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政治

不要大选辩论?共和党人的新主张

作者:邱奕暄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87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CPD)成立于1987年,是在两党共同支持的基础上建立的无党派组织,专门负责承办美国大选的总统及副总统辩论。近期,该委员会和共和党的冲突达到峰点,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纳·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表示如果总统辩论委员会不有效回应共和党提出的改革意见,共和党将在今年2月的大会上修改党内规则,要求该党未来的总统提名人拒绝参加总统辩论委员会举办的任何辩论。共和党对该委员会倾向于民主党的抱怨由来已久,特朗普在2016年和2020年大选中对该委员会的猛烈抨击是引发此次纷争的主要动因,它再次反映了这位前任总统对共和党的巨大影响力。昔日基于两党共识成立的组织成为如今党派利益博弈的平台,也再次体现了美国政治极化的严重程度。本文旨在介绍该委员会基本信息的基础上,回顾共和党提出的改革诉求与原因,并从政治极化的角度分析这一事件的实质。

一、总统辩论委员会的建立与主要职能

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是负责承办大选辩论的主要组织,它于1987年成立,至今已连续举办了9届总统及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活动。该委员会的建立在当时得到了两党全国委员会的共同支持,其主要目的在于提高大选辩论的稳定性,使其“成为美国总统大选流程的永久组成部分”。

在该委员会成立之前,总统大选辩论虽然已经出现,但是却并不稳定,活动本身具有较大的临时性和不确定性。自从1960年尼克松和肯尼迪的电视总统辩论之后,大选辩论便因为约翰逊和尼克松的拒绝参加而中断,直到1976年才在福特与卡特竞选期间得以恢复。当时,时任总统福特的支持率因为水门事件和他对尼克松就该事件的赦免而受到影响,他希望通过电视辩论来弥补差距,而民主党候选人卡特也同样希望借助辩论来增进公众对自身的了解,这为重启大选辩论提供了契机。此外,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于同年对《通信法》的“平等时间规则”(equal time rule)做出了新解释,破除了该法律对大选辩论的阻碍。根据“平等时间规则”的要求,美国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应该为相同职位候选人提供平等的曝光机会。如果广播公司向某位候选人出售了特定的广播时段,那么它必须为其他候选人提供同等的时间。同理,如果要举行总统大选辩论,那么该活动就需要邀请全体候选人参加,而不能局限于少数的领先候选人,这就给大选辩论的组织带来了困难。FCC在研究和讨论后做出决定,认为如果候选人之间的辩论是值得报道的“真正新闻事件”(bona fide news events),并且由除广播机构以外的组织承办和现场直播,那么它就可以免受“平等时间规则”的约束,在少数几位领先候选人之间展开。

美国女性选民联盟(League of Women Voters, LWV)符合FCC对电视辩论举办主体的要求,取得了承办大选辩论的资格,连续组织了1976年、1980年和1984年的大选辩论。虽然该组织以确立大选辩论传统为目标,但是其效果却并没有达到预期。一方面,LWV的组织角色受到削弱,两党竞选团队过多地介入到了流程和规则的决策中,就辩论的大小事项向该组织提出异议,他们甚至将特定要求的满足视作参与辩论的前提。1984年,两党竞选团队就在主持团队的人选问题上同LWV僵持不下,否决了后者提出的100多个推荐人选,妨碍了辩论筹备的正常进度。至于辩论最终能否顺利举行,也通常取决于两党竞选团队之间匆忙谈判的结果,这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辩论活动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另一方面,鉴于电视辩论对选情的可能影响,处于领先优势的候选人通常存在拒绝参与辩论的动机。这一点对现任总统尤其如此,他们认为辩论对挑战者的潜在优势更大,担心参与辩论会给自身的连任带来不利影响。由此可见,尽管大选辩论在1976到1984年间从未间断,但是其仍然属于临时活动,它的稳定性因为竞选团队对辩论细节的争论以及候选人的拒绝动机而受到影响。

为了充分保证大选辩论对选民的积极意义,维护该活动的稳定性成为了改革的重要方向。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研究所在1984年以后分别对总统大选辩论展开了研究,其成果对相关改革的走向产生了关键影响。在大选辩论的重要性上,两项研究均认为大选辩论已经受到了广大选民的欢迎和期待,它为选民提供了一次直接观察和衡量候选人的宝贵机会,应该作为一项惯例被固定下来。

