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沉思的托克维尔:拜登的民主峰会注定一无所获

作者:沉思的托克维尔   来源:头条  已有 47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拜登将在12月9日和12月10日召开民主峰会,拜登希望通过此次大会号召美国的民主盟友,共同对抗世界泛起的威权主义潮流。

拜登没有邀请新加坡、沙特、阿联酋、约旦、土耳其、泰国等盟友,因为这些国家虽然亲美,但都没有践行民主价值观,其中土耳其和泰国更是出现了民主倒退,拜登认为他们出席只会破坏峰会的纯洁性。

拜登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有多么的愚蠢,他仍然深陷民主党包装的虚伪的政治正确。拜登举办峰会的目标是遏制中俄,既然是遏制,就要“不择手段”,但拜登碍于民主党长期信奉的道义原则,选择与那些政治不正确的国家切割。

与里根毫不留情的遏制相比,拜登和民主党囿于美国的所谓民主价值观,他们忘了,美国之所以赢得二战和冷战,不是靠着民主的感召力,而是源于实力和谋略上的碾压,为了击败德国,美国可以和苏联联盟,为了击败苏联,美国不惜帮助独裁的韩国、智利军政府和阿富汗极端组织,是现实主义而不是可笑的民主击败了美国的敌人。

即使遭遇了如此多的挫折,拜登和民主党仍然如刚入社会的学生般懵懂无知。

一、“民主”的胜利源于美国的实力

拜登和民主党认为,民主是世界未来的方向,所有的国家最终都会接受西方的三权分立和竞争式的选举制度,这无异于痴人说梦。实际上这几十年来西方民主制度的扩张不是因为民主具有强大的感召力,而完全是美国单方面的秩序输出。第三波民主化是美国胜利的结果而非原因。

20世纪上半叶,人类历史其实一直向着专制发展,30年代,纳粹德国、苏联和日本都属于英美语境下的专制国家,实行西方式民主制度的只占世界国家的一小部分。

在美国参战前,法国被消灭,英国在德国日本的夹击下岌岌可危,如果美国不参战,世界的未来将由德国、日本和苏联塑造,那将是一个专制主义的未来,是美国的干预确保西方民主势力卷土重来,塑造了两极对抗的冷战格局。

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争相输出政治秩序,无数小国一会接受美国制度一会接受苏联制度,但是总体而言,接受美国民主制度的国家不多,以至于美国需要接受独裁的军政府充当盟友。韩国的朴正熙和智利的皮诺切特完全不符合美式民主的标准,但因为他们坚定的反共立场,美国仍然默许了他们的统治。

美国冷战时期的失败基于源于暂时的理想主义狂热,其中最大的失败就是伊朗,当时卡特政府奉行人权外交,枉顾美国外交利益,支持霍梅尼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政府,但最终的结果是美国一败涂地。

霍梅尼虽然建立了民主制度,但这个民主是伊斯兰民主而非西式民主,伊朗的民主只适用于虔诚遵守伊斯兰教法的信徒,那些不信者被当做美国的走狗遭到改造和整肃。伊斯兰民主不包括西式民主珍视的言论自由和政教分离,伊斯兰国家只允许伊斯兰教法范围内的“自由”。

直到1980年前,美式民主都在世界遭受着可耻的失败,以至于当时的总统尼克松对前景十分悲观,并认为未来的世界是一个多极化世界,同时认为美国想要改造世界几无可能。

真正让形势得到改变的不是美国的民主,而是乔治·凯南、基辛格和里根等人的精密谋划,是他们的现实主义战略击败了苏联,因为苏联的失败,再无强国可以阻止美国输出秩序,这才导致了第三波民主化,美国不再容忍世界范围内的独裁者,开始促进他们民主化,这是东欧、韩国剧变的根本原因。

二、从乔治·凯南到里根,现实主义促进了民主

真正引领民主化的不是美式民主本身的感召力而是美国实力的扩张,它源于美国赢得了二战和冷战,是美国的军队和政治家,而不是发明理论的学者赢得了胜利。

此前美国外交胜利的前提首先是摒弃迂腐的民主价值观,拥抱现实主义精神,美国必须承认,大部分国家的公众没有靠自己赢得权利的能力,他们依赖外来秩序的输入,甚至很多人本来就不认同西式民主,他们主动接受了专制统治。

从乔治·凯南到里根,他们都是以极度冷静的态度遏制对手,为了打倒对手,他们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编织谎言,正是这种向现实妥协的精神让美国击败了苏联。

