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陈定定等:中美关系正在‘低开高走’的过程中

作者: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127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文作者

陈定定 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

朱信荣 葛健豪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员

梁馨文 王乾任 陈牧天 海国图智研究团队成员

今年五月,由文章《中美关系能否实现低开高走?》我们做出了一个拜登政府期间中美关系有可能经历一个‘低开高走’过程的判断。目前综合种种迹象来看,中美关系正在缓步进入这个‘低开高走’的过程。尽管这个过程还会碰到风风雨雨,还要经历波折,但是大的方向应该是确定的,稳定的;也意味着我们应该如何抓住这个可能的窗口回暖期,做好中美关系的防护栏建设工作,进一步稳定中美关系大局,有利于中国的各项国内国际目标建设。

我们在五月做出今年中美关系可能经历‘低开高走’主要是基于以下三个理由。一是特朗普政府政策的惯性和拜登政府部分承袭前任政府的政策,整体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态度。在对华比较强硬的领域,拜登基本未在上任之初就做出很大调整。比如,拜登政府目前仍在继续执行特朗普政府时期推出的对价值约四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的政策;推动建立技术民主联盟以建立可信赖的专有技术联盟,来对抗所谓的“威权国家实力”以增强“民主”;在疫情溯源方面甚至指示情报部门调查病毒起源,可谓是咄咄逼人,较特朗普的政策也不遑多让。

二是中美关系的韧性仍在,主要是由于美国“内外交困”——拜登面临与日俱增的国内压力,而中国则扛住了美国的贸易战,科技战,和疫情战三板斧。拜登上台的第一年,美国的两党恶斗态势仍然没有丝毫缓解,拜登与民主党推行的几乎所有重大国内政策都遭遇了共和党的强烈阻击。在关键的总统工作满意度和2022中期选举走势方面,拜登与民主党也遭遇不小的打击。反观中国,我们的疫情治理独步全球,是最早恢复和维持正常经济活动的国家之一。美国则遭遇疫情反复,近期因疫情死亡的人数更是已经突破70万。在面临疫情严峻、贸易战和科技战明显无法使中国屈服的条件下,拜登政府只得重新审视之前美国当前“自以为是”的对华政策。

 

据皮尤研究中心9月底的调查,拜登的工作满意度降至上任以来新低,持不认同态度的选民首次多过持认同态度的选民

图源:皮尤研究中心

 

图表为作者自制,数据来源于Civiqs

第三,美国在其近期推进政策评估和人事逐渐到位之后,可以逐步开启对华政策真正的‘拜登时代’。拜登政府自上台以来,启动了包括供应链、关税、贸易和气候等等一系列政策的重新评估,目的就是要扫除特朗普政府带来的负面影响,重新引导美国对外政策走向理性务实。目前虽然各项主要评估仍然没有完全完成,但是拜登政府已经意识到评估的结果必定意味着美国当前的对华政策需要进行一定调整,尤其是涉及中美合作的部分。

本文将首先论述中美关系在近期已经出现的一些积极动向,即“高走”的迹象。之后结合中美关系中的积极方面,预测分析未来一段时间“高走”的可能表现。

一、中美关系中已经显现的积极信号

最近两个月我们可以看到中美关系中已经出现一些积极的信号,可以基本分为三个层面。

1、美方高层的言论

首先,美国政府高层近期的言论对于中美关系的定位着重强调竞争而非冲突,并在贸易和气候方面表现出寻求合作的意愿。

拜登政府近期的发言多次提及“负责任的竞争”一词。9月9日,拜登与我国领导人通话后的新闻稿提到,希望负责任的协调竞争,并且两国都有责任确保竞争不演变成冲突。9月21日,拜登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中没有直接提到中国,但他强调“美国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并且提到“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大国都有责任地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以免它们从负责任的竞争转向冲突”。10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阐述拜登政府对中政策时提到,拜登总统欢迎支持美国工人、促进经济增长和在国内创造就业机会的竞争,并需要负责任地管理竞争,确保公平。10月6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瑞士苏黎世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举行会谈。沙利文明确表示,美国在投资于国家实力并与盟友密切合作的同时,也将继续与中国进行高层接触,以确保负责任的竞争。

所有的高层言论中,“负责任的竞争”一词频频出现,并且态度有明显缓和。在今年国庆期间,美国务卿布林肯在国务院网站上发明声明,代表美国政府祝贺中国人民国庆节快乐。虽然词句仍然较为“官方”,但相较于去年特朗普政府任内,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中国国庆的声明,美方的贺词多了“美国寻求与中国合作以解决我们共同面临的挑战”这句话,并且将“和平”一词提到了第一位。显然有意强调了合作的需要,基调比过去两年有所回暖。

美国官员对于经贸关系的表态有积极的转变。财政部长耶伦在2月18日曾表示美国将维持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而在7月17日耶伦则发表言论,认为关税对美国经济没有帮助,且伤害了美国消费者。这体现出在对中美贸易协定的评估过后,美国开始意识到关税的影响。而对于中美经济脱钩言论,拜登政府近期也予以否认。9月24日商务部长雷蒙多反对贸易脱钩,认为这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并且提出:“强有力的商业接触将有助于缓解任何潜在的紧张局势”。10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则提到经济脱钩对全球经济而言是个不现实的结果,并提出要“再挂钩”(recoupling)的新论述。这为未来更多关于经济再挂钩的讨论做了铺垫,预示着中美之间将有更多的接触。

 

