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2758号决议:50年没变,未来也不会变!

作者:谭主   来源:玉渊谭天  已有 32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最近,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又成了美国打“台湾牌”的一个关键词。

50年前的今天,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第2758号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同时,美国的“台湾牌”也落了空。

50年前,美国利用台湾议题,阻挠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50年后,美国仍然想用这一议题,遏制中国。

最近,拜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拥有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美国会“保卫”台湾。话音刚落,紧张得白宫官员立刻找到多家媒体澄清,美国的对台政策“没有改变”。

更尴尬的是,美媒还扒出了拜登在20年前反驳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美国要保卫台湾”说法的文章——拜登不仅被美国官员打脸,还被20年前的自己打脸。

时间在变,但美国政客借用台湾议题,遏华制华的心态,从未发生变化。

但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始终无法逃避一个现实——正如美国无法阻挡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一样,美国,更不可能阻挡中国统一的进程。

是牌,终究就会有不好使的那一天。

无中生有

1950年1月19日,时任新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向联合国秘书长提出两个问题:

一是何时将非法代表开除出联合国及其安全理事会;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团,何时可以出席联合国及其安全理事会的会议并参加工作。

这两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

立刻。按照国际惯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

可是解答这个问题,却已经到了20年之后。在中间横插一道的,就是美国打出的“台湾牌”。

其实,对于美国来说,台湾议题,原本是个伪命题。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记录,1947年之后,美国对华政策已经倾向不干预原则。这种趋势在1949年后变得更为明显。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认为,美国在台的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他判断,在大陆发生的溃败,会在台湾重演。

所以,美国必须“放弃”台湾。

扭转美国外交政策的,是一帮国会议员,其中一位,叫作周以德。他是美国最早打“台湾牌”的政客之一,也是美国操弄台湾议题的始作俑者。

他凭借一张嘴,改变了美国的外交政策。

周以德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国人,原名叫作沃尔特·贾德。他曾作为医学传教士在中国呆过10年,才会有了一个中国名字。

对于中国的看法,周以德和拿破仑的预言有同感——中国是一头沉睡的雄狮,一旦醒来,全世界将为之震动。

那就索性,别让其醒来。带着这样的想法,周以德一直希望美国政府加大对亚洲事务的干预,“改造”中国。

和周以德持有一样想法的,还有他的好友亨利·卢斯。亨利·卢斯在中国呆了14年,和周以德一样,他对中国有“感情”,但这种“感情”加强了他想要按照美国方式“改造”中国的愿望。

亨利·卢斯最早提出了“美国世纪”这一概念,他坚信,中国会成为“美国世纪”的一部分,他甚至提出过“在地球上所有民族中,中国最崇拜和相信美国人民”这种可笑的论调。他还声称,中国能给美国带来几亿、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回报。

所以,当美国政府提出“马歇尔计划”,要将重心转向欧洲时,周以德和亨利·卢斯决定,打“台湾牌”。

在这一过程中,亨利·卢斯的另一个身份,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他是《时代》的创刊人。那时,《时代》几乎所有的对华报道,都会有意无意地强调一件事:

周以德,是最了解中国的现任美国官员。

要知道,《时代》面向的,都是美国的中产阶级,他们在美国社会,都有一定的地位。在这样的灌输下,周以德的地位逐步上升,到后来,甚至被称为“国会里唯一的中国通”,几乎所有的涉华问题,都要请他出面。

周以德用这样的影响力,不断地向杜鲁门政府施压。他多次表示,美国政府现在实施的外交政策,会削弱美国在太平洋的影响力。美国,需要重视台湾,需要真正研究中国的人制定美国的外交政策。

