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府国会在当地时间周四(1月7日)凌晨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拜登取得306张选举人票,将成为美国第46届总统。
当前位置:首页>拜登新政府

不受欢迎,副总统哈里斯究竟怎么了?

作者:王乾任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9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原文标题:梅开二度打破纪录:美国副总统哈里斯的困境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2020年的大选中前所未有地打破了“政坛天花板”,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非裔和印度裔副总统。不仅如此,拜登的78岁高龄以及频频呈现的老态龙钟让人不禁怀疑哈里斯是否已被“内定”为下一届美国总统。但出乎意料的是,这种众星捧月的态势却在短短几个月间戏剧性的崩塌。根据《今日美国》和萨福克大学于11月发布的民意调查,哈里斯的工作支持率骤降至28%,有51%的受访者对她的工作表示了不支持。这甚至低于被称为美国现代史上最不受欢迎的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打破了最不受欢迎的副总统的记录。

梅开二度打破美国历史记录,哈里斯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万众瞩目的“学霸”在“阶段性小测”中甚至没有及格,其背后至少有三大原因:其一,根基不牢,外强中干;其二,烫手山芋,束手无策;其三,同床异梦,孤立无援。三方面因素共同作用下,这位政治明星一夜之间跌落万丈深渊。

梅开二度,打破美国历史记录

前年的大选落下帷幕后,作为美国历史上首个女性、少数族裔的副总统,哈里斯可谓是风光无限。在其胜选演讲中,哈里斯对全美民众说道,“虽然我可能是这个办公室里的第一位女性,但我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为今晚每个正在观看的小女孩都见证了这个充满可能性的国家”。前美国安全事务助理赖斯(Susan Rice)称其为“历史性的、开创性的时刻”。然而好景不长,根据《纽约时报》的数据(见下图),自从哈里斯上任以来,其支持率就呈现持续下滑态势。截至12月14日,仅有41%的登记选民对哈里斯持正面看法,52%持负面看法,净支持率为-11%。尤其是在她六月份饱受争议的边境访问后,其不支持率首次超过了支持率。不仅如此,在具体工作上,哈里斯交出了一份差劲的答卷。《今日美国》和萨福克大学11月的调查显示,美国民众对哈里斯的工作满意率低至28%(见下图),有超过50%的受访者对其工作表示不满意。

 

图片:哈里斯支持率

来源:Real Clear Politics

 

图片:哈里斯工作满意度

来源:USA TODAY and Suffolk University

不仅数据不容乐观,哈里斯的工作环境也不容乐观。从去年7月份起,陆续有消息曝光其办公室内部的种种不和谐。政客(Politico)的一篇报道中有匿名员工将哈里斯的办公室描述为“功能紊乱”(Dysfunctional)。消息指出,她的办公室“士气低落,沟通存在漏洞,助手和高级官员之间缺乏信任”。《华盛顿邮报》采访了18位与哈里斯曾经或正在共事的工作人员,有匿名人士指出,哈里斯不看下属给她提前准备的工作简报,但如果她登台时被发现没做好准备,她又会甩锅给下属。还有人更犀利地抨击道,“和她在一起共事,你必须同时忍受大量“摧毁灵魂”(soul-destroying)的批评以及她自己的缺乏自信”。 

自去年11月以来,短短一个月内哈里斯团队已有4名成员接连辞职。首先是11月19日,哈里斯的通讯主管阿什利·艾蒂安(Ashley Etienne)被证实将于12月离开白宫。其次是 12月2日,哈里斯的首席发言人桑德斯(Symone Sanders)宣布将于今年年底前离职,同时宣布离职的还有2名新闻助理。桑德斯可谓是团队中的灵魂人物,她是哈里斯最主要的捍卫者之一。

除此之外,哈里斯和拜登的关系似乎也出现了裂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于11月14日发布了一份对36位内部人士的采访,结果显示拜登和哈里斯之间的关系非常失调。据与两者共同工作的人士曝光,他们已经陷入了“彻底的僵局”(exhaustive stalemate)。哈里斯的老朋友、加州副州长埃莱尼·库那拉基斯(Eleni Kounalakis)证实道,哈里斯对她目前的被分配到的工作感到恼火。

