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五眼联盟”情报机构与核问题

作者:【英】安东尼·韦尔斯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436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

五眼联盟是“二战”中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联合组成的秘密情报共享系统。近日推出中文版的《五眼联盟:50年情报合作秘闻》,是作者安东尼·韦尔斯1968-2018年在英美情报机构长达50年工作经历的自述,介绍了五眼联盟的历史、现状与未来。本文经授权摘自该书。

“五眼联盟”情报机构在应对核问题方面也提供了支持。伊朗和朝鲜在发展核武器项目方面都对西方构成了挑战。就伊朗的情况而言,2015年,伊朗、欧盟、伊朗核问题相关六国(美、英、法、俄、中、德)在瑞士洛桑达成伊朗核问题谈判框架协议,以监督伊朗的核项目,2015年7月14日,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正式宣布。

这份协议具体定义了伊朗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才能换来解除制裁,能给伊朗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如果违反协议,那么丧失这些利益的风险很大。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都对这项协议表示欢迎。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对伊朗的履约情况进行监督,该机构视察员的工作在其同行眼中是非常称职的。但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该协议。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的政治领导人都没有发表官方政治声明称有证据表明伊朗违反了该协议。这些成员国加上美国动用和协调多种来源和方法,以确保伊朗没有在履行协议过程中存在作弊行为。除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工作之外,“五眼”国家还开展了独立的情报工作。这或许比过去五年来任何一件事情都能证明情报的作用仅限于此。如一句古老谚语所说:“领马河边易,逼马饮水难。”情报的作用从来不是直接决定政策。但反过来说,就像我们在“五眼”国家入侵伊拉克的例子中看到的那样,情报往往可能被政客利用,为他们的政策和行动做辩护,甚至有时遭到扭曲。

“五眼联盟”驻扎在伊朗的情报人员对伊朗供应链上的各个环节清清楚楚地进行监视、监听、观察、取样和追踪。伊朗核计划有一个非常详细和明显的供应链。正是这个供应链的存在,才使伊朗这样的国家能够为发展核能力组装基础设施,无论这种核能力是为了获取能源,还是为了制造武器。以GDP(国内生产总值)计算,伊朗2017年为3876.11亿美元,全球排名第29位,介于印第安纳州(3617.32亿美元)和马里兰州(3978.15亿美元)之间,而2017年马里兰州的GDP在美国排名第15位,印第安纳州的GDP在美国排名第16位。美国的进一步制裁无疑降低了伊朗的GDP。如果没有美国制裁,伊朗2020年的GDP数据或许更高。

这些数据让我们了解到伊朗的国家资产和财富在全球背景下所处的位置,它其实并不富裕,有点类似于俄罗斯的经济地位。显然,伊朗无法仅凭一己之力制造出核计划的所有关键零部件,不得不高度依赖其他国家在经济资源、知识和资本方面的援助。

原子武器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必须事先接受培训,才能获得管理和发展核武器计划所需的全部技能。“五眼联盟”情报人员获得了核专家的支持,这些专家来自劳伦斯利弗莫尔、洛斯阿拉莫斯、橡树岭等国家级实验室,从而能够充分明白伊朗核武器系统的每一个环节和每一个零部件。这些实验室的关键技术人员是技术情报部门的重要构成力量。在“五眼联盟”内另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英国,情况也是如此,国家级实验室的专家为情报部门提供了支持。

关键零部件和知识产权的流动是“五眼联盟”情报人员监控的目标,因为这一流动过程会暴露出还有哪些国家与伊朗合作。这些国家同伊朗合作,也许更多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不仅仅是获得伊朗的政治忠诚以及让伊朗配合一下自己对中东的政治立场。

这些国家的人员也被“五眼联盟”情报人员置于密切观察、监听和监视范围之内,以摸清伊朗同外国的技术依赖关系以及同外国某些关键人物之间的关系。伊朗核科学家或许会试图躲避“五眼联盟”情报人员的监控,但这是一项极其困难的任务,关键人物越想隐蔽,反而越容易暴露,他们同其他人员的合作也就越容易暴露。一个非常有能力、知识渊博、经验丰富的叛逃者或流亡者可以带来大量的情报,从而可以让外界很好地理解伊朗核计划自上到下的整个体系。

军情六处曾经开展的一项人力情报行动为我们展现了打入这种体系内部的诸多方式之一。2010年11月,英国《卫报》首席记者理查德·诺顿-泰勒发表的一篇报道导致这次行动进入了公众视野,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五眼联盟”的谍报能力。军情六处雇了两名商人去监控萨达姆·侯赛因的核武器计划,分别来自英国考文垂的一家机床公司“丘吉尔模型公司”和另一家名为“奥德科技”的公司。军情六处不顾英国对伊拉克的贸易禁令,下令这两家公司向伊拉克出售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材料。这次行动之所以为公众所知,是因为两名关键高管——“丘吉尔模型公司”的保罗·亨德森以及“奥德科技”的约翰·保罗·格雷西亚——被英国政府机构指控违反了英国对伊拉克的多项贸易禁令。英国政府部门事先不知道这两人同伊拉克的贸易是受命于军情六处的指示,结果在没有与情报部门沟通的情况下,直接对他们提起诉讼。英国情报部门自然希望其深藏不露的项目远离政府贸易监管机构的管辖范围,因此实际也没有将这一计划通报给其他政府部门。这两人都是在伦敦的中央刑事法院受审之后被证明无罪,并得到了英国政府的丰厚补偿。不幸的是,军情六处的关键事实由此遭到了曝光,即允许一家英国公司向萨达姆的核项目出售零部件,借此打入核计划内部,从而了解巴格达发生的大部分事情。