二战刚结束,凯南就意识到苏联的威胁,他力劝美国重返欧洲和亚洲,在每一个地点遏制苏联的扩张,他还制定了一个长期的遏制战略。

凯南认为:苏联长期以来的不安全意识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莫斯科扩张的动因,美国不可能改变苏联扩张的企图,美国只有采取遏制政策才能阻止苏联。美国必须放弃急功近利的小打小闹与一厢情愿,代之以长期,耐心但又坚定的遏制政策。他认为美国要想胜利,必须做到三点,一是在有效阻止苏联扩张的同时避免和苏联直接兵戎相见,二是要促进苏联内部进行分化。三是增强美国的健康与活力,给盟友以信心。

在凯南的建议下,美国迅速干预欧洲和亚洲局势,与苏联展开长期对抗,美国发起马歇尔计划援助西欧,让西欧各国的实力迅速恢复成为美国坚定的盟友,柏林危机中,美国更是运用大规模空投给柏林民众以希望,因为美国援助的物资,原本对盟军抱有怀疑的德国公众迅速拥护美国的领导。

在亚洲,美国迅速改变了之前的不干预政策,培养日本,同时深度介入了朝鲜局势,培养了韩国这个反苏桥头堡。在古巴导弹危机中,肯尼迪寸步不让的强硬态度让赫鲁晓夫遭遇了耻辱。

在冷战中,美国虽然避免与苏联直接决战,但仍在关键节点上展现出实力与强硬,是美国的强硬遏制了苏联而非美国民主的感召。

除了强硬,美国还团结了一切力量反对苏联,这一时期,美国除了卡特时期搞过人权外交,其他总统大体遵守了现实主义原则,对于那些反苏的独裁者,美国仍然予以重用,韩国的朴正熙,全斗焕,智利的皮诺切特,沙特的君主们都是独裁者,但只要反苏,美国就会默许他们的统治并给予经济援助,1980年,美国为了保障韩国的稳定选择支持全斗焕而非光州号召民主化的群众。这体现了美国的现实主义原则。

到里根时期,这一现实主义原则更是发挥到极致,无论以色列和沙特多么的违反普世价值,里根仍然称他们是盟友,无论阿富汗的圣战者是怎样一群疯子,美国仍然支援他们武器,无论中国和美国的价值观多么不符,里根任然沿着尼克松的路线和中国交好。只要能击败苏联,里根不耻和任何国家结盟,不管里根嘴上如何吹捧新自由主义和民主,在实践中,他都是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

三、拜登和政治正确将让美国继续失败

冷战胜利后,美国陷入了傲慢,福山更是提出了历史的终结,美国人似乎忘了真正让民主成为潮流是美国的大炮而不是美式民主本身。美国的左派们和60年代一样懵懂无知,他们愚蠢的大脑完全想不透现实世界的残酷,只会用他们巨婴般的智商思考世界。在一群理想主义孩童的领导下,美国犯下了无数的错误,无论是共和党的小布什还是奥巴马、拜登,他们都枉顾现实主义原则。

2020年的新冠疫情让美国损失惨重,就连华盛顿邮报都认为美国民主正在黑暗中走上死亡,但即使遭遇如此大的灾难,美国左派仍然不反省自己的幼稚,反而继续高抬政治正确。拜登的民主峰会疏远了那些本可以帮助美国的盟友。

沙特阿联酋虽然极为保守,但一直捍卫美国的利益,新加坡虽然是威权主义但一直为美国提供军事基地,土耳其虽然民主倒退,但却是遏制俄罗斯的桥头堡。

拜登的民主峰会还会让越南、印度寒心,越南一直在警惕颜色革命,美国越强调民主就越会让越南远离美国,印度最近也在遭遇民主倒退,莫迪一直在加强管控社交媒体,并争取连选连任,印度已经变成事实上的一党制,虽然这两个国家都在偏离民主的范畴,但他们却是美国印太战略必不可少的一环。

虽然民主峰会还未召开,但峰会上美国注定一无所获,拜登证明了他是卡特式的总统,而绝非罗斯福和里根,他没有魄力打破政治正确,也没有能力作出正确选择,拜登还和年轻时一样,总会作出错误的抉择。

美国至今仍然享有实力上的优势,但美国如果继续枉顾现实,任由愚蠢的政治正确干扰政策,那美国的失败将毫无悬念。一个遇到灾难都不能认清现实的国家,注定会走向毁灭。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