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郑永年:为什么政治谎言主宰美国?中国如何应对?

作者:郑永年   来源:大湾区评论  已有 67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当代美国民主中,谎言与政治已经变得不可分离。但凡看过美剧《纸牌屋》的人们,应当对谎言在美国政治中的角色有一个比较深刻的认识。实际上,美国人自己也一直在讨论政治与谎言的问题。这个主题不仅仅表现在像《纸牌屋》这样的文艺作品中,很多研究美国政治和美国社会的学者也在研究政治与谎言之间的关系。当然,很显然,尽管没有人会喜欢政治谎言,但政治谎言确实是人们不得不接受的一个事实。

不过,从历史上看,西方民主的理想并不是这样的,民主的初心和政治谎言背道而驰。例如,在古希腊的作品中,在古希腊哲学家对政治的讨论中,我们会发现他们特别强调政治对人的重要性,政治参与对公民的重要性。他们都相信,政治是最能发挥人的潜力的地方。当代美国的一些学者所提出的“政治人”(Political Man)的概念就是受古希腊和近代民主政治思想影响的。

西方在罗马帝国解体之后就陷入了中世纪,被西方称之为“黑暗时代”。在中世纪,宗教便是真理,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文艺复兴把世界的重心从宗教转移到人类本身,把人类从宗教谎言中解放出来,科学和理性由此而起。18世纪的启蒙运动把政治理性推到了极点。从此之后,人们普遍相信科学和理性的力量,这种信仰也深刻地影响了西方对政治的认知。近代西方的政治革命及其革命之后所涉及的政治制度都是科学理性信仰的产物。启蒙运动以后,在近代很长一段时间,当人们讨论政治的时候,大家也都诉诸于理性。此外,近代工业革命对西方的理性政治也有深刻的影响。工业革命和西方的经验主义不可分割,一切真理必须基于经验和事实之上。经验和事实是西方近代以来知识体系的基础,这也表现在政治上。近代以来,政治表现为基于事实和经验之上的政策辩论和政策论证,这一点我们也是要看到。

那么,为什么政治谎言在现代西方尤其美国变得那么盛行了呢?至少如下六个方面的因素导致着谎言政治的盛行。

第一个因素是西方政治里面,谎言本身有其牢固的文化传统。宗教黑暗时代结束以后,宗教谎言的传统并没有结束。近代理性主义崛起了,但人们也不要忘记近代也创造了所谓的“马基雅维利主义”传统,马基雅维利主义传统的核心就是“目标证明手段正确”,只要目标是对的,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和做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证明是正确的。谎言也是西方政治的一部分,在很多西方政治人物看来,谎言如果能够达到其所设定的目标,那么谎言也有它的合理性。

第二个因素,西方关于“理性人”的假设不成立。西方民主政治里面一个重要的假设,甚至是最重要的假设,就是每一个人是理性的,个体能发挥他的理性来达成理性的判断和决策。但是从经验来看,这个假设不成立。很多西方学者早就指出了政治生活的非理性,群体政治的非理性,个人决策层面的非理性。在当代,无论是英国的脱欧还是美国特朗普主义的崛起,很难说是理性的个人选择的结果。普罗大众一旦受政治人物的操作,就会变得非常不理性。个人一旦投入群体,平常人们所认为的理性,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三个因素则是技术条件的变化,就是我们从以前的“大众传媒”到了“大众的传媒”时代。以前人们把广播、电视、报纸等视为是大众传媒,但广播、电视和报纸的时代依然是精英传媒时代,是精英通过这些媒介,把自己的思想传达给大众。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就是“一人一个话筒”,大家都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这是一个真正的大众传媒的时代。这种“一人一个话筒”的技术条件加上西方民主的“一人一票”,就产生了无穷的力量,使得各种政治谣传快速而有效地传播。很多媒体人强调社交媒体在传播方面的有效性,但这具有两面性:在塑造和传播正面、积极的消息方面有效;但在塑造和传播反面、消极的谎言方面也是非常有效的。并且更应当密切关注的一个大趋势是——在社交媒体时代,谎言传播到一定程度和规模,对很多人来说,就已经变成“真理”了。

西方社会谎言的社会基础,是第四个因素。西方谎言政治无疑是和当代西方民粹主义的崛起和民粹主义运动联系在一起的。问题在于民粹主义为什么在西方崛起并演变成社会运动?原因很简单,即西方社会收入财富差异变得越来越大,社会变得越来越不公平。比如说美国,美国从1945年到80年代,它的中产阶层达到70%,但是80年代以来美国中产阶级一直在萎缩,一直萎缩到现在的50%左右,美国从曾经的“中产社会”现在变成了“富豪社会”,这对美国普通老百姓有非常大的影响。很多民众因为不满现实生活,不仅相信政治人物的谎言,而且自己也制造和传播谎言。这明显表现在美国社会对待新冠病毒疫情的种种不可思议的行为上。

第五个因素来自意识形态的宗教化。西方的民主自由本来是一种制度安排,是一种解决实际政治问题的方式,但人们把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变成宗教信仰。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的区别是什么?意识形态是世俗的,宗教是出世的。但在今天的西方,民主自由人权为核心的意识形态已经变成了一种宗教,意识形态也因此成为谎言的根源和论证谎言的根据。美国政治人物相信只要为了民主自由,说什么样的谎言都是可以的。意识形态的谎言是今天美国政治的现实,无论是对内政治还是对外政治。美国那些专于制造有关中国的谎言的政治人物大都把意识形态视为了宗教信仰,视为了真理。

最后一个因素,是精英阶层的衰落。任何社会,精英阶层、统治阶层非常重要,因为这个阶层是政治的中坚。但随着美国民粹主义崛起,现在美国的统治阶层或者精英阶层变得非常衰弱。美国曾经的“出类拔萃之辈”(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已经不再存在。相反,“精英”和民粹的结合在创造着最坏的结局。即便是民粹主义运动也是“精英”操纵的结果。任何一个社会,一旦精英阶层衰弱,社会就会变得无望。

西方尤其是美国,今天面临着无穷的内部问题。推责中国的种种谎言实际上是美国内政的反映,或者说,中美关系是美国内部问题的牺牲品。可以预见,随着美国内政的恶化,中期选举、特朗普回归、党争极端化,谎言政治的基础在变得强大和浓厚。也可以预见,美国的谎言政治会继续毒害中美关系,制造一波又一波的危机。如何应对美国政界的谎言?这是我们中国读者、中国媒体的一大挑战和任务。面对这种情况,我们绝对不能让美国的谎言牵着鼻子走。面对美国的政治谎言,我们还是要坚持“三个回归”:回归事实、回归科学、回归理性。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5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