中美之间的高层对话在近几个月有增加

图源:作者自制

在气候问题上,美国也在积极地与中国寻求合作。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半年里两次访华,体现出拜登政府对中美气候合作的重视,以及寻求与中国合作的决心。在4月首次访问期间,克里同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上海举行会谈,讨论气候危机所涉及的相关问题。会谈结束后,双方发表《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强调中美将继续讨论具体减排行动。9月1日,克里的第二次访华,这次的地点从国际贸易中心上海换成了距离北京更近的天津,可以看出此次会谈经济层面因素减少,政治层面因素增多。这一次,克里不但会见了中方的气候特使,也与中方政府高层举行多轮视频见面,其中包括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见,此次谈话范畴显然超出了气候变化的范围,涉及到了一定的地缘政治议题。可以看出,克里第二次访华是想通过气候变化这一政治色彩较淡的议题,来推动中美高层进行更多议题的探讨。克里于9月22日在MSNBC的一个节目中表示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再次访问中国 。如果成行,这将是克里第三次访问,也预示着拜登政府想借气候变化这一世界性议题,与中国展开合作以此缓和中美紧张关系。

2、美方的具体行动

不仅在言论表态方面,美方在实际行动中也传递出缓和双方关系的信号。近期,拜登政府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方面的偃旗息鼓、孟晚舟女士的最终回国以及经贸方面的潜在合作都体现了这一点。

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美国各界自特朗普执政时期就对中国层出不穷地进行诋毁,但拜登政府近期对这一议题的重视度似乎明显下降,这体现出美方意识到病毒溯源问题的高度敏感性并开始有意规避该议题。病毒溯源问题最早开始于少数极端反华分子鼓吹的“实验室起源说”。随后,特朗普和蓬佩奥借此大做文章,用“实验室制造论”来频频抹黑中国。拜登上任后,由于当时美国疫情逐渐稳定以及相关反歧视法案的出台,美国主流媒体和科学界也逐渐开始逐渐重视病毒溯源研究。随着《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多篇相关报道的刊登,美国各界逐渐质疑世卫组织报告中对病毒实验室泄露“可能性极小”的评估。今年五月,拜登政府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在90天内拿出一份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以这一举措为标志,美国各界开始全力调查关于病毒实验室起源论的方方面面。各大媒体的风向也呈现了由“自然起源说”向“实验室泄漏说”的转变。可见,自新冠病毒爆发以来,美国对于“实验室泄漏论”这一论调经历了一个由少数极端分子鼓吹,到少数政客利用,再到学界和科学界开始质疑自然起源说的科学性,最终美国各界风向部分倒向实验室假说的转变。美国对于新冠病毒起源的怀疑日益加深,因此对中国的攻击也逐渐猛烈。

但出人意料的是,由美国情报机构官方出台的报告并没有将矛头直指中国。8月27日发布的报告摘要中指出,四家情报机构无法就病毒的起源达成一致。三家机构对于“自然起源说”抱有“低等级信心”,只有一家情报机构对“实验室假说”抱有“中等级信心” 。哪怕没有十足的证据,报告也可以暗指中国从而为政客提供政治武器。但报告仅在最后呼吁中国提高信息透明度,扩大信息共享范围。拜登在听取报告后的发言中也只是象征性地宣称美国会继续敦促中国共享信息,配合合作,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后续举措 。这一报告的模糊性本身就体现了美国政界并没有打算将病毒溯源作为进一步猛攻的靶子。《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乔希·罗金(Josh Rogin)也指出,拜登政府似乎并不会进一步推进新冠溯源调查。美国各界已提出了各式各样的深入调查方式,但拜登政府并没有采纳其中的任何一个。比如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呼吁拜登制裁武汉实验室相关人员,迫使其公开更多信息 ;再比如许多共和党参议员提出议案,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公开所有已掌握的有关武汉实验室的情报,从而使得美国各界都投入新冠溯源的调查中 。如果拜登政府想要在溯源问题上大做文章,那他完全可以采纳这些提案。但恰恰相反,在情报部门出台该报告后,拜登政府对于这一问题似乎偃旗息鼓,不再高调提及。这或许是因为拜登政府逐渐认识到中方对该问题的高度敏感性和坚决态度。中国对病毒溯源政治化的态度是一贯的坚决抵制,针对这一问题中方已出台了一系列反制举措。在意识到中方对此问题的高度关切后,美方试图对其进行“战略性轻视”以图更好地在未来开展建设性对话。

在孟晚舟问题上,美国在这场长达3年的政治角力中最终选择了妥协。这也体现了拜登政府无意继续背负特朗普时期遗留的政治包袱。2018年12月1日,华为CFO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温哥华被捕,美国向加拿大要求引渡。2021年9月26日,在被加拿大政府非法拘禁1028天后,孟晚舟搭乘中国政府的包机平安回国。加拿大司法部门曾明确表示,若美国司法部撤回引渡要求,则没有任何理由继续本案,孟晚舟也会因此得到自由。可见,孟晚舟事件本质上是中美两国的大国角力。

孟晚舟的释放标志着中美之间一大棘手问题的解决。今年7月在天津举行的中美双边会谈中,中方向美方提出了一份“美方必须停止的错误言行清单”,这其中包括敦促美方立刻释放孟晚舟的要求。除此之外,我国领导人在9月初与拜登通电话时亲自提到了孟晚舟事件,表达了中方的关切。上述做法都凸显了孟晚舟事件的重要性。因此,对于这一重要事件的妥协毫无疑问帮助中美关系的回暖扫清了一大障碍。正如中国与全球化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所指出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象征着中美两国的一个新开端”。中国社科院专家高凌云也表示,美国受到了中美之间不断恶化的关系(通胀和债务)的伤害,因而使得美国迫切需要修补与中国的关系。这起历时三年的案件的结束为中美之间的合作搭建起了桥梁,预示着中美关系有望低开高走。

