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道格·班多:美国能同时应对几场冲突?华盛顿应抑制住战争冲动

作者:道格·班多;昀舒/译   来源:钝角网  已有 84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和首尔正在制定新的战争计划,以应对朝鲜军队的新变化。但是,五角大楼现在很忙。军事分析人士正在讨论同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可能发生的冲突。华盛顿能同时应对四种冲突的出现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国和韩国高级国防官员周二表示,美国和韩国将制定一项新的作战计划,以应对来自朝鲜的威胁。在最近完成《全球态势评估》后,五角大楼将其重点转移到印度-太平洋地区。”官员们表示,这项努力并非针对任何事件,而是基于目前的计划已筹划了近十年。

这反映出印度-太平洋地区受到了更大的重视。负责战略和部队发展的国防部副助理部长玛拉·卡林解释说:“《全球态势评估》要求与该地区的盟友和伙伴进一步合作,推进有助于地区稳定的举措。”这是通常的说辞。

然而,这项评估发布的时机,引发了一个问题:美国能够同时应对多少次危机?上周末,七国集团在英国会晤,并针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威胁发表了一份声明:“国际法严格禁止任何使用武力改变边界的行为。俄罗斯应该明确认识到,对乌克兰的进一步军事侵略将会带来巨大的后果和严重的代价。”

虽然主要是经济制裁,但政策制定者正在考虑美国的一系列军事选择。一是为乌克兰提供重型武器,向乌克兰派遣特种部队,以作为提前防御,并鼓励盟国也这么做。另一项是扩大潜在的行动范围,威胁俄罗斯支持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分离势力,说服土耳其支持盟军战舰进入黑海以获得海军优势,并封锁俄罗斯孤立的领土加里宁格勒。参议员罗杰·威克提议积极介入冲突,使用地面部队、舰船,甚至核武器。

拜登总统表示,他不会“单方面使用武力对抗俄罗斯”。这似乎保留了多边反应的选项,尽管这似乎不太可能。而且,对立双方越针锋相对,误判或意外冲突的可能性就越大。

台海则可能出现另一场危机。拜登称现状没有被打破,他的助手表示,总统不会做出了明确的承诺。

与中国开战意味着什么?五年前,在中国军力还没有显著提升的时候,兰德公司警告说: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战争对这两个国家,对东亚,对世界都可能是毁灭性的,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国和美国在几个可能导致军事对抗甚至暴力冲突的地区争端上争执不下。两国都有大量的军事力量集中相关区域。如果发生意外事件或形势加剧,双方都有先发制人的动机。如果战争爆发,双方都有足够的力量、技术、工业力量和人员在广阔的陆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网络空间作战。

在过去的五年里,这种可能性已经向错误的方向转移。华盛顿正面临输掉一场与阿富汗或伊拉克战争完全不同的战争的严重风险,而且有可能升级为核武器。也许能找到避免冲突发生的办法——但会很艰难,也代价不菲。

与伊朗可能发生冲突的谈判也重新开始。前总统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变成了一场灾难,将伊朗推向了发展核能力的边缘,并致使德黑兰增加其在波斯湾的破坏性活动。现在,有关重返核协议的谈判陷入僵局。强硬的伊朗政府正在效仿特朗普政府,试图通过威胁退出来赢得更多让步,尤其是考虑到美国重返《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可能不会持续到2025年1月之后。德黑兰似乎希望达成一项协议,但它准备放弃,因为它相信它可以经受住持续的制裁。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试图通过暗示美国政府“准备转向其他选项”向伊朗施压,这是军事行动的标准委婉说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警告称:“如果这些施压没有效果,将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我看不到乐观的前景。”上个月,美国中央司令部(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的指挥官肯尼斯·麦肯齐将军声称,德黑兰“非常接近”拥有核武器。尽管以色列安全官员确认,制造核弹还需要很多时间和努力。麦肯齐补充说:“外交人员在这件事上处于主导地位,但中央司令部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计划,如果有指示,我们可以执行。”据报道,美国政府正在考虑从破坏行动到军事打击伊朗核设施的一切举措。

这样的举措不太可能有好结果。德黑兰对特朗普政府重新实施制裁和刺杀圣城军指挥官苏莱曼尼做出了激烈回应。伊朗继续在整个地区进行军事干预,中断海湾石油运输,破坏沙特石油设施,对美国在伊拉克的基地发动导弹袭击,并支持攻击这些设施和美国大使馆的伊拉克民兵。这不过是一场范围更大的冲突的前奏。