这个人,我周以德,当仁不让。

就这样,每提一次台湾,周以德的政治地位便高上一分。短短几年时间,他从一名政治素人,隐隐变成了众议院的意见领袖。甚至和大名鼎鼎的麦克阿瑟,都搭上了关系。

麦克阿瑟曾向参谋长联席会议提交过一份备忘录,其中就提到:冷战背景下,台湾对于新中国的意义,等同于一艘永远不沉的航空母舰。

这份报告,又将台湾的“政治意义”提高不少。背后,同样有着周以德的“功劳”。

说白了,作为美国“最懂中国”的议员,只有台湾的“战略意义”越重要,只有美国将目光放在亚洲,周以德的政治生涯才会越长,政治地位才会越高。他和台湾,“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周以德把这样的想法,贯穿于对华问题的方方面面。

1950年,联合国大会上开始讨论是否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问题,这让周以德很焦虑:

合法席位只有一个,新中国进,周以德“支持”的台湾势必就要被剥夺席位。那台湾的“政治地位”,就会急速下降。周以德最大的政治资本,不保。

他纠集上百名两院议员,以提出决议案或发表公开信的方式,向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施加影响。在他的带领下,1950年6月、11月,美国参众两院先后通过了反对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修正案。

以周以德为首的美国议员甚至威胁联合国,如果恢复新中国的代表权,那美国就会在下一财政年度中停付会费,或者,他们将竭尽全力使美国退出联合国。

所以说,千万不要对美国拖欠会费、动辄退群的行为感到诧异,这些手段,都是前几任美国政客玩剩下的。

为了极力延续台湾在联合国的不合法地位,周以德还发起成立了一个叫作“百万委员会”的组织——号称有100万美国人签名,反对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

周以德无中生有,利用“台湾牌”,破坏了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契机。

美国政府,真的准备介入台湾问题么?

美国自己心里清楚,台湾这张牌,算不上底牌。

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特派代表伍修权,抵达纽约,出席联合国安理会。

新中国代表团的到来,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会上,伍修权驳斥了美国设置的台湾议题,明确指出,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联合国,表明了新中国对于台湾问题的立场。

出尔反尔

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日子,终于在1971年10月25日来临。那天,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台湾国民党当局的代表从联合国的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

这也宣告着,美国打“台湾牌”的失败。

得知这一消息后,早在1963年就落选众议员的周以德,立刻又跳出来,成立了一个新的组织——“自由中国委员会”。此前,他的那些围堵中国的陈词滥调,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说到底,当时打“台湾牌”,获利更多的,还是他这位“中国通”。但一个人的声量,终究还是太小。

但他的成功,让美国政客看到了台湾问题的“价值”。而他的失败,也让美国政客们明白,想要打“台湾牌”,就需要更多的人加入。

“自由中国委员会”中,一名叫作杰西·赫尔姆斯的议员,吸取了周以德的经验,跳了出来。

赫尔姆斯看清了当下的局势,再像周以德一样,说一些围堵中国的陈词滥调,靠“台湾牌”博取政治资本,已经不大现实。与其这样,不如把台湾问题当作一场生意。毕竟,论生意,赫尔姆斯是在行的。

他和周以德一样,都是出身草根。踏入政界,也是机缘巧合——赫尔姆斯本来在当地媒体工作,参议员看上了他的文字能力,便邀请赫尔姆斯为其做竞选宣传。

尽管起点低,但赫尔姆斯的升迁速度,可一点都不慢。他的秘诀,就是花钱。

1984年,赫尔姆斯在连任竞选中,花掉1650万美元,这成为当时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参议院竞选活动。要知道,即便是在20多年后,竞选一个美国参议员的平均花费,也不过740万美元——不到赫尔姆斯的一半。

就连英国《卫报》都听过他的名声,称他开启了美国“大规模后门政治捐款”的时代。

赫尔姆斯的钱,来自哪儿?