在经贸方面,中美关系转暖趋势逐渐显现。早在特朗普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后,许多美国研究机构调查就发现,加征关税带来的绝大多数成本落在了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身上。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多份报告,加征关税导致美国消费者家庭实际收入每月损失约14亿美元,每年损失约168亿美元 。并且由于国外竞争减弱,国内生产者价格也有所上涨,因此制成品价格也上涨了一个百分点 。此外,新关税制度使美国进口减少了32%,其他国家的报复性关税导致美国出口减少了11% 。美国穆迪(Moody)近期的一份报告也显示 ,美国进口商因关税受到的损失远远大于中国出口商。美国进口商要为受影响的中国产品多支付约18.5%的费用,而中国出口商只需多支付1.5%。因此,美国商界近年来一直在游说政府恢复与中方的贸易谈判,解除部分关税。

在拜登尚未上任之前,美国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乔什·博尔顿(Josh Bolten)就呼吁拜登降低关税 。今年四月,罗伯·波特曼(Rob Portman)和汤姆·卡普(Tom Carper)联合共40位参议员集体致信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要求她重启自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豁免协议。六月,美国多个行业协会也致信戴琪,认为关税不利于美国的制造商和消费者,要求拜登政府取消关税。七月,超过三千家美国企业对美国政府发起控告,要求政府暂停对中国的关税结算。八月,代表零售商、芯片生产商、农场主等30多个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团体集体呼吁拜登政府削减进口关税并重启贸易对话。这一系列的举措迫使拜登政府在贸易方面逐渐开始对华释放积极信号。今年五六月份,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先后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进行通话,双方开展了广泛、坦诚、有建设性的对话。七月,耶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加征额外关税伤害美国消费者,释放出取消关税的信号。九月,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表示,她将寻求改善中美两方的商业关系。紧接着,戴琪在十月初的演讲更是提出了“再挂钩”这一概念,预示着两国经贸关系的回暖。

3、美方智库界和学界对中美关系的认知变化

除了听其言、观其行,对高层决策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第三方视角同样不容忽视。近期,美国学界和战略界的一系列新讨论新动向也反映了中美关系逐步缓和的趋势。

首先,美国学界和战略界对中美苏黎世会晤的整体评价较高。在会晤开始前,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项目迈克尔·阿莫科斯特主席何瑞安(Ryan Hass)就在推特上表达了对这场会晤的乐观态度。他期待会晤取得良好的成果,认为这会为在处理中美关系问题上回归低调的专业主义(a return of quiet professionalism)创造机会。会晤结束后,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外交政策项目资深研究员李成(Cheng Li)将这场会晤定性为继9月份两国元首成功通话后的积极一步。他认为这说明拜登政府已经意识到,在新冷战中,其盟友不想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指出,这代表着华盛顿和北京正在努力,为两国元首的会晤“创造条件”。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经济项目主席、资深顾问甘思德(Scott Kennedy)则表示,会晤中透露的预定召开的两国元首视频会议传达出双方关系“有限解冻”的信息,这可以帮助稳定中美竞争关系及避免意外的发生。

此外,学界和战略界肯定了美国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10月4日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演说的重要性。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演讲传递的信息是拜登政府不准备在贸易政策上采取任何重要的行动。这并不是一个令人兴奋的信息,但却是一个重要的信息。” 甘思德预计演说产生的广泛商业效果是在短期内维持现状,在中长期内可能会有更大的出口控制、投资限制和关税限制。布鲁金斯学会非驻会资深研究员、美国前东亚暨太平洋地区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Thomas Christensen)则认为,戴琦的演说表明中国处于全球供应链关键位置,在21世纪,任何单纯为损害中国经济或鼓励别国和中国经济“脱钩”的行为都会失败。

然而,单一事件毕竟是片面而零碎的,仅仅从某个热点事件出发判断中美关系的走向难免有一叶障目之嫌。正如李成所说,中美双边关系中的许多问题都是结构性的,而且由于美国国内政治的分裂而变得复杂,所以他不认为苏黎世会晤将是两国关系恶化的一个转折点;葛来仪也不认为会晤代表中美关系“重新开始、重新启动或解冻”。因此,有必要从宏观层面了解美国学界和战略界对华的长期态度。

一方面,传统的中立友华派专家学者经过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指出美国必须保持对中国的接触。美国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董云裳(Susan Thornton)警告,在美国有人宣称“接触时代结束”的今天,如果中美之间没有合作,就很难实现拜登所说的避免竞争滑向冲突。谈到拜登政府的对华策略,董云裳指出,拜登不想与中国发生危机,其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避免与中国发生冲突。董云裳说道,中美应当在相互有益的事情上加强对话、协作与合作,包括在避免冲突上的合作。她表示,有人说“接触时代结束”,但她不清楚这种说法的确切意思。为了避免冲突,中美之间的某种接触不得不继续,哪怕与以往的接触有所不同。她指出,中美双方已恢复经常性沟通渠道,两国正在缓慢重建对话机制。她假设到11月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之前,双方会继续沟通。与此同时,人们将看到其它问题的常规渠道重新建立,因为这是绝对必要的。