从跳水般骤降的民众满意度,到内部员工的接连爆料以及离职潮,再到与总统紧张的关系,种种迹象都表明哈里斯交出了一份非常糟糕的答卷。前白宫首席撰稿人马克·蒂森 (Marc Thiessen)表示,“当副总统是很难搞砸的,但哈里斯做到了”。距离2024年的“期末考试”仍有三年,距离2022年的“期中考试”还剩一年,但哈里斯似乎在这次的“课堂小测”中就被判了不及格。被赋予极高期待的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根基不稳,外强中干

哈里斯失利的第一大原因是缺乏足够的政治经验和稳固的基本盘。回顾历史,曾经的副总统大多经验丰富。1980年,里根选择了老布什作为他的副总统,当时的老布什已经在德克萨斯州众议员、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等多个要职中积累了丰富的从政经验。1988年,老布什挑选了奎尔(James Dan Quayle)作为副手,奎尔在29岁就成功当选众议院议员并连任,随后又在参议院工作了八年。1992年,克林顿找到了戈尔 (Al Gore),当时的戈尔已经在国会担任议员长达16年。2000年的竞选中,小布什将目光投向了切尼(Richard B. Cheney),后者从1968年就被选为“白宫学者”,此后便开启了他漫长的从政之旅。2008年,奥巴马选择了现任总统拜登作为副总统,而拜登从29岁时就当选为参议员,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反观哈里斯,她于2003年被选为旧金山地区检察官,于2010年当选加州司法部长并于2014连任。直到2017年,哈里斯才正式进入参议院,以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的身份工作了4年。她在宣誓成为副总统之前甚至只去过一次白宫,所以人们不禁对她的政治经验保持怀疑。

此外,哈里斯的民意基础并不稳定。民主党党内初选期间,各候选人都用具体的关键词定义自己的立场,比如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聚焦扭曲的经济政策,杰伊·英斯利 (Jay Inslee)聚焦气候变化议题等。而哈里斯则抛弃了单一的焦点,试图建立一个广泛的选民联盟。她曾说道,“没有人是只用单一的镜头看待生活的,我们不要把所有人都放在同一个盒子里”。但这一模糊的意识形态定位使她没能获得一个稳定的铁票仓。蒙茅斯大学的民调主管默里(Patrick Murray)表示,哈里斯在六月的支持率飙升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党内辩论中的亮眼表现,但这种热度只是一次性的,无法持续收割选票。默里继续分析道,“更大的问题是,她在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等早期的几个州没有广泛的民意基础,更不要说在全国范围内了”。同样的,根据YouGov民调机构高级分析师约翰·雷(John Ray)的说法,在2019年6月的辩论之前,只有5%的民主党选民明确选择了哈里斯作为自己的头号候选人,因此“她后期的民调下滑只不过是回到了曾经的水平而已”。最终,缺乏坚实基本盘的她于2019年12月退出了党内初选。

可见,哈里斯缺乏雄厚的政治资本。忠诚的选民愿意容忍政治家一时的失利,但哈里斯并不坚实的基本盘导致她犯错的成本极高,任何的决策失误都可能导致支持率的骤降。根基不稳为哈里斯的失利埋下了伏笔。

烫手山芋,束手无策

除了基础不牢之外,哈里斯失利的第二大原因是她被委任了两个“烫手的山芋”。她主要负责的两大任务——非法移民和投票权问题——几乎不可能在短期出政绩,而且很可能适得其反,带来负面影响。

非法移民问题一直是美国社会的一大梦魇,非法移民也间接激化了美国的根本矛盾,即种族问题。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数据,美墨边界在2021财年见证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移民潮,共计约173万人次。由下图可见,2021财年(蓝线)每个月的非法移民数量都高于同期。据美国边境官员称, 在这些移民中,超40%的人来自被称为“北部三角”的中美洲地区: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三国。鉴于前所未有的非法移民潮,拜登于今年3月任命哈里斯负责解决来自北部三角的移民问题。 

