友谊之门,带来了历史性的变革,为中欧关系改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中国应该对中法关系持乐观态度。最近法国的马克龙击败“亲俄”的勒朋而获得连任,他一上任就提议建立新的欧洲政治共同体组织,他提出,包括英国、乌克兰在内的欧洲“民主国家”可以在这一共同体框架内寻找“政治合作的新空间”,合作内容可涉及安全、能源、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和行动自由等。马克龙认为“短期内欧盟不能成为构建欧洲大陆的唯一方式,”而建立新的组织能和欧盟一起维护欧洲大陆的稳定。

德日勾连为重新武装自己:接棒默克尔的德国总理朔尔茨4月底开启对亚洲首访选择去了日本,在东京待了20个小时,往返飞行就花了27个小时,原因是要避开中俄空域,德国对外宣称俄乌冲突是朔尔茨访日的一大驱动因素。稍微懂得历史的人都清楚,这两个前轴心国家的勾连不是那么简单。

日德两国都曾在二战期间给世界人民造成巨大灾难,而且在战后的军事战略均受到国际社会的制约。朔尔茨当选后在军事和外交战略上,有向进攻性方向发展的趋势。德国这种战略趋向,与日本长期寻求扩充军备,为军国主义复辟铺路的意念非常类似。所以说,朔尔茨将首次的亚洲之行定在日本,应该与其近期军事战略开始转变存在很大的联系。显然,日本在军事扩张方面,有很多经验很值得德国效仿。

默克尔在位时,能源上靠俄罗斯,经贸上靠中国,建立了产销一条龙渠道,朔尔茨上任后和欧盟一些政客施压中国反俄,把默克尔的十多年心血化为乌有。日本伙同美国在亚太兴风作浪,德国和欧盟又蠢蠢欲动要增大所谓“印太战略的参与度”,德日勾连势必会给本来就不平静的亚太地区带来更多的未知动荡因素。但问题是德国没有能力在应对俄罗斯的同时,还有余力跑到亚太来挑衅中国,充其量德国是来亚洲“打酱油的”。

美国需要德日站队,德日勾连另有企图都想重新武装自己,这对美国来说未必是好事。不过,从特朗普在任期时被挤出红毯的安倍,到拜登首访亚洲绕过日本,美国对日本的戒心从未放松过。一战和二战都是德国发起的,美国对德国的绥靖政策不收敛,最后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近日德国被意大利总理爆料说,已经开始使用卢布购买俄罗斯能源,德国对美国是嘴上敷衍,暗地里有自己的打算,如果德国硬气就该死扛到底,把俄罗斯的能源购量降为零。可以想见若中德关系恶化,受损严重的将是德国。

美菲关系:美国在菲律宾殖民统治了50年,菲律宾今天的政治制度、很多社会文化都深深地烙上了美国政治、文化的烙印,很多菲律宾人骨子里还是比较亲美的。美国也通常会把菲律宾定位为自己在亚太地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盟友,两者签订过《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所以美国不希望新上来的总统对自己不友好,它需要一个对自己绝对服从的菲律宾总统—虽然杜特尔特在执政后期对美政策有一些回调,加强了和美国的合作,但美国对杜特尔特总体不是很满意。

刚刚结束的菲律宾大选选出了前领导人马科斯之子小马科斯,他在竞选期间被西方和菲律宾主流媒体棒杀描绘成“独裁者的儿子”,贴上了抹红他的“亲华”的标签,这都不利于美菲和中菲关系的后续发展。小马科斯上台,受盟友关系影响,他不可能和美国离得太远;但是如果像阿基诺三世向美国一边倒,老百姓看不到自己能从中得到实惠,对于执政也是绊脚石。

菲律宾立足于自身的发展,在中美之间协调好与大国的关系是未来的选项。小马科斯在17岁时曾跟随他母亲访问中国展开“破冰之旅”,后来担任地方领导人时也和中国有诸多合作关系。某种程度上,小马科斯算是一个“知华派”,对中国比较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向中国一边倒,这也不符合菲律宾的自身利益。南海问题会成为中菲关系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因为美国肯定要借南海问题在中菲之间制造一些摩擦和障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菲律宾不会加入反华圈。中国是搬不走的邻居,美国在亚洲军事上的相对势力和绝对实力都在下降,这一切东南亚国家看得非常明白。