而包括董云裳、兰普顿(David Lampton)、李侃如(Ken Lieberthal)在内的一批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论述中美接触的文章,最近结集出版新书《接触中国:中美关系五十年》,从历史的角度探讨美国对华接触形成和演变的过程,以期给未来发展中美关系以启示和借鉴。在最近的一次布鲁金斯新书讨论会上,他们一致得出结论:美国的对华接触政策绝对不是完全失败的,并且应该继续。不难看出,中立友华派专家主张美国继续对华接触,既是出于美国的现实需要,也是基于中美关系出现转机提出的期盼。

另一方面,部分中立反华派专家也指出中美具有广泛的合作基础,其中以葛来仪为代表。一般观点认为拜登政府全面继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反华政策,但葛来仪观察到拜登政府的意识形态要比前任政府少得多:“拜登并没有继续针对中国共产党、并将其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的政策;他也没有响应我们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听到的鼓励中国人民促使中国发生变化的号召”;“美国正试图在拜登政府认为必要的方向上、在与中国的关系中取得一些进展,” 她如此解读拜登主动与我国领导人通话,“包括建立一些危机沟通机制,拜登政府的一些官员称之为‘护栏’,以防止竞争失控并在双方之间进行认真的对话。” 在10月9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电台(NPR)的一段采访中,当被问起“中美在哪些领域可能是合作伙伴,还是注定要对抗?”时,葛来仪认为中美关系不应该完全是敌对的,还有许多全球性问题需要两国与国际社会共同努力解决。她认为气候变化是最重要的,与朝鲜和伊朗有关的核不扩散问题也是重要的。两国当然可以在阿富汗问题上合作,还可以在执法问题、反毒品问题上分享信息。事实上,她认为,美国在这方面与中国的合作相当成功,这个清单真的是无穷无尽的。她希望能达到这样一种境界,即中国认识到合作符合其利益。所以中美可以竞争,但也可以合作。”

与此同时,拜登上台执政后,在对华政策上显著改变了之前特朗普政府刻意寻求对抗与挑衅的方式,而是开始强调中美之间的竞争,特别是强调美国需要提升自身优势。由此对应的,智库界有关对华的整体认知也开始超越特朗普时期的敌对认知,转向多元化。何瑞安与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在拜登上台之初撰写的中美关系报告就指出,中国并不仅仅是合作伙伴、竞争者或者挑战者,而是这三种身份同时存在,认为决策者需要超越仅仅将中方当作对手或敌人的简单认知,才能处理中美当前极为复杂的关系。他们强调,由于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在全球公共事业中存在着可能的合作空间。当中美合作由共同利益驱动之时,这种合作就不必视为在整个中美关系视野下美国力量的削减。在共同利益推动下进行优先合作不会改变整体关系的竞争性质,也不会阻碍美国反击中国的相关行动。另外,何瑞安就其新书接受采访时说道,中美正处于“竞争性相互依赖(competitive interdependence)”中。竞争将是中美关系的决定性特征,但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将不可避免。在可预见的未来,无论是否喜欢对方,中美都将彼此纠缠在一起。这种相互依赖应该约束双方的竞争,并将其保持在一个可容忍的范围内,而不会使两国关系陷入失控的敌对状态。中美有可能实现真正有意义的合作,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最佳方式是追求一种冷静和成熟的关系,彼此协商,相互协调,必要时彼此激烈竞争。当中美在利益不一致的领域相互挑战和竞争时,他们有能力在符合各自利益的同时进行合作。与中国保持纯粹的敌对关系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则指出,“新冷战”不是构建中美关系的合适方式,中美可以和平共处。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9月29日在参加国际金融论坛2021年春季会议时也表示,未来十年中美战略竞争或不可避免,但是中美战争可努力避免。“建立一个‘有管控的战略竞争’的联合框架将有助于推动中美之间形成高水平的战略竞争关系,同时降低竞争升级为公开冲突的风险。” 而焦点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雷诺兹(Oliver Reynolds)与波尔曼(Arne Pohlman)认为,美国如何容纳、协调与经济体量日益接近自己的中国的关系,将是近期需要关注的重点。《世界政治观察》主编格伦斯坦因(Judah Grunstein)则做出提醒,在中美关系中只看到中国所谓的威胁将会造成更大的麻烦,可能将无视双方存在的合作空间,呼吁应对中国挑战不能走向过火的地步。

有趣的是,一位批评拜登总统对华战略过于意识形态化的学者、康奈尔大学政府学院副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最近被聘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政策规划团队的资深顾问。6月,白洁曦与同事佩平斯基(Thomas Pepinsky)在《外交事务》季刊上发文呼吁“华盛顿应避免与北京的意识形态竞争”,并指出将美中之间的竞争视为民主和专制制度之间在全球性竞争其“危险大于好处”。文章得出结论:“一个对专制安全的世界,并不妨碍也是一个对民主安全的世界”,而为实现与中国的和平竞争,拜登政府“需要更加务实的政策”。白洁曦由此认为,美国需要与中国合作,通过谈判就双方的底线在什么地方达成共识。

因此,总体而言,不管是对华持何种立场的专家学者,大都认为中美两国既存在着竞争关系,也在气候、反恐、地区安全等领域拥有广泛的合作基础。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势必符合美国的现实利益,关键问题在于两国如何进行有效的沟通、协调和磋商。

二、中美关系下一步回暖的预测

从短期来看,中美重开成都、休斯顿总领馆可能是对双方而言,操作程度比较高,也互相比较有意愿进行的一项工作。去年7月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实质上标志着在美国大选期间,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对华鹰派大打“中国牌”,试图以对华强硬的态度吸引选民的丑陋行径。正如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对此的评论:此举“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以及中美领事条约有关规定”,是“美方单方面对中方发起的政治挑衅”。

