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于滨 | 西太平洋上不太平:中美俄亚太互动的新态势

作者:于滨   来源:俄罗斯与世界观察  已有 40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阅读提示】近期,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美国文博大学教授于滨在美国太平洋论坛主办的《比较双边关系》(Comparative Connections)2021年第3期上发文,探讨2021年尤其是第四季度的中美俄关系及亚太地区形势新变化。文章原题为“Not So Quiet in the Western Pacific”。

于滨教授认为,2021年的中国、俄罗斯与美国到关系持续恶化,这与年初中俄对新上任拜登政府某种期待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对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他们与美国总统拜登的每次会面(不管是线下,还是线上)之后,美国的各类打压政策都接踵而来:针对俄罗斯各类法案、宣布抵制北京冬奥会,以及在台海和乌克兰等战略敏感部位不断施压。拜登的“重振外交”战略(diplomacy is back)——针对中国的四方机制、AUKUS和针对俄罗斯的提振北约活力——比特朗普反复无常的独来独往更加具有挑战性。2021年最后数月间,西太平洋形势持续紧张,中俄也加强了战略互动,尤其是在军事方面。

本公众号现编译该文,已供各位参考。如有疑问,请查阅原文。

民主峰会,剑指中俄

2021年12月15日,中俄元首举行线上峰会,在这场被描述为“互信水平、协作程度和战略价值最高的两个主要大国”之间的峰会上,普京和习近平主张两国在政治、经济和战略领域加强所有层次的战略协作。中俄还讨论了建立独立于美国的SWIFT结算系统,并共同开发若干空天领域的“高科技武器”。

峰会上,普京评价中俄关系是“21世纪国家间关系的典范”,并高度赞扬顺延五年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习近平呼应了普京的讲话,赞扬了普京“强力支持”中国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反对“离间中俄”。

这次线上峰会是2021年度中俄两国领导人的第三次视频会晤,此前,5月19日,两国元首共同启动俄罗斯技术支持的中国核电机组开建,以及6月28日《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期签约仪式。8月25日,习近平和普京还互通电话,交流了彼此对阿富汗局势的看法。

12月15日的视频会议将相当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国内问题上。习近平说:“我们的目标很宏伟,也很朴素,归根结底就是让全体中国人民都过上好日子。”习近平承诺对俄罗斯维护其安全和稳定的“坚定支持”。“作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中国和俄罗斯都找到了适合他们本国特点的发展路径。”习近平说,他经常与普京交流关于民族复兴的“治国理念”。普京补充道,这种“新型合作模式”,即“符合战略本质的全面伙伴关系”,是基于“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以及将共同边界变成永久和平与睦邻友好纽带(的共同意愿)”。

在美国12月10日举办排除中俄两国参与的“民主峰会”后,普京和习近平都强调了国内稳定的重要性。……习近平说:“一个国家是否民主,如何更好实现民主,只能由本国人民来评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评论道,美国举办的所谓“民主峰会”意味着它有权将其关于民主的看法强加给其他主权国家,并无意承认其他国家的主权平等。

11月下旬,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安东诺夫迈出了不同寻常的一步,二人联名在美国知名刊物《国家利益》上撰写了一篇文章。文章警告道,在需要加强合作以应对全球挑战时,美国举办所谓“民主峰会”的举动,将会导致国家间意识形态对抗加剧。“任何一国都无法用单一的尺度去度量世界上广泛而多样的政治景观,并通过颜色革命、政权更迭,甚至是暴力的方式强迫他国复制其政治制度。”

中俄战略协作无止境?

9月15日,美英澳成立AUKUS同盟,三方决定在未来十到二十年里向澳大利亚出售8艘核潜艇,价值数十亿美元,对中俄来说,AUKUS的这一举措构成一例典型的非对称威胁 (asymmetrical threats)。对中国而言,AUKUS无疑是将针对中国核心利益的“印太”概念推向军事化的重要一步。与此同时,俄罗斯在南海和钓鱼岛问题上持中立立场,不仅如此,由于中俄之间并非同盟关系,俄罗斯在台湾问题上亦无任何军事方面的承诺(noncommittal)。

在军事技术层面,AUKUS对中俄的不对称威胁更为突出。……相对美国和俄罗斯来说,中国海军的核潜艇力量——不管是核动力还是核武装潜艇——还远远不足。

尽管中俄之间在AUKUS问题上存有众多的不对称性,俄罗斯对AUKUS的反应和动作相当迅速。AUKUS签署6天后,俄罗斯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尼科来·帕特鲁舍夫将AUKUS界定为反华、反俄联盟,并称其为该地区四方机制之外的另一个军事集团,将危及“整个亚洲的安全架构”。

10月初,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对AUKUS提出强烈批评,“美国发明的所谓‘印太战略’——包括四边机制和AUKUS——正在侵蚀亚太地区过去几十年通行的安全架构,该架构由东盟主导。”普京总统14日称,AUKUS破坏了地区稳定。