05中国要未雨绸缪

俄乌冲突加速了中美两超格局的形成,不管中国愿意不愿意,都已经被推到了历史的前台。今天的美国否认中国能够在美国自己构建的体系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否认中国能够做出贡献,不愿意承认中国已经崛起的事实;中国的发展改变了二战后美国和西方主导世界的格局,美国不再是唯一的制定国际规则的国家,美国不甘心。中国一直尝试着让美国了解,中国并没有称霸世界的野心,没有取代美国的想法,中国的治理理念是“君子和而不同”,希望通过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发展,互惠互利,但是美国不关心这些,他们只担心中国将来有一天有能力取代他,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美国喜欢打台湾牌,中国也可以在收回台湾之前善用台湾牌,日本动不动就嚷嚷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那么俄罗斯和朝鲜都是可以成为协助中国牵制日本的有效力量。比如支持俄罗斯对北方四岛的开发和利用,加强中俄举行海上联合军演等。国务卿布林肯原定5月5日发表对华战略因为被确诊新冠而被推迟,战术性“夺冠”看来是白宫官员的新套路。虽然公开演讲没有发生,但是随后美国务院网站更新了“美台关系事实清单”,删除了“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及“美国不支持‘台独’”等表述,这当然又是一次对大陆的试探,也有布林肯的个人算计,毕竟在任四年,下台以后还要生活,如果莽撞的和彭培奥那样下台后被中国政府制裁,无法去企业捞钱会得不偿失地。这也验证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有作用的,中国要加速各种有国际意义的立法,利用法律的手段来约束这些反华势力。

中美的现状就是美国用各种办法打压中国,中国更多的是在见招拆招,中国下一步需要未雨绸缪把更多的精力聚焦在自身发展和如何应对美国遏制打压上。首先,我们要维护好自身的合理发展的权利,这其中包括政经,科技军事等;其次要跳出美国设定的人权,南海,香港,新疆等舆论陷阱,建立起符合中国战略发展需要的世界级话语权;再者,降低美国在中国发展中的地位,优化亚洲布局深化里和沙特与伊朗的合作,精耕细作周边外交,做到“一国一策”,中欧关系中重点发展与法国,匈牙利和塞尔维亚的关系,建立中伊俄全面联动机制。

很多中国老百姓认为美国一直很好地扮演了一个中国在野党的职能,美国的挑剔让中国看清自己的弱点,补齐短板。因此,中国也不需要有中共之外的政党。但是,中国若想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继续完善政治体制是必要的,要在干部和年轻人培养上下大力气,选拔一批德才兼备的年轻后备军,归根结底,未来的世界是有国际化视野且有管理才能的年轻人之间的较量。

06美国的出路美国240多年的历史中,只有16年时间未打仗。尤其是过去三十年发动的现代战争对区域和平是极大的破坏,有人戏虐美国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准备打仗的路上,这使得无论谁上台都会陷入因避免不了战争而搁置内政的死胡同。即便是标榜自己在任期间没有开战的特朗普,也另辟蹊径对中国开展了贸易战,科技战,外交战和舆论战,结果留给拜登的是高度通货膨胀的残局。拜登政府一面想继续打压中国,一面又想要中国提供商品缓解通膨,但是,战国时期的孟子就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

中日韩是美国国债的最大购买国,东北亚是美国传统意义上的“美元湖”利益所在地,一个战乱的亚洲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近代史上吃过两次败仗都发生在亚洲,一次在朝鲜,一次在越南。当年亚洲的条件那么艰苦都让美军吃尽苦头,何况今日亚洲的发展已经今非昔比,未来想在亚洲再次发动战争的念头只会加速美国跌下霸权的神坛。即便是代理人战争,也不是一个理想的选项,欧洲是复杂下的统一,无论文化和宗教都和美国趋同;而亚洲是统一下的复杂,尽管人种各异,宗教多元,但是大多受儒家文化的影响,在亚洲制造冲突势必引发整体亚洲的抵抗。

过去50年,国际关系中一个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美关系恢复和发展;未来50年,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美必须找到正确的相处之道。中国理解拜登政府目前面临的国内问题是复杂的,拜登还没有走出美国上一届政府制造的困境,疫情带来了更多的挑战。一些反华政客和利益集团已经成了伪满洲国时期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势力,拜登在很多事情上难以摆脱束缚被困堪比21世纪的溥仪。

拜登的亚洲之行是帝国对亚洲的最后一次试探,如果韩日之行让拜登满意而归,那么和中国的对抗就会加剧;如果拜登此行不能如愿以偿,那么美国就会调整对中国的政策。拜登是从政四十多年有经验的专业政治人士,越是艰难的情况,越要拿出政治勇气,发挥政治领导力理性处理与亚洲的关系,为和平创造空间,为政治解决留有余地。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15日 来源时间:2022年05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