赫尔姆斯从政之前,曾是烟草广播网的新闻节目主任。而他在参议院的第一个任期,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农业委员会——美国的烟草种植政策,由这一委员会制定。而美国的烟草游说集团,自然也会攀着“老熟人”。

在顺利当选参议院农业委员会主席后,赫尔姆斯又把目光,放在了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上。

国内问题能谋利,台湾问题,自然也可以。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一个帮手。

1999年2月,美国国防部出台了《台湾海峡安全情势报告》。洋洋洒洒几万字,核心,只有一句话,“军力失衡”。很明显,这场“生意”,美国军方,也想做。

两个月后,赫尔姆斯就炮制出《加强台湾安全法案》,企图为建立和扩大美台直接的军事联系提供所谓法律依据。尽管这一法案没有被通过,但赫尔姆斯的“诚意”,军方已经看到。

之后,赫尔姆斯又公开支持小布什政府对台军售。

《卫报》曾经对赫尔姆斯就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后的政策作过总结,其中就提到一条规律,赫尔姆斯反对几乎所有军备控制措施。

毕竟,军方吃肉,赫尔姆斯能喝汤。

在赫尔姆斯的老家北卡罗来纳州温盖特市,有一家古董店。这家古董店被买下,翻新成了杰西·赫尔姆斯中心——当你准备对赫尔姆斯提出的政策表示“赞赏”时,就可以给这个中心捐款。

即便是在赫尔姆斯退休之际,他想要在家乡修建一个私人博物馆时,还能收到数十万美元的资助。

尝到甜头的赫尔姆斯,在有关“支持”台湾的议案上,不论是法案、预算案、决议案,总是一马当先,表示支持。

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所谓“中国对台军事威胁”。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一直想同台湾做军火生意的美国军方,可能是最不希望台湾局势恶化的美国利益集团。

2001年,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丹尼斯·布莱尔访问中国,特别强调要加强同中国的合作。这一传统,20年后,都没变过。

为了避免总统引发同中国的战争,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两度主动秘密致电中方,保证美国政府是稳定的,美国不会采取对抗性的行动。

他甚至还承诺,如果美方发起进攻,会提前电话通知中方。

马克·米利的担忧很简单,当越来越多的政客,都想打“台湾牌”时,这张牌,就再无价值可言。

这些无法达成共识,却又各怀鬼胎的美国政客,也让人们越发看清美国“保卫台湾”的本质。

2001年6月,赫尔姆斯卸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一职,接任他的,是一名民主党人。名字叫作乔·拜登。

在这之前,拜登将赫尔姆斯称为自己政治生涯的“克星”——拜登带头推动了参议院批准《防化学武器公约》,赫尔姆斯表示强烈反对;拜登支持美国在联合国发挥更大的作用,赫尔姆斯利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向联合国施压,拒缴会费。

这种分歧,也体现在台湾问题上。

赫尔姆斯炮制的《加强台湾安全法案》听证会上,拜登在场,他的意见是,反对。在发言中,他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个法案非常不合时宜,美中关系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对于台湾问题,我们需要做的是缓和,而不是加热。”

解决分歧,而不是激化矛盾,这是参议员拜登,对台湾问题的看法。

所以,2001年4月,当刚刚当选的小布什回答,美国有义务“保卫台湾”时,拜登特意在《华盛顿邮报》公开发文,反驳了小布什的说法。

四个月后,拜登访问中国。那天下午,面对着200多名复旦师生,拜登表示,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中国和美国的合作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他还提到,随着经贸合作的扩大,中美两国之间的分歧有相当大的可能得到解决。

但20年后的现实却是,面对前任政府破坏中美经贸合作、强行施加的关税,美国总统拜登几乎无动于衷。并且,拜登还声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战略竞争对手,一改20年前的说法。

就职后的拜登,和他昔日的“克星”赫尔姆斯一样,打起了“台湾牌”——终究是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他的身边,同样站着一群拥趸。

“自由中国委员会”创始人名单中,有一人,叫作戈德华特。他的思想曾经影响了一位“戈德华特女孩”,她的名字,叫希拉里·克林顿。和赫尔姆斯在国会针锋相对,但在涉华议题上,却和赫尔姆斯保持一致,靠台湾议题上位的,还有一位女性,她的名字,叫南希·佩洛西。

每一代美国政客里,总会出现那么几个想打“台湾牌”的。所谓台湾问题,只是美国设置出来的议题,背后,都是政客为自己捞取资本和利益的手段。

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中国,已不是百年前的中国。

这张牌,到了该作废的时候了。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6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