美国国务院专门负责北部三角事务的特使里卡多·苏尼加(Ricardo Zúñiga)点出了这一任务的巨大挑战。他指出,在过去的六七年里,北部三角地区的情况一直很糟糕,大部分来自该地区的移民是“绝望驱使的”。危地马拉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北部土著地区处于极度贫穷和粮食不安全当中;洪都拉斯的最大问题是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让民众无家可归,而政府却缺乏基础建设能力;萨尔瓦多最严重的问题则是社会治安,肆无忌惮的勒索绑架让普通民众终日活在恐惧之中。

受到上述困难的阻碍,哈里斯在处理移民问题中也是焦头烂额。在3月份接到这一“烫手的山芋”后,直到6月份她才亲自出访边界。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中,当被问到为何不前往边境时,她给出了令人汗颜的回答,“那我还没去过欧洲呢”。在这一采访后,哈里斯于同月出访边境并表达了对美国政府移民的强硬态度。她对非法移民重申了两次,“不要来,不要来”(Do Not Come),并称美国将继续执行法律保护边界。 

哈里斯处理移民的措施同时得罪了盟友和敌人。她面对采访的尴尬回复以及对移民的“不要来”强硬态度引发了党内进步派的攻击,诸如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等左翼议员都表达了不满和失望。更直接的是,作为哈里斯的铁票仓,国内的拉美裔选民也感觉到被背叛。如下图所示,哈里斯的拉美裔选民支持率一路下跌,截止12月11日,拉美裔选民的净好感度仅有4%。与此同时,由于哈里斯花了数周时间亲自访问边境,并且为危地马拉运送50万支新冠疫苗、提供2600万美元用于抗击疫情、并且通过美国国际开发署向企业家援助750万美元,这些行为也激怒了保守派和一些独立人士。在处理移民问题上,哈里斯两边失分。

 

图片:哈里斯在拉美裔选民中的好感度

来源:Real Clear Politics

哈里斯手上的第二大麻烦是投票权的扩大,这一法案目前面临几乎不可能通过的困境。时间倒流至前年大选后,特朗普声称大量有色选民的欺诈行为让他输掉了选举。在反复渲染该话题后,各个共和党把控的州相继出台限制性法案,对投票要求进行了更加严格的限制。布伦南司法中心的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5月份,国会议员已在48个州提出了389项投票限制性法案,其中22项法案已经被签署成当地法律。比如爱荷华州缩短了该州的提前投票天数,并对邮寄选票的退还时间和方式增加新的限制。乔治亚州对缺席投票增加新的限制,并限制选举日之前的周末投票。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称其为“反选举法的一波浪潮”。

针对共和党发起的浪潮,哈里斯提出了“为人民法案”(For the People Act),旨在扩大投票范围,降低投票门槛,简化投票规则,并使竞选资金更加透明。该法案被赋予了H.R. 1以及S. 1的前缀,以表示其在民主党议程中属于第一优先级。去年3月,该法案在众议院以220票对210票得以通过,几乎所有的民主党人投出了赞成票,所有的共和党人投出了反对票。但该法案在参议院却命途多舛:分别于6月、9月、10月被阻碍了三次,至今仍未得以通过。共和党的“阻挠议事”让法案通过的实际票数上升到60票,而由于哈里斯在担任参议员时曾多次对共和党的法案使用阻扰议事,所以没有任何共和党人愿意站在民主党一边。因此,摆在哈里斯面前的唯一道路就是改革“阻挠议事”。然而西弗吉尼亚州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和亚利桑那州的克里斯汀·西内玛(Kyrstin Sinema)曾反复坚定地表达对取消阻挠议事的反对。曼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发自内心地相信,如果我们放弃阻挠议事,我们就会失去民主的目的,失去这个共和国的目的,这个共和国是为人民服务的”。可见,为人民法案恐怕难以在参议院被通过,哈里斯的种种努力都难以转化成实际的政绩。 