在大选辩论的组织上,两项研究都建议强化两党在其中的主要作用,因为政党可以在提名各自的总统候选人之前就争取其参与大选辩论的承诺。此外,赋予政党更多的责任也有利于其提高自身在帮助选民了解候选人政策立场上的能力,进而协助选民做出更好的选择。就具体的实现形式而言,哈佛大学的研究团队还明确提出了建立一个承办大选辩论的“总统辩论组织”(Presidential Debate Organization)的提议。这两项研究的成果得到了两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的共鸣。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弗兰克·法伦科普夫(Frank J. Fahrenkopf)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保罗·柯克(Paul G. Kirk)在针对总统电视辩论的谅解备忘录中表示,总统辩论在大选中发挥了建设性的作用,它应该成为大选流程的固定环节,并主要由两党全国委员会联合组织和举办,这有利于两党履行其教育选民、宣传政策观点的责任。1988年的大选为以上的改革共识提供了良好的机遇。本次大选是1976年以来第一次没有现任总统参与的竞选,这避免了来自现任总统的可能阻力,两党可以在选举之前提前宣布参与1988年及以后的电视大选辩论的决定。

因此,1987年2月,总统辩论委员会在法伦科普夫与柯克的共同支持下正式成立,承担起组织、管理和宣传总统大选辩论的职责。就性质而言,该机构是一个无党派、非营利性的独立组织,它不受任何党派和组织的控制,也不偏向于任何的候选人,其资金主要源于企业和个人的捐助。虽然法伦科普夫与柯克在1987至1989年间兼任该组织的主席,但是在此之后没有任何一位两党现任官员在该机构担任职位。在主要职能上,总统辩论委员比之前的美国女性选民联盟(LWV)具有更高的权限和独立性,后者在流程和规则设计上的权限相对较小,相关事宜主要由竞选双方谈判决定;而前者虽然在早期受到竞选团队的干涉,但是却在2004年做出转变,不仅直接拒绝了布什和克里团队公布的辩论程序谅解备忘录,还明确声明自身提前宣布辩论日期、地点、形式、主持人人选且不接受协商的权力。除了承办大选辩论之外,总统辩论委员会还承担了教育选民和提供技术支持的职能。一方面,它与各类选民教育组织展开合作,通过“辩论观察集会”(DebateWatch gatherings)等形式扩大大选辩论的影响范围,促进选民对辩论的理解和判断,另一方面,它为国内非总统职位竞选的辩论活动提供支持,同时也与其他国家就完善大选辩论的程序设计进行交流和分享。总之,总统辩论委员会产生于两党针对大选辩论的共识,在当今的大选辩论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二、共和党对总统辩论委员会的不满及原因

2021年1月13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主席罗纳·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致信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指责其故意拖延共和党提出的改革要求,并表示如果该委员会“继续阻挠任何有意义的改革”,共和党将会拒绝其大选提名人参与该委员会组织的辩论。这场围绕大选辩论改革的纠纷从去年春季就已经开始,它源于共和党对总统辩论委员会倾向于民主党的认知,而特朗普对该委员会公平性的指责则是引发此次冲突的主要原因。

2021年3月至5月,RNC临时总统辩论委员会主席大卫·博西(David Bossie)与CPD主席弗兰克·法伦科普夫(Frank J. Fahrenkopf)进行了多次电话交流和面谈,表达了共和党对目前大选辩论的不满。6月1日,RNC致信CPD, 列举了后者存在的“严重失误和党派行为”,并提出了针对性的改革要求。RNC对CPD的不满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首先,程序安排不当,不仅第一轮总统辩论晚于许多提前投票的计入,而且总统辩论委员会还在辩论前夕对部分程序做出了单方面的修改。其次,工作人员行为失职,该委员会的领导层和辩论主持人在对待候选人时出现了不公正的言行。基于此,RNC一共提出了六点改革要求:在辩论程序上,至少须有一次辩论在提前投票开始之前举行,并且不能晚于各州向军警和海外选民邮寄缺席选票的截止日期。在人员管理上,RNC要求强化对委员会成员和辩论主持人的行为约束。委员会的领导层应该实行任期制,其全体成员须受到一部行为准则的管辖,禁止任何偏向特定候选人的言行。辩论主持人的挑选标准应该进一步透明化,主持辩论的具体过程也需要受到一套准则的约束。此外,为确保委员会的中立性,RNC还要求CPD在委员会会议中设立两个观察员席位,后者分别由两党进行提名。