拜登政府目前看来没有意愿完全承袭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做派,对于单方面关闭领馆的做法更是不会有太多兴趣。今年7月,休斯顿当地一家颇具影响力的报纸《休斯敦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曾刊登过一篇贝克公共政策研究所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史蒂文·刘易斯(Steven W. Lewis)的文章,题为《休斯顿应该重开中国领事馆吗?》。该文提到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被关闭只是因为它是“不那么重要的一个”。作者还援引美国司法部自己的记录来说明所谓的中国间谍活动在休斯顿地区几乎是不存在的。这也从侧面说明特朗普关闭该领馆的武断和毫无根据。

今年9月22日,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在回应是否重开两国领馆时曾经表示,美国首先关闭了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中国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是对等反制的做法,“解铃还须系铃人”,解决这个问题因此需要美方首先采取行动。在中美关系有明显回暖的前提下,拜登政府借重开领馆向我国表示对话诚意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经贸领域的回暖对于中美双方而言,相对而言存在着一定的困难之处,属于双方目前关系回暖的中等难度领域。中美目前在经贸关系上的高度依存状态,决定了双方不存在以较为激进的方式减少往来的基础。在当前全球经济复苏持续受到新冠疫情反复影响之下,中美双方的经贸互动将决定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也将使得双方在考量经贸关系上的一些政策选项时更为谨慎。

 

尽管中美紧张关系很难在短期内解决,但巨大的风险将限制中美经贸关系进一步恶化。如图所示,中美之间紧密的经济合作关系已超越了单纯的经贸往来

图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不应否认的是,当前拜登政府试图缓和经贸关系存在着一定的国内政治压力和阻碍。一方面,受到特朗普时期追加关税影响的美国产业界和消费者,面对当前暂无缓和迹象的通货膨胀态势,自然希望拜登政府能够先行一步,将部分额外关税解除以缓解对国内市场的负面影响。但另一方面,华府目前整体对华较不友好的政治氛围,以及拜登政府本身反复强调保护工薪阶层、中产阶级利益的所谓“中产阶级外交”路线,又不允许其在涉华贸易问题上姿态过于温和。要让拜登政府率先迈出这一步,通过更为实质的方式推动经贸领域的回暖并不轻松。美国企业,特别是跨国企业,仍然可能持续对拜登政府施压,希望他们与中国的商业往来不因政治分歧而中断。

 
 
 

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发布的2021年年度报告,有95%的美国企业表示他们的中国业务在过去一年中实现了盈利,并且有64%的企业实现了收入的增长。约95%的美国企业表示,它们未来一年在中国的资源投入要么保持不变,要么加速增长。94%的受访企业指出,他们在中国投资的首要目标是进入中国市场或服务中国市场。

不过,经贸领域的回暖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是可预期的。首先,在关税问题方面,尽管美方不一定会急于取消当前追加的对华贸易关税,仍在一定程度上视为筹码,但美方有望在近期推动我出口产品的关税排除措施进一步延长,以替代对华全面关税取消的举措,这一措施如果年末之前能够落地,将是对于中美双边贸易的好消息。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在其发布的《2021年中美经贸关系报告》中预测了取消关税壁垒对两国经济的积极作用。报告指出,如果两国政府逐步将平均关税税率降至12%左右(目前约为19%),美国的GDP将在未来五年增长1600亿美元,到2025年将增加14.5万人的就业。 由于就业和收入的增加以及物价的降低,美国家庭每户收入将增加460美元。根据光大证券研究所的计算,美国取消全部对华关税可以降低终端消费价格约0.2个百分点,可以降低生产环节价格约0.7个百分点。可见,削减对华关税符合美国利益,美方很可能在未来的贸易谈判中启动关税排除并逐渐扩大关税排除清单范围,作为缓和关系的重要举措。

其次,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落实上的“查漏补缺”将有望成为重点,特别是推动美方如航空制造类别的工业产品恢复对我出口等议题上,双方可能将进一步协商达成共识。美方十分希望诸如飞机等高附加值产品能够恢复对我出口,我方也更希望美方在技术制造产品上减少对华的不合理限制,因此双方可能尝试在有关领域实现合作。从美方角度而言,或将督促中方执行其未尽的承诺,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数据,截至2021年8月,中国购买了第一阶段协议中议定的69%(见下图)。具体而言,在农产品方面中国基本完成了目标,采购达到了预期目标的92%;在工业制成品方面,中国达到了预期目标的64%;在能源产品方面的采购则较少,仅达到了预期目标的56%。因此,美方将进一步敦促中方兑现第一阶段协议的采购承诺。

 

图表:中国第一阶段贸易采购额追踪(截止2021年8月)

来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最后,当拜登政府最终能够解决目前的债务上限问题,也将有利于中美双方在金融领域实现进一步合作,如中方继续购买美国国债,与美方共同商议维护当前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的事务。据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副会长温迪·卡特勒(Wendy Culter)解释称,美债由于其低利率政策,已经逐渐失去吸引力。因此,美国需要中方的帮助以求缓解其在未来一个季度的财政压力。西蒙·莱塞特(Simon Lseter)透露,当下美方对外经济策略的重心之一就在于劝说其他国家购买美债。而作为美债第二大外国持有国的中国自然是拜登政府主要发力的目标对象之一。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中美两国经济的相互依赖性在过去30年中呈指数级增长,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之间的进出口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美目前可能进入回暖的另一重要领域在于气候领域,不过,和经贸议题相似的是,中美在气候领域上的合作也将面临一定的难点。但过去半年多以来,中美各大重点合作领域中,只有在气候议题上双方实现了两次面对面、针对性的沟通对话,足见双方在这一领域未来进一步提升合作的可能性。