哈里斯的两大任务都面临种种困境,移民问题不仅复杂难解,还异常敏感,一不小心就会两方不讨好。而投票权问题在共和党的阻挠和党内人士不愿改革的两大压力下停滞不前。被任命两大如此艰难的任务,不难理解为何哈里斯的政绩簿上至今仍乏善可陈。

同床异梦,孤立无援

哈里斯“小测挂科”的第三大原因是她身边的人给予的帮助有限。她的上司拜登和她的关系似乎在微妙的转变,她的下属和她之间也缺乏默契。因此,哈里斯逐渐走向了孤立无援的困境。

在新政府刚刚建立的时候,拜登没有仅用自己的名字称呼本届政府,而是加上了哈里斯的名字,即“拜登-哈里斯政府”(Biden-Harris Administration)。最初的两个月,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哈里斯会和拜登一同前往五角大楼,一同会见外国领导人,并且会发表演讲。根据《纽约时报》的统计,哈里斯在去年1月和2月的活动中约有四分之三与拜登有关。然而时过境迁,哈里斯和拜登的关系似乎变得微妙起来。同样的统计发现,哈里斯9月和10月公布的活动中,只有约五分之一和拜登有关。根据CNN的内部爆料,哈里斯的团队认为拜登没有提供足够的支持,只给了她一些“无法获得胜利的”政治任务。哈里斯的一位前高级助手告诉CNN,“他们总是把哈里斯在错误的情况下派到错误的议题中”。

具体而言,在非法移民议题上,哈里斯曾对外表示不愿意接手这一棘手的任务,意识到这一问题将带来双输的局面,并且一定会在她的政治前程上留下污点。副总统的团队也私下透露,拜登将这一重任丢给哈里斯却没有给她相应的权限,导致她感觉被束手束脚。在投票权问题上,拜登一直不愿支持对参议院阻挠议事的做法进行全面修改,尽管这种改革几乎是通过“为人民法案”的唯一途径。民主党的一名主要赞助人表示,哈里斯是一位领袖,但她并没有被委以足够的权力。 

除了拜登的帮助缺位之外,她自己的下属也面临默契不足的问题。在她进入白宫时,几乎没有和她一起长期共事过的属下。在她的高级幕僚中只有两个人曾为她工作:一是哈里斯的高级国内政策顾问、前参议院幕僚长罗希尼·科索卢(Rohini Kosoglu),另一个是副总统的顾问、前参议院副幕僚长乔希·许(Josh Hsu)。相比之下,拜登总统身边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他的熟人。不仅如此,近期的离职潮又让哈里斯折兵缺将。曾在2013年在加州与哈里斯共事5个月后就辞职的吉尔·杜兰(Gil Durán)讽刺道:“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杜兰揶揄道,“下一个被哈里斯招进来、耗尽精力,还要假装出于积极原因离职的人会是谁?”

可见,哈里斯在白宫逐渐被上司边缘化,两人的关系远不如表面上那么友好光鲜。她的下属也苦于她的领导模式,许多正在考虑离职。哈里斯日渐变成了一个孤岛,和所有人渐行渐远。

综上可见,哈里斯的失利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受限于不扎实的政治基础、高难度的任务以及孤立无援的困境,哈里斯从风光一时转眼落入无底深渊。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哈里斯第一次打破历史记录为她身上的多个标签正名,是美国社会进步的一大里程碑,但是第二次打破记录似乎反而使这些标签蒙羞,造成了更大的倒退。当下美国社会中有许多声音认为,选择哈里斯根本就是一种选举策略,拜登看重的不是哈里斯本人,而是哈里斯背后代表的多个群体。华盛顿州首席政治记者多佛尔(Edward-Isaac Dovere)在《大西洋月刊》上一针见血地指出,对于拜登来说,他更需要哈里斯来帮助他赢得白宫,而不是帮助他治理国家”。