美国可以赢得传统意义上的任何冲突,但对伊朗平民、中东人民和美国人来说,代价将是高昂的。新美国安全中心的伊兰·戈登伯格警告说,不可否认,最坏情况是非常规战争、代理人袭击、冲突蔓延、以色列干预、内部崩溃、独裁政权复生以及核开发继续进行。他的结论发人深省:“即使没有这种最坏的情况,与伊朗的任何战争都将使美国在未来几年陷入另一场中东冲突。这场战争及其后果可能会耗费数千亿美元,并拖累……未来的美国总统。这也意味着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之间所谓的大国竞争的结束。”

现在再加上朝鲜。朝鲜可比伊朗危险得多。与中俄相比,虽然朝鲜这个国家小很多,但它装备精良,并且随时准备开战。随着朝鲜拥有核武器,朝鲜半岛变得更加危险。尽管平壤的常规地面部队的装备陈旧,但士兵数量众多,正如70年前发生的那样,地面作战会十分困难。不幸的是,朝鲜的火炮和导弹可能会对首尔造成巨大的破坏,因为首尔距离边境如此之近。

作家迈克尔·佩克援引兰德公司的战争演习警告称:“入侵朝鲜以夺取或摧毁金正恩的核武库,或击毁威胁首尔的火炮,将使美国和韩国的部队精疲力竭。更糟的是,这还可能引发中国的军事干预。”

美国科学杂志大众机械的分析师沟上凯尔概括说:

与朝鲜的地面战争将是一场极其复杂的行动,双方都会有相当多的士兵和平民伤亡。事实上,地面战争只是多领域冲突的一小部分,可能涉及对关岛、日本和韩国的导弹攻击、护航、扫雷,以及其他涉及美国、韩国和日本海军的海上行动,甚至是美国战略部队的准备工作。与最近的行动不同的是,美国军队将面临大量的风险,针对一个在数量上占优势的敌人。尽管美国的技术优势,特别是在通信、机动性和火力方面的优势,将使美韩两国军队最终获胜,但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

朝鲜武器库的规模和性质仍待确定,但大大增加了半岛上任何冲突的危险。国家利益中心的哈里·卡兹亚尼斯引用一系列军事演习警告说:“毫无疑问会有数百万人死去——问题是到底会有多少人死去。”这个数字很可能会随着朝鲜的核能力而增加。

据报道,四年前,美国情报机构认为朝鲜拥有足够制造65枚核弹的裂变材料。另一种估计是,朝鲜有足够的燃料制造30到60枚核弹,但只组装了20到30枚。据分析,平壤每年生产的额外材料足以制造大约12枚。朝鲜的导弹开发也在迅速进行。韩国和东北亚就在这个范围之内。朝鲜的导弹也能打到美国本土,不过它们能否准确地击中美国境内的目标还不太确定。朝鲜还拥有大量化学武器储备和一个生物武器计划。未来可能会更糟。兰德公司和峨山研究院今年早些时候报告称:“到2027年,朝鲜可能拥有200枚核弹、几十枚洲际弹道导弹和数百枚用于运载核武器的战区导弹。韩国和美国没有准备好,也不打算应对这些武器带来的胁迫作用和影响。”

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准备应对多少场战争?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防务都依赖于美国,尽管这些国家大多是工业化、繁荣和人口众多的国家。当联邦政府连续背负3万亿美元的赤字,甚至在大流行消退后,也面临着似乎大量的赤字时,它无法既满足国内需求,又靠国防资金维持世界其他国家的安全。与国内政治一样,对外关系将要求美国最终确定优先事项。华盛顿的外交政策主导者再也不应迎合所有人的战争冲动,准备同时在欧洲、亚洲和中东应对重大冲突。

那么,问题将是哪些地区,以及在这些地区内,哪些国家?能够负担得起抵御俄罗斯和中东(中东对美国的安全已不再那么重要)的风险,因此美国最应该的承诺是减少或结束这些行动。自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官员一直在谈论转向亚洲。拜登政府应该按照这一原则行事。

作者系卡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曾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的特别助理。本文译自《国家利益》网站。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20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