 

根据皮尤中心的调查,大部分受访美国民众,把减少气候变化的影响,为后代创造一个可持续的星球放在优先项,而这是对中美双方合作的积极民意因素

目前中美之间的关系回暖,在气候领域则主要集中在双方较为坦诚的意见交换与商议之中。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有望在推进《巴黎气候协定》的落实上有一些新的沟通意向,尤其是中方领导人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演讲时,提出中方将不再新建海外煤电项目,可以视为当前中美之间就碳达峰与碳中和有关问题较为积极的信号。同时,在今年即将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中美在英国格拉斯哥的沟通将成为推动国际气候合作,尽快落实减排承诺的关键。

 

大部分受访美国民众,支持旨在减少气候变化影响的提议,构成了较为良好的双方合作民意基础

但中美之间的气候合作回暖,也要面临着一定的问题。克里在9月初第二次访华与中方沟通气候议题并不顺利,也严重受到了当前美国对华政治氛围的影响,美方战略竞争的认知使得气候议题无法从两国的政治态势完全剥离出来,单独进行考量。而拜登政府目前仍未能将其气候政策通过大型法案进行落地实施的窘迫现状,也将使得中美气候合作面临着一定的不确定性。

 

根据民调,美国两党的支持民众在气候问题的重要性上存在较为严重的分歧,对相关合作推动有潜在影响

 

大部分受访美国民众对中国在气候变化的回应上反应消极,也可能对合作产生不利影响

在地区核安全问题上,中美也存在着一定的合作空间。拜登一直以核军控方面的专家自居。他早在1972年首次竞选参议员时,就曾接受致力于消减核武器的非盈利组织‘宜居世界理事会’(Council for a Livable World)的资助,并一直与该组织的核军控理念保持高度一致。在成为奥巴马的副总统后,拜登也积极配合宣传奥巴马的“无核世界”倡议,可见拜登在核军控方面一直秉持着一种理想主义的实践方针。

就中美而言,朝鲜核问题无疑最有希望达成一定合作的领域。拜登在去年三月发表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的专栏文章就曾表示,他希望“联合盟友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来促使半岛无核化的实现”。今年三月中美阿拉斯加会谈中,朝鲜核问题也是双方交换意见的重点问题之一。加之拜登一直对特朗普解决朝核问题的方式颇有微词,可以预见他在朝核问题方面将会改变特朗普直接与金正恩对话的高调做法,运用更多多边手段(包括重返六方会谈机制)来推动朝核问题的解决。

囿于美国在其他内政外交问题方面的困境,拜登并未将核扩散问题作为美国外交政策中的重中之重。不过随着朝鲜重启核设施可能性增加,伊朗政坛拥核倾向日益加强,以及美军撤离阿富汗后,核恐怖主义危险进一步上升的三大态势逐渐显现,拜登政府势必将重新调整核问题在其整体外交战略中的地位。这些态势也都是中美在区域核安全问题上合作的有利保障条件。

中美之间目前最难以立即达成共识的领域,毫无疑问在于疫情的应对和相关调查问题上。当前,虽然拜登政府要求情报部门所进行的90天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无果而终,不能给出明确结论,但很显然,中美双方在疫情应对和调查问题上的巨大理解差异,并不会随着本次溯源调查的结束而有着实质上的弥合。同时,中美双方在支援全球抗击新冠疫情上,同样存在着不同的理解与主张,因此未能立即通过世卫组织等重要的全球抗疫机制实现有效合作。

不过,我们不应将当前中美在这一领域的分歧,视为双方不存在相关领域合作的可能性。实际上,当中美双方都对全球抗疫做出承诺并采取行动时,世卫组织所牵头的全球疫苗供应计划(COVAX)就有了双方能够以不同方式支持运行的基础,中美双方有机会通过相关机制进一步协调,以最大程度利用中美双方各自的资源优势,尽快推动全球疫苗的供应与接种工作。就这一点而言,中美就疫情问题进行合作,并非遥不可及的目标。

下月的中美元首视频通话将很有可能涉及上述的一个或多个议题。考虑到拜登可能希望借G20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就涉及中国的议题与盟友协商,互相交换意见,因此中美元首视频通话不出意外将在十一月中下旬举行。

三、结语

中美关系的回暖能持续多久?回暖能深入到什么地步?这些问题目前都没有明确答案。对这些问题回答取决于很多国际国内因素,例如国际上其他国家的内政变化,特别是欧洲和德国;全球疫情进展的情况,美国经济和特别是通货膨胀的变量,以及最重要的是中美双方的互动。国家之间的互动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有许多相似之处,如果双方能够持续释放善意的言论和动作,那么关系至少就可以稳定一段时间,避免最坏的情况出现。

我们虽然判断中美关系整体向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美关系永远是一个反复拉扯、螺旋前进的过程。近期美国在中国周边的军事活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我国台湾的表态、以及布林肯就中国在以色列投资问题向以方施压都证明美国没有意愿从根本上转变对华强硬的基本战略路线。因此中美的未来关系走向在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双方如何在安全领域管控分歧,尽可能不让安全问题压倒中美关系中的其他部分。