拜登-哈里斯政府执政一年屡屡失利,这激发了各界对三年后大选的种种猜测。尽管白宫发言人已明确表示拜登将在2024年参与竞选,但多份民调显示,民众质疑届时82岁高龄老人的执政能力。美国晨间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与《政治报》(Politico)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高达58%的受访者反对拜登再次竞选。若拜登退出,有31%的受访者表示将选择哈里斯为民主党候选者,这一比例远高于第二名的皮特·布蒂吉格(11%)和第三名的伊丽莎白·沃伦(8%)。诚然,哈里斯目前身处低谷,但作为现任副总统的巨大选举优势仍不容小视。何况距离大选还有三年,在瞬息万变的政治中足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太阳底下无新事,人们总是倾向于高估当下情形的严峻程度,却常常忘记漫长的历史长河曾见证过各类更加严重的危机。哈里斯仍有许多可能性,逆风翻盘绝非没有可能。

参考文献

[1] H.R.1 - For the People Act of 2021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7th-congress/house-bill/1

[2] The 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 State Voting Bills Tracker 2021

https://www.brennancenter.org/our-work/research-reports/state-voting-bills-tracker-2021

[3] The Racial Gap in Wait Times: Why Minority Precincts Are Underserved by Local Election Officials

http://www.stephenpettigrew.com/articles/pettigrew-2017-psq.pdf

[4] The Downstream Consequences of Long Waits: How Lines at the Precinct Depress Future Turnout

http://www.stephenpettigrew.com/articles/pettigrew-lines-and-turnout-es.pdf

[5] Opinion: Kamala Harris is confronting the challenge of a lifetim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05/17/kamala-harris-is-confronting-challenge-lifetime/

[6] A Kamala Harris staff exodus reignites questions about her leadership style — and her future ambition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1/12/04/kamala-harris-staff-departures/

[7] Opinion: Has Kamala Harris been sidelined?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11/17/kamala-harris-the-sidelined-vice-president/

[8] Dear Kamala Harris: It’s a Trap!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29/opinion/kamala-harris-joe-biden.html?searchResultPosition=32

[9] Biden Assigns Harris Another Difficult Role: Protecting Voting Rights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01/us/politics/kamala-voting-rights.html

[10] Harris Asked to Lead on Voting Rights. She Has Her Work Cut Out for Her.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03/us/politics/kamala-harris-voting-rights-laws.html

[11] Exasperation and dysfunction: Inside Kamala Harris' frustrating start as vice president

https://edition.cnn.com/2021/11/14/politics/kamala-harris-frustrating-start-vice-president/index.html

[12] At 28 percent approval, say goodbye to Kamala Harris being Plan B to an aging Biden

https://thehill.com/opinion/white-house/580857-at-28-percent-approval-say-goodbye-to-kamala-harris-being-plan-b-to-an

[13] The Strange History of the Office of the Vice President

https://www.governing.com/context/the-strange-history-of-the-office-of-the-vice-president.html

[14] Elaine Kamarck, Picking the vice president, Brookings, July 7, 2020

https://www.brookings.edu/blog/fixgov/2020/07/07/picking-the-vice-president/

[15] What’s on Kamala Harris’ calendar? Tracking the vice president’s public events

https://www.latimes.com/projects/kamala-harris-events-appearances-vp-schedule-news/

[16] Gloomy landscape for Democrats in midterms as Biden's approval drops to 38% in USA TODAY/Suffolk poll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2021/11/07/biden-approval-falls-38-midterms-loom-usa-today-suffolk-poll/6320098001/

[17] What Kamala Harris Has Learned About Being Vice President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21/05/kamala-harris-vice-president-impossible/618890/

[18] Kamala Harris's Campaign Strategy: Don't Pick a Lane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9/01/how-kamala-harris-running-against-2020-democrats/580921/

[19] Real Clear Politics, Kamala Harris: Favorable/Unfavorable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epolls/other/kamala_harris_favorableunfavorable-6690.html

[20] A heartbeat from the presidency at a dangerous time, can Kamala Harris rise to the task?

https://www.sfexaminer.com/news/a-heartbeat-from-the-presidency-at-a-dangerous-time-can-kamala-harris-rise-to-the-task/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拜登新政府国会在当地时间周四(1月7日)凌晨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拜登取得306张选举人票,将成为美国第46届总统。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