……对于俄罗斯和中国来说,应对AUKUS威胁的现实路径是加强中俄之间更紧密的战略协作。在12月中旬的线上峰会上,习近平说:“在全球不稳定、动荡时代,中俄坚定地相互支持对方的尊严和利益。”普京回应道:“以负责任的方式联合应对当前全球问题”,已成为“国际关系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12月初,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说得更明确,俄罗斯不能“坐以待毙”,在中俄都面临西方集体的沉重压力的时候,中俄却不做加深两国战略联系的做法是不可行的。关于这一点,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对中俄关系的评价更高,他用了三个“没有”(没有止境、没有禁区、没有上限)来定义中俄战略关系。该表述年初时由中国外长王毅首次表达。

中俄在高超声速领域并驾齐驱

国防合作问题是12月15日中俄元首线上峰会的另一个重要议题。12月23日,普京在年度超长记者会上透露了更多信息,“我们正开展安全领域的合作。中国军队装备精良。我们还在某些高科技武器领域开展联合研发工作。”

中俄两国在陆地、海洋的年度军演已成常态,2016年开始的中俄联合导弹防御模拟是近期开辟的军事合作领域。2019年12月,普京宣称俄罗斯正在帮助中国建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到2020年8月,据俄罗斯导弹预警系统主要设计方Vimpel的首席执行官谢尔盖·博耶维称,已取得“一定成功”,包括“空间控制”。2021年9月下旬,据俄罗斯媒体称,中国已在中俄边境附近部署DF-41洲际弹道导弹,这能让导弹在地面部署和初始轨道时受到俄罗斯导弹防御系统的联合保护。

……相对于传统导弹系统,高超声速武器通常被定义为快速、低空飞行和高度机动性。2019年,中国部署DF-17,一款中程高超声速武器。俄罗斯2018年部署了其Tsirkon,一款反舰的高超声速武器。

不管是俄罗斯,还是中国,其高超声速武器在研发和部署方面都领先于美国。目前没有迹象表明中俄在这个领域展开了合作。但是,中俄两国研发、部署高超声速武器的目的相似,那就是增加抵制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普京本人对俄军的高超声速武器在2021年的数次试射评价甚高,似乎对中国在此领域的进展也了如指掌。

此外,中俄两军的互动在过去几个月也没有中断。2021年11月23日,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俄罗斯外长绍伊古举行了视频会晤。会后,两国发布了一份声明,称2021年两军在多个领域加深了防务合作,在联合演习和特定领域的训练取得了“新突破”。

9月20日至24日,上海合作组织在俄罗斯乌拉尔南部奥伦堡地区东古兹训练基地举行了“和平使命2021”反恐军事演习。这次年度演习共有约5500名军人和1200多辆武器、军用和特种车辆参加。除上合组织成员国外,白俄罗斯部队首次参加。中国派出550名士兵和130件装备。为期四天的演习演练了反无人机作战和防止使用化学和生物武器的恐怖袭击的方法。这是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不久进行的。此次演习的一个重要内容是测试和提高上海合作组织反恐部队的协调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

“红色十月”:猎杀与反杀?

西太平洋地区的十月即使不是危险,也是忙乱的。

10月14-17日,俄罗斯和中国海军在圣彼得堡湾附近举行了年度海上军演,本年度的海上军演目标是“维护海上战略通道安全”。两军进行了20多个海上项目的联合演习,包括通信、防空、实弹射击、联合反潜等。

两军联合演习结束后,10艘军舰组成的中俄联合舰队首次通过了日本群岛的津轻海峡(最狭窄处仅20公里)。……10月17-23日,被俄罗斯媒体称为“西太平洋巡逻”的中俄联合舰队演练了战术机动和演习。10月22日,中俄联合舰队航行1700海里后,穿越了40公里宽的大隅海峡进入东海。

这是自2019年中俄联合空中巡逻穿越日本海和东海后,又在海上展开的联合巡逻活动。2021年11月19日,中俄战机举行了第三次联合巡逻。

中俄的上述海上演练和巡逻之时,美国及其盟国也在印太地区频频军演。10月12-15日,美日印澳四国参加的“马拉巴尔2021”年度军演第二阶段演习在孟加拉湾举行。与此同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南海举行“海上伙伴演习2021”。除美国之外,日本是唯一参加了这两次演习的印太国家。10月2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声称,出于应对中国“威胁”的需要,将提升日本的军费开支,达到GDP的2%以上,约1000亿美元。

此外,日本还宣称关注台湾事态,不少高官还表达为台湾而战的意愿。1894-95中日战争后,日本攫取台湾,1945年日本向盟国无条件投降后才将台湾归还中国。中俄此次环绕日本列岛的联合海上巡逻,或许是在刻意提示日本,不要忘记其所处的东北亚地区具有高度的战略敏感性。在1950年签署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日本是唯一被明确指定的目标。冷战在21世纪再现也许不大可能,但陆权与海权大国之间的分野已见倪端。

美国是“红色十月”大片中不可或缺的角色。10月2日,美国核潜艇“康涅狄格号”在南海水域发生事故,其声纳装置受损严重。现在还不清楚“康涅狄格号”为何会发生碰撞事故。但该事故显示西太平洋大国对抗日趋激烈,高密地、危险的水下活动增多。……

普京的“台湾时刻”