我们要看到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依然面临重大风险和不确定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国朝野已经锁定了中国将会是美国未来几十年最大最危险的战略竞争对手。如果说美国朝野以前还有一丝丝幻想能够改变中国的方向和行为,现在是已经彻底放弃了这种幻想,当然彻底放弃幻想不一定全部是坏事,至少表明美方可以认真的从现实主义和实际主义的角度来考虑如何跟中国交往。

反观中国,我国对于中美关系的定位和评价一直都是“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方向来认为中美关系中的积极因素远超过消极因素,完全以“竞争”和“对抗”等词汇来定义中美关系,不仅是不恰当的,更是违背了两国的基本利益。这也是为什么我国早就提出了诸如“新兴大国关系”等一系列强调中美和平共处的大国交往原则。正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袁鹏所说:“我们释放了善意和诚意,关键看美国人是不是有这个胸襟和视野了”。

参考文献

[1]US White House, Readout of President Joseph R. Biden Jr. Call with President Xi Jinp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eptember 9,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09/09/readout-of-president-joseph-r-biden-jr-call-with-president-xi-jinping-of-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

[2]US White House, Remarks by President Biden Before the 76th Sess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September 21,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peeches-remarks/2021/09/21/remarks-by-president-biden-before-the-76th-session-of-the-united-nations-general-assembly/

[3]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 Trade Representative, Remarks As Prepared for Delivery of Ambassador Katherine Tai Outlining the Biden-Harris Administration’s “New Approach to the U.S.-China Trade Relationship”, October 4, 2021

https://ustr.gov/index.php/about-us/policy-offices/press-office/press-releases/2021/october/remarks-prepared-delivery-ambassador-katherine-tai-outlining-biden-harris-administrations-new

[4]US White House, Readout of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Jake Sullivan’s Meeting with Politburo Member Yang Jiechi, October 6,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10/06/readout-of-national-security-advisor-jake-sullivans-meeting-with-politburo-member-yang-jiechi/

[5]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National Day, September 30, 2021

https://www.state.gov/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national-day/

[6]Andrea Shalal, David Lawder, Yellen says U.S. will keep tariffs on China in place for now, February 18, 2021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trade-china/yellen-says-u-s-will-keep-tariffs-on-china-in-place-for-now-idUSKBN2AI34D

[7]Alan Rappeport and Keith Bradsher, Yellen Says China Trade Deal Has ‘Hurt American Consumers’, July 16, 2021

https://www.nytimes.com/2021/07/16/us/politics/yellen-us-china-trade.html

[8]Simon Lester,Gina Raimondo Comments on U.S.-China Trade Competition, Cooperation, and Decoupling, September 24, 2021

https://www.chinatrademonitor.com/gina-raimondo-on-u-s-china-trade-competition-and-cooperation/

[9]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A Conversation with Ambassador Katherine Tai, U.S. Trade Representative, October 4, 2021

https://www.csis.org/analysis/conversation-ambassador-katherine-tai-us-trade-representative

[10]US Department of State, Special Presidential Envoy for Climate John Kerry’s Visit to Japan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eptember 3, 2021

https://www.state.gov/special-presidential-envoy-for-climate-john-kerrys-visit-to-japan-and-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

[11]Dimitar Dilkoff, U.S. climate envoy Kerry to visit China in coming weeks -MSNBC, July 12, 2021

https://www.reuters.com/world/us/us-climate-envoy-kerry-visit-china-coming-weeks-msnbc-2021-09-22/

[12]The 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ODNI), Unclassified Summary of Assessment on COVID-19 Origins, August 26, 2021 https://www.dni.gov/files/ODNI/documents/assessments/Unclassified-Summary-of-Assessment-on-COVID-19-Origins.pdf

[13] US White House, Statement by President Joe Biden on the Investigation into the Origins of COVID-⁠19, August 27,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08/27/statement-by-president-joe-biden-on-the-investigation-into-the-origins-of-covid-%E2%81%A019/

[14] Josh Rogin, Biden’s covid origin intelligence review has failed. So what’s next? September 2, 202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09/02/bidens-covid-origin-intelligence-review-has-failed-so-whats-next/

[15] Senator Rubio, Coronavirus Origin Validation, Investigation, and Determination Act of 2021

https://www.rubio.senate.gov/public/_cache/files/42759739-0e16-4aff-a3f1-7dc67f721f15/1E5A7BF5E58BB16AC2BFC9E26643B0A7.covid-act.pdf

[16] Josh Rogin, Congress is finally investigating the lab accident covid-19 origin theory, May 6, 202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global-opinions/congress-is-finally-investigating-the-lab-accident-covid-19-origin-theory/2021/05/06/d7bfb0e4-aeaf-11eb-b476-c3b287e52a01_story.html

[17] Spencer Brown, House Democrats Block Bill to Declassify Intel on COVID Origins, July 21, 2021,

https://townhall.com/tipsheet/spencerbrown/2021/07/21/house-democrats-block-covid-origins-bill-n2592839?__cf_chl_jschl_tk__=pmd_ZSZOGXNptZXqGP2Ui8eE6NiJqbhMSR7wPtOQxtH7nzQ-1633761173-0-gqNtZGzNArujcnBszQjR

[18] Bloomberg News, U.S. Move to End Huawei Saga Helps China Ties—At a Cost, September 25, 2021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9-25/u-s-move-to-end-huawei-saga-improves-china-ties-at-a-cost

[19] Global Times, Major progress for China’s diplomacy as US heeds call from Chinese request list to release Meng Wanzhou, September 12, 2021

https://www.globaltimes.cn/page/202109/1235066.shtml?id=12

[20] 高瑞东 赵格格:为什么我们看四季度中美经贸缓和?

