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留不留在中国,这是一个问题

作者:冯郁青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91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Hagen Walker的初创公司Glo位于美国密西西比州的小城斯塔克维尔,生产掉进水里会发光的塑料小方块等新奇的小玩意。不出意外的是,Glo的产品是中国制造,供应商远隔万里。

新冠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使其产品难以为继。《纽约时报》详细报道了Glo在中国订购的货物远渡重洋,抵达密西西比的奇幻之旅。

去年5月,Hagen Walker就开始安排圣诞节货物的运输。尽管从中国到加州一个集装箱的运费已经从2000美元涨到了2万美元,可依然困难重重。最后种种机缘巧合,才使Glo的这批货在历时半年之后,在11月9日到了货仓,赶上了感恩节“黑五”的销售。

“我今年还是在中国订货,刚刚订购了更多材料,还是和宁波、东莞还有深圳的三个工厂合作,”Hagen在电话里对我说。

我有点惊讶,为什么要这样呢?在经历了这么多的艰难曲折之后,还是要中国制造吗?在运费涨了10倍之后,还不能在美国生产吗?

“不幸的是,真的没有可比性。你再也买不到美国制造的这些低成本消费品了。很遗憾,”Hagen对我说。

Glo的经历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要和中国脱钩不是那么容易,尽管欧美政府多年来一直呼吁回流——将外国投资从中国转移出去。而且新冠疫情使脱钩的呼声在西方显得更加迫在眉睫。在科技层面,美国和中国目前正处于部分或“软”技术脱钩的轨道上。为应对完全脱钩的最坏情况,两国都实施了促进国内技术创新和减少相互依赖的政策。不过,过去两年里中国控制疫情相对成功,社会层面基本正常运行,金融市场的相对开放以及经济的高速增长使得海外直接投资(FDI)连续两年大规模增长。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数据,FDI在 2021 年增长了三分之一,达到 3340 亿美元。这是在2020年FDI增长10%、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基础之上的连续增长。

和Hagen Walker一样,很多企业还是希望在中国继续投资。上海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在 2021 年 6 月中旬至 7 月中旬对 300 多家在华经营的美国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与 2020 年相比,60% 的美国公司表示投资将增加。在中国生产的美国制造商中,有 72%未来三年内没有将生产迁出中国的计划,也没有公司将生产从中国迁往美国。中国欧盟商会的年度中国商业信心调查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在中国运营的近 600 家欧洲公司中,只有 9% 计划将投资转移到中国以外,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比例。

然而,几乎就在中国2021的FDI创纪录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同时,3月24日国际金融协会(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称,自俄罗斯2月下旬入侵乌克兰以来,投资者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将资金撤出中国。IIF 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Robin Brooks)和他的同事写道:“我们所看到的中国资金外流的规模和强度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其他新兴市场出现类似的资金外流。”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外国投资者在3月减持了超过150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和70多亿美元的内地股票。

“在普京入侵乌克兰之后企业正在重新评估在中国市场面临的风险,”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nited States-China Business Council ) 主席Craig Allen 对我说,“最近控制新冠疫情的封锁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是企业考虑的因素。但最关键的是中国还是不太理解我们对乌克兰关注的程度。对欧洲和美国来说,普京入侵乌克兰类似于希特勒占领捷克斯洛伐克。”

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虽然中美之间龃龉已久,脱钩呼声日益主流,但无论华盛顿还是欧盟都没有想到过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全球金融体系隔离开来。而现在原先不可想象的事情正在新的政治风向中酝酿。

自西方对俄罗斯实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制裁后几周,拜登政府内部已经开始进行研究,以了解类似的经济工具有一天会如何影响北京。与此同时,随着欧盟与中国的关系跌至前所未有的低点,美国也向欧洲盟友提出了这些建议。3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与杨洁篪在罗马会见时就清楚表示,如果中国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提供帮助,中国有就可能面临经济惩罚及被全球孤立的风险。