尽管RNC在此之后还与CPD进行了多次沟通,但是后者却没有给出实质性的答复,并且以违反中立性为由拒绝了增加两党观察员的提议。CPD在声明中表示,该委员会直接与符合辩论条件的总统及副总统候选人进行对接,而不是与党派委员会。委员会在“公正、中立、维护选民利益”的基础上考虑共和党的意见,但是“不与任何人谈判委员会的工作细节”。RNC认为这一表态是CPD故意推脱的表现,是其失去可信度和合法性的证明,最终做出了“修改党内规则,抵制该委员会辩论活动”的决定。

共和党与该委员会的恩怨由来已久。从2012年的总统大选开始,共和党便一直存在“总统辩论偏向于民主党”的抱怨,而特朗普在两次大选中对总统辩论委员会中立性的攻击更是将双方的矛盾带至顶点,成为了RNC提出改革诉求的主要动因。

2012年奥巴马与共和党提名候选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的第二轮辩论中,来自CNN的主持人坎蒂·克劳利(Candy Crowley)的言行引起了保守派的不满。在利比亚班加西事件上,罗姆尼指责奥巴马政府处理不当,在事件爆发14天后才将其定性为一次有计划的恐怖行动。奥巴马则回击称他在袭击发生后第三天的玫瑰园讲话中就已经将其认定为恐怖行动。克劳利在此时介入了两位候选人的辩论,表示“他(奥巴马)确实称其为恐怖行动”。虽然克劳利随即也承认奥巴马政府的确花了两周的时间才完全理清事件的原貌,但是其实试图纠正罗姆尼发言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保守派指责克劳利违背主持人的中立性原则,倾向于奥巴马,而自由派则积极为克劳利辩护。这一事件给共和党埋下了对总统辩论委员会中立性的质疑。

从2016年大选开始,特朗普就一直声称受到了总统辩论委员会的不公对待。在辩论时间表公布后,他指出与NFL橄榄球赛程重合的两场辩论安排是“人为操控”的结果,其目的在于扩大希拉里的优势。他还直接表达了对该委员会成员背景的质疑,指出其联合主席麦克·麦柯里(Mike McCurry)是比尔·克林顿时期的白宫发言人,这不符合公平公正的标准,是希拉里一方的操纵。在当年的第一场辩论中,特朗普的麦克风因为技术故障而导致音量下降,但是他却指控总统辩论委员会有意做出这样的安排,使其处于不利地位;辩论主持人也是引起他不满的主要对象。他认为主持人莱斯特·霍尔特(Lester Holt)在辩论中提出的问题对他非常不公平,回避了邮件门等对希拉里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在2020年大选中,特朗普团队对总统辩论委员会的敌意更加明显。在辩论开始之前,特朗普一直在考虑不参加此次大选辩论的可能性,他认为总统辩论委员会并不公正,是由“特朗普的仇视者和反对者”组成的机构,他只会参加真正公平的辩论。在辩论开始之后,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提前投票在本次选举中得到了更加广泛的采用,在第一次总统辩论之前就已经有120多万张选票投出,这引起了特朗普和共和党的不满。此外,由于特朗普在第一次辩论中频繁打断拜登的行为,及其在第二次辩论之前确诊新冠阳性的情况,总统辩论委员会对后两场辩论做出了规则和形式的调整,要求候选人的麦克风在对方两分钟不间断的初始发言中保持静音状态,并宣布第二次辩论调整为线上举行。这些决定都遭到了特朗普一方的强烈反对,认为静音是对拜登的偏袒,而临时改辩论形式为线上则是该委员会不适宜的单方面行动,这场虚拟辩论也最终因为特朗普的反对而遭到取消。辩论主持人依旧是特朗普的“火力”焦点,除了对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的不满,第二次辩论的主持候选人史蒂夫·斯库利(Steve Scully)成为了特朗普团队抨击主持人公正性的主要对象。斯库利在1978年曾为时任参议员的拜登实习过一个月。在本次大选期间,他还同前白宫新闻主任安东尼·斯卡拉姆齐(Anthony Scaramucci)有过交流,后者在被解除职务后成为了特朗普的坚定批评者。

