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王鸿刚:如何看美国搞的“集团政治”?

作者: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已有 54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助理兼美国研究所所长王鸿刚近日接受《人民日报》访谈,就美国“集团政治”相关问题进行解答。内容如下:

1、近年来美国大搞集团政治的表现有哪些?呈现出哪些新特点?

王鸿刚:更久远的就不说了,仅从10多年前说起。从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就开始针对大国竞争重新搞起集团政治,典型的就是跨太平洋的 TPP和跨大西洋的TTIP。这属于经济集团,目标是建立更高标准的贸易投资规则。就算当时美国不承认,其针对中国的一面也是路人皆知的。到了特朗普时期,美国奉行“美国优先”,到处示强斗狠,看似对盟友也不放过,但实际上那个时期的美国也没停止搞“团团伙伙”,典型的就是含有“毒丸条款”的美墨加贸易协定,以及明显针对中国的美日澳印四方机制和“五眼联盟”框架下的情报安全合作。到了拜登时期,除了美墨加三方合作、美日印澳四方机制以及“五眼联盟”外,美英澳三方机制成为新的重要举措,七国集团框架下的协调合作也明显升温。

美国这些集团政治的特点主要有三:

一是同质性更强。特朗普和拜登对TPP和TTIP态度冷漠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其规模太大,新的集团政治更注重强调同质性。美墨加的突出特点是地缘临近,美日印澳的共同关切是所谓“基于规则的印太秩序”,美英澳三方机制和“五眼联盟”背后是深厚的盎格鲁-萨克逊纽带,七国集团的基础则在于发展阶段和利益取向的相似性。就此,我们可以推断,美国正在策划的所谓全球“民主峰会”很难成为一个有凝聚力的政治集团,因为它太过松散,交不下什么朋友,多数国家是本着走走过场的心态而参会的,而且它得罪的国家绝对比结交的国家要多。

二是对抗性更强。从过去10多年的轨迹看,美国通过搞团团伙伙来服务大国竞争的意图越来越露骨,随着美国对华竞争战略的实施,美国搞的这些团团伙伙,其特征已经从遮遮掩掩的排他性转变为明目张胆的对抗性。

三是融合性更强。值得警惕的是美国搞的科技集团、“民主”集团和安全集团“三合一",三个小圈子越发重合并且相互支撑,从而让虚头八脑的意识形态攻势具有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支撑。

2、美国能搞得出“集团政治”的原因有哪些?

王鸿刚:美国能搞得出集团政治,说明它还是有些“本事”的。对于霸权国或国际体系中的强国而言,它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主要是借助吸引力和强制力两种方式来实现的。吸引力通常来自于政治制度的先进性、意识形态的感召力以及经济与安全利益的共生性,强制力则通常来源于霸权国或强国与其他国家之间非对称的实力对比和相互联系。

很长时间以来,由于美国对自身的美化宣传及其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其他先发国家和一部分谋求实现现代化的后发国家,选择追随美国,效仿美国的治国模式和价值理念,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这是美国能够从中挑选伙伴、搞起团团伙伙的客观条件。因为很多国家觉得和美国结成一伙,前景可期、有利可图。但是目前,我们很难讲美国拉起的这些小团伙是源于美国的吸引力。仔细探究不难发现,现在选择与美国贴靠的那些国家,其行为动机是非常复杂的:部分地是由于美国残存的吸引力,部分地是由于以往的行为定式,部分地则是由于美国暗中施加的强制力。目前,像英国、澳大利亚、日本这些想追随美国的国家,其国内争论是比较激烈的,因为明眼人都知道美国现在有很大问题,而且比以前更加自私自利,绝不是冷战刚刚结束时那个风光无限的美国了。其他一些国家则是随行就市、留有后手、两面下注。另外还有少数国家和地区情愿被美国当枪使,大多是因为脑子糊涂,没有认清形势。

3、美国大搞“集团政治”的目的有哪些?

王鸿刚:美国的目的可从经济、安全和文化三个方面看。

从经济方面,美国是个资本至上、唯利是图的国家,分析美国的集团政治学,首先离不开对其利益考量的分析。美国利用霸权地位构筑起不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占据国际分工高端,赚取高额利润,对其他后发国家实施隐性盘剥,久而久之必然引起后发国家不满。为巩固经济特权,美国就拉着与自己发展阶段相似、经济利益趋同的欧日等先发国家,合起伙来排挤打压后发国家,并与其他先发国家部分地分享经济特权。这是几十年来的常态,更是美国在近年间着力强化的。

安全方面,美国是个看似强大、实则力有不逮的国家,要维持全球霸权,必须依靠团团伙伙来拉一派压一派,利用各种矛盾对各国分而治之。所以我们看到,在中东,美国长期以来利用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以及宗教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的矛盾,撺掇着一伙对抗另一伙,美国居中制衡、维持地区主导地位。在欧亚,美国长期构筑欧俄之间的紧张关系,拉欧抗俄;在亚太,美国依照类似的逻辑笼络少数盟友防范中国。值得提及的是,这种团团伙伙、分而治之的手段,不仅对被压着的一派有制衡作用,对被拉着的一派其实也是一种控制。

文化方面的因素是比较深层的动力学,但也不能忽视。我们知道,美国是个地域广袤的多种族移民国家,立国时间短,人口流动性大,种族融合程度不深,构筑国家认同的基础非常不牢固。国家认同很重要,它是国家凝聚力和行动力的深层源泉,而美国恰恰是一个在文化价值和认同感上不能自在自为的国家。这种国家认同的缺陷,成为美国的重大软肋。为了维持国家认同,美国总是需要在一个二元对立的环境中来定位自我。长期以来,美国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文化原则强行投射于国际社会,并以这种“认同政治”来区分“同类”和“他者”,其深层原因就在于美国文化的这种重大缺陷。

4、美国大搞集团政治对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产生了哪些消极影响?

王鸿刚:自马克思所说的“世界历史”开启后,现代国际秩序演进的基本方向,是人类社会日益成为一个休戚与共、共同演进的整体。当然,这种进步是在以往几百年来各国的激烈碰撞、反复磨合中循序渐进形成的。世界体系中的每一个国家、特别是国际体系的主导国,都曾经在这一体系的过程中发挥过一定正面作用;而当它成为阻碍历史进步的反动力量时,它就成了被革命的对象。

回顾历史,美国也曾在推进世界历史演进方面发挥过一定作用,例如在以市场资本主义取代殖民资本主义方面,以及以自身经济扩张推进世界市场融合方面。但如今,它感到一些后发国家在国际体系中壮大起来了,对它的特权地位构成威胁,它心有不甘,宁愿违背世界历史规律和人类普遍意志,而做起分裂世界、阻碍时代进步的坏事。特别在目前,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在缺陷而导致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严重失衡,诸如涉疫、涉气等许多重大全球性问题亟待解决,需要人类社会协调行动、合作应对。而美国此时却搞起集团政治,在世界的分裂和治理的僵局中满足一己之私。到了这个地步,美国已经彻底沦为世界大潮中的反动力量,是注定要被历史抛弃的。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28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