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吴心伯、金灿荣:拜登操办“民主峰会”意欲何为?

作者:   来源: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  已有 198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 读

12月9日至10日,美国邀请110个国家和地区在线召开“民主峰会”,引发海内外热议。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和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金灿荣就美国召开“民主峰会”的目的、国内矛盾、峰会预期效果、未来中美关系等问题进行分析。

9日至10日,美国拜登政府在线上召开所谓“民主峰会”,邀请约110个国家和地区参加。有意思的是,一些国家没有收到邀请,反而感到高兴。泰国就表示,“峰会”纯粹出于政治目的,是以意识形态划线的政治操弄。还有舆论指出,美国开会要讨论三大议题,讽刺的是,美国自己恰恰是这些议题的反面教材。就连美国媒体也告诫拜登政府:想用这个会议来对抗中俄,“真那么简单就好了”;美国民主受到侵蚀之际,推进民主还是“悠着点”好。

01 首次举办

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举办此类会议。美国政府官员表示,活动只是“启动”有关民主议题的长期对话,各国将需要履行它们承诺的改革,才能继续获邀参加计划在明年举行的后续峰会。

路透社指出,这次活动将是对拜登长期主张的一次考验。他在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说中,就曾吹响“捍卫民主”的集结号,力图让美国重返全球领导地位,对抗中俄等地区力量。

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认为,拜登首次举办“民主峰会”,无非出于大国竞争和“自我激励”两个目的。

吴心伯教授指出,美国在对外政策中打“民主牌”历史久远,威尔逊时期就想让世界“为民主而安全”。“民主牌”打得最多的莫过于冷战时期,美国将意识形态竞争作为东西阵营对抗的重要抓手。冷战结束后,美国认为在政治制度和价值观方面取得胜利,倍感振奋,到处打着所谓“民主”旗号拉帮结派,干涉别国内政。

然而小布什政府之后,由于在金融危机和对外军事干预上受挫,美国民主形象大打折扣,直至特朗普时期跌至低谷。“因此,以自由主义为传统、偏好价值观外交的民主党政府上台以来,需要重新把‘民主’这面大旗举高。”吴心伯教授说。

吴心伯教授认为,尽管美国软硬实力均被削弱,它还是不放弃打“民主牌”来对抗中俄。从中也可以看出它并未摈弃冷战思维和当时的那套斗争手段。此外,美国也是在西方民主处于低潮之际,通过召集大会来摇旗呐喊,自我激励。

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指出,民主制度输出一直是美国扩大全球领导力、维护霸权地位的地缘政治工具。尤其冷战结束后一段时间不少国家被美式民主“忽悠”,纷纷向西方价值观“投怀送抱”。而今,拜登政府更是兜售“民主对抗威权”叙事,发起大国竞争。其实质,一是挑动分裂对立,通过拉“小圈子”服务霸权图谋;二是检阅队伍鼓舞士气,扩大美国影响力。

02 三个主题

美国国务院为“民主峰会”设定三个主题:尊重人权、打击贪腐、对抗威权主义。

但讽刺的是,全球多国舆论认为,美国自己践踏这三个主题的实锤到处都是。讨论之前,不妨自己先照照镜子。

先看第一点。

美国总把“人权”挂在嘴边,但从弗洛伊德到布莱克,这些非洲裔美国人之死,无不把美国人权钉在耻辱柱上。“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将美国社会长期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暴露在全球聚光灯下。

提到“人权”,不得不说美国抗击新冠疫情的表现。在人命关天的大事面前,美国花式“甩锅”,“救市”先于“救人”,导致确诊和死亡病例双双获得“第一”。面对草地上悼念逝者的数十万面白旗,美国媒体感叹,是整个美国生病了。连《华盛顿邮报》也奉劝拜登:美国民主问题根源不在中国,而是国内的现实问题。

今年1月6日,全球更见识了美国国会山令人震惊的一幕。也是在那一天,平时惯于给美国“点赞”的西方盟友,纷纷用“可耻”“担忧”来形容这场分裂美利坚的闹剧。

而美国强推民主输出,更给世界各国带来悲剧,外部军事干涉和所谓的“民主改造”贻害无穷。据统计,约有24.1万人2001年来在阿富汗战争中被杀;18.3万至20.6万名伊拉克平民死于2003年后的暴力;也门现有约207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前不久美国仓促撤军阿富汗,“平民扒飞机掉落”刷爆网络,令人心碎。英国《卫报》直言,“西方国家以为它们可以利用军事力量将阿富汗变成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这样的荒诞幻想到此结束。”