今天,“五眼联盟”一直密切关注着与核武器有关的材料、零部件和人员的全球性流动情况,比如具体涉及什么人、什么材料、来自哪里,等等。这种情况也适用于与核武器无关的放射性核素材料,比如钴-60 和锶-90,因为这些材料如果使用不当,就可与各种烈性炸药结合,用于制造放射性炸弹。

在数字微波通信时代,“五眼联盟”必须应对微波发射塔的电子溢出的复杂后果,尤其是大部分未加密的通信遭到泄露的后果。在这种任务中,卫星至关重要。在最终的信息分析中,需要借助高度复杂的关键词搜索引擎锁定关键信息,就像从谷壳中筛出麦粒一样。搜索引擎需要不断地进行软件升级,还要应对关键语种的不同方言带来的挑战。如今,“五眼联盟”需要对海量信息进行实时分析,相比之下,“克雷计算”在20世纪70年代所做的信息分析工作就相形见绌了。

从某种角度看,与伊朗相比,朝鲜给“五眼联盟”带来的挑战要大得多,原因是众所周知的,尤其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朝鲜是一个封闭的社会,没有显而易见的情报工作渠道,来自西方的访客总是面临被逮捕和监禁的风险。朝鲜通常以间谍活动为由逮捕这类访客。在没有人力情报的情况下,太空卫星发来的情报就变得格外重要了。这一点非常类似于冷战时期的苏联。

核建筑工地不可能隐藏到完全逃避卫星监视的地步。朝鲜的导弹设施和发射场也是如此。现代商业卫星系统的功能非常强大,拍到的图像可以让全世界都看到。虽然设施不能隐藏,详细的技术计划和进展情况不太容易获取,但可以根据良好的科学技术情报分析出来这些信息,比如,朝鲜的导弹遥测技术就会泄露其试图隐藏的诸多宝贵信息。即使朝鲜使用移动发射装置,并试图隐藏和伪装发射系统,美国政府的卫星系统以及美国企业的商业卫星系统都可以看得到。

美国国家地理空间局利用其独有的图像处理与显示技术,为美国国家侦查局的情报搜集工作提供了远超其他机构的支持。地下设施和掩体自然会给卫星监视造成难题,但卫星可以拍到它们的施工图像。

“五眼联盟”情报机构在搜集和分析核武器计划相关情报方面拥有丰富的历史知识和经验,最早可以追溯到苏联早期的核项目以及1949年8月29日苏联在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位于今天的哈萨克斯坦)进行的首次核爆炸。“五眼联盟”针对空中爆炸和地下核试验的情报搜集技术已经发展得非常完善了。“测量与特征情报”(MASINT)就属于这种技术的范畴。这种技术看似非常新,但实际并非如此,它涵盖了“二战”后数十年内多个得到完善发展的细分情报领域,包括雷达情报、声学情报、核情报、射频和电磁脉冲情报、电子光学情报、激光情报、材料情报以及各种形式的辐射情报。

这些非机密情报搜集领域凸显了“五眼联盟”在专业技术情报搜集方面的发展程度。除了这些领域的科学技术之外,“五眼联盟”还开发了高度专业化的秘密搜集方法和手段,可以用来测量一些细节信息,比如测量苏联的核武器计划已经发展到了发展周期的哪个具体阶段。目前,英美已经运用积累了数十年的经验去评估伊朗、朝鲜的核设施。先验知识库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基础。美国和英国在发展核武器、核潜艇和潜射导弹技术方面建立了强大的先验知识库(美国根据1962年12月肯尼迪总统和麦克米伦首相在巴哈马的首都拿骚签署的协定,同英国分享了北极星潜射弹道导弹)。

“五眼联盟”关于核武器的情报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掌握指标,另一个是发出预警。为此,需要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地监视(除英美以外)其他国家可能发射核武器的行为。这两方面的情报能力需要动用多种来源和方法。显然,最令人担忧的情况之一是“意外发射”。造成意外发射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系统故障,网络渗透和攻击,以及流氓集团接管发射场及所有必要的指挥和控制设施。意外发射不含核弹头的导弹是最具挑战性的,原因一目了然。未经宣布的试射也享有很高的优先级,需要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加以监视,以便将试射和攻击区分开来。比如,日本政府自然而然地对朝鲜发射的经过日本领空的弹道导弹格外关注。在这种情况下,特别是当威胁国使用各种欺骗技术时,每一种情报来源和方法都会被调动起来发挥作用。

上述事实在一定程度上或许能看出“五眼联盟”在国际事务中的行为。2018年6月12日,周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晤。这是美国总统首次与朝鲜现任领导人会面,试图就朝鲜开始无核化进程展开谈判。从那次会晤之日起,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分析认为这条崎岖的道路最终必然瘫痪。关于这次会晤可能带来的结果,以及关于新加坡可能会发生什么,全球每一位政治评论员都有自己的版本。接下来,2019年6月30日,特朗普与金正恩在韩朝非军事区举行会晤,随后特朗普总统进入朝鲜。世界媒体的猜测再次大量浮现。在2018年6月12日和2019年6月30日之后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有一个事实是最确定的,即“五眼”情报界将时刻保持警惕,不仅在太空中部署“哨兵”,而且动用所有的情报来源和搜集方法,以监视朝鲜的动向。

《五眼联盟:50年情报合作秘闻》,【英】安东尼·韦尔斯/著 蒋宗强/译,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3月版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4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