三、总结:特朗普影响与极化政治的又一体现

对比特朗普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对总统辩论委员会的批评可以看出,后者几乎就是前者的反映,其针对程序和人员中立性的改革意见也都是对特朗普所指出问题的延续。此外,领导本次改革诉求的博西本人就是特朗普的狂热盟友,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的成员。这些都明显地体现了这位前任总统在党内的持续影响。再者,如果结合特朗普及其盟友对地方选举管理机构等其他中立性组织的质疑和抨击,本次抵制总统辩论委员会的行动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共和党右派对传统政治机构不信任的又一体现。

就本次辩论改革纠纷的后果而言,一方面,它影响到了大选辩论活动本身。面对共和党对总统辩论委员会的抵制,总统辩论可能会转由其他组织负责,或者回到1987年之前由竞选团队自行磋商决定的模式。鉴于政治极化的现实,两党竞选团队之间几乎很难达成共识,这会给2024年是否举行总统辩论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进而影响到这一政治传统的稳定性。另一方面,它再次掀起了对特朗普是否参与2024年大选的猜测。根据前两届大选辩论后的民调数据,在一共5场总统大选辩论中,特朗普均没有获得胜利,希拉里和拜登都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可见,总统大选辩论或许并不能带给特朗普明显的优势,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计划对党内规则的修改就有利于为未来的候选人(很可能是特朗普)在大选辩论上提供更加灵活的选择空间,使其依据辩论对自身的潜在影响做出拒绝或者接受辩论邀请的决定。

总统辩论委员会的初衷是将大选辩论固定为美国选举民主的传统,希望为选民提供直接了解候选人观点、性格、领导力和抗压能力的机会,帮助中间选民做出自身的投票判断。但事实的发展却并没能符合该委员会的价值愿景,随着政治极化的加剧,总统辩论对选民投票行为的实质影响已经相当微弱。绝大部分的选民在辩论开始之前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大选辩论对他们而言更像是一场候选人之间的政治秀,他们关注的是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如何打败对方,让对方难堪。对于辩论中出现的新信息,他们也倾向于选择性地吸收,过滤掉违背自身既有立场的内容。

总统辩论委员会自身的成立与发展也同样体现了美国政治生态的极化走向。在组织大选辩论的问题上,两党从来不缺乏有关程序和规则的争论,但是他们在80年代仍然可能达成合作,支持成立总统辩论委员会这一无党派机构,并赋予其承办大选辩论的较大职权。但是目前,该委员会已经成为党派利益的博弈平台,它牵动着两党的敏感神经,任何疑似不公的举动都会招致如共和党此般的抱怨、不满甚至抵制。该委员会的命运昭示出两党合作愈发难以实现的发展趋势。

参考文献

【1】 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An Overview,” https://www.debates.org/about-cpd/overview/.

【2】 Newton N. Minow, Craig L. LaMay, Inside the Presidential Debates: Their Improbable Past and Promising Futur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8.

【3】 Josh Clark, Melanie Radzicki McManus, “How Presidential Debates Work,” Howstuffworks, September 18, 2020, https://people.howstuffworks.com/debate.htm.

【4】 Newton N. Minow, Craig L. LaMay, Inside the Presidential Debates: Their Improbable Past and Promising Futur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8, p. 57-60.

【5】 Robert E. Hunter ed., Electing the President: A Program for Reform, Final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National Elections, CSIS, April 1986.

【6】 Paul G. Kirk, Frank J. Fahrenkopf, “Memorandum of Agreement o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Joint Appearances November 26, 1985,” in Robert E. Hunter ed., Electing the President: A Program for Reform, Final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National Elections, CSIS, April 1986, p. 14.

【7】 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The letter to 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January 13, 2022.

【8】 Maggie Haberman, “R.N.C. Signals a Pullout From Presidential Debates,”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13, 2022, https://www.nytimes.com/2022/01/13/us/politics/presidential-debates-rnc.html?action=click&algo=bandit-all-surfaces_impression_cut_3&alpha=0.05&block=more_in_recirc&fellback=false&imp_id=762927804&impression_id=03085d71-74e7-11ec-a162-0f2389811572&index=1&pgtype=Article&pool=more_in_pools%2Fpolitics®ion=footer&req_id=690878268&surface=eos-more-in&variant=0_bandit-all-surfaces_impression_cut_3.

【9】 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October 16, 2012 Debate Transcript,” October 16, 2012, https://www.debates.org/voter-education/debate-transcripts/october-16-2012-the-second-obama-romney-presidential-debate/.