再看第二、第三点。

美国总爱宣扬自己的选举制度,但其实有不少政策漏洞,例如可通过不公平的选区划分,取得尽可能多议席。其公正性就连总统都产生过质疑。总部位于瑞典的智库“国际民主及选举协助研究所”在其发布的《2021全球民主现况》中,对美国的威权主义倾向发出警告,并首次将美国列入“退步的民主国家名单”。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马修·史蒂芬森表示,美国在廉政方面绝不是世界领袖,游说、政治献金等做法在其他国家被认为是腐败,但在美国不仅被允许,还受宪法法律保护。“美国民主的实质,是资本权贵民主。”金灿荣教授说,“金钱政治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赫芬顿邮报》置评:美国不能再称是民主政体了,过去是一人一票,现在是一美元一票。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则显示,当选者不再倾听普通民众声音,只听有钱人的。

美国民众也对国家的政治制度深感失望。皮尤研究中心报告显示,只有17%的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值得效仿。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民调称,81%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美式民主面临严重威胁。金灿荣教授总结道,无论从制度痼疾、民主实践,还是民主输出而言,美国都绝不算“优等生”。“这个自己的问题都没搞定的‘学渣’,居然要给‘学生们’提供标准答案,非常可笑。”金灿荣教授说,“美国面对民主衰败的不争事实,缺乏自信。只能靠大办峰会、朋友捧场以壮胆气。”

03 透露心机

此次“民主峰会”的邀请名单中,美国流露不少“心机”,引起广泛解读。

外界注意到,第一,美国邀请了不少欧洲盟友,但匈牙利未获邀。在中东地区邀请以色列、伊拉克等国,但排除了埃及、土耳其等多国。在亚洲地区邀请日本、韩国等,但泰国和越南不在名单之列。第二,绕开了中俄,但邀请了中国台湾。

金灿荣教授认为,就第一个问题而言,反映了受邀对象不仅要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制度标准,还要符合其地缘政治标准。匈牙利显然因为第二条标准被“拒之会外”,因为欧尔班政府与中国交好。另外,还有一些国家民主制度尚在完善,但仍受到美国邀请,显然出于利益需求。“对于美国的双标,外界早已见怪不怪,一些国家敢怒不敢言。但长期来看这会损害美国的国际信誉。”

就第二个问题而言,“邀请台湾就是想继续恶心中国,属于地缘政治挑衅。”金灿荣教授说。危险性表现在两方面。

其一,美国决策层内部分裂,而拜登摆不平。华尔街和商界认为,3年半的贸易争端没有压垮中国,再加上全球经济形势不好,美在经济上对华需求上升,有意稳定中美关系。但军工利益集团主张,通过台湾牌加强与华对抗的一面。拜登政治地位较弱,无法兼顾两派,造成在涉台问题上的两面性,导致中美关系波动。

第二,美国主张对华施压的那派,手上的牌不多,台湾问题是为数不多的工具。他们认为,应当利用中美力量尚存差距、中国强调国内稳定发展的空档期,进行战略豪赌,不惜通过将台湾问题国际化等险招,给中国和平崛起制造障碍。这显然低估了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和能力。

吴心伯教授指出,习主席与拜登总统视频会晤期间,曾就台湾问题重申中方严正立场,以“玩火者必自焚”提醒美方打台湾牌的危险性。如果拜登政府仍然采取短视做法,激励和迎合台湾分裂势力,将不利于中美关系,处理不当甚至会使中美关系地动山摇。

04 难达预期

吴心伯教授认为,峰会很难达到美国预期。

他指出,无论美国是为了拉拢一些国家来对付中俄,还是为了给“衰弱的民主”打气,目标都很难实现。最大的问题在于美国民主制度弊端暴露在世人眼前,政府的治理效能又欠缺,使得“重振民主”的口号很难喊响。其次,很多参加“峰会”的国家是在线上卖美国一个面子,属于“签到式外交”。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许多受邀国,与中国关系都比较密切,这使美国构筑反华阵线的图谋更难得逞。“也就造造声势而已,如果今后搞此类‘峰会’,美国可能越来越感到无趣。”

吴心伯教授指出,民主并非美国的专利,而是人类社会进步过程中形成的共同价值。各国应该根据自身历史文化、社会状况等国情,选择不同的民主道路和民主形态。至于美国,则应摈弃冷战思维,为使国际关系超越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差异而努力,促使各国在全球化时代相互依存,在抗疫形势严峻之际共克时艰。

金灿荣教授认为,面对国内外复杂环境,中国首先要确保国内经济和社会民生发展,修炼好内功,致力于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其次,要与美国将民主私有化、武器化的做法进行斗争,在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基础上坚持真正的多边主义。最后,通过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弘扬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理念,为人类民主事业发展探索新路径。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5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