冷战时期的美苏“猫鼠游戏”虽充满了风险,但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管控。然而,随着台湾问题变得日益紧张,西太平洋地区日益增加的海军活动甚至引得普京的关注。10月13日,普京接受美国财经媒体CNBC驻莫斯科记者哈德利·甘博采访时谈到台湾问题,并称“中国有能力实现其国家目标”。“我没有看到任何威胁”,普京称,“中国的建国和治国理念不包含使用武力。”

普京很罕见地用这样一种非传统和哲学的方式谈论台湾问题。并且是在中国庆祝辛亥革命110周年四天之后。在纪念集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最符合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华民族整体利益。”

没有迹象表明中俄领导人事先协调了他们的对台湾地区的政策,但他们的这些言论似在制约2021年初以来日益滑向“台湾陷阱”(Taiwan trap)的势头。特朗普在其执政的最后一周,全面解除了美台官方来往的限制,中美关系险象丛生,以致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因为担心特朗普“会下令进行某种军事打击行动,而这会引起导致战争的连锁反应。”为此,米利2021年1月8日,也就是国会暴乱两天以后,与中方的李作成将军通电,以此缓解危机。令中方不快的是,拜登不仅未能纠正特朗普的对台错误,反而将其付诸实施,加快了与台湾地区官方的交往密度。8月初,拜登批准了上任以来首批7.5亿美元的对台军售。在其执政的头8个月中,美舰8次穿越台湾海峡。

美国8月从阿富汗撤军造成的影响,台湾比其他任何地方的感受更为强烈。中国媒体迅速指出,台湾作为美国的一枚“战略棋子”,应从阿富汗的溃败中有所领悟。然而,这个21世纪的“西贡时刻”不管如何混乱,却使美国更能集中精力与大国(中国)的竞争。……

美国自阿富汗撤军后的几个月里,华盛顿、北京与台北之间开启了新一轮博弈,莫斯科也有意参与其中。10月6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与中国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会晤。据报道,沙利文确认一个中国政策(但白宫新闻读稿中未见此句)。习近平宣布将采取和平手段促进统一三天后,普京接受CNBC采访,说出前述涉台言论。10月22日,白宫新闻发言人刻意澄清拜登总统在CNN的一个与市民交流的现场会时誓言保卫台湾的言辞,并称“拜登并未改动我们(对台湾地区)的政策”。

因为台湾地区分离分子越来越激进,中俄美三大国化解台湾问题僵局的努力也许不会有效。10月28日,台湾地方领导人蔡英文透露,少许美国军事人员已在台一段时间,参与培训台军。

中国大陆对蔡英文的言论很愤怒。克宫对蔡英文的言论未有置评。然而,《今日俄罗斯》的报道却很快指出,美国政府1979年的《与台湾关系法》并没有“保卫台湾”的承诺。奇怪的是,普京在CNBC的访谈中的涉台言论并未出现在克宫的官方文件中。普京对台湾问题的颇有创意处理,凸显俄罗斯对西太平洋战略态势中台湾问题走向的密切关注。无论如何,台湾问题再度进入扑朔迷离状态。

苏联解体30年之后

1991年苏联解体“对我们的大多数国民来说是一个悲剧”,普京在一档电视纪录片里这样感叹道,该片在苏联解体30周年前不久播出。这不是普京第一次对苏联解体表示伤感之情。2005年,普京曾感叹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对于普京的怀旧情绪,美国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说,克里姆林宫是想重建苏联。克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则反唇相讥说,“纽兰女士很清楚,恢复苏联是完全不可能的”。

上海的知名俄罗斯问题专家赵华胜则认为,苏联解体意味着国际体系的结构性改变,它不会沿着线性的轨迹发展,而是会像一个达到顶峰的钟摆的回摆。单极之后的美国,又开启了一轮与中国的冷战。

然而,不管是冷战,还是热和平,俄罗斯都不会置身事外。12月17日,俄罗斯正式向北约提交“安全保障条约”草案。条约草案包括安全平等的原则和停止北约东扩,佩斯科夫称这一条约事关俄罗斯的生死存亡。

……

苏联解体三十年,美国在国际上与中国和俄罗斯缠斗,在国内则为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极度分裂所困。

对于中俄来说,国际体系的弱化意味着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性的增加,新冠大流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也更为强化了日益不确定性的风险。2021年11月初,冷战大三角关系的创建者之一亨利·基辛格警告道,由于误判、人工智能和核武器扩散,中美冲突可能诱发灾难性后果。

中俄美三大国不太可能回到冷战时期的“长和平”的美好岁月。2022年年初,人们似看到一线希望: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共同签署的联合声明,称“核战没有赢家,且永远不应启动核战”。这种由世界上最大的几个大国背书的联合行动实为罕见,但在新的一年里这是否会疏解险象丛生的世界,人们还要拭目以待。

原文链接:

Yu Bin, “China-Russia Relations: Not So Quiet in the Western Pacific,” Comparative Connections, Vol. 23, No. 3, pp 143-154,https://cc.pacforum.org/2022/01/not-so-quiet-in-the-western-pacific/

编译:万秋波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25日 来源时间:2022年02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