特朗普政府所没有做到的,普京入侵乌克兰做到了。

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认为,中国这些年一直都是很幸运的。本来2020年之前的贸易战已经使脱钩的影响越来越显现。就在这个时候新冠又肆虐全球,把特朗普脱钩的努力基本抵消。而且不仅是抵消,实际上使各个国家对中国出口的依赖度又提升了。中国连续两年海外直接投资创纪录就是具体表现。

“但未来一段时间,是不是中国总是还那么幸运,我觉得可能会比较难,”陈志武对我说,“因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又进一步给各国和跨国公司敲响了警钟。”

陈志武进一步解释说,如果中国跟俄罗斯不结盟,那么中国就可能不用去担心脱钩进一步深化的压力。但如果中国跟俄罗斯实质性结盟的话,不管发达国家的政府,还是跨国公司和投资者,都会从对俄罗斯的制裁中领悟到,地缘政治的风险原来是第一位的。很多企业会趁对中国的制裁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把资金业务撤出来。

“我觉得这个趋势已经启动了,可能未来一些年里会不断强化。”

中国目前试图保持中立态度。一方面,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违背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被禁止使用SWIFT之后,中国金融机构停止了涉及俄罗斯石油和企业的融资交易。另据《福布斯俄罗斯》报道,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已经严重缩减其在俄罗斯的业务,自 3 月以来一直没有接受俄罗斯的新订单,以避免受到美国进一步制裁的打击。另一方面,4月18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会见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时表示,中方将一如既往地同俄方加强战略协作,携手维护双方共同利益。

“中国政府已经表示会遵守对俄罗斯的制裁,”Craig Allen对我说,“我们对此表示尊重,但我们担心,这个政策可能会改变,特别是如果俄罗斯在战争中陷入困境,中国提供支持。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那么我认为美国商界会期待对中国实施制裁,这会对中国的经济未来产生严重影响,脱钩会加速。”

陈志武也表示,企业在进行未来的生产和投资规划时,中国的真实意图以及更长久的战略性决策至关重要。

但是,中国实际上也在其他方面进行一些政策性调整。在中概股面临摘牌风险之际,中国证监会最近提议修改中国的保密法,放松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必须由中国监管机构进行审计审查的要求。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监管者可以对中国公司进行审计。这是向美国递出了橄榄枝。

Craig Allen表示,这自然是积极的举措。但美方更关注的是这一提议最后会如何执行。

也有大型金融机构依然对中国市场极其看好。瑞银是在2018年首家增持中国合资券商股权至51%的外资金融机构。在今年3月,其股权持股比例由51%提升到67%。

“我们整体还是非常看好中国市场,”瑞银财富管理分析师夏天对我说,“最近的资本流出显示市场担心欧美是否会把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延伸到中国,我们认为,对中国经济整体大幅制裁的可能性比较低,欧美和中国的贸易往来程度之深,也会让制裁对他们的经济产生极大冲击。欧美国家领导人在考虑这个相关问题时,也会优先考虑自己经济的发展。”

汇丰控股有限公司在4月初宣布增持中国内地合资证券公司股权,持股比例从51%提高到90%。根据其通告,汇丰从国有合作伙伴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手中买下39%的股份。汇丰亚太区联席行政总裁廖宜建(David Liao)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汇丰前海证券的增持体现了我们对于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的持续投入。”

Hagen Walker对中国工厂的制作水平和敬业精神非常满意。他表示,在其他地方找不到与之媲美的厂家。他们现在大部分生产仍在中国, 但不得不将一部分业务转到越南和柬埔寨,以防万一。

“目前疫情的封锁让我们比较担心供应链的生产问题,”Hagen Walker对我说,“更重要的是乌克兰的战争,中国支持俄罗斯,美国支持乌克兰,两国政府的敌意越来越大。我喜欢去中国,和我们的合作伙伴都是朋友,但我不能看着因为政府的决定而让公司破产。我们只好将业务转出中国一部分,这实在让人遗憾。”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4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