【10】 Ed Pilkington, “Candy Crowley takes heat from Republicans over Benghazi interjection,” The Guardian, October 17, 2012,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2/oct/17/candy-crowley-republicans-benghazi-interjection.

【11】 Domenico Montanaro, “Republicans threaten to skip traditional general election debates,” NPR, January 13, 2022, https://www.npr.org/2022/01/13/1072765939/republicans-threaten-to-no-longer-participate-in-traditional-general-election-de?utm_source=twitter.com&utm_term=nprnews&utm_campaign=politics&utm_medium=social.

【12】 Adam K. Raymond, “Trump on the Commission for Presidential Debates: It’s a ‘Rigged Deal’ and ‘I’m Done’,” Intelligencer, October 12, 2016, https://nymag.com/intelligencer/2016/10/trump-on-commission-for-presidential-debates-im-done.html.

【13】 Maggie Haberman, Annie Karni, “Trump May Skip Debates, or Seek New Host, if Process Isn’t ‘Fair’,”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24,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1/24/us/politics/trump-presidential-debate.html?action=click&module=RelatedLinks&pgtype=Article.

【14】 “US debate: Trump criticises Holt's 'unfair' questions,” BBC, September 27, 2016, https://www.bbc.com/news/election-us-2016-37475696.

【15】 Maggie Haberman, Annie Karni, “Will Trump Debate a Democrat in 2020? He’s Not So Sure,” The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12, 2019, https://www.nytimes.com/2019/12/12/us/politics/trump-presidential-debate-democrat.html.

【16】 Adam Levy, Ethan Cohen, Liz Stark, “More than 1 million ballots have already been cast in the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 CNN, September 29, 2020, https://www.cnn.com/2020/09/29/politics/ballot-returns-early-voting-2020-election/index.html.

【17】 Dan Merica, “Debate commission to mute candidates during their opponent's initial responses to prevent interruptions,” CNN, October 20, 2020, https://www.cnn.com/2020/10/19/politics/presidential-debate/index.html.

【18】 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CPD Announces Second Presidential Debate Will Be Virtual,” October 8, 2020, https://www.debates.org/2020/10/08/cpd-announces-second-presidential-debate-will-be-virtual/.

【19】 The commission of Presidential Debates, “Statement by 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CPD): October 15 Presidential Debate Will Not Proceed,” October 9, 2020, https://www.debates.org/2020/10/09/statement-by-the-commission-on-presidential-debates-cpd-october-15-presidential-debate-will-not-proceed/.

【20】 Nick Niedzwiadek, “RNC feud with presidential debate commission escalates with boycott threat,” POLITICO, January 13, 2022,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01/13/rnc-threatens-to-bar-candidates-from-presidential-debates-527037.

【21】 Philip Bump, “Another sign that Trump and the GOP want to upend 2024 to their advantage,” 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14, 202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2/01/13/another-sign-that-trump-gop-want-upend-2024-their-advantage/.

【22】 David Siders, “Trump blows a hole in 2024 presidential debates,” POLITICO, January 18, 2022,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01/18/rnc-debate-trump-527247.

【23】 Julia Azari, “What Does It Mean If Republicans Won’t Debate?” FiveThirtyEight, January 18, 2022,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what-does-it-mean-if-republicans-wont-debate/.

【24】 Maggie Haberman, “R.N.C. Signals a Pullout From Presidential Debates,”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13, 2022, https://www.nytimes.com/2022/01/13/us/politics/presidential-debates-rnc.html?action=click&algo=bandit-all-surfaces_impression_cut_3&alpha=0.05&block=more_in_recirc&fellback=false&imp_id=762927804&impression_id=03085d71-74e7-11ec-a162-0f2389811572&index=1&pgtype=Article&pool=more_in_pools%2Fpolitics®ion=footer&req_id=690878268&surface=eos-more-in&variant=0_bandit-all-surfaces_impression_cut_3.

【25】 Rachel Nuwer, “Presidential Debates Have Shockingly Little Effect on Election Outcomes,” Scientific American, October 20, 2020,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presidential-debates-have-shockingly-little-effect-on-election-outcomes/.

【26】 Shannon K. McCraw, “Equal Time Rule,” The First Amendment Encyclopedia, 2009, https://www.mtsu.edu/first-amendment/article/949/equal-time-rule.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12日 来源时间:2022年02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政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