https://mp.weixin.qq.com/s/D45g2EnZ7bcI2MU1v6tljg

[21]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US-China phase one tracker: China’s purchases of US goods, September 27, 2021

https://www.piie.com/research/piie-charts/us-china-phase-one-tracker-chinas-purchases-us-goods

[22]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hy Biden will try to enforce Trump’s phase one trade deal with China, October 5, 2021

https://www.piie.com/blogs/trade-and-investment-policy-watch/why-biden-will-try-enforce-trumps-phase-one-trade-deal-china

[23] Mary Amiti, Sang Hoon Kong, David Weinstein, The Effect of the U.S.-China Trade War on U.S. Investment, May 2020

https://www.nber.org/system/files/working_papers/w27114/w27114.pdf

[24] Mary Amiti, Stephen J. Redding, David Weinstein, The Impact of the 2018 Trade War on U.S. Prices and Welfare, March 2019

https://www.nber.org/papers/w25672

[25] Pablo D. Fajgelbaum, Pinelopi K. Goldberg, Patrick J. Kennedy & Amit K. Khandelwal, The Return to Protectionism, March 2019,

https://www.nber.org/papers/w25638

[26] CNBC, U.S. companies are bearing the brunt of Trump’s China tariffs, says Moody’s, May 18, 2021

https://www.cnbc.com/2021/05/18/us-companies-bearing-the-brunt-of-trumps-china-tariffs-says-moodys.html

[27] Oxford Economics, The US-China Economic Relationship, January 2021

https://www.uschina.org/sites/default/files/the_us-china_economic_relationship_-_a_crucial_partnership_at_a_critical_juncture.pdf

[28] CNBC, U.S.-China talks will be difficult, but reengagement is the right strategy, expert says, October 6, 2021

https://www.cnbc.com/2021/10/06/us-china-talks-will-be-tough-but-re-engagement-is-good-expert.html

[29]林枫:“持久共存”、“再挂钩” 拜登政府要改变对中国的贸易政策了吗?(2021.10.8)https://www.voachinese.com/a/is-biden-administration-changing-trade-policy-china-20211007/6262357.html

[30]中评关注:董云裳警告美中不合作就难免冲突(2021.10.7)

http://bj.crntt.com/doc/1061/9/3/1/106193104.html?coluid=1&kindid=0&docid=106193104&mdate=1007003347

[31]Ryan Hass

https://twitter.com/ryanl_hass/status/1445423528883458059(2021.10.6)

[32]Kathryn Putz:Ryan Hass on His New Book“Stronger”(2021.3.19)

https://uscnpm.org/2021/03/19/ryan-hass-stronger/

[33]新华国际时评:记取前车之鉴 美国对华经贸政策应改弦更张(2021.10.6)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21/1006/c1002-32246102.html

[34]布鲁金斯学会给拜登政府的建议:正确应对中国挑战(2021.2.17)

https://www.guancha.cn/dudawei/2021_02_17_581397_4.shtml

[35]程晓农:拜习通话,中美关系有何变化?(2021.9.13)

https://www.sbs.com.au/chinese/mandarin/zh-hans/what-has-happened-after-joe-biden-and-xi-jinping-s-recent-talk

[36]余东晖:董云裳称美中对话缓慢重建(2021.9.15)

http://cn3.uscnpm.org/model_item.html?action=view&table=article&id=25985

[37]Chen Weihua: Diplomats to discuss China-US relations(2021.10.7)

https://global.chinadaily.com.cn/a/202110/07/WS615e30a3a310cdd39bc6d47b.html

[38].NEW REPORT: US-CHINA STRATEGIC & ECONOMIC DIALOGUES(2021.9.13)

https://www.ncafp.org/new-report-us-china-strategic-economic-dialogues/

[39]葛来仪评苏杨会:拟促成拜习会 但美中关系难变(2021.10.7)

https://www.nownews.com/news/5403285

[40]方冰:美国应如何与中国竞争?(2021.9.17)

https://www.voachinese.com/a/should-us-avoid-ideological-competition-with-china-human-rights-values/6231523.html

[41]South China Sea territory disputes intensify U.S-China tensions(2021.10.9)

https://www.npr.org/2021/10/09/1044772875/south-china-sea-territory-disputes-intensify-u-s-china-tensions

[42]居安:习近平和拜登视频会面的重点是台湾 中美将换种方式竞争(2021.10.7)

https://www.timednews.com/article/2021/10/07/10229.html

[43]Yen Nee Lee: Meetings like Biden-Xi summit may be only way forward for U.S. and China, former Obama advisor says(2021.10.7)

https://www.cnbc.com/2021/10/07/biden-xi-summit-to-set-tone-for-us-china-relations-ex-obama-advisor.html

[44]Kurt Campbell: U.S. and China Can Co-Exist Peacefully(2021.7.6)

https://asiasociety.org/policy-institute/kurt-campbell-us-and-china-can-co-exist-peacefully

[45]陆克文:中美关系需要“有管控的战略竞争”(2021.5.29)

https://news.sina.com.cn/o/2021-05-29/doc-ikmyaawc8243963.shtml

[46] Joseph R. Biden, Jr.: 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 March/April 2020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1-23/why-america-must-lead-again

[47] Robert Einhorn: The key choices now facing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 on North Korea

March 30, 2021

https://www.brookings.edu/articles/the-key-choices-now-facing-the-biden-administration-